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线采访
1月22日上海疫情升级,新增6例确诊病例全在黄浦区。中风险区再增多南京路步行街边上的酒店。而宝山区二地也出现封闭隔离。有发热病人在灵石路药房购药惹风波,大批防疫...
临近中国新年,大陆各地民众在面临疫情肆虐的同时,还正在承受物价飞涨的生活压力。1月21日大纪元记者独家采访了北京和上海市民获悉,大陆肉蛋菜的价格都在上涨,甚至翻倍,普通老百姓只能选择有限的几种价格较低的食品。
中国黑龙江省再次成为新一轮的疫情重灾区。哈尔滨多名市民反映多个小区已经封了,其中一小区外面接连2天都停着十多辆大客车用来拉人去隔离。
黑龙江大庆市民爆料,当地隔离政策乱象丛生。很多人在即将解除居家隔离时突然又被拉去集中隔离,有人被关了三十多天仍无法解禁。有的隔离人员觉得自己被当成犯人对待;而谁能早出去,竟然看谁更早交钱……
石家庄藁城区近三万人全部被官方强制集中隔离,整个区已经空空如也。大纪元记者采访一名志愿者获悉,那里的被隔离者被24小时看管,发烧的人直接被拉走;志愿者没有任何保障。
1月21日,上海市中心黄浦区昭通路小区突然被大量身着白色防护服人员包围,着实把开车或路过的市民吓得够呛,疫情就在眼前。而校园内一些学生因恐受疫情连累无法回家,纷纷离校,连夜“逃回家”。
北京爆发疫情后,其中大兴、顺义区最为严峻。北京当局要求大兴区民众在数九寒天的夜晚做核酸检测,令百姓叫苦不迭。
河北石家庄等地疫情肆虐,中共政治局委员、国务院副总理孙春兰半个月内两次考察河北,并将河北疫情甩锅给宗教场所,跟官方此前否认向左。民间盘点至少四种原因导致此次河北疫情大爆发。
日前,中共官方承认石家庄藁城人民医院等医院发生了医务人员感染。县级医院普遍缺乏医疗物资被认为是医生感染的重要原因,有网友呼吁发给医护人员物资却被禁言。
黑龙江绥化、齐齐哈尔多地爆发疫情,省会哈尔滨市郊区呼兰区、利民开发区、松北区、道里区亦发生病例。在疫情趋紧张之际,有民众透露,一些企事业单位、政府机关工作的人,都不敢打疫苗,害怕品质有问题。
北京大兴出现变异毒株,爆发群集性疫情,涉及7个家庭。大兴融汇社区升级高风险地区。官方在尚未查清源头,直接定性称初步结论海外输入型,不过民间关于大兴感染源头的说法与官方的不同。
黑龙江省望葵县一位农民工1月20日向大纪元记者详述了他在大庆市被强制集中隔离的经历——他在核酸检测阴性的情况下仍被自费强制隔离,官方隔离政策说变就变,费用攀升,并且存在严重的歧视现象。
黑龙江作为新一波疫情的重灾区,各地封城封户,疫情严峻。1月18日,又曝出位于哈尔滨呼兰区的正大肉食品加工厂的工人染疫。目前,虽然该厂产品从市面上全部下架,但还是令广大消费者感到恐慌。
根据约翰‧霍普金斯大学的统计数据,截至美东时间周三(1月20日)清晨4:11,全球的中共病毒(武汉肺炎、COVID-19)病例总数超过了9,621万(96,215,324)例,死亡人数超过了205万(2,058,551)。
继河北石家庄藁城区2万多村民被异地隔离后,黑龙江绥化市两个屯也爆出被异地隔离,村民全部转移到集中隔离点,牲畜全部杀了深埋。
进入2021年新年以来,大陆各地疫情来势汹汹,黑龙江绥化望奎县疫情出现聚集性爆发并蔓延周边。中共一直隐瞒大陆疫情,截止1月18日24时,黑龙江官方通报有448例确诊,其中无症状感染者276例,但民间认为实际情况远高于官方数据。当地百姓披露望奎县多个村已全部清空。
