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专栏
你是否被我们南部边境大篷车里儿童的照片或被飓风摧毁家园儿童的照片所感动? 如果是这样,那你就见证了最大的媒体偏见(media bias)——但你可能并未意识到。
我们的国民对新冠肺炎(COVID-19、中共病毒)的回应再次表明,我们的各级机构,包括媒体中的帮派,几乎都不希望“人民”来管理。
众所周知,乔治·奥威尔(George Orwell)写的都是他的亲身经历。当他写最后一本书《 1984》时,这是他已经看到的最终预言。
由于中共病毒(新型冠状病毒、COVID-19)的大流行,加拿大学生已经一个多月没有去学校上学了,许多父母逐渐变成了孩子们的家庭学校的老师了。
像美国的大多数地方一样,这个小镇举步维艰。像大多数地方一样,这里的人们努力帮助别人。像大多数地方一样,在这里生活和工作的人都在想,他们的社区是否会再也回不到从前。
现在很多地方开始撤销隔离令,调查和清理损坏。我们最好尽快采取行动,因为这次病毒造成各方面的损害很大,使我们防不胜防。包括准备好下一次大瘟疫回潮的战斗。
大部分西方国家为了减缓中共病毒(冠状病毒)扩散,已经采取封锁措施超过一个多月。各级学校已经净空,所有非必需的公司行号也已经根据政府的命令关闭了。
2019年11月起源于中国武汉的中共病毒(俗称武汉病毒、新型冠状病毒),到2020年已发展成全球大流行﹐,造成大量伤亡。北京当局对新冠疫情精心策划的欺骗行为,让地球居民预览了中共帝国的世界秩序。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曾承诺,在2049年前通过撒钱拼凑、或通过原始的军事恐怖手段强行构建这一世界秩序,当然有脑子的人对此不屑一顾。
唐纳德•川普(特朗普)总统给美国人带来了希望:美国有可能冲出疫情并尽快“重新开放”,他的做法是完全正确的。即使这可能不会很快就实现,但如果没有一些希望,美国社会和美国人的生活将会以悲剧和危险的方式开始损耗和瓦解。
在《大纪元时报》最近的一篇文章中,加拿大记者芭芭拉·凯(Barbara Kay)请读者回想那1917年俄罗斯共产主义革命产生的“无法估量的人类残骸”。凯指出,布尔什维克的嗜血在历史上司空见惯。俄国马克思主义者将任何形式的怜悯、友善、同情或对敌人的宽容都视为软弱无力的象征。
全世界都非常准确地知道,中共(CCP)北京当局从知道武汉疫情爆发到实施旅游限制,中间有将近二个月的时间,中共撒谎、否认疫情,放任染疫的市民到欧洲、北美与其它各地旅游。
中国(中共)监控每一个人民,使用2亿多个摄像头和社交媒体追踪。透过电子监听可以分析每个人的政治倾向和社会交往,并用这些资讯给每个人打信用分数。如果你批评政府或信任评分系统,你的“信用”分数就会下降。如果你玩“太多”电子游戏,看色情片,或者交一些(信用)分数低的朋友,你的信用分数也会减少。
目前各国政府正竭尽全力试图遏制疫情大爆发,并且给民众派发大量无偿现金,税收则无限下滑;毕竟古老的私营经济还是很重要。但是,地域政治也不是一成不变;趁美国航母入港停泊检疫,中国(中共)的海军蠢蠢欲动之际,让我们拨一点心思看一下“全球化”的前景。
“有十个州没有下达要求呆在家里的命令!”Don Lemon在CNN节目中抱怨:“一些州长仍拒绝采取行动!”福克斯新闻的主持人史蒂夫·希尔顿也表示同意。“关掉所有的州!其中包括犹他州,怀俄明州……”
美国此刻正处于停滞状态。尽管隧道的尽头有阳光,经济仍停摆;现在是制定计划迈向阳光的时候了。 美国遇到考验时正值最佳状态,我们正前所未有地崛起。 让我们继续以这种美国精神,为我们绘制一条通往经济繁荣的道路。
美国联邦通讯委员会(FCC)委员布伦丹·卡尔(Brendan Carr)近日表示,中共最讨厌的是人们自由地表达真相,因此所有人都有义务做中共最讨厌的事。
