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民间维权
谢燕益认为,以前他只是天性中的一种正义感,经过“709”这个大劫,律师这个职业,已经被他看作一个生命的选择,一个信仰的持守了,“这是一个要不断放下很多东西的过程...
小伙子用衣服蒙住头,很害怕的样子,“别拍我,我都不知咋回事!”在楼道的一张硬椅子上,他披着军大衣,已经坐了一整夜了。 “你冷不冷呀?”她问小伙子,问他为什么不喝点热水,他说没杯子,珊珊就把自己的保温杯刷干净,灌了一杯热水给他,“后来我看他一直用那个杯子。”
看守所每天都要求坐板,受自己代理法轮功案件的影响,每天上午、下午,谢燕益都坚持打坐。他更相信神的存在了;他认为这场磨难来得恰逢其时,自己已做好了充分的准备。
“他触犯了那一条法律?”珊珊问谢燕益的律师朋友,不知道。她问谢燕益的母亲,她是老律师了,也不知道。“他们把我儿子弄到哪去了?”谢燕益的母亲经常自言自语。
2015年5月的一天晚上,珊珊注意到网上的一张照片,是一位老母亲和三个小孩,围着被警察击毙倒地的徐纯合,徐纯合是这三个孩子的父亲。她把照片给谢燕益看。和珊珊一样,谢燕益也觉得此事和他有关。
广西的维权律师覃永沛6月29日晚间被警方上门骚扰并被带走,覃永沛说,警察阻止他30日上北京举报原广西公安厅厅长胡焯和北流市公安局副书记麦泽甯的违法犯罪行为,覃永沛30日已被释放回家。
他依照法律去起诉一个违法之人,从此被这个国家监控。她给他看了一张照片,没想到引发出的事件,成为“709”大抓捕的导火索。他因此被监禁酷刑,她也饱受磨难。走过“709”,他们感谢这场劫难,因为磨难改变了他们。
几位当年六四的亲历者接受大纪元采访时,都谈到中共政权这三十年没有反思、没有变革,反而向极左的路上前行,在末路上狂奔。现在遭到以美国川普为首的世界阵营的围剿,只等压垮骆驼的最后一个稻草。而当年亲历六四的一名红二代也表示,现在习近平只剩下接受美国的协议,主动解体党国和继续跟美国全面贸易战被动垮台这两条路了。
六四前夕,北京新公民运动的积极推行者、人权活动人士张宝成被北京警方以涉枪为由炒家并被拘捕。张宝成远在美国的妻子怒斥警方构陷。
被以“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处有期徒刑4年半的律师王全璋,与外界失联近4年,近日从山东临沂监狱寄出一封给妻子李文足的信。谢燕益律师针对此事,谈了自己的看法。
中美贸易战突生状况之际,中共国务院副总理刘鹤尴尬赴美谈判无果告终。刘鹤谈判的两天均遭大陆冤民们的抗议,尤其是第二天车队遭上海访民拦截。
大陆著名人权律师江天勇被释放已70天,但一直处于中共严密监控下度日。从五月开始中共的敏感日将连番上场,当局干脆在其家门前搭建临时小屋,加大力度24小时监控,甚至做好三年准备。
2013年,因思想观点问题遭到华东政法大学法律学院停课的张雪忠副教授,于当年12月9日被学校解聘。今年4月4日,他被上海杨浦区司法局告知,因他几年来未转到新律所,因此决定注销他的律师执业证。
中共司法部日前宣布,律师专业评价体系和评定机制将在8月底前被推行至全国。审核标准包括律师的政治表现,即是否拥护共产党领导。有律师认为这与依法治国背道而驰。
3月22日一百多名上海“阜兴系”私募的投资者按官方约定到了嘉定,发现再被忽悠。同天晚些时候,上海公安定性“阜兴系”私募为诈骗,受害人不满成了“集资诈骗参与人”,要求问责政府。
