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八十年
商业化因素,演员的演技暂且不论。把后半生切割掉,将梅兰芳最后16年的人生留白,据说是编导的共识。回避了49年后中共强权暴政对戏曲、对文化的干预戕害,回避了那么真...
中共建政六十多年,坏分子和各种罪犯人数众多,范围宽广,占总人口比例堪称世界之最。你也许会怀疑:难道中共管理国家,坏人变多了吗?也许的确如此。从被处死、被国家专政、被社会主义政权认定为“坏人”“罪犯”的人数,确实是史无前例的。综合一些“坏人、罪人”的特征,可以把它归纳成一个社会现象:“标签式罪犯”。
芜湖位于长江中下游,扼守皖南门户,是一块物产丰富的富饶之地,也是皖省东南水陆交通的重要枢纽。优越的自然条件和地理位置,以及较为繁盛的商贸市场,使芜湖素有“长江巨埠”、“皖之中坚”的美誉。
当年不但有十几万朝鲜部队加入了林彪的部队,而且还有大批日本关东军被改编成东北野战军,根据当时日军官员回忆录:八路在60万关东军中搞了个百分比,要求日本人用留下小部分人的代价换取大部分人的遣返。日本人在同胞之间是重视责任感,他们误认为留下必死,因此很多团队中的精英分子和骨干便要求留下,换取大部分袍泽的平安归国。1948年9月28日,日本外务省调查局局长加藤松平...
柏林墙举世闻名。谁都知道柏林墙是东西方的冷战前沿阵地,许多不愿受共产专制奴役的逃亡者在翻越柏林墙时身亡。可是,有多少人知道,中国柏林墙的死亡人数超过德国柏林墙的数千倍乃至一万倍以上?古今中外最惨烈的大逃亡发生在1947年至1997年半个世纪的中国大陆和香港边界。
我的家在安徽清弋江支流的南岸,赵家河与水阳江交汇处。曾经在青天白日满地红的旗帜下,在三民主义的感召下,家乡的热血青年怀揣革命理想,有去海外求学的(如同村乡绅子弟丁国胤),有投身国民革命军的(如考入黄埔军校的山旁吴村乡绅子弟吴宾恒)……。他们为了抗日救亡,为了民族家国,都曾有过蓬勃/热烈/高尚的生命和追求。
正邪大战风云阔,佛恩浩荡起洪帆。 人分左右决善恶,临危站队不能偏。 三退与否非儿戏,抉择就在一念间。 喜看寰宇澄清日,携手同庆新纪元。
“世纪大案”——薄案一审在济南中级法院持续了5天才结束,由于薄犯全盘翻供,中共这场庭审秀全演砸了,更引起公愤的是这场戏演的太假了:薄犯贪污的赃款被大大的缩水;被指控的罪名由原定的六罪减成“受贿、贪污、滥权”三罪;而其真正的重大罪行—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等被当局全掩盖了。即使飞扬跋扈的薄犯突然当庭翻供耍流氓,对指控的犯罪事实予以漂白、抵赖,企图掩盖犯罪真相,逃避...
明天8月22日也许是一个重要的日子。薄熙来案之所以举世瞩目,与其说在“判”的结果,不如说在“审”的过程。
唯一连任十二届的全国人大代表,大陆山西省八十四岁的申纪兰表示,共产党还是好的,腐败分子是混进来的。有评论认为,这是中共当局借两会重新树立所谓的典型来标榜自己。
在21日的时候,路透社发表了一篇文章,讲到现在中共在薄熙来这个审判上面临一些困难,其中它提到了一点,就是薄熙来在被关押期间非常的不配合,还绝食过2次,而且胡子长到胸,虽然没有受刑,但是他拒绝合作,态度非常强硬。那么我的一个问题就是,他的罪行已经公布了很多了,就目前公布的罪行来说就已经足够判他的刑了,他为什么态度还这么强硬?
