誓约 天幕骤启 云海翻腾千佛立 寻觅万般 最亮星星在一端 大劫将至 救度众生为我事誓约在身 不负师尊尘世奔
12月22日傍晚,终于也去看了百老汇的“Holiday Wonder”Show了。这一次是与几位朋友一起去的。有儿子的音乐老师和夫人,明慧学校的两位美国老师,另一对美国夫妇和几位印度朋友。我当然是和两个孩子一起去的。
忙里偷闲,上网闲逛。扫过儿子的博客时,看见了他九月初随手写下的一段话。这是诗嘛,为什么我当时没有仔细读一读呢?我给它断了句,并加了一个题目,一字不差地(我舍不得拿掉任何字)抄写如下:
总想着将来有一日见着高律师,一定双手合十,向他郑重地致上我诚挚的谢意。时值中秋,想念着在狱中受折磨的高律师,想念着他的被监禁起来的妻儿。不久前,读了一篇解说《推背图》的文章(http://epochtimes.com/gb/6/10/7/n1479078.htm),说高律师也在其列,故有“仙籍有名天赐与”一句。诗解还说邪恶是迫害不到高律师的,将来的中国还会有他。故有“天明自有君归处”。
每一年的美国独立节,是一个家庭野炊,进行户外活动的日子﹔是新鲜玉米上市的日子﹔也是各种各样集市满街的日子。通常还伴有无数的游行,放烟火等。常常看见一户户人家白天吃烤肉,傍晚再全家一起看烟火。今年节日庆祝的气氛,似乎从上周六就开始了,断断续续的,就不时地听见有烟火的声响,看见美丽的烟火升上星空。
儿子要去意大利参加艺术节。还是拿着奖学金去参加。我特地请了两天假,为他准备行装。毕竟,这是他第一次自己出远门。没有我在身边,总是多了些担忧。总想将行装准备得充足一些,让他去后不缺少什么。
每一年的美国独立节,是一个家庭野炊,进行户外活动的日子﹔是新鲜玉米上市的日子﹔也是各种各样集市满街的日子。通常还伴有无数的游行,放烟火等。常常看见一户户人家白天吃烤肉,傍晚再全家一起看烟火。今年节日庆祝的气氛,似乎从上周六就开始了,断断续续的,就不时地听见有烟火的声响,看见美丽的烟火升上星空。
今天去纽约中国城参加国庆游行。我们是代表法轮功团体参加这一次游行。不太记得这是法轮功第几次在纽约参加这样的游行了。从最初一年的拒绝我们的申请,到后来虽然接受我们的申请但把我们的队伍放在最后,到现在主动邀请我们,走过了长长的路。这本身就记载着大法弟子平静祥和讲真相的历史。
(大纪元记者晓拂新泽西报导)5月27日,几经周折的李传韵新泽西州音乐会在新州华人中心顺利召开。尽管这一天天气闷热,华人中心的空调也不足,但是仅能容纳200人的小礼堂坐无虚席。音乐会的筹备人不得不多加椅子以满足观众的需要。
一天的郊游就这样子结束了。觉得一天的活动量和节目数量准备得正好。老师挑选的节目很精心精致,因而精彩。世间的一切尘埃和疲惫皆被自然之手、皆被大家的爱心轻轻拂去,心变得很净很静。尤其喜欢踏青这个节目。这一天的踏青,就和明慧学校一样,是在看似没有路、充满荆棘的地上走出一条路来。我深信﹕这一条路会越走越宽、越走越亮。因为,我们有一群全心配合、不分彼此的老师,还有心灵纯净而又可爱的孩子和家长的支持
我们之道对谁都心怀慈悲即使对那些不要慈悲的人不在乎他们的恶劣态度﹑坏脾气或者讥讽那是因为他们的耳朵没有听见﹑眼睛没有看到在魂灵相接处你不知道什么样的战争正在发生
自高智晟律师倡议反迫害维权接力绝食以来,这是我第二次24小时绝食了。第一次绝食时,正逢大雪。想到当天要扫门外一尺多深的雪,怕自己经不住饿,所以,很犹豫是否绝食。可是,想到我的同修们在监狱里遭受的折磨,想到高律师在那样险恶的环境下为法轮功振臂一呼,就没有什么可以犹豫的了。一直以来,高律师对我们民族的大爱、对正义与真理的热爱而置自己的生命于不顾的精神是那样的让我感动。
扯一根线在风里行走
读到一本书,书名叫做《五种爱的语言》。没有仔细全读,只大致翻了翻,觉得讲得很有道理。作者开篇讲的一个观点就是﹕每一个人爱的语言都不同,你要明白你的配偶主要之爱的语言(Primary love language)。不然,就变成了对只懂得英文的人讲中文(或者反之),然后还要怪别人不理解。说白了,其实就是站在对方的立场想问题,明白对方的需要。
两个孩子要去参加新唐人电视台(NTDTV)举办的画画竞赛﹐这次竞赛的题目是“画我故乡”。女儿是早早就将草稿打好了。画得还有模有样的。下个月20号就要到截止日期了﹐儿子却还不知道画什么。他说自己没有idea。一天晚饭后﹐我准备和他一起坐下来研究一下书﹐看看能不能找到一点感觉。
看了一个电视短片,讲Cleve Backster的书“原始感应”(Primary Perception)。非常感动。感动于生物原来的那种纯净的能力。据说,生物的这种本能(原始感应)远远早于任何后天形成的各种能力。有些人认为我们曾一度拥有过这种本能:那种天人合一的美好能力,那种对自然敏锐感知的善念。不幸的是,人们被各种观念污染,还常常将这些观念当成了自己。渐渐的就丧失了这种本能。与自然越来越远,亦与道越来越远了。
2005年9月10日下午一点半,筹备了数月的明慧学校桥水市分校在桥水市立中学正式开学授课。
初看这一首诗时,觉得还行,给人愉悦。细读之,觉得它有一种内在的节奏。这首诗写得相当内敛。看似轻松不经意的几句,其实是写得比较用心的。寥寥数笔就传达出了一种神韵,让帅气的水牛比尔活灵活现的站在眼前。这诗有的人写会哭兮兮的,EE却没有。谁说这不是对亡者最好的纪念呢?
(大纪元记者晓拂新泽西报道)2005年新泽西Quick Check热气球节于7月29至7月31日三天在Redington市的Solberg飞机场再度举行。今年的特点是除了放飞125个眼泪形状的运动型热气球外,又增加了特殊形状的热气球。如美国国旗,老鹰,小蜜蜂,84木料,老麦当劳农场,联合拖车线,Pepsi Super Can,Energizer Bunny,等。
读到一首唐诗,其中有一联是“道人庭宇静,苔色连深竹”。很喜欢。关于“静”字一下子想了很多。几乎就想写一篇“说静”的小文章了。
拜伦这首诗是斯宾塞诗体。每段共九行;前八行用五音步的抑扬格(音节一轻一重合在一起为一个音步,先轻后重为抑扬); 第九行用六音步抑扬格; 每行结尾的脚韵为:abab bcbc c;
儿子写诗是从二年级开始的吧﹖具体什么时候开始的我不太记得了。还是二年级上了两个月后﹐第一次与老师见面谈他在学校的情况。
傍晚﹐我去到了那对老夫妇家。给他们送一张感谢卡和两张戏票。在他家门前停下车来﹐我看见他们的车子已经修好﹐就放在车道上。枣红色的车子在春日里的夕阳下闪着温柔的光亮。路过车子时﹐我忍不住驻脚多看了几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