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峡蓄水
全国大水,三峡大坝其实很危险。近年长江水患严重,问题出在哪里?
近期覆盖大半个中国的洪水直逼1998年洪灾,三峡大坝泄洪,导致中下游频频告急。大陆水利部发出最新警告,三峡将迎来更大洪水,令外界更担心三峡大坝的防洪、安全等问题。黄万里之子披露父亲遗嘱,死前最担心三峡大坝下游的汉口段安全。
今年大洪水,比98年有过之,但港人不再捐款。大陆连续地震,是否有什么预示?
近日大陆南方多地爆发洪涝灾害,湖北省6月28日又出现新一轮的强降雨。近日,三峡大坝调度令在网上曝光,要求水库加大泄洪量,增至每秒35000立方米,武汉也宣布启动防汛IV级应急响应。专家认为,这是三峡大坝在泄洪自保,湖北武汉未来的灾情不容乐观。一旦三峡泄洪超过5万,下游就可能出现灾难了。
6月中旬以来,中国南方地区持续强降雨,贵州、重庆等多地出现洪灾。而未来3天内,强降雨将“横扫”南方十多个省市区。民众担心,如此大的降水量将给长江及三峡带来压力。 贵州的乡镇被淹 城市现“瀑布” 大陆媒体22日报导,长江中下游至贵州一带已进入“入汛以来最强降雨过程”,预计23日至24日雨势将达高峰,强降雨将再次横扫贵州、重庆、湖南、湖北、江西、安徽、江苏、...
汛期又来了,三峡大坝令人关注。下游七省市是中国之所以存在的生命线。治水如治国,不是强硬就可以的。
中国领导人习近平稍早于任内首次考察长江三峡大坝。国土规划、水利专家王维洛博士近日撰文,提出探讨三峡大坝为什么非拆不可的一系列文章。大纪元对此专访了王维洛博士。
旅居德国的著名水利环保生态学专家王维洛博士最近再撰文,从技术和对生态环境的角度分析了三峡工程的使用年限问题,指出三峡大坝的拆除是迟早的事,是中国人必须要面对的问题。其实,对三峡工程的利弊一直都存在着很多争议,其中一个争议是三峡工程对生态环境的负面影响、以及它的使用寿命并不像中国官方宣传的那样“利在千秋”。王维洛博士的文章再度引起人们对三峡工程的思考。在今天...
近期,大陆南方多地持续暴雨等强对流天气。长江汉口水位超历史同期极值,三峡水库水位超过汛限水位18.71米。强对流天气仍将持续,防汛形势严峻。目前,三峡水库正加快腾库进度,并提前转入防汛调度,以应对可能的大洪水。
近日大陆官媒报导,今年大陆降水量偏多,当前长江中下游等地区水位较1998年还要高。对于如何应对极端天气时核安全问题,官方举例称,长江流域建站时,考虑了三峡溃坝极端情形。官方上述说法,引发外界再次关注江泽民等强行拍板三峡工程及工程弊端。
自1950年以来,中共已建造2.2万个高度超过15公尺的水坝,约占世界总数50%。从1990年开始,中共不顾众多的环保人士抗议水坝对大自然带来的破坏,数以千计万计的各种水坝在大陆的河流水面上竖立起来。众所周知在江泽民当政时代上马的三峡工程隐患无穷。日前有中外水利专家们称,“大坝正在杀死中国”。
(大纪元记者李平综合报导)20年前,中国大陆还有大约50,000条河流,其中每条覆盖至少150平方公里的流域。而据中国水利部发布的首个大陆水利普查报告的资料,如今已有28,000条河流不见了。
(新纪元周刊345期,记者宗和报导)李克强签署针对三峡工程的海陆空四级防卫条例,中央军委还抽调一个团兵力4600人保卫三峡安全。如此如临大敌,足见中共对此工程的心虚,令三峡工程隐患,再度被痛批。
1992年被中共前党魁江泽民强行通过的三峡提案距今21年间,三峡工程质量问题一直是人们关注的焦点。近期,有专家揭秘了三峡工程的两次骗钱黑幕,大陆民众至今仍在为三峡工程买单。
1992年被中共前党魁江泽民强行通过的三峡提案距今21年间,三峡工程质量问题一直是人们关注的焦点。近日,网络曝光,1964年到1972年,中国科学家曾对4座模拟大坝进行7次核武器轰炸实验,当大坝被100万吨当量的核武器命中时,会产生1,000米溃口。
7月17日,中共当局公布,拟在三峡设立海陆空立体安全保卫,突显三峡危机之重。早前许多专家预言的三峡工程危害一一兑现。有专家预言三峡高坝终将被迫炸掉。
(大纪元记者李平综合报导)6月27日,大陆官媒《中青报》发表了王学进的文章《愚公移山精神研究会能研究什么》,并从中做出不同的解读。做出搬掉两座大山的愚蠢决定,竟然是愚公一人说了算,听不得妻子意见,也听不进邻人的劝告,专横霸道,独断专行。更藉批判毛泽东,攻击中共中央以前大兴水利工程,犯下了一系列愚蠢的错误,被认为是针对江泽民和李鹏。
随着长江拉空效应增强,中国最大淡水湖鄱阳湖水位迅速下降。截至9月16日8时,鄱阳湖水位一个月时间就直落4米以上,湖区水体面积缩减超过1,000平方公里。
一九九二年人大通过三峡提案距今整整二十年了。凡事中国人喜欢五年一小庆,逢十要大庆,三峡这个曾经被共产党的宣传机器称为创造了无数项“世界之最”的硕大工程,今年在中国却无人提及。倒是太平洋另一边的美国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的一些环境科学家们,在这里举办了“长江三峡大坝研讨会──三峡大坝之后我们学到了什么”,对中国国务院去年五月十八日通过,但是并没有向媒体公开的那份《...