横河:听众朋友们大家好,我是横河。先给大家拜个晚年,然后也给所有由于宗教信仰、政治观点,甚至是在网上发表一些言论而被非法关押在中国的监狱、劳教所、看守所的所有的人也拜个年。
红魔浸吞我神州,残噬民族一魔兽。 “人间天堂”谎言骗,砸烂一切暴力斗。 灭绝人性造炼狱,国民挣扎血长流。 煽动仇恨毒害人,挑唆互残窝里斗。 多少被逼当打手,多少无辜遭毒手。 毁灭人类是目标,杀害几亿仍不休。 恐怖大王九九降,附体邪党江魔猷。 江贼妒心流祸水,假恶暴性常荒谬。 党政军权集恶身,魔兽嚣张妖风骤。 法徒成为头号敌,残酷镇压十三秋。 倾尽国力灭善良...
18大虽然已经结束,但是18大掀起的权力斗争余波仍然荡漾,除了还关在牢里的前上海市委书记陈良宇的照片居然可以陪着江泽民的照片在人民网亮相,让人猜测,是陈良宇将如同江泽民那样获得自由,还是江泽民将如 同陈良宇那样关在牢里?
在地球即将进入2013年的今天,在全球各地,在选购日常用品时,依然经常都会见到“made in China”的产品。时至今日,在西方国家的重点节庆,在美国当地圣诞节的日子里,却竟然暴发出,来自于中共黑监狱,附有发出求救信的黑心血汗商品,堂而皇之,公然的出现在巿面上!
听众朋友们大家好,我是横河。十八大刚刚开过,习近平就做了一连串的动作,包括反腐、南巡等等,有人认为是“新官上任三把火”,又是什么新政。究竟这是不是三把火?这三把火烧得有什么意义?我们今天就跟大家一起来讨论一下。
听众朋友们大家好,我是横河。中共的十八大已经开完了,有很多事情在十八大之前我们已经讨论过很多次,最后结果出来以后,还有些问题想最后再讨论一下。第一个就是谈一下胡锦涛“裸退”。这次对于“裸退”,很多人都做了评论,那我想谈一下我的看法。
听众朋友们大家好,我是横河。中共现在正在开十八大,关于十八大,美国的CNN有一个报导,它的题目叫做“中国胡锦涛警告党的内在敌人”。今天我们就来谈一下,中共内部的敌人究竟是谁。
听众朋友们大家好,我是横河。声势浩大的反日抗议活动在席卷了全国以后,现在有一点冷下来了,但是第一,这次活动它还没有完全结束;第二,这个活动本身带来了很多的问题却是值得研究的。
听众朋友们大家好,我是横河。上周谈到有消息称对薄熙来撤销党内一切职务,保留党籍,但不会刑事起诉。上周北京风云突变,出现了一连串的事件,国航返航、令计划突然提前交班中办主任的职务给栗战书,而令计划接替中共中央统战部长,原统战部长杜青林紧急退休交权;几个月前,被指在湖南六四铁汉李旺阳事件上自我审查的香港英文报《南华早报》突然炒作从未被证实过的法拉利车祸旧闻;而习...
中共马上就要开十八大了。在这之前面临着一系列非常棘手的问题,包括如何处里薄熙来、如何进行人事安排、政治局常委人数,还有胡锦涛本人的动向。今天我们就来讨论一下这个问题。
我于上世纪五十年代大学毕业后,分配到豫北某地一大型棉纺织厂工作,一次干部会议上,一位张姓领导在讲话中说:“我们现在已经进入共产主义社会啦!再用社会主义的眼光看问题就落后啦……”,我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在人大各个代表团开放日的那一天,可以说重庆代表团吸引了最多的眼球,然而重庆代表团又是大家把注意力关注在薄熙来一个人的表演之上。薄熙来在这次两会当中,先是在8日那天上午缺席,后来下午又重新出现。在9日那天原来说是媒体开放日不需要申请,结果又以没有申请(为由)把大部分媒体挡在外面。在开会的过程当中,又是由官方的媒体提问为主,而且还帮助薄熙来转移外媒那些很难回答的...
观众朋友们大家好,我是横河。刚刚进入2012年,中共中央机关杂志《求是》就发表了2篇文章,今天我们就来讨论一下这2篇文章。第一篇文章是〈正确认识我国社会现阶段道德状况〉,这篇文章署名秋石,秋石实际上就是《求是》的谐音,也就是说这是代表中共中央的观点的。文章认为中国社会目前的道德状况主流是进步、光明、向善的,由于体制、机制不完善,社会舆论放大效应等等原因,在一...
