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评—个人经历
在我还很小的时候,记忆中,常常会被妈妈在恶梦里的喊叫声惊醒。长大之后,我才知道,在妈妈20岁那一年,正值文化大革命。她遭遇了人生第一次恐怖者的袭击:十几个荷枪实...
2016年10月4日,海外明慧网刊登一篇题为“老顽固”退党的文章,讲述山东一位法轮功学员在当地集市上和明白法轮功真相,深知中共残暴邪恶本质的老年人一起帮助其他人退出中共组织的小故事。
郭竞雄这个名字,可能并不为很多人熟悉,但提起“大雄”,在漫迷中则可说无人不知。大雄是一名法轮大法弟子,得法修炼已20年。由于绘制漫画揭露中共迫害,早前已捧得“动漫界奥斯卡”的他在中国大陆曾不止一次被中共拘禁折磨,后不得不出走美国。在今年法轮大法日、也是法轮大法洪传24周年纪念日前夕,大雄接受了大纪元的专访。
在4月12日普度大学的退党论坛上,曾在北京空军司令部军训器材研究所担任少校军官的胡志明平静的讲述着他在上海提篮桥监狱遭受的迫害。如果不是亲眼见到他本人,可能很难相信这样的事情就在中国大陆发生著。而这仅仅是因为他坚持不放弃自己的信仰—法轮功。
朱媛媛一定还记得,在中共上海市委“康办”门口,曾经亲眼目睹五~六个警察当着姐姐和妈妈的面暴打爸爸!那种惨烈,那种惊恐,那种无助,那种划破夜空般撕心裂肺的呐喊……
法轮大法学员在历经十四年的血腥迫害中,仍然坚持传播真相。现在大法的美好渐入人心,普通民众开始主动传播真相。不久的将来,真相大显,认可大法的善良人一定会拥有美好的未来。以下是内蒙古某地民众主动传播真相的几则例子,希望被邪党谎言毒害的人,看看这些普通民众是怎么认识法轮功的。
古人云:善有善报,恶有恶报。很多人对明真相、做“三退”、得福报有疑惑,其实那是彰显善恶有报的天理。为什么了解法轮功真相,相信“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从心里退出中共邪党就会得大福报呢?就是因为“人心生一念,天地尽皆知”。在法轮大法及亿万以真善忍为修炼准则的信众遭到中共邪党残酷无情的诬蔑迫害时,您能明辨是非、支持善良,并远离害死八千万中国人的西来邪灵——中...
我是五十年代末出生的,在娘肚子里就挨饿,出生后经常饿的哭(长大后听娘说的),娘饿的也没奶,一天晚上,娘饿的难受,心想赶快睡着吧,可是饿的怎么也睡不着,找遍家里,没有一点吃的,最后从枕头里掏出两把谷康,一口康、一口凉水咽了两把才睡着觉。
2010年3月的一天,我到当地一大型企业的生活区去办事,途中迎面来了一位老者,三步并作两步,走到我跟前,双手握住我的手激动地说:“现在‘三退’还行吗?” 这突如其来的举动让我当时一愣,老者说:“怎么,不认识我老马了吗?”我恍然大悟,忙说:“认识认识。”他那很多皱纹的脸上堆满了笑,说:“缘分!缘分呀!”
我家住在沈阳北大营西南的耶甚牛录村。“北大营”是大帅张作霖、少帅张学良屯兵的营盘,“九一八事变”日本人首先攻打的就是这个地方。因此,北大营非常著名。
(大纪元记者关式明香港报导)谢笙(化名)在大陆长大,经历中共建党、三反五反、文化大革命、批斗刘少奇和彭德怀时代,经历多次惨无人道的斗争,他以前对共产党的醉生梦死,为它效忠一生的誓言,他深觉被骗,如梦初醒,决定离开大陆。来港定居后,他在街上偶遇《九评共产党》一书,看后如脱胎换骨,他形容《九评》彻底剖析中共邪恶的本质,能摆脱它对自己思想上的操控。
我叫司宇,是位金融管理者。2005年,朋友送了我一本《九评共产党》,一口气把它看完,当下明了中共的本性是“假、恶、斗”,它从来都是制造谎言蒙骗、愚弄百姓。在《九评》三退超过一亿人之际,我想把自己受中共蒙骗的经历讲述出来。
中国有牙病的人非常多,有人说这是口无遮拦造成的,也许有一定的道理。
修炼法轮功后,不但身体健康,赵杰的思想也发生了巨变。工作生活中处处按“真善忍”严格要求自己。他说:“人家说过日子就像树叶一样稠,大事小事不断。不涉及到大的原则上的事情,尽量依妻子的,她不想干的活指使我,我干。好人嘛,人家说一句你辩十句,不叫好人;只当家长让人伺候,不叫好人。”
