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八十年
商业化因素,演员的演技暂且不论。把后半生切割掉,将梅兰芳最后16年的人生留白,据说是编导的共识。回避了49年后中共强权暴政对戏曲、对文化的干预戕害,回避了那么真...
中共建政六十多年,坏分子和各种罪犯人数众多,范围宽广,占总人口比例堪称世界之最。你也许会怀疑:难道中共管理国家,坏人变多了吗?也许的确如此。从被处死、被国家专政、被社会主义政权认定为“坏人”“罪犯”的人数,确实是史无前例的。综合一些“坏人、罪人”的特征,可以把它归纳成一个社会现象:“标签式罪犯”。
芜湖位于长江中下游,扼守皖南门户,是一块物产丰富的富饶之地,也是皖省东南水陆交通的重要枢纽。优越的自然条件和地理位置,以及较为繁盛的商贸市场,使芜湖素有“长江巨埠”、“皖之中坚”的美誉。
当年不但有十几万朝鲜部队加入了林彪的部队,而且还有大批日本关东军被改编成东北野战军,根据当时日军官员回忆录:八路在60万关东军中搞了个百分比,要求日本人用留下小部分人的代价换取大部分人的遣返。日本人在同胞之间是重视责任感,他们误认为留下必死,因此很多团队中的精英分子和骨干便要求留下,换取大部分袍泽的平安归国。1948年9月28日,日本外务省调查局局长加藤松平...
柏林墙举世闻名。谁都知道柏林墙是东西方的冷战前沿阵地,许多不愿受共产专制奴役的逃亡者在翻越柏林墙时身亡。可是,有多少人知道,中国柏林墙的死亡人数超过德国柏林墙的数千倍乃至一万倍以上?古今中外最惨烈的大逃亡发生在1947年至1997年半个世纪的中国内地和香港边界。
我的家在安徽清弋江支流的南岸,赵家河与水阳江交汇处。曾经在青天白日满地红的旗帜下,在三民主义的感召下,家乡的热血青年怀揣革命理想,有去海外求学的(如同村乡绅子弟丁国胤),有投身国民革命军的(如考入黄埔军校的山旁吴村乡绅子弟吴宾恒)……。他们为了抗日救亡,为了民族家国,都曾有过蓬勃/热烈/高尚的生命和追求。
正邪大战风云阔,佛恩浩荡起洪帆。 人分左右决善恶,临危站队不能偏。 三退与否非儿戏,抉择就在一念间。 喜看寰宇澄清日,携手同庆新纪元。
“世纪大案”——薄案一审在济南中级法院持续了5天才结束,由于薄犯全盘翻供,中共这场庭审秀全演砸了,更引起公愤的是这场戏演的太假了:薄犯贪污的赃款被大大的缩水;被指控的罪名由原定的六罪减成“受贿、贪污、滥权”三罪;而其真正的重大罪行—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等被当局全掩盖了。即使飞扬跋扈的薄犯突然当庭翻供耍流氓,对指控的犯罪事实予以漂白、抵赖,企图掩盖犯罪真相,逃避...
明天8月22日也许是一个重要的日子。薄熙来案之所以举世瞩目,与其说在“判”的结果,不如说在“审”的过程。
唯一连任十二届的全国人大代表,大陆山西省八十四岁的申纪兰表示,共产党还是好的,腐败分子是混进来的。有评论认为,这是中共当局借两会重新树立所谓的典型来标榜自己。
在21日的时候,路透社发表了一篇文章,讲到现在中共在薄熙来这个审判上面临一些困难,其中它提到了一点,就是薄熙来在被关押期间非常的不配合,还绝食过2次,而且胡子长到胸,虽然没有受刑,但是他拒绝合作,态度非常强硬。那么我的一个问题就是,他的罪行已经公布了很多了,就目前公布的罪行来说就已经足够判他的刑了,他为什么态度还这么强硬?
横河:听众朋友们大家好,我是横河。先给大家拜个晚年,然后也给所有由于宗教信仰、政治观点,甚至是在网上发表一些言论而被非法关押在中国的监狱、劳教所、看守所的所有的人也拜个年。
红魔浸吞我神州,残噬民族一魔兽。 “人间天堂”谎言骗,砸烂一切暴力斗。 灭绝人性造炼狱,国民挣扎血长流。 煽动仇恨毒害人,挑唆互残窝里斗。 多少被逼当打手,多少无辜遭毒手。 毁灭人类是目标,杀害几亿仍不休。 恐怖大王九九降,附体邪党江魔猷。 江贼妒心流祸水,假恶暴性常荒谬。 党政军权集恶身,魔兽嚣张妖风骤。 法徒成为头号敌,残酷镇压十三秋。 倾尽国力灭善良...
18大虽然已经结束,但是18大掀起的权力斗争余波仍然荡漾,除了还关在牢里的前上海市委书记陈良宇的照片居然可以陪着江泽民的照片在人民网亮相,让人猜测,是陈良宇将如同江泽民那样获得自由,还是江泽民将如 同陈良宇那样关在牢里?
在地球即将进入2013年的今天,在全球各地,在选购日常用品时,依然经常都会见到“made in China”的产品。时至今日,在西方国家的重点节庆,在美国当地圣诞节的日子里,却竟然暴发出,来自于中共黑监狱,附有发出求救信的黑心血汗商品,堂而皇之,公然的出现在巿面上!
