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疫情
河北邢台南宫市从今年1月经历了疫情高风险区的严格封城近两个月,给当地农民也带来了难以想像的伤害。南宫市的农民爆出这种封闭政策直接导致收成、收入损失惨重。
在河北省南宫市一个多月的封城期间,官方强制封闭和不作为的情况,直接引发了很多不为人知的悲剧。近日一位南宫市民向大纪元记者透露,他的哥哥在封城期间突发心脏病,但医院等官方机构视若罔闻,加上封城,导致哥哥不幸离世。
近日,河北省南宫市一位王先生向大纪元求助,“我实在是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南宫政府没人性啊!2月24日,我去找他们给我开出行证明,带孩子去石家庄看病。他们不但不给开,还要报警,要把我送去派出所,污蔑我破坏社会治安!”
在做了二十来天疫情志愿者后,河北南宫的事业单位员工小邱(化名)成了“次密接者”。随后,他被辗转隔离于3家方舱,经历了没有厕所、不准开窗、不见天日的条件,也亲眼见到有人被憋疯。 一个多月后的今天,他依然不知道自己何时能解除隔离。他说,当局的政策是“宁可错杀一万,也不可能放过一个人”。
河北省南宫市和石家庄藁城区从1月初开始极端封城,2月22日官方宣布解封,但尚未全面开放。大纪元记者近日获悉,有南宫小业主因封城生意停滞、前途未卜,封城对孩子造成严重影响;被困在藁城的外地人生活面临压力,政府没有任何说法。
封城近50天,邢台南宫市市民终于被解封。解封第一天,第一批开门的超市门前排起长龙。多名市民表示,封闭时间太长了,家里没吃的了。
尽管中共宣布疫情已经降温,河北省邢台南宫市也已经降为低风险地区十多天,但当地民众被封门封户四十多天后,至今仍未解封。高度紧张下,南宫市近期强迫民众家家户户“全覆盖”打疫苗,引爆不满。
南宫市已于十天前被将为低风险区,但至今仍然封城,附近农村仍然封村,被称为“低风险高管控”。近日大纪元记者获悉,这种封闭管控导致大年三十一对老年夫妇因未得到及时治疗双双离世,子女承受巨大痛苦。
随着疫情的暂时缓解,石家庄市宣称推动复工复产。然而,石家庄这一波疫情中心的藁城区却像被遗忘的孩子,近80万人被一刀切地强制隔离40多天,被迫吃高价菜,买药看病难,甚至面临丢失工作,很多人几乎到了承受的极限。
河北省南宫市目前仍在封城,当地市民生活的方方都承受很大压力。封城期间市民没有求助渠道,重病患者求医无门、政府沟通管道关闭。
就在数十万藁城民众被封四十多天,部分区域管控刚刚舒缓,期待解禁之际,藁城又现确诊病例,封闭管控又卷土重来,民众苦不堪言,精神压力大增。
石家庄藁城区的恒大绿洲社区地处裕华区和藁城区边界,但行政上属于藁城区管辖,在这一波疫情中受波及而长期被封锁。2月7日,数千名小区业主无法忍受政府人员嚣张跋扈,与对方发生拳脚冲突。
河北省南宫市虽然全域降为低风险地区,但是当局仍然把民众封在家中。市民反馈,南宫市还是贴封条状态,“现在都有受不了的了,都抑郁了”。
河北南宫市仍在封城,刚建成不久的方舱医院正在使用中。近日有南宫人向大纪元记者披露了方舱医院在修建过程中不为人知的情况,透露出普通民众的寒心、焦虑和愤慨。
2月8日,河北省南宫全域降为低风险地区,但据南宫市民反映,家家仍处于封户管控中。南宫市疫情防控指挥部发布通告称,“解封不解控”,严格控制人员不流动。南宫市民将被封在家中度过中国新年。
河北省南宫市民众目前仍处于封闭状态,很多人被迫在方舱医院中度过中国新年。近日有南宫民众向大纪元记者透露了方舱医院的内部情况。
