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民间维权
民间组织玫瑰团队人权观察员徐秦被控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案件经过6次延期审理、6次退侦与三年半的监视居住后被批捕,4月22日扬州中院做出中止审理裁定。
被当局以“寻衅滋事罪”判刑3年的安徽著名异议人士、前检察官沈良庆,昨天(15日)刑满出狱。
近日,上海大学退休教师顾国平因接受外媒采访,今(14)日上午,长宁区两名警察上门来给他做讯问笔录。顾国平指出,警察监听公民电话是违法行为,拒绝做任何回答。
中共中央国务院出台新的《信访工作条例》5月1日起实施。新的条例对于承包案件责任追责制规定明确,湖北潜江当局赶在实施前通报将积案清零。湖北潜江工行下岗职工伍立娟称,该通报弄虚作假。
“六四天网”创始人黄琦目前在四川巴中监狱服刑,他的母亲蒲文清,在四川内江当局长期监控下,被阻绝了与外界的任何接触。近日,内江市中区公安局示意将从蒲文清家中撤出,转由温江当局接手。
广东维权人士郑志鹏于上月25日被辖区警察在住家附近带走,当时他正准备搭车前往广州会友。后警方以“扰乱单位秩序”的罪名将其行政拘留7天,于昨(3日)晚获释。
广东惠州维权人士郑志鹏4月25日计划前往广州访友,被蹲守住家附近的警察给带走,原因不明。
4月21日深夜,辽宁访民姜家文又被地方公安局从北京带回丹东市,车辆在高速路上遇弯道驾驶员未减速,车子直接冲出护栏50米远,车上8人分别轻重伤。姜家文手关节严重脱臼,目前手术住院。
一年多前,维权人士张兰英和邢望力结伴进京上访,先后被抓,皆被控在网上发布“不实言论”,近日分别被以寻衅滋事罪和诽谤罪判刑。律师表示,“公民言论自由的宪法权利将岌岌可危”。
福建省福州市一女性访民,2月17日深夜在京遭暴力绑架失联。近日,她出现在福州市公安局门口,控诉五凤街道官员对她进行绑架、殴打、非法拘禁,还抢走她的身份证等物品,至今未归还。
陕西访民吴远秀去年1月底在北京地铁站两度遭绑架,脱险后她向北京警方报案,但警方一直不立案侦查。9个月后城东分局突然打电话通知她去立案,结果将她交给了陕西警方带回原籍,后以“寻衅滋事罪”拘押在看守所,已逾半年。
因声援被中共当局“跨境追捕”的王靖渝,四川广元市青年曾含笑被当局两度抓捕。近日,他的父母也被安上莫须有的罪名被捕后,他的外婆脑溢血发作被送进重症监护室。8日曾含笑向大纪元表示,他已走投无路,准备9日他前往美国驻广州领事馆前高喊“打倒共产党”。
据人权观察报导,中国人权观察人士、玫瑰团队成员黄根宝继2019年5月31日因言获罪之后,失去了正式工作,现在又失去了唯一的住房、无家可归,一家三口寄宿在亲戚家中。
中共从冬奥到两会,许许多多访民遭到维稳,或软禁在家,或关进黑监狱。两会结束后,大部分访民在3月20日已经解除维稳,但仍有一部分访民还被控制在黑监狱中。
近日,大纪元获得多份内部文件,泄露中共山东当局为禁止访民进京上访,采取“动态清零”等举措,对入京访民进行长期监控、跟踪,花费大量人力。文件显示,为对付两个访民,当局至少动用24人监控。
江苏江阴“火烧女”事件发生至今快满月了,受害人毛黎惠死因成谜。近日,大陆访民自发地启动联署活动,要求江阴当局调查真相,追究涉案人员法律责任。
福建在津企业家刘忠南,厂房被强拆后两年来求偿无门,他因此开始维权。然而,每次所谓敏感期间却是原籍福建出手维稳。令他感到相当无奈。
广东一访民为躲避地方维稳将手机关闭。3月6日他在北京被蹲守的地方官员截回惠州,警方以他无行程码为由,构陷他从疫区回来需医学观察14天。他被关进了一家私设的隔离酒店,变相进行维稳。
中国著名异议人士郭飞雄(本名杨茂东)因要求出境赴美探望患癌的妻子,去年12月被中共广州当局抓捕关押,一直以绝食抗议。今年1月,其妻张青在美病逝。最新消息指,郭飞雄在给姐姐的一封回信中交代身后事。姐姐表示:“不希望家里再死一个人”。
最近江阴发生的火烧女事件,因事涉地方政府维稳,案发地浦东休闲中心特别引发关注。目前该休闲中心以整修内部为名歇业。
江苏维权人士毛黎惠被警察抓捕不久,就传出她自焚身亡的消息。很多访民要求当局给出她死亡真相,却遭到喝茶警告。这是继“铁链女”事件后,江苏省又爆出另一起引人关注的“火烧女”事件。
二年前广东茂名少年牛腾宇,因习近平女儿个资泄漏案被当局抓捕重判14年。3月12日是他22岁生日,近日,牛腾宇母亲给儿子写了一封生日信,信中传达了思念、鼓励与祝福。她说:“愿你出走万里,归来仍是少年!”
江苏省江阴市女性访民毛黎惠,2月16日在石家庄定州火车站被江阴市申港派出所警察绑架后失联。近日传出她在关押的宾馆(黑监狱)自焚死亡。
河南新冠疫苗受害家属蒋艳红因维权遭当局刑拘、软禁等打压迫害,为了不连累陪她维权的妹妹,蒋艳红在压力下与当局签下不再上访协议。
江西一女性访民,核酸检测多次都呈阴性,但是健康码却在隔离期间由绿色转为变黄色再变成红色。
信访是中共治下的社会特有现象,一边允许信访,一边进行维稳,致使访民的冤屈永远得不到有效申诉。
去年底发生在山东平度市的党委书记王丽,因在做群众工作时,言语失当、作风粗暴经民众反映后遭停职处分,平度市委也成立调查组进行调查。二个月过去了,至今未见官方公布调查结果。
广州市荔湾区妇女梁燕葵,宅基地被村霸强占40年求助无门。她表示,“我家三代生女,孤女寡母受尽欺负。我请求在天子脚下讨回一个公道,因此申请在三八妇女节期间在西单广场举办‘妇女权益’论坛。”
冬奥维稳刚过,两会又将到来,新一波的截访又开始了。中共两会将于3月5日开幕,各地再传截访事件,微信上不断有访民的求救资讯发出。
徐州铁链女的悲惨遭遇引起了人们对拐卖妇女儿童的违法犯罪行为的痛恨和不安。2月21日温州法学教授蔡钒向中央政法委写了一份倡议书,建议确立2022年为“打拐年”。该倡议书在其公众号“高山之隼”仅停留20几分钟,随即被封杀。
共有约 3914 条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