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上的瘟疫
神秘的中华神话,零碎的只言片语,或许正暗藏着历史的真相。
以百战百胜而载誉欧洲近代史的拿破仑,却在1812年与俄罗斯帝国的战争中损失惨重,60万大军只剩下区区2万人马。俄法战争成为拿破仑强盛运势下落的拐点。
《宋史》中有一句话,“民之灾患大者有四:一曰疫,二曰旱,三曰水,四曰畜灾。”瘟疫可说是古人心中的灾祸之首。风雅而富庶的北宋,同样经历了多次大瘟疫的考验。大概每隔几年或几十年,地方州县就会发生一次疫病。史书记录了大大小小的疫灾造成的悲剧,也见证了许多文人贤士济世救民的感人故事。
汉武盛世后,自汉元帝以下,历代皇帝或优柔仁若,或耽于癖好,或短祚夭寿,出现宦官、外戚先后专擅朝政,导致纲纪紊乱、吏治腐败的乱象。西汉从辉煌强大走向衰落,加上王莽篡汉,迅速走向败亡。
在人类历史上,19世纪是一个告别古典与传统的时代,近现代文明粉墨登场:工业革命与资本主义席卷欧洲;早期议会民主制诞生;物理、化学、生物等自然科学渐成体系;艺术领域走向远离传统的印象派。此外,社会主义势力在19世纪逐渐得到扩张……
神秘的中华神话,零碎的只言片语,或许正暗藏着历史的真相。神农尝百草,是家喻户晓的神话故事了,相传神通广大的神农氏,曾经试遍百草滋味,确定其药性,竟然一天就中了七十次毒。那么,这个神奇的故事背后有什么深意呢?
拿破仑‧波拿巴是法国历史上乃至世界历史上一位叱咤风云的人物,他在法国大革命末期发动雾月政变,结束了革命狂潮所带来的混乱局面。1804年,他建立法兰西第一帝国,成为“法国人的君主”。之后,拿破仑以其杰出的军事才能带领法国发动拿破仑战争抗击反法同盟,所向披靡,并迅速在欧洲大陆建立霸权。
马可‧奥勒留‧安东尼,出身于罗马贵族,公元161年称帝,与维鲁斯共治罗马帝国。当时罗马帝国与周边民族经常战争不断。164年,瘟疫开始在帝国东部边境的军队中流行,给罗马军队造成了伤亡。166年,罗马军队回到罗马,带回了战利品,也带回了远胜于刀剑的瘟疫。
1918年春,正当第一次世界大战接近尾声时,一场世纪瘟疫——西班牙大流感突袭全球,疫情持续一年多,有着三次流行高峰,造成约5000万人丧生,死亡人数竟是战争阵亡人数的3~4倍。
纷繁乱象中,神的安排从未偏离,神掌管着一切,巨细无遗地查看着人的一思一念。瘟疫是对每个人是否公义的检验,在自救无效的当下,离神太远的我们,是不是应该归正对神的敬畏?我们是不是要真心忏悔:我们享乐纵欲的生活,是否早已背离神为我们做的安排?“政治正确”与道德相对主义是否让我们丧失了原则与道义?我们的文化艺术是否越来越不辨善恶美丑,越来越堕落变异?我们的商业贸易里...
《罗密欧与朱丽叶》是英国大文豪莎士比亚最有名的戏剧作品之一,几百年来一直活跃在世界各地的舞台上。故事讲的是出生在两大彼此有世仇的贵族之家的罗密欧和朱丽叶,在舞会上一见钟情。即便在得知彼此的身份后,也选择为爱情坚守,私定终身,甚至还偷偷在教堂结了婚。此后,罗密欧因杀死了朱丽叶的表哥而被流放,而为了能够躲避父母强加的婚姻、与罗密欧在一起,朱丽叶选择服用能造成人昏...