听众朋友大家好,我是横河,先祝大家2012年新年好。2011年确实是一个不平凡的年份,仔细盘点一下才发现,对于中共而言,它在内政外交方面所碰到的事情都是绝无仅有的,那我们现在来盘点一下,就是在2011年中共它的内政外交究竟碰到了哪些困境。
愉悦的文章“文革时的打人者──罪错及道歉”写得很好,触到中国一个政府和老百姓心照不宣的回避话题。其实何止文革打人应该道歉、罚错,对于土改、反右、四清、三年人灾被伤害的人都应该道歉、罚错。如果仅因为文革打了当权的人,社会名人要罚,其它运动打的是一般人,就没有人管,还不如不罚。文革中打当权人的罪,何须大家操心,清理阶级队伍时就罚了,而且罚得很重。所以更正确的提法...
儿子上初一,学校要求看《建党伟业》。看完后儿子提了一系列问题,兹录于下。问者是儿子,答者是我。
今年是中共建党90周年,在官媒频敲边鼓欢庆的氛围中,英、法、美等西方媒体,反而纷纷发文探析这段历史的血腥真相,形成饶有深意的对比。
前两天是中共成立90周年,《纽约时报》在6月30日发表了两篇文章:一篇是加利福尼亚州克莱芒.麦克纳学院政治学教授裴敏欣的文章,题目是“伟大的党,但共产主义到哪里去啦?”这篇文章里面就谈到,假如说中共代表什么意识形态的话,那个意识型态就是权力意识形态,中共统治的唯一理由就是要继续掌权。同时他还表示,现在中共已经掌权62年了,也许中共领导人会注意到一党统治的最长...
】文革时我被广西苍梧县人和公社教育组和人武部打成大汉奸、大特务,遭到残酷斗争,严刑毒打,险些被杀害。现将他们逼害我的事实公之于众,仰望诸公看了联系实际,深揭猛批中共的滔天罪行,为千千万万死难者申冤雪恨。
文革时在中国大陆一个极为普通的家庭里发生过这样一件悲惨之事。一天,奶奶领着5岁的孙女玩耍,聪明伶俐且好奇心极强的孙女总是缠着奶奶问这问那,而奶奶也总是耐心地回答著孙女提出的每一个问题。
1960年前后,大陆人口六亿多,三年间饿死了四千多万人。占总人口的百分之六。罪恶被蒙蔽了三、四十年,近年始在网络上被揭露。
有资料显示,中国共产党在统治中国人民时欠下了惊人的血债。八千多万无辜的亡灵,是共产党时期非正常的死亡人数(专家评说:不完全统计,实际数字远大于此)。
这是发生在中国四川农村、泸州长江南岸、泰安乡的真实故事。两座坟茔掩埋著祖孙二人的悲惨遭遇,埋藏着中共恶党滥杀无辜,草菅人命的罪恶。
最近中共在北京开两会,现在基本上已经结束了。本来这两会,一个是人大一个是政协,它本来就是做摆设的,和中共的意识形态没有多大的关系。但是两会的各种报告它还是能够反映一下中共的态度,因为在两会当中,做报告的人都是现任的或者是前任的,至少是政治局常委。另外参加会议的代表有一部分,就是中共中央到省部级的官员。
最近香港《前哨月刊》,刊发了一篇署名为“严大明”的文章,他的题目是《江泽民终生后悔的两大事件》。这篇文章经过《希望之声》的“名刊话坛”节目介绍以后,又被广泛的转载,成为一个比较热门的话题,今天就想跟大家谈一谈这件事情。
横河:各位听众大家好,我是横河。最近一段时间,中组部对全国4万多司局级干部进行党性教育,把这4万多司局级干部送到井冈山,在今年7月到10月之间进行了很多课程,其中有体验式的课程,就是重走红军的挑粮小路,这个在媒体上已经得到了广泛的报导。今天我们就来讨论一下,这说明了什么?