听众朋友们大家好,我是横河。十八大刚刚开过,习近平就做了一连串的动作,包括反腐、南巡等等,有人认为是“新官上任三把火”,又是什么新政。究竟这是不是三把火?这三把火烧得有什么意义?我们今天就跟大家一起来讨论一下。
听众朋友们大家好,我是横河。中共的十八大已经开完了,有很多事情在十八大之前我们已经讨论过很多次,最后结果出来以后,还有些问题想最后再讨论一下。第一个就是谈一下胡锦涛“裸退”。这次对于“裸退”,很多人都做了评论,那我想谈一下我的看法。
听众朋友们大家好,我是横河。中共现在正在开十八大,关于十八大,美国的CNN有一个报导,它的题目叫做“中国胡锦涛警告党的内在敌人”。今天我们就来谈一下,中共内部的敌人究竟是谁。
听众朋友们大家好,我是横河。声势浩大的反日抗议活动在席卷了全国以后,现在有一点冷下来了,但是第一,这次活动它还没有完全结束;第二,这个活动本身带来了很多的问题却是值得研究的。
听众朋友们大家好,我是横河。上周谈到有消息称对薄熙来撤销党内一切职务,保留党籍,但不会刑事起诉。上周北京风云突变,出现了一连串的事件,国航返航、令计划突然提前交班中办主任的职务给栗战书,而令计划接替中共中央统战部长,原统战部长杜青林紧急退休交权;几个月前,被指在湖南六四铁汉李旺阳事件上自我审查的香港英文报《南华早报》突然炒作从未被证实过的法拉利车祸旧闻;而习...
中共马上就要开十八大了。在这之前面临着一系列非常棘手的问题,包括如何处里薄熙来、如何进行人事安排、政治局常委人数,还有胡锦涛本人的动向。今天我们就来讨论一下这个问题。
我于上世纪五十年代大学毕业后,分配到豫北某地一大型棉纺织厂工作,一次干部会议上,一位张姓领导在讲话中说:“我们现在已经进入共产主义社会啦!再用社会主义的眼光看问题就落后啦……”,我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在人大各个代表团开放日的那一天,可以说重庆代表团吸引了最多的眼球,然而重庆代表团又是大家把注意力关注在薄熙来一个人的表演之上。薄熙来在这次两会当中,先是在8日那天上午缺席,后来下午又重新出现。在9日那天原来说是媒体开放日不需要申请,结果又以没有申请(为由)把大部分媒体挡在外面。在开会的过程当中,又是由官方的媒体提问为主,而且还帮助薄熙来转移外媒那些很难回答的...
观众朋友们大家好,我是横河。刚刚进入2012年,中共中央机关杂志《求是》就发表了2篇文章,今天我们就来讨论一下这2篇文章。第一篇文章是〈正确认识我国社会现阶段道德状况〉,这篇文章署名秋石,秋石实际上就是《求是》的谐音,也就是说这是代表中共中央的观点的。文章认为中国社会目前的道德状况主流是进步、光明、向善的,由于体制、机制不完善,社会舆论放大效应等等原因,在一...
听众朋友大家好,我是横河,先祝大家2012年新年好。2011年确实是一个不平凡的年份,仔细盘点一下才发现,对于中共而言,它在内政外交方面所碰到的事情都是绝无仅有的,那我们现在来盘点一下,就是在2011年中共它的内政外交究竟碰到了哪些困境。
愉悦的文章“文革时的打人者──罪错及道歉”写得很好,触到中国一个政府和老百姓心照不宣的回避话题。其实何止文革打人应该道歉、罚错,对于土改、反右、四清、三年人灾被伤害的人都应该道歉、罚错。如果仅因为文革打了当权的人,社会名人要罚,其它运动打的是一般人,就没有人管,还不如不罚。文革中打当权人的罪,何须大家操心,清理阶级队伍时就罚了,而且罚得很重。所以更正确的提法...
儿子上初一,学校要求看《建党伟业》。看完后儿子提了一系列问题,兹录于下。问者是儿子,答者是我。
今年是中共建党90周年,在官媒频敲边鼓欢庆的氛围中,英、法、美等西方媒体,反而纷纷发文探析这段历史的血腥真相,形成饶有深意的对比。
前两天是中共成立90周年,《纽约时报》在6月30日发表了两篇文章:一篇是加利福尼亚州克莱芒.麦克纳学院政治学教授裴敏欣的文章,题目是“伟大的党,但共产主义到哪里去啦?”这篇文章里面就谈到,假如说中共代表什么意识形态的话,那个意识型态就是权力意识形态,中共统治的唯一理由就是要继续掌权。同时他还表示,现在中共已经掌权62年了,也许中共领导人会注意到一党统治的最长...
】文革时我被广西苍梧县人和公社教育组和人武部打成大汉奸、大特务,遭到残酷斗争,严刑毒打,险些被杀害。现将他们逼害我的事实公之于众,仰望诸公看了联系实际,深揭猛批中共的滔天罪行,为千千万万死难者申冤雪恨。
共有约 2334 条记录
今日头条
NEWS HEADLINES
周五(7月7日),美国总统川普(特朗普)与俄罗斯总统普京在德国汉堡举行的G20峰会上首次会面,此次会谈备受国际关注。两位元首原计划三、四十分钟的会议,结果持续了140分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