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农民
最近,网络上搜索的热词中,除周永康之外,排名在显著位置的分别是“户口改革”与“农民工”。这两个热词涉及的内容都与农民问题有关。近三十年来,农民工、农民问题、三农...
在旧金山的中国城,一天晚上我看时间已临近6点,想赶在商店关门前买一些水果,不过还是晚了几分钟,店主人说,不卖了,不卖了。和一个同事说起来,他惊讶的说,还有这样的事,往外撵客人。我说是啊,在北京,夜里11点还可以买到水果呢。
自2012年5月起,云南省保山市的隆阳区、腾冲县、昌宁县、施甸县、龙陵县同时掀起了一场名为“农转城”的政治运动,目标是2012年完成7万农民的“农转城”工作,之后力争每年实现8.4万农业人口“农转城”。所谓“农转城”就是将农民的户口转为城镇户口,依据《云南省人民政府关于加大城乡统筹力度促进农业转移人口转变为城镇居民的意见》农民转户必须是自愿的,但保山市当地政...
一年之计在于春,眼下本该各地春耕备耕热气腾腾的时节,但是天津市静海县中旺镇大庄子村的3,000亩田地中却依然是一片荒芜,没有一丝春耕的热闹劲。是村民不愿耕种导致的大片田地撂荒吗?恰恰相反,从2009年至今,这3,000余亩耕地就一直这么人为撂荒,村民想种却无法耕种。
我们于2007年6月相续来到南通红枫丽莱木业有限公司打工。2011年1月3日凌晨2点左右,从睡梦中惊醒,听到辟辟啪啪打砸的声音,睁眼一看,发现门窗被砸坏,破门而入,还不知道怎么回事,就被六、七个人从被窝里拉出,连拖带打地把我们拉到了外面广场上,不由分说,过来七、八个人对我们一阵拳打脚踢,看我无反抗能力了就把我们撂倒在地上这时我看到也感到被近80名暴徒袭击了...
我是福建省莆田市荔城区西天尾镇三山村的普通农民柯光祥,由于当地政府大搞暗箱操作,进行违法征用“国家基本农田保护区”“国家农业生态园”,故上书要求撤销(闽政地[2011]741)征地批复中关于“三山村”的内容,曾请求福建省政府就此案行政复议,就征地批复的合法性进行审查。
南海三山农民土地维权由来已久,其土地资源被政府用极不公平的“一口价”大量征收,地方政府利用权力以牺牲农民利益换取地方发展的成绩。所以,南海三山农民土地维权从没有停止过。
乌坎村的村委会直选3月4日在中外媒体的关注下,正式落下帷幕。乌坎村到底是否代表了目前中国体制下的一种改革希望?还是当局在面临棘手问题时的迂回应对的无奈之举,并随时准备秋后算账?
福建福安里凡村历史以来赖以生存的400多亩土地,在封建社会、奴隶社会里,官府没有用强权收走。在国民党时代也没有被霸占。但在如今全世界都讲法制的时代,在无比英明、伟大的共产党领导的社会主义国家里,农民生存的400多亩的土地却被政府通过强权手段抢劫,作为中国最有威信的司法部门——人民法院,却充当掠夺工具,在没有事实与法律依据的情况下,赤裸裸、血淋淋的公开强奸法律...
如果真的按照中国的传统,中国早就实现民主。为什么这样讲?中国的历朝历代,在过去时代基本上是符合时代潮流的。比如两千年前,一千年前,几百年前,世界上还没有民主型态的时候,当时中国的确有封建专制型态,但是那样的专制,他在世界上都是一样的,甚至很多时候是非常开明的专制,比如说唐朝的时候,比如李世民、唐太宗,“兼听则明,偏听则暗”,这是一个民主的思想。比如再早一点...
河南安阳农民韩红刚,在郑州黄河岸边租种60亩滩地,丰收后40万斤萝卜遭遇“卖难”,于是通过媒体发布了向“福利院、敬老院、农民工子女学校”等单位免费送萝卜的消息。结果,闻讯而来的数千市民带着1,000多辆车,不仅将萝卜一抢而空,而且顺手牵羊,连同数万斤红薯以及香菜、辣椒和菠菜等,一并“哄抢”,共计损失6、7万元,还留下一副“10个人2天才能清理完”的乱摊子。
(新唐人电视台《热点互动》节目)主持人:观众朋友,您现在收看的是《热点互动》热线直播的一次特别的节目,今天我们进行一次大搜索:“谁是贪官?谁是奸商?”