世界上的大多文字,都是用墨写的。但也有的文字,是用血写的。墨写的文字再文采飞扬,也抵不上血写的文字厚重。
五十年前,中国大地各种运动接连不断,人们生活贫困,精神压抑。就在这漆黑的社会中,1960年初,一本名为《星火》的油印刊物悄然在甘肃武山县刊发了第一期,其发刊词是北大毕业生、兰大研究生顾雁写的题为《放弃幻想,准备战斗》的文章。
2010年是中国大陆大饥馑饿死人最多以至人相食的五十周年。1960年前后三年,大陆近4000万饿殍充塞于途,已能找到有文字记录的人相食3000余起。一个国家,一个政权,饿死这么多人,人相食,应该视为国殇。兹检出撰写中的拙书《国史略.人相食列传第五十三》,改标题为“1949年后中国大陆人相食史料一览”,以为国殇祭,祈国人警悟。谨向披露人相食史实的先行者致敬。
不久前,荷兰研究中国近现代史的学者冯客(Frank Kikotter)博士在英国出版了一本关于中国上个世纪大饥荒的专著:《毛制造的大饥荒:中国最大灾难的故事》,将人们的目光再次引向了那悲惨的时代。
由于“公有制”的经济基础是畸形的,因此建立在它的基础上的上层建筑——国家机器也必然是变形的。名义上的“人民政府”,其实政府官员并不是人民选举的,而是共产党内部拉关系、走后门,利益分赃、权力平衡、自己圈定的,政府官员从不担心什么选票不足会下台的问题,因为都是共产党自己选自己的把戏,所以政府官员是不必向人民负责的,只需要向顶头上司负责。无论是行政、还是立法、司法...
忆我轩辕开大同,三代悠悠古道风。 诗书礼乐塑华夏,神传文化意无穷。 代代相继无断绝,万邦来仪功德丰。 几度胡骑乱纷纷,走入中原竟无踪。 而今回首都成梦,神州不复旧颜容。 唐宫汉阙残阳里,多少楼台风雨中。 古国文明一朝死,六十一年血泊红。 中共乱党舞屠刀,马列邪教绝天通。 炎黄子孙成贱民,尊严不如一奴工。 流氓瘪三爬高位,为祸四方似蝗虫。 古风坠地魔道兴,人心...
中国是由共产党领导一切。既然社会主义国家的“公有制”变成了“国家所有制”,而国家又是共产党执政的,所以“公有制”在本质上变成了“共产党所有制”,即共产党的“集团私有制”!全民的东西就是国家的东西,国家的东西就是共产党的东西!全民的东西由国家来代表,而国家又由共产党来代表!共产党可以直接占有、使用、支配、处置全民的资财,国库的东西就是共产党的东西,可任意开支、...
面对中国贫富差距扩大、官民矛盾激化等诸多问题,近日,清华大学社会发展研究课题组发表一篇报告,从专业角度建议中共推动公民社会建设,克服对社会的恐惧症,培养社会的自组织,建立公民参与机制,给不同利益主体同等的利益表达渠道,最终实现所谓的制约权力、驾驭资本、遏止社会失序的社会重建目标。
改革开放这么多年,你仔细看,国内确实有很大的变化,高楼大厦啊、高速公路啊,高档产品的消费啊,但再回过头来再看呢?我们国家真的是只是需要这些吗?不是吧!我们中华民族最优秀的是什么?仁义礼智信。如果一个国家、一个民族没有灵魂,没有道德的起码观念和是非标准,这国家你经济再发达,你能走到哪里去?
中国问题专家林培瑞在《纽约书评》这篇文章上面讲的是,美国跟中国纷纷都有事情泄密出来,所以他列举了七件事情,希望维基解密能够把这个“北京七密”给揭露出来。他解的是哪七个秘密?