2月8日,泰兴幸福小区2号楼又发现一例确诊无症状病例,导致二百多人全部被拉走隔离。
2021年初,大陆多省中共病毒(新冠病毒)疫情再度大爆发。今天(2月6日)是被称为中共病毒“吹哨人”的李文亮医师去世一周年。他生前最后一条微博帖文成了“哭墙”,涌入大量网民留言,表达对逝者的思念和感伤。截止下午4点左右,“李文亮医生去世一周年”的话题曾进入新浪微博热搜榜前三名。
近日,大纪元获得河北当局的大量内部文件,揭示了当局在封城之后,对老百姓的诸多防疫措施都反文明,导致民间出现大量凄惨的故事。如危重病人没医院接收、购药困难、无法异地就医等,还有人被挡在国道,回不了家。这些在官方报道中几乎都没有被提及。
石家庄藁城区是今年最早爆发大规模疫情感染的地区,近3万人被强制集中隔离,疫区消杀,除了官方招募的志愿者,也有一些公益团体协助参与消杀等防疫工作,但3周过去,当局本来答应的补贴丝毫没有,志愿者自付腰包,心寒不已。
中共病毒(新冠病毒)疫情在大陆多省爆发,河北及黑龙江多市成为疫区。近日,大纪元获得的内部文件,揭示了中共多地防疫措施存在问题,乱象丛生。
经历20多天的“封城”之后,河北省会石家庄市29日宣布实施分区分级管控,高风险区管控措施不变外,低风险小区和14天内没有确诊病例的小区逐步解封。被滞留在石外地人员属于低风险区的可以返乡,但一纸证明仍难住了不少外地人。
大陆疫情依旧严重。黑龙江绥化部分县市正在进行第三轮核酸检测。吉林省确诊病例持续上涨。安徽则因疫情防控,要求部分高速出口查验核酸检测证明。
年关将近,但因疫情原因,有大批外省人员被滞留在河北,即使是低风险区,也因挂上河北的名字,回家受阻。被滞留在石家庄的外地学生、务工人员基本已经放弃回家的想法。
河北石家庄是此轮中共病毒(新冠病毒)疫情的重灾区,藁城区全域更被列为高风险区。近日,大纪元获得的内部文件,揭示了河北当局忧民众带病进京上访,采取了一系列的“维稳手段”。
据约翰‧霍普金斯大学的统计数据,截至美东时间周四(1月28日)清晨3:22,全球的中共病毒(武汉肺炎、COVID-19)病例总数超过1.009亿(100,908,992)例,死亡人数超过217.4万(2,174,486)。
大陆多省中共病毒(武汉肺炎)疫情持续爆发,当局要求民众“就地过年”。近日,河北省刑台市隆尧县祭出“严苛的返乡令”,还要求转告在外县民:“干脆点,叫他们不要回来。”此举措引发民众批评。
刚刚解封三天,河北省定州市因为出现确诊病例,1月27日再度宣布封城,并启动全城全员核酸检测。同时,定州市西城区庞白土新民居北区被调整为中风险地区。
河北石家庄疫情爆发后,大批外地学生和打工者被滞留石市,无法回家,如今已经3个星期回去。随着中国新年将近,他们更是回家心切,但归途仍是遥遥无期。
据约翰‧霍普金斯大学的统计数据,截至美东时间周三(1月27日)早上3:45,全球的中共病毒(武汉肺炎、COVID-19)病例总数超过1.002亿(100,286,643)例,死亡人数超过215万(2,157,790)。
共有约 91 条记录
今日头条
NEWS HEADLINES
为了让民众接种国产中共病毒(武汉肺炎)疫苗,中共近期采取了强制、半强制措施,甚至以上黑名单、拒绝治疗、违反防疫的罪名对民众进行恐吓。其实,近日大纪元获悉的中共内部资料显示,地方官场、体制内的职工干部本身也不信任国产疫苗,以各种借口躲避接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