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线采访视频版
广州疫情持续蔓延。中共当局在广州南沙区有学校、居民集中的地方,强行设置中共病毒感染者隔离点,引发民众集体抗议。
浙江温州市一家三口感染中共病毒。官方称该病例曾在北京隔离21天,本月9日核酸检测阳性。该市平阳县万全镇民众连夜排队做核酸检测,多个小区已经被封。
广州疫情持续严重,逾百小区长时间封闭管理,不少家庭面临生活危机。近日,广州再现此前中共国务院副总理孙春兰3月1日在武汉视察时遭喊话一幕。
随着广州的中共病毒(新冠病毒)疫情蔓延,中共使用大数据来寻找密切接触者。
广州疫情持续严重,官方宣布扩大封闭管理区域,民众只能进不能出,位于广州市荔湾区的全国最大花卉市场全封闭管理,部分批发商损失惨重。
广州疫情升温,目前已处于半封城状态。有当地民众披露,封城中的广州出现类似武汉封城时的菜荒、物价暴涨的乱象,有人因此发帖求援。当前外界无从知晓广州确诊的真实情况,但市民透露病毒传染性强,实际感染人数和疫苗有效性都倍受质疑。
广东疫情持续升温。广州市31日晚上10时起执行“软封城”,疫情也同时扩散到临近的佛山市。佛山禅城区一小区31日升为中风险区。另外,佛山南海区当地居民透露,该区爆发疫情是因为跳广场舞引发交叉感染。
5月27日,被阿联酋警方抓捕近两个月的19岁重庆青年王靖渝获释,并抵达土耳其,预计明天可以赴美。但在关键时刻亲赴阿联酋营救他的女友却在与阿联酋警察和中使馆官员见面后失联。
近两日,青海省果洛藏族自治州玛多县和云南省大理州漾濞县连续发生大地震,造成至少31人死伤。目前,两县所有店铺已全部关闭,酒店客房停业。由于当局救援帐篷分发不到位,大部分居民只能自救。
2021年5月1日,德国慕尼黑民众举办了汽车游行,抗议政府针对中共病毒(武汉肺炎)修改感染保护法案。目前,相似主题的汽车游行在德国大小城市屡见不鲜。上周六慕尼黑也在同一地点举办了相似活动。
河南省信阳市息县维权人士邢望力近日前往看望人权律师江天勇,遭到当地政府威胁警告,随即前往北京继续上访,却被北京和地方警察非法抓捕,后一度失踪。
4月17日,德国所有16个联邦州首府14:00同步举行抗议封锁活动。面对不知何时能够结束的针对中共病毒的防疫封锁,抗议民众向政府展示“受够了!这关乎我们的未来”的讯号。
今年初,河北省邢台南宫市因中共病毒(武汉病毒、新冠病毒)疫情长期封城。当地一对夫妻担任他们小区的志愿者,给家家户户运输物资,经常忙碌到半夜。不幸的是,他们在过程中成了密切接触者而遭隔离;至今七十多天,丈夫仍在隔离中,不知何时“期满”。面对当局的极端恶劣态度和邻里毫不掩饰的歧视,两口子说,他们“特别心寒”。
云南瑞丽感染中共病毒人数猛增,随即封城,目前已有5个社区升至中风险区。知情人透露,当地疫情可能早在半月前就已发生,他并指责当局政府依靠老百姓守边,偷渡难防。
时隔半年,与缅甸接壤的云南边境城市瑞丽再度因疫情封城,该市全员进行核酸检测,所有居民居家隔离,有当地民众称:瑞丽这次的疫情比半年前更严重。
近日,大纪元获得一家重庆企业的内部文件,显示中共把疫苗“政治化”,变相强制接种。另有小商户对大纪元记者证实了“不打疫苗不让进市场”的消息。分析人士表示,大陆疫苗安全性差,中共强推疫苗相当于把老百姓当试验品,非常恐怖和邪恶。