这场大瘟疫据说起源于中亚,由十字军带回欧洲。1347年9月,意大利西西里岛的港口墨西拿,被它选为欧洲第一站。当时,一旦有人染疫而死,所有拜访过他、与他做过生意甚至抬他到坟墓的人,都难逃此劫,恐慌从这里开始了。
朱元璋称帝后,知道元惠宗(妥懽贴睦尔)知天象顺天命,有意退避,离开了元大都,返回到蒙古。将繁华的都城留给了朱元璋。因此特加尊号为“顺帝”。
古今中外有很多著名的预言,如果潜心研究一下这些预言,就会发现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的结果,那就是:(1)2020年地球将有一次大劫难。(2)在这场劫难之前,救世主将诞生在东方,然后走遍世界,把真理洒遍全球,拯救世人。
叶卡捷琳娜二世不仅赢得民众的敬爱拥护,她的胆识魄力连政敌都佩服,俄罗斯的开明女王令西欧国家也刮目相看,伏尔泰赞叹:陛下给我们上了多么好的一课!叶卡捷琳娜微微一笑,表示自己做的不过是一个小女生也能为家人做的事。
在中共肺炎(俗称武汉肺炎)这场瘟疫中,中国是死亡人数最多的国家,而伊朗是中国以外疫情最严重的国家之一。对此,有以色列拉比(rabbi,指犹太教律法专家)表示,这是因为这场全球性的灾难是神在审判全世界,清除中伊等邪恶政权。现在已经接近弥赛亚(救世主)现身的时刻。
公元1089年,苏轼以龙图阁学士的身份,赴任杭州知府。刚一到任,就碰到瘟疫大流行,病患腹痛腹泻、发热恶寒、肢节疼肿,不少人因此死亡。杭州城里的百姓到处在大街小巷里求医问药。
中国古代,发生过多次瘟疫,所以历史上也留下过一些神奇良方。
什么瘟疫是被人类彻底消灭的?恐怕没有,有的其实可能只是暂时没有出现而已,萨斯(SARS)、艾滋病、鼠疫等等,至今也没有特效药,人类还是在延续最古老的隔离方式防护。人们越来越信仰科学、越来越自信时,瘟疫的爆发就是对“人定胜天”的最大否定,面对瘟疫,人可控制的因素微乎其微。
北宋时期有个叫张庆的人,官任右军巡院,掌管司法。他为人洁身自好、办事谨慎,为官事必躬亲,从不马虎。
《陕西太白山刘伯温碑记》是在一场地震中震出来的,这样显现足已令人震惊,碑文记载了更可怕的景象:在一个猪鼠年到来的时候,一场巨大的劫难显现出善恶的报应。
时大金朝已风雨飘摇,强悍的蒙古大军铁蹄奔腾,金朝的疆土日益缩减,并且,在与南宋的战事中,金朝屡战不胜,进退失据。国内朝纲松弛,官员们徇私舞弊、碌碌无为,各级官吏鱼肉百姓,盗匪猖獗,义军迭起。完全是一副王朝末路的乱象。
在人类历史的长河中,许多民族都流传下了自己的预言,为后人起到告诫和启示的作用。在很多的著名预言中,都提到了人类将要经历的一场巨大劫难──也就是人们传说中的“大灾难”。所有这些预言的描述都非常的相似:在持续多年的“大灾难”中,世界充满了各种大型的灾害祸患,给人类生命带来浩劫。
塞巴斯蒂安这个名字源于希腊文,意指“崇高杰出者”。公元256年塞巴斯蒂安生于生于纳尔榜(今法国境内),后来在米兰长大,其父母虔信天主,所以塞巴斯蒂安从小就笃信基督,当时基督教在罗马是被视为异端的邪教。
从前文的推解中,吾人警悟到在《推背图》中的第56象是预言中共肺炎的一象。本文将寻绎其中隐喻的得救之道。
汉代有一首乐府民歌叫《上邪》,讲一个忠贞的女子自誓说,如果发生五件不可能的事情,她才敢弃绝那海枯石烂的爱情。其中写道:“冬雷震震夏雨雪、天地合,乃敢与君绝!”冬天打雷或夏天下雪,或者天地相交聚合为一,这都是自古以来难得一见的天候现象。
东汉末年至晋初年,全国性大瘟疫共有二十多次。汉桓帝在位二十年,中原地区流行瘟疫高达十二次;汉灵帝时发生过一次;汉献帝时发生了两次。京师洛阳的瘟疫高达十六次之多,曹操有《蒿里行》诗云:“铠甲生虮虱,万姓以死亡。白骨露于野,千里无鸡鸣。生民百遗一,念之断人肠。”
古罗马大瘟疫中,基督徒无恨无畏,向世人传播福音,让世人看到了希望、帮助人们回归正途。当历史在今天改头换面地重演时,人们是否也应该反思一下:瘟疫为什么会发生?人应该如何自救?
神准的预言《推背图》第56象可能预言了中共肺炎和出路吗?为何说《推背图》56象是预言中共肺炎的一象?从配卦推解到什么“巧合”的现象?
武汉肺炎汹涌肆虐,死亡人数持续攀升。大疫之下,中共在多地实行“战时管制”,隔离医院如同集中营。中共当局不顾百姓死活,对外封锁疫情真相,打压异议人士,抓捕寻求自救的平民百姓,隐瞒真实死亡数据,将急欲求生的中国百姓推向苦难的深渊。
共有约 49 条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