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 艺术 文学 连载 教育 人物 生活 美食 旅游 保健 移民 职场 投稿

新闻 评论 社区 科技 网闻 体育 娱乐 突破封锁 关于我们

正常情况之下,人体尿液多呈透明状,颜色由淡黄色到黄褐色,但有时尿液的颜色会随着食物、药物、维生素,以及疾病的影响而有所不同,因此,尿液可作为人体是否需要补水的简易指标,让民众能每天自我审查身体状况。
生活万花筒

引言:我对躁郁人的种种想法大致讲完了,这都多亏〈神田桥语录〉。正因为受到神田桥的启发,我才能摆脱以往只用躁郁症定义身体状态的迷思,产生身为躁郁人的自觉。我也因而察觉到,那些原以为是病症的问题,其实都能靠自己的方式处理。我希望这门课能成为契机,让大家反思自身,并在接下来的人生过得更轻松、更愉快。

引言:我对躁郁人的种种想法大致讲完了,这都多亏〈神田桥语录〉。正因为受到神田桥的启发,我才能摆脱以往只用躁郁症定义身体状态的迷思,产生身为躁郁人的自觉。我也因而察觉到,那些原以为是病症的问题,其实都能靠自己的方式处理。我希望这门课能成为契机,让大家反思自身,并在接下来的人生过得更轻松、更愉快。

人生就像一场戏,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人生剧本与故事线,不可能专挑自己喜欢的角色或戏分来演,这套剧本的运作逻辑是什么?

因为受到神田桥的启发,我才能摆脱以往只用躁郁症定义身体状态的迷思,产生身为躁郁人的自觉。我也因而察觉到,那些原以为是病症的问题,其实都能靠自己的方式处理。我希望这门课能成为契机,让大家反思自身,并在接下来的人生过得更轻松、更愉快。

因为受到神田桥的启发,我才能摆脱以往只用躁郁症定义身体状态的迷思,产生身为躁郁人的自觉。我也因而察觉到,那些原以为是病症的问题,其实都能靠自己的方式处理。我希望这门课能成为契机,让大家反思自身,并在接下来的人生过得更轻松、更愉快。

除了运动和注重睡眠之外,人们也可以藉由饮食来增强免疫力,以降低生病的概率。那么,哪些食物有助于增强免疫力呢?

在艳阳高照的日子,人们从事户外活动都应该使用防晒乳,以保护身体不受紫外线的伤害。然而,有专家表示,人们在涂抹防晒乳时经常忽略了眼皮,使这个部位容易受到紫外线的伤害,甚至罹患皮肤癌。

追求目标的途中,很容易会感到灰心,这种心态被巧妙地命名为“管他的效应”(what-the-hell effect)。即使只是微小的失败,比如每天的饮食只超出目标几卡路里,也可能导致我们的行为陷入恶性循环,像是干脆一口气吃掉整个苹果派。对于曾尝试减重的人,我举的例子应该听来很熟悉,假如你一早抵挡不了诱惑,忍不住拿了会议桌上的甜甜圈,接下来你很容易觉得“管他的,我都已经破戒,干脆豁出去大吃”。小错误可能打击你的信心,让你认定自己永远不会成功。而且不幸的是,目标愈远大,小挫败最终导致大崩坏的风险愈高。

日本研究发现,红茶里的茶黄素,具有减少破骨细胞的效果,红茶的成分有助增加骨头密度,也可以预防骨质疏松。

到处都有人在谈论“煤气灯效应”(gaslighting)。这个词像是一个通关仪式,YouTuber的恋爱专家们无不以此作为节目的卖点,就连精神科医师或心理学家也都是输人不输阵,对此纷纷以专家身份提出看法,咨询恋爱问题的网路社群平台更是为此争论不休。

一场濒死经验,哈佛脑神经外科权威医生彻底改变对“造物主”的看法,他由唯物主义者变成相信神的存在。他在昏迷时却有了一趟“意识的旅行”,他从科学角度、医生角度和各种佐证去说明自己经历的“濒死经验”。天堂真的存在!这是他最后的答案。

判断事物或做决定时的思考模式,会依外在标准及内在标准有所区隔。所谓外在标准,是依自己以外的周遭意见、情报或数据等,来判断会不会顺利或是要不要做。而内在标准,是心里有明确的判断标准,不被周围左右,自己判断会不会顺利或是要不要做。介绍一个能清楚了解两者差异的寓言故事。那就是《伊索寓言》里的〈龟兔赛跑〉。这是叙述跑很快的兔子跟速度慢的乌龟比赛,结果乌龟赢了的故事。兔子认为“我即使睡午觉也能轻松赢乌龟啦!”,看扁乌龟,沉溺于优越之中,是兔子最大的目的。这个想法正符合外在标准的生活方式。

假设你的伴侣回到家并提议晚上可以去看五部电影中的一部。由于你认为上网浏览网页查找附近的电影院,以及阅读电影评论是件烦人的事,所以你非常乐意聆听伴侣提出的清单。你的伴侣列出了所有的五个选项,并对每一个电影选项提供了一句简短描述。在这种情况下,你认为第一部电影最有可能被选中吗?由于你的伴侣是设计者,他们是否可以对清单进行排序,增加你选择他们喜欢的选项的概率?他们应该把他们最喜欢的电影放在第一位吗?

在地球上,老是对别人说的坏话感到愤怒,总以自己的失败为耻,或是经常对未来的生活或健康感到不安的生物,只有我们人类。同样是哺乳类动物,为什么只有人类会让自己变得更痛苦?