过去两周领取失业救济的人数空前惊人,在总数可能继续攀升的情况下,我们必须分析经济多快能够复苏并回到以前就业率较高的时期。
现在,我来讲一个非常简短的发生在我身上的故事。我曾两次因为看到脸书广告,订购了看起来像美国生产的家具抛光剂和一件上衣,后来我才发现它们都来自中国。
当我们在2020年的全球大流行中蹒跚前行时,我们清楚地看到,这个星球上的每一位公民都不情愿地参与了这一人类历史上规模最大的实验。简单地说,我们中大约有一半人在实施社交距离,另外有一半人没有,同时经济停摆。在某些情况下,这是因为政府的官方政策。半个世界没有这样做是因为社交距离和经济停摆是他们负担不起的奢侈品。
英文《大纪元时报》的“美国思想领袖”(American Thought Leader)节目主持人杨杰凯(Jan Jekielek)在2019年10月对独立政府监督机构“司法观察”(Judicial Watch)的主席汤姆·菲顿(Tom Fitton)进行了专访。全文翻译如下:
为什么世界各国政府使成千上万公民失业;使至少十亿人陷入贫困,危及数百万家庭生活(婚姻变得紧张,儿童和配偶遭受虐待事件数上升,年轻人推迟结婚),使大量企业破产和工人生活变得紧张,自杀率也上升?
全球已经有大量笔墨花在试图找到COVID-19传播的肇事者。 尽管现在大多数人都承认,CCP(中共)病毒(通常称为新型冠状病毒)起源于中国武汉,但关于它是来自生物实验室还是“海鲜市场”仍存在争议。
疫情后的经济也将不同于以往。远端工作可能成为许多行业的常态。而打零工的零工经济可能在就业中占更大比率,而与住房相关的工作或许也会减少招工。
2015年,前共和党参议员和保守党总统候选人里克·桑托勒姆(Rick Santorum)在一次演讲中向听众提问:“您知道我们美国高中最常用的教科书是由一位名叫霍华德·辛恩(Howard Zinn)的人撰写的,而霍华德·辛恩是一位反美的共产主义分子吗?”
与北京传出的荒谬文宣相反,中国成为世界新领导人的说法听起来空洞。中国共产党(CCP)自吹自擂它是如何“成功地”领导中国渡过这场疫情危机。而事实上,它向全世界传播了这场大流行病,这种自我庆幸的资讯很难使中共登上全球领导的地位。 事实上,考虑到中国的贸易量和逃离中国供应链的数量,真正的情况是,如果没有美国市场的支持,中国经济实际上是多么的脆弱。 但在...
中共病毒的传播引发了人们对中共掩盖其生物战努力的怀疑。
鉴于中共的本质:一开始就掩盖疫情导致病毒在世界范围内传播,人们会期望记者寻找消息来源以查证这些说法。要找出中国正在发生什不寻常的事,跟一些西方记者单纯描述中国已恢复稳定相比,并不是太费力的事。
随着致命的中国共产党病毒(简称中共病毒)继续在全世界大流行﹐中共发现自己处于一个非常危急的关头。作为造成每天成千上万人丧生的这场全球流行疫病的罪魁祸首,中共领导层正在尽其所能掩盖事实真相,掩盖中共对中国人民以及世界各国人民的所作所为。
虽然欧盟、美国和中国是当今世上最大的贸易伙伴,但是中共显然没有得到七国集团(G7)贸易伙伴的信任,以至于无法参与G7协调抗疫的重要讨论。
当死亡逼近时,人类不断寻求抵御自然界生存威胁的方式,靠本能的自我调节和社会组织方法缓冲威胁。到了今天这一步是一个长达数世纪的实践结果,目的是演绎对人类最有益的生存方式。有时我们创造了奇迹,有时我们又灾难性地失败了。
共有约 251 条记录
今日头条
NEWS HEADLINES
7月10日,中共长江水利委员会水文局将鄱阳湖湖口附近江段、鄱阳湖湖区洪水预警调至最高级,即红色预警。7月11日—14日,中国西南东部、江淮、黄淮及湖北等地将出现一次强降雨过程。中共官方称,截止9日14时,今年以来洪涝已导致3020万人次受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