近期发布的《长江保护与发展报告2011》显示,近30年来长江流域消失面积在1平方公里以上的湖泊96个。另第二次湖泊调查的最新数据显示,近50年来,中国大陆消失的面积大于1平方公里的湖泊多达243个。
(大纪元记者方晓综合报导)15年前的今天,1997年11月8日,中共当局举行“长江三峡工程大江截流仪式”,三峡工程正式在巨大争议声中强行上马。事实证明,中共宣传的三峡工程“具有防洪抗旱、发电、航运、环保等巨大的综合利用效益”并没有在现实中真正实现,相反,由此引发的各种用途之间的矛盾、移民、生态环境遭破坏等诸多问题,却证明三峡工程“弊大于利”。今年5月,中共首...
说明:目前海内外中文网站上流传一则报导:“世界上最惨绝人寰的人为灾难竟在中国”,指的是1975年8月8日清晨,几场特大暴雨导致河南泌阳县境内汝河上游的板桥水库水位暴涨并崩溃,随即如多米诺骨牌一般,引发了豫南地区石漫滩水库、宿鸭湖水库等60座水库接连溃坝,酿成了人类历史上最为惨重的溃坝灾难。直接或间接导致十几万人员死亡。
2011年8月20日,清华大学纪念黄万里诞辰百年座谈会。
大陆友人俞梅荪君飞函告知黄公万里先生百年诞辰在即,兹检出旧作以贺这位民族英雄科学家诗人百岁。以为纪念。
三峡工程的负面效应终于被官方承受,国务院会议首次表态:“三峡工程在发挥巨大综合效益的同时,在移民安稳致富、生态环境保护、地质灾害防治等方面还存在一些亟须解决的问题,对长江中下游航运、灌溉、供水等也产生了一定影响。”
这样一位具有真才实学、在治理黄河方面有独到见解的学者,当政者对他的真知灼见却粗暴地加以否定,在三门峡水库问题上一意孤行,终于酿成严重的环境生态灾难,也将库区农民推入痛苦的深渊,让全国人民至今还在为当初的决策失误埋单。这也许就是黄万里的悲壮人生给予我们的教训,值得认真记取。
黄万里强调自己反对修三门峡水库是因为一种科学的良知,他说:“如果我不懂水利,我可以对一些错误做法不作任何评论,别人对我无可指责。但我确实是学这一行的,而且搞了一辈子水利,我不说真话,就是犯罪。治理江河涉及的可都是人命关天、子孙万代的大事!”
1992年11月14日曾函陈长江三峡大坝决不可修等水利方面的意见,附文简释有关技术问题,未见批复。而总理已赴汉口开始筹备施工。在此我愿再度郑重地负责地警告:修建此坝是祸国殃民的,请速决策停工,否则坝成蓄水后定将酿成大祸。
黄先生以病危之躯,用颤颤巍巍之手写下遗嘱,文如其人,我们以崇敬的心情读懂黄先生遗嘱。遗嘱以“治河原是国家大事”开篇,全文未涉及任何一点个人私事,反映黄先生一生治河报国的崇高思想境界。
今天是黄万里先生诞辰100周年,我们集聚在这里,怀着崇敬的心情,纪念黄万里先生。黄先生自1953年来清华,和我们一起生活了将近半个世纪。我们这一代,都是他的学生,后来又成为他的同事。我们目睹了黄先生在清华大学这50年坎坷而又辉煌的人生。
共有约 325 条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