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带两个小孩真的很累,但也十年了。在育儿过程里,我学到当妈妈的一个重要责任感,就是照顾与认真地陪伴。
现在的社会风气不好,爱说脏话就是很典型的一种现象,很多人甚至把讲脏话或骂人的话当作开玩笑一样的说,说的人不知道不好,听的人竟也听的乐呵呵的。这样的现象也反应在小孩子身上,不管男生还是女生,很多小孩说脏话、骂人都说得很溜,不堪入耳,也让人听了很难过。
家中孩子发生些许偏差行为,带给我许多反省与思索,反省自己家庭教育的失败,思索应如何改善。由于我们家庭平日多将心力投注于公事,对于孩子品格养成有所疏忽,使孩子独处于这物欲横流的社会,偷窃及说谎等偏差行为相继而生,这是我教育失败的反省。在找到这些失败因子后,我决心从孩子的良善品德教育做起......
看到宇方的课本里贴了许多小朋友的名字贴纸,原来这些都是她的好朋友,我数了数,发现漏了一个孩子的名字。我问宇方为什么,她说:“我不喜欢他,因为他爱告状。因为他最喜欢说谁谁谁不守规矩……”我心想:“那孩子可能是热切需要朋友,但不知道自己用错了方法。”
虽然儿子一直在做梦和校长一起吃早饭,但因为要提前半个小时到学校,所以对每天早晨总是匆匆忙忙的我来说还真是一个不小的“艰钜任务”。几个月下来,也都只是说说而已。前几天,儿子又拿回来一张早餐请柬,想想已经到了岁末,是今年最后一次机会了。望着儿子满心期待的眼光,再看看纸上热腾腾的咖啡在这冬日里散发着暖意, 不禁心动了。于是在和儿子相约第二天再冷也要早早地钻出暖被窝后,我们就决定“赴宴”了。
故事志工们开心的接受颁奖。故事协会常务监事白碧华(中)
【大纪元12月11日讯】(大纪元记者谢伯壶文字、摄影台中报导) 由台中故事协会所举办的基础故事志工培训,招募了48位喜欢故事的成员包括退休校长、老师及爱心妈妈等,在经过长达4个月的学习后,借由戏剧演出、说唱故事、带动唱、偶剧等多元的表演方式举办结业成果展。
怎么样才能“说真话”同时又是好话呢?
女儿上小学一年级,下午不上课,虽然她就读的小学离家很近,依学校的规定,都要在学校吃完“营养午餐”才能回家。这是台湾小学的一种福利,午餐时间还有“爱心妈妈”去学校帮孩子们打饭;午餐菜色很多,每天都不一样,饭后还有水果或牛奶、点心等供应。
每周我都会固定到自己小孩的班上去讲故事。而每当我抱着故事书走过操场时,远远地就会有一大群孩子朝我用力地挥手,有的干脆就跑过来,拉着我,急急地向前走,说:“猫头鹰请你快点,我们都在等你耶!”我就在孩子们的声声呼唤、推拉中,嘻嘻哈哈地走进教室。
女儿一年级开学几天后,中午放学后我载她回家。一路上女儿说个不停:“妈妈,我今天在学校看到我班上有两个同学伤害生命,好可怕喔,一个男生下课时用棍子去戳蚂蚁,把蚂蚁戳死,还有的用踩的,好恐怖喔……”她的面部表情加上她故意提高的音量,让我感受到她真的觉得“很恐怖”。
9月天的台湾还很炎热,在清晨出门还好有一丝丝的微风。女儿的学校就在家的后面,用走的话,三、四分钟就到了,不过入校园到女儿的教室还有一小段路程,所以加起来可能要花上六、七分钟。为了节省这些时间,我决定骑脚踏车去。
即将走马上任去学校讲故事了!对我来说,要面对29位陌生的小朋友讲上一小时,还真是“赶鸭子上轿”──头一回,心里难免有一点紧张。
时光飞逝,一转眼女儿上小学一年级了。女儿的成长过程给了我无尽的欢乐,能陪伴着两个孩子度过她们的童年是我最大的欣慰;能给予孩子最好的道德教育,把她们培养成一个符合“真、善、忍”标准的孩子是我最大的快乐,也是最大的期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