河北省邢台市疫情持续恶化,官方把民众集中到学校进行隔离,隔离现场被曝一片混乱。大纪元记者采访邢台市南宫丰翼中学学生家长和亲属获悉,该校刚被用作隔离点时,学生并未清空,外地学生仍被迫留在校内,挤在教室里就寝;而且,隔离现场毫无管理。
根据约翰·霍普金斯大学的统计数据,截至美东时间周二(1月19日)上午4:10,全球的中共病毒(武汉肺炎,COVID-19)病例总数超过了9,560万(95,600,931)例,死亡人数超过了204万(2,041,864)。
北京顺义区因疫情尚未解封,近日,大兴区天宫院街道融汇社区又曝出家庭聚集感染病例,涉及周边四个小区已全部封闭。1月18日,该社区调整为中风险地区。
吉林疫情持续扩大,病毒传染速度惊人,18日起,吉林通化和公主岭两市宣布封城,公共交通运输中断。而通化市大量的感染者被送往柳河县的宾馆进行隔离,让当地人感到非常害怕。
河北疫情不断扩大,18日再新增石家庄新乐市、邢台南宫市两个高风险区,两市“封门封户”,而石家庄首个高风险区藁城区的民众已经被封了两周,有些地方至今没有人送菜进去。
中国大陆疫情日趋严重,继石家庄市藁城区、黑龙江省绥化市望奎县慧七镇之后,1月18日,石家庄新乐市和邢台南宫市,被升为中共病毒疫情高风险区。
根据约翰·霍普金斯大学的统计数据,截至美东时间周一(1月18日)早上4点,全球的中共病毒(武汉肺炎,COVID-19)病例数为9,508万(95,077,677)例,超过203万(2,031,599)人死亡。
黑龙江省第二大城市齐齐哈尔正在经历的严重疫情被官方隐瞒。大纪元记者1月18日独家采访齐齐哈尔北疆雅苑小区居民获悉,齐齐哈尔上周开始已经实质封城,很多住宅楼大门被焊死,当局隐瞒疫情的同时却秒删言论,此时社区人员已不见踪影。
近期,中共肺炎(武汉肺炎)在石家庄藁城区集中爆发。藁城区的医院成为重灾区,护士和医生频传感染,大量病患被转移或隔离。当地民众感到恐慌,也质疑当局隐瞒疫情。
河北石家庄的疫情愈演愈烈,封城措施严厉。当地“中升教育”培训机构的几千名学生更是心急如焚。他们听信机构的“安全承诺”前来参加专升本培训,但只上了一天的课,学校就被封,近三千名外地学生至今被困,还遭威胁“出去就被警察抓”。
河北疫情持续恶化,而河北省的省会城市石家庄最为严重,在两轮的全员核酸检测中检出了逾600例阳性。而当地市民指,核酸检测过程中存在安全隐患,有交叉感染的风险。
大陆河北疫情突然暴增,光石家庄确诊病例包括无症状感染者截止12日就达6百。为保北京,河北燕郊住着30万的北漂青年因此被禁进京上班,他们或在这一波疫情中面临丢饭碗、无望的局面。
河北省疫情已进入“战时状态”,省会石家庄市全面“封城封小区”。近日,大纪元记者采访石家庄市桥西区省委宿舍业主,得知当局封小区的消息非常突然,没有提前通知,毫无准备,封闭后小区居民只能自助,而居民发表言论却遭到当局监控和封杀。
1月15日,哈尔滨、石家庄两市分别官方宣布新增4处和9处中风险地区。截至目前,中国共有2个高风险地区和82个中风险地区。
共有约 371 条记录
今日头条
NEWS HEADLINES
据约翰·霍普金斯大学的统计数据,截至美东时间周六(1月23日)凌晨3:21,全球的中共病毒(武汉肺炎、COVID-19)病例总数超过9,821.7万(98,217,548)例,死亡人数超过210.8万(2,108,378)。 1月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