成都七中实验学校被家长揭露小学部食堂疑似使用过期变质的食物加工给学生伙食,网友曝光图片触目惊心,图中学校食堂内出现了各种发霉变质的水果、冷冻肉,甚至有学生出现长期拉肚子、便血等症状,引发网友热烈讨论。
3月13日上午,数百名来自“阜兴系”多个私募平台的投资者联合到上海信访办维权,遭到警方暴力对待,很多人被打。有投资人气愤表示,上海官场最黑,腐败最厉害。
(大纪元记者骆亚报导)近日被外界冠之“南方街头运动”践行者谢文飞入狱四年半后出狱,随后发表了出狱宣言,并以“不自由,毋宁死”作为座右铭和墓志铭,表达继续追求自由的心声。
连日来,来自上海的企业家胡力任在华盛顿大使馆前,开车抗议中共地方政府腐败、包庇造假企业。他在山东采购管材料,遭遇伪劣假货,造成了巨大的经济损失。其刑事立案却被强制撤案。
河北85岁老太太李淑贤因举报他人非法毁林以及官员包庇纵容,多次上访,最后被以寻衅滋事罪判刑2年半。入狱后老人因腰椎骨折瘫痪在床,生活无法自理,家属及律师为其申请保外就医两度遭拒。1月25日,李淑贤被假释,距3月21日刑期届满仅仅提前1个月又26天。
近日,广西的维权律师覃永沛等至少18名律师成立的“律师后俱乐部”,遭警方上门宣布取缔。但律师认为警方的取缔行为非法,他们不会拿下这块牌子。
近日北京维权律师谢燕益为自己的律师执照被注销问题提出行政复议申请,请求北京市政府依法对该案召开复议听证会,他要当庭陈词揭露北京司法局的不法行为。
近日贵州的黔南布依族苗族自治州的都匀市因禁止土葬,强行抢尸体火化,导致大规模的警民冲突。愤怒的民众用石块当武器,并掀翻了多辆警车,冲突已持续数日。
1月7日上午,50多名湖南尘肺工友相约至深圳信访办维权。他们尚未踏近信访办大门,就被警方包围。互相用绳捆绑成一体的工友与警方对峙数小时。尘肺工友此行希望官方履行承诺,予以赔偿。
去年年底,济青高铁和青连铁路开通。因这一高铁项目被占用土地的青岛刘先生一家,却经历了500人强拆、低价赔偿、上访等痛苦挣扎,至今没有被妥善安置。目前,刘先生正准备通过法律途径维权。
2018年最后一天晚上,上海冤民宫敏赓在市中心步行街散传单,当雪花一样的传单自空中落下引起路人的骚动和震惊。宫敏赓随后也因此失踪。
近日,北京昌平区级文化创意产业聚集区作家村、山作庭院、俄罗斯风情园的作家、艺术家及业主住户群情激愤,他们在此居住10年的家园被列为违法建筑,面临暴力强拆。
临近年底,警方通报宣称“鑫圆共享经济”是传销组织,要求各级人员投案自首,普通受害人也要主动交待,并严厉打击相关维权上访活动。广大受害人表示强烈抗议,指中共经济衰退,在圈老百姓的钱。
圣诞之夜这天,失踪长达1264天的原锋锐律师事务所的律师王全璋案突然传出开庭。王全璋的同行谢燕益律师为了见证这段历史,出门在车站遭拦截,而王全璋妻子李文足送儿子上学也遭拦截。
大陆著名异议人士郑贻春于2018年12月13日下午1点半不幸去世,享年59岁。郑贻春一生追求民主、自由、公平、正义事业,持之以恒。十多年前就公开表态支持法轮功、支持《九评共产党》。
共有约 3332 条记录
今日头条
NEWS HEADLINES
9月10日以来,中共官方对高科技为首的民营企业动作不断,从入户清查到派驻官员,企业从政治和经济上都被管死。专家分析认为,中共有组织地向非公有制企业派出政委和经济间谍,走的是公私合营的老路,下一步就是全面国营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