近日中共卫健委公布疫苗接种、核酸检测信息将自动整合到健康码中,多地不同阶层大陆民间人士接受大纪元采访表示,忧虑中共当局可能要强制接种疫苗。他们多信不过国产疫苗,并认为接种疫苗纳入健康码,行动会受到限制或遭歧视。
包括北京在内的十二个大陆省市3月15日出现十几年来最严重的沙尘暴天气。《大纪元时报》记者当天采访了北京市民,市民表示,这次北京的沙尘暴非常严重,不见天日,老百姓间流传着“天人感应”的说法,如2020年中共两会期间出现的异常天气一样。
近日,北京市朝阳区“全面启动上门接种服务”。《大纪元时报》记者3月10日通过北京市民获悉,他们本人及其相识的人都不愿意接种大陆疫苗,人们不相信中共对疫苗和疫情的所有宣传消息。
2020年大陆社会保险收支缺口超过六千亿,拒交社保金的人数正在增加。最近大陆媒体频繁宣传缴纳社保,但有民众对《大纪元时报》记者表示,经济萧条令老百姓交不起社保,而且中共的社保体系腐败、失信,老百姓不想被骗。
中国“外卖小哥”闯红灯、超速、逆行、加塞、甚至酿成惨剧的新闻频频发生。近日,大陆美团外卖骑手罢工的消息再度引发外界关注。
在做了二十来天疫情志愿者后,河北南宫的事业单位员工小邱(化名)成了“次密接者”。随后,他被辗转隔离于3家方舱,经历了没有厕所、不准开窗、不见天日的条件,也亲眼见到有人被憋疯。 一个多月后的今天,他依然不知道自己何时能解除隔离。他说,当局的政策是“宁可错杀一万,也不可能放过一个人”。
近日,中共高调宣传“全面脱贫”,引发舆论哗然。大纪元记者采访普通大陆民众获悉,目前贫困地区民众的生活仍然极度困难,老百姓根本不相信共产党的“脱贫”谎言。
中国各地不断声称“疫情已清零”,但是各地仍在严密防疫。吉林省通化市民反馈,当地现在仍在居家隔离,多人因病未能得到及时救治而去世。
近日,陕西省汉中市镇巴县参与石家庄黄庄公寓隔离集成房施工的工人刘先生,终于结束了在陕西当地的自费集中隔离,回到家中。他告诉大纪元记者,“太心寒了。我们当地有几十位参与建设的农民工都被强制隔离了,过年都没办法团圆。”
河北省邢台南宫市封城封村已经近50天,连就医渠道都被设置重重关卡。有当地居民突发疾病,却因无法自行出门,又打不通求助电话,最后错失最佳治疗时间致瘫。
尽管中共宣布疫情已经降温,河北省邢台南宫市也已经降为低风险地区十多天,但当地民众被封门封户四十多天后,至今仍未解封。高度紧张下,南宫市近期强迫民众家家户户“全覆盖”打疫苗,引爆不满。
南宫市已于十天前被将为低风险区,但至今仍然封城,附近农村仍然封村,被称为“低风险高管控”。近日大纪元记者获悉,这种封闭管控导致大年三十一对老年夫妇因未得到及时治疗双双离世,子女承受巨大痛苦。
2月17日,石家庄藁城中西医结合医院发生隔离人员怒砸、拆毁隔离围挡的冲突事件。当地一位知情者刘女士告诉大纪元,医护人员加上病患有八百多人,医患都被强制隔离在医院不能回家。有些人被隔离在医院已经超过40天。
随着疫情的暂时缓解,石家庄市宣称推动复工复产。然而,石家庄这一波疫情中心的藁城区却像被遗忘的孩子,近80万人被一刀切地强制隔离40多天,被迫吃高价菜,买药看病难,甚至面临丢失工作,很多人几乎到了承受的极限。
共有约 194 条记录
今日头条
NEWS HEADLINES
周六(6月19日)下午,热带风暴克劳德特(Claudette)在袭击美国墨西哥湾沿岸和东南部时,带来倾盆大雨,有可能加剧已经在四个州部分地区造成的淹水灾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