8月21日,杨继绳在腾讯网的燕山大讲堂上,就1958-62年中国发生的大饥荒作了一个报告。这是一个历史性的事件。在开场白中,杨继绳表示他本可以不讲,但政府不仅把他的《墓碑》一书列为禁书,而且还归为“黄色”书籍,不让中小学生看。杨继绳被激怒了。于是,人类历史上最大的惨剧——中国大饥荒的真相,以最有效的网络方式,第一次披露给最该知道这个真相的13亿中国人。
最近国务院总理温家宝到深圳视察,其中提到了政治体制改革的问题,这个问题引起了国内外的大讨论。
因为中共它是一个专制独裁的国家,它并不希望普世价值在中国实现,也不愿意推行真正的还政于民、还权于民的民主政治体制改革,这是共产党最主流的、最主导的一种政策、思想、方针、方法,而表面上看起来是个“艺术”。
2010年4月29日,《南方周末》上刊登了季羡林之子季承回忆父亲的文章。说到文革,季承的文章写道:“在文革初期,造反派确确实实整了大批群众的材料,即所谓黑材料。当我看到那堆积如山的材料和部分内容时,我心中真的感到恐怖。”他的这段话是说,第一,造反派是整群众黑材料的罪魁祸首,黑材料是造反派整的。第二,文革令人恐怖的所谓红色风暴,也是源于造反派。这样一种理论,大...
这是我自记事儿以来,所听到、读到的关于五星红旗的最精彩的一句话。
上月26日,由联合国和柬埔寨组成的国际法庭,结束了长达一年半公开开庭审判,以详实的人证、物证对柬埔寨前监狱高官、66岁的康克由以反人类罪、战争罪、酷刑罪、谋杀罪,合并判处35年有期徒刑,罪犯康克由苍白地辩解表示指控内容属实,只是自己都是执行上级指示,而且自己并未亲手杀人。
那位在中国养了62年奶牛的美国老太太去世了。几年前,寒春(Joan Hinton)曾把同是美国人的丈夫阳早,埋葬在北京昌平区小王庄农场,一棵朝夕能看见牛羊的冷杉树下。而她本人的遗愿是,把骨灰撒到他们夫妇来华最初工作的地方——塞北大漠。
最近相声演员郭德纲成为中国大陆的一个热门话题,其原因就是郭德纲的徒弟在郭德纲的家中打了《北京电视台》的记者,而郭德纲为徒弟说了话。那么因为这个事件使得中国官方的三大媒体新华社、《人民日报》和《中央电视台》对他进行批判,让人感觉到好像文革的“批倒批臭”又回来了。
近日胡锦涛在中央政治局的一次集体学习时,公开提出要坚决反对庸俗、低俗和媚俗之风,一时之间,一场抵制“三俗”,被香港媒体称为是新道德运动又在全国开始了。为什么要抵制三俗呢?三俗之风形成的根源何在?搞运动就能使国民的道德水平提升吗?
【中国过渡政府特约评论】二0一0年七月二十五日星期日,几千名广州市民在闹市以散步形式抗议官方,他们反复呼喊口号“向中共当局高官说不”。广州市民的抗议是因为广州市政协要求广州电视台以普通话播音的指示而引起,他们担心粤语将由此受到冷遇。在广东省、香港与澳门,广东话是最基本的语言,这三地居民超过1亿。广东话更被全球4千万华人中相当大部分华人中所使用。美国之音,自由...
拉美国家委内瑞拉,近年成为国际媒体报导的焦点之一,因为该国总统查韦斯,对外实行反美、亲独裁国家的政策,对内镇压反对派,强行修改宪法,取消限制总统任期的规定,实行个人专权的威权统治。
八一,对于中国穿过军装的人来说是一个值得纪念的日子,我也有过这样的经历,并且在部队入党。我曾经为这段经历感到荣耀也为入党感到自豪。但随着历史的真相一幕幕揭开,中共的画皮一层层剥去,越来越感觉这段经历是一种耻辱,加入中共更是我这一生当中最大的污点。因为中共的辉煌饱含着中华民族的耻辱、中国人民的血泪、中国主权的丧失。而这些都与军队助纣为虐、为虎作伥密不可分。
横河:各位听众大家好,我是横河。今天和大家讨论一下现在闹得沸沸扬扬的所谓打错门事件。在这个打错门的事件里面,警察是应该奖励还是应该处罚?我们先把事情简单的回顾一下。
共有约 2423 条记录
今日头条
NEWS HEADLINES
(大纪元记者顾晓华采访报导)大陆今年高考减招事件持续发酵。近日,江苏南京、淮安、徐州、无锡等16个城市,以及黑龙江哈尔滨市等上万名家长发起示威活动,在各自省市的教育厅以及政府前集会,抗议本省须向中西部省份“输出”高考招生名额。 在抗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