近日福州市仓山区盖山镇官员鉴于屿宅村失地农民不断上访控告“要求依法公开村务,还民明白账”的压力,公开了一份《征地协议书》复印件。签订该《征地协议书》甲方是福州市住宅发展有限公司;乙方是福州市仓山区盖山镇政府。
2002年年初,四川遂宁市政府国土规划开发等部门,未经与农民协商通过达成补偿协议,便把灵应寺、五原、仁里乡等地的农村农民,改变成“河东新区管委会城市新区”。期间,各级政府弄虚作假、违法侵占,欺上瞒下、暗箱操作,与民争利、克扣农民,贪污挪用、集体分赃,为此引发数百当地农民持续性反抗长达7年之久。
我是固始县赵岗乡新堰村农民卢先满,赵岗乡乡政府及开发商现在强占我家的土地搞开发倒卖,我无数次找县委县政府反映和交涉,他们根本不买我的帐,万般无奈的情况下只得叩求卢书记为民做主。
失地农民告闵行区政府违法征地、告莘庄工业区违法动迁的案子依然石沉大海。失地农民为了立案在法院静坐已61天了,不知参加“六中全会”的中央委员、中央政府和最高人民法院知不知道?人民法院不给人民——近百名失地农民立案,看来要成为21世纪世界奇闻。
莘庄工业区失地农民维权之争始于04年,老邱在区邮局上班,居委在莘庄地区。由于动迁房在申莘二村,偶尔要会去处理事务,得知父老乡亲们为了维权在抗争,了解了相关政策确实感到自己也被严重侵权,于是利用日余时间了解情况,向有关部门上访。
我们莘庄工业区失地农民上访7年多,从工业区信访办到市委、市政府、市人大上访千次,许多重大问题丝毫都不解决,其中酸、甜、苦、辣难以言表。
2011年9月21日,广东省汕尾市陆丰东海镇乌坎村上千村民,因为他们多年来所反映的“该村村官非法盗卖村集体土地,村民未获得相应土地赔偿”问题得不到当地政府的积极回应,所以集体走上街头,采取武力的方式打砸盗卖土地的村委会和占据村民土地的公司,以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在通过武力表达诉求的过程中,因为多名村民被警察抓走,于是村民与当地警察发生冲突和打斗,最终导致该村...
9月初通常是学校新学期开学的日子,然而今年的夏天,北京的打工子弟学校却再次遭遇停、关、封,仅大兴、朝阳和海淀3区就有24所的打工子弟学校和更多的幼儿园被关停,或者是拆迁,三万多的学生面临着无学可上。
河南息县城郊乡党委书记姚成山抢农民粮食、没收农民土地,卖地建坟200余亩,违法犯罪铁证如山。
我们去泛泛而谈的话,哪个社会确实它有阶层,人跟人怎么能一样呢?对吧!你这个工人就是工人;农民就是农民;教授就是教授,大家生活的水平、状态,它就是不一样的。所以我觉得这就像一个自然的景观一样,有高有低、有山有水,非常自然,那它也就是非常美好。但是,共产党认为高的就是剥削,低的就被剥削。
从最近一段时期,尤其是这一个星期以来,中国大陆发生了一连串的事件,表明中共在政治、经济、社会、军事各个方面都发生了危机,给人一种非常强烈的感觉;狂风暴雨将要来了,现在正在起风,所以我称它为“山雨欲来风满楼”。
正在大陆26个省市蔓延的“农民上楼”运动,不仅改变农村的生活型态,农民生活水平下降,更有多数人土地被征收后无楼房可住。这种“侵占农民利益填补城市政府财政亏空”的举措,专家认为如不有效遏制,“恐怕要出大事”。
每年十月,中国的粮仓,黑龙江、江西等省都会上演“抢粮”大战,今年尤为激烈,特别外资粮企“有多少要多少”,令中企和粮库担忧“粮价要涨到天花板上去了”。由于自然灾害,据美国农业部预测,今年世界粮食产量会减少8千万吨。国际粮价大幅攀升,小麦价格一度上涨60~80%,出现40年来最凌厉涨势,更给中国粮食市场带来“恐慌”。粮价是百价之王,粮价预期上涨成为引发通货膨胀的...
中国广东金融学院近日举办了中国“城市化进程中的金融转型与经济发展”的学术研讨会。中国社科院学者张翼在会上介绍说,中国社科院劳动与社 会保障研究中心今年5月份对中国流动人口的生存状况进行了一次大范围调查。调查结果显示,有80%接受调查的农民工表示,他们不愿放弃自己的承包地,不愿意转为非农业户口。这次调查的农民工人达12万,范围遍及中国各级城市。
我最近无意中得到一份由深圳市罗湖区财政局、罗湖区教育局制作的,由深圳市某某中学开出的《罗湖区教育收费缴款通知书》,内容是该学校向农民工子女收取借读费一万元,收款账号为81540000800809xxxx。
大家知道在中国最近这30年来经济改革开放,社会的两极分化非常严重,贫富差别也越来越大。最近有一些文章说到中国的贫富差别已经达到南美的水平,实际上我相信中国的两极分化已经远远的超过了南美的水平。
近日胡锦涛公开提出要“坚决抵制庸俗、低俗、媚俗之风”,这是近年来中央最高层首次明确强调抵制“三俗”之风。这被普遍视作内地掀起一场“新道德运动”的发端。
台湾苗栗大埔地区因为扩大征地,以公告地价,强迫农民贱卖土地,引发民众不满,政府出动机械,强行拆毁农田。7月17日上千民众夜宿凯达格兰大道表达抗议。苗栗县长刘政鸿本来态度强硬,坚持政府征地有理,但是后来在国民党政府高层压力下,被迫向农民道歉,并决定还地给农民,不再征收。这一引起台湾社会关注的事件才搞落幕。
共有约 594 条记录
今日头条
NEWS HEADLINES
尽管接连传出朝鲜人出逃至韩国的消息,但实际的出逃数量远远比报导出来的更多,并且精英层脱北者在张成泽被处决明显增加,显示暴政下的金正恩政权正在众叛亲离。 日前,韩国政府证实负责对朝工作的朝鲜侦察总局出身的朝鲜军大佐投奔韩国,这也是迄今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