“世界上最难整理的物品,搞不好是文具!”《文具整理术》一书的作者福岛(文具规划师)表示要解决手边杂乱的文具,关键字就是“保持喜欢的心情”和“善用收纳型文具”。下面将介绍对不知道如何收纳文具的烦恼者是怎么样得到解决的,透过文具整理术将手边文具变成方便收藏、用得顺手。

若要摆脱疾病,抛弃至今的臆断或自我形象虽然是重要关键,但三言两语就能简单做到的人少之又少。当然,也有人光是察觉到一点点,就能瞬间抛弃那些臆断与自我形象。另一方面,也有人的想法实在太根深柢固,单靠一点点或是些微的觉察仍不见动静。即使如此,并不代表绝对无法抛弃。

迷恋名牌包的人一直都不算少,当然有些是有经济能力的贵妇、老板,有些则是必须要存钱存上好几个月的薪水才能买一个名牌包。为什么名牌包有这样的魅力呢?其中一个原因就是物以稀为贵,还有大家都喜欢“美好的事物”。但是也有很多买过名牌包的人最后不再购买,因为他发现,原来“自己就是名牌”!

有些人在被夸奖后,总是会说一些看似谦虚的话,例如:“我其实不太聪明”、“我还有不足”。然而,实际上这些人可能在各方面都很卓越,偏偏就是话语似乎都在“贬低自己”。这一类人不是要求过高,就是信心不足,容易否定自己,看不到自己的优点,当然也有可能是害怕别人对自己的期望落空。在这种情绪压力下,这类人很难放松,因为他对自己太严苛了!

一场濒死经验,哈佛脑神经外科权威医生彻底改变对“造物主”的看法,他由唯物主义者变成相信神的存在。由于突如其来的细菌性脑膜炎,他在数小时陷入重度昏迷,医生判定即时苏醒,也不再能说话和写字。然而,他在昏迷时却有了一趟“意识的旅行”,他彻底忘记自己在人世间的一切,犹如中国人说得,死后饮下一碗“孟婆汤”,忘了前世因缘的种种,就能轮回再生成为新的角色。他在这场旅行中体悟到进入高层世界原来是要放下另一世界的任何连结。

有一位郁郁寡欢的丈夫请教婚姻专家,他觉得婚姻乏味。咨询后,专家回答他,是因为他自己本身就枯燥、单调,不能期望婚姻的另一半要义务取悦丈夫,继而带来快乐,你对她乏味,她给你的回应就是乏味,唯有改变自己才能改善婚姻关系。

“不敢和辈分大的人四目相交,不敢说出自己的意见,只会一味附和。”一旦形成这种模式,无论对象是直属上司、职场老鸟还是合作客户,你都会像条件反射似的做出同样的反应,而这有时就是“上司职场霸凌”和“工作都做不久”的原因。

编者按:“神经语言学”(NLP,Neuro Linguistic Programing)能够改变人的思考和行为模式,除了掌控情绪之外,还可改善沟通能力、提高目标达成能力,有助于发现对将来的展望。实际上,它是个各类运动选手和世界级商业人士都在实践的手法。这一节将要介绍使用神经语言学来掌控情绪的五个方法。

将许多不同的植物种植在同一个盆器里,我们称之为“组合盆栽”。组合盆栽可以欣赏到植物的不同造型、质感,呈现丰富多层次的视觉效果,是很热门的种植方式。

编者按:觉得自己只是平凡人,没有天赋和才能,而且运气一直不好吗?别担心,只要简单运用“想”的量子力量,这些都能心想事成! 我曾说过“意识”及“情绪”的真面目,都是“光子”。 光子具备各种有趣的特征,其中一项便是“意识(光子)偏移...

“为什么我总是做不好?”面对诡谲多变的疫情年代,很多人被迫在家上班或是暂离职场,经济来源出了问题,还必须照料家人,这么多的压力连结在一起,或大或小,让一向努力、自律的人也有力气却使不上力改变胶着现状。《对自己也当个好人》一书作者叙述自己在忧郁、闷闷不乐的状态下,如何停止苛责自己,正向面对人生林林总总的事情,给予自己最温暖疗愈的力量。

换盆是有时间性的,尤其是除了幼苗之外的盆栽,换盆要依照植物生长季节与温度等气候条件来决定换盆时机,不能随意说换就换喔!

在中国,在口罩开始缺货的2020 年1 月下旬,某地区的药局在通讯软体微信上建立了“朋友圈”群聊。除了分享口罩进货状况、消毒水的使用方法等资讯,也有地区居民会针对药局排队方法和预约制等留言建议,进行热烈讨论,对于居民保留商品等要求,也能弹性应对,且疫情状况缓和后,由于参加的人数仍超过两百人,所以药局持续分享优惠情报、健康资讯,通知中药工作坊的举办时间等,对于居民的问题也会随时回复。据推测,参加者都是住在药局附近的居民,也有不会打字的高龄者以语音讯息的方式参与聊天。年轻人会针对高龄者的疑问和要求给予答复,至于外国居民,则由会英文的居民负责回复等,以随机应变的方式展开沟通。

手机和相机的差别是什么?这是很多人在讨论的话题。因为现代的手机功能性多样、等级区别也多,那么相机是否可以完全取代相机呢?答案是不行。因为拍摄的主题和预期有的摄影效果不同,使用的辅助器材自然有所差异,这样才能达到更好的效果。

在慈善团体众多,慈善日及慈善商店都获得国民支持的英国,为了解决新冠肺炎疫情扩大造成封城等危机,以地区为单位的志工活动兴起。特别受到关注的线上平台是“新冠肺炎英国互助会”(Covid-19 Mutual Aid UK)。不限首都伦敦,阿伯丁、布特尔、牛顿阿伯特、斯旺西等地方城市在内,最初在英国有超过200 个志工团体登录,将活动情况以脸书和推特等社群网路扩散,现今活动扩及全球,登录的团体多达数千个。

共有约 1832 条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