程晓农
最近《纽约时报》和《华尔街日报》各自刊登了一篇文章,谈同一个话题,指责中国异见人士支持川普。《华尔街日报》此文中还侵及《大纪元时报》。特撰文一驳。
10月11日国内的网上出现了一篇文章,标题是《我国外汇储备还有多少可用?》,就外汇储备不足发出了警讯。本文详细分析中共外汇储备的真相,认为中共的现金外汇储备行将见底。
10月初的第一个周末,川普(特朗普)总统感染中共病毒(武汉肺炎),入院治疗。他住院前后的24小时里,美国采取了防范中共核攻击的措施,而中共则低调回应。
美苏冷战结束后,世界各国都以为地球上不会再有冷战了。然而,中共今年上半年的三项对美核威胁军事行动点燃了中美冷战。在人类社会的第二场冷战中,美国将如何应对?过去三个月来,中美冷战在军事、谍报、政治对抗方面的升级速度明显比较快,而今后在经济对抗方面美国只能循序渐进地推进,因为美国行政当局必须花很大的力气来逐步“清扫后方”。中共的策略型对外开放可以让它成为经济全球...
一旦中芯公司被制裁,中共将梦断芯片路,不仅是芯片产业本身的技术差距会与国外越拉越大,而且,中共在中美冷战的军事对抗领域,其太空战、电子战等扩军备战能力将迅速落伍,进而失去对美国的威胁能力。
今年上半年中共的3项对美军事威胁行动从7月开始点燃了中美冷战。美国随即确定了对中共的新政策,同时启动了针对中共的全方位反制。
共产党专制政权对美国的渗透产生了具负面含义的“政治正确”概念。过去20年来“政治正确”变成了一种正面表述,它代表的各种诉求日益张扬。
中美进入了冷战状态,这一点应该没有什么疑问了。很多人会关心,接下来还会发生什么事情,中美两国关系会恶化到什么程度?若问到这一点,就相当于在关心中美冷战的节奏今后将有多快?中美冷战最大的特点就是快节奏,这是中美冷战不同于美苏冷战的地方,因为目前中美冷战里双方关系恶化的速度远远快于当年的苏美冷战。
地球上一共发生过两次冷战,即美苏冷战和目前刚开场的中美冷战。这两场冷战都是共产党政权发动的,其根本原因是红色政权的民主恐惧症及其红色价值观的全球征服目标。美国作为最强大的民主国家,始终是苏联和中共的敌人。
今年5月以来,中印之间打破了长达58年的和平状态,再度爆发冲突。如果回溯历史,会发现一个似乎并非偶然的巧合,那就是,中共每逢对外关系紧张和对内经济社会政策失败,就可能与比较弱的邻国爆发冲突,而这个被选择来打击的邻国,两次都是印度。
最近新冷战成了中美之间对抗的代名词,不但西方媒体开始谈论中美新冷战,连中共官员和媒体都开始使用这个概念了。
中共不时会制造出重大人为灾难,其原因不外乎重要政策错误,或制度产生灾难,这次疫情蔓延全球,是最新的一例。
4月以来,全球对疫情的关注重心开始转移,从防疫本身转向问责。
既然病毒从何而来这个问题被中共彻底封死,对疫情的拷问就只能关注疫情传播问题了。这次疫情发生后,在下述三个环节上中共的处置导致了疫情的国内、国际大扩散。
疫情从武汉出发,短短两个多月蔓延全球。许多国家陆续采取了停工、居家隔离等防疫措施,一下子,全球经济似乎瘫痪了。
中共肺炎(俗称新冠肺炎)的严重疫情沉重打击了中国经济,各地因防疫的紧急需要而实行的“封城”“封市”“封居民小区”等一系列措施基本上瘫痪了春节后的中国经济。
从去年年底瘟疫在武汉扩散,经历了重灾区的浩劫,最近多个省市开始复工。这意味着“人定胜天”,还是意味着“中共败给了病毒”?
这次疫情尚无缓解迹象,中国新年假期之后是否恢复上班上学,已经成为难题。2020年全国经济社会活动受疫情冲击的局面才刚刚开始。
美中经贸谈判第一阶段的协议意味着40年来美中关系的重大转折,本文分析中共从崛起到收敛的对美战略转变。
经过长达两年的反复谈判,美中两国的代表1月15日在经贸谈判第一阶段协议上签字。
我用十二个字来解读美中经贸谈判:对川普来说,不打是打,不罚是罚;对中共来说,赢就是输。
从经济困境到官场的“囚徒困境”,再到道德困境,说明中共确实在经济、政治、社会三个主要方面都陷入了困境。
但习近平的困难在于,反腐产生的政治高压并不能解决官场的怠政之习,于是就有了这次四中全会提出的“国家治理”问题。
开放金融真能救外汇储备吗?恐怕只是北京的又一次一厢情愿。
对中共当局来说,头痛的经济困境已经是一个它始终不愿承认的“新常态”了。
川普上任后开始清理他的前任们留下的负面遗产,其中最主要的一项就是重新调整美中关系。
“非洲猪瘟”与中国一向存在的本国猪瘟不同,其危险性和破坏性严重得多。
北京当局之所以误判美国在华企业的动向,是因为它相信自己有三张“大牌”在手,可以坐看美国企业倒逼川普。
中美经贸关系自此全面恶化,已成定局。
中共不但把国内法律视为党治的工具,连国际法也同样会玩弄于股掌之中。
共有约 49 条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