我姓王,是南方人,自从1948年跟着共产党闹革命就起名为“王革命”。2005年1月1日,有朋友送我一本《九评共产党》,读完后痛哭一场,共产党给我开的玩笑太大了!这时我才明白自己从13岁活至70岁,一直被中共的谎言蒙骗。我很庆幸自己有生之年,能看清中共企图毁灭中国人善良本性的丑恶嘴脸。
我叫高恒革,因为从小跟着姥姥长大,所以与父母的关系很疏远,一直不喜欢回家。后来有机会到了美国,每当有人问我“你想不想回国?”,我总是毫不犹豫的说:“不想!”因为我的确不想见父母,我实在不喜欢家里的那种别别扭扭的不愉快的气氛。
共产党来了,抢了我们的房产,抄走了所有值钱的东西,诬陷说是剥削来的,骂我是资产阶级臭小姐。更要命的是,父母被无休止的批斗,最终父亲承受不住这样巨大的打击,含恨死去,那一年我母亲才三十岁,我只有六岁。
我是一名刚进入而立之年的普通的中国人,和很多中国的老百姓一样,过着普通的生活,从小接受的就是共产党的教育,入过少先队,后来加入团组织,中学连续三年担任团支部书记,说实话,当时的我感到非常的自豪,身为共产党员的父亲也多次鼓励我加入党组织,但是就在03年我的认知开始渐渐的发生了变化。
2011年6月14日,中共新华网头条发表《胡锦涛总书记论井冈山精神》文章,要求保持共产党人的政治本色,坚决反对形式主义、官僚主义、奢侈浪费及各种腐败现象;其目的在于促民生、促稳定、促增长。
圣经故事里耶稣一直教导他的门徒,要爱自己的敌人。最后,耶稣献上自己为众生赎罪而痛苦地被钉在十字架上的时候,还祈求上帝宽恕钉死他的人的罪:“父啊,请原谅他们,因为他们不知道自己在作什么”。钉死他的人中有一个是瞎了一只眼的,当耶稣的血溅在他的脸上时,他那只瞎眼顿时复明。耶稣就这样以用自己的鲜血为所有要救度的人,包括钉死他的人洗去了罪恶。
在已有9千多万人退党、退团、退队的今天,“三退”的人数和有思想觉悟的人数已经达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峰,越来越多的人已经真正意识到了中共这几十年来对人民犯下的滔天大罪,意识到中共用暴力和谎言来打压和欺骗善良的人民,所以“三退”对每个热爱和平、追求人权的人来说都将是幸运,因为这个过程是每一个对人生的未来有着美好憧憬的人的必经之路,也是表明敢于和邪恶势力斗争的一种决心...
我扪心自问:是什么使我迷失从小就有的善念?是什么使我做坏事没想到有报应?我找到了答案:是共产党的党文化、无神论,共产党一贯宣扬的争斗、暴力、假大空,颠倒是非、好坏、善恶观念,几十年如一日地对每个中国人洗脑,使我们彻底丢失人的善念、做人的根本。看看当今中国大地,无官不贪,腐败盛行,民怨沸腾,各种社会犯罪、社会矛盾层出不穷。司机为了减少麻烦少赔钱竟把被自己撞伤的...
监狱当局虽然完成了第一步,使我不得不停止斗地主的自觉行动,但是我之所以斗地主完全是为了让时间打发得快一点,我的口号是:远离警察、远离罪犯,除了打牌,我与他们不做任何交流。
2002年我被绑架到看守所,有一天晚上看守所里送进来一个少年,因为少年监号已经装满了,就送到当时我被关押的监号。少年眉清目秀,说话很有礼貌,在押人员都很喜欢他。
父亲对我向来是很严肃的,有着那种知识份子干部中特有的拘谨。基于此,我都跟他保持一定的距离,很少主动找他说话。在他人眼里,父亲总是很和善,不曾对谁发过脾气,是那种很沉静的人;说话虽不多,却很有份量。
一九七八年我考上大学,回黑龙江祭祖,遇到久别的五爷,他是我们家族中唯一在世的祖父辈人。五爷说我是家里头一个大学生,祖上积德积出来的。酒后,五爷向我讲出了他埋在心底三十多年的“绝对秘密”。
我不是一名法轮功学员,但我是一九八九年“六四”的历史见证人。“六四”那天我出差刚回到北京,看见马路上躺满了尸体,有学生的,也有老百姓的,令人惨不忍睹。出于同情,我就把一具具血淋淋的尸体拖到路边,以免被车碾轧。我一个人流着泪在那里拖尸体,他们都是无辜的人啊!不幸的是,不知从哪儿飞来一颗子弹,将我的腹部击穿,于是我也成了死人堆中的一员。我被当做死人运往火葬场,在...
借这次上天给的机会——“三退”大家齐心合力不费一枪一炮解体共产邪党,并审判这个十恶不赦的邪教组织。它最怕血朝谎言被揭穿,失去民心。我们中有干部、喇嘛、大中小学生、农民、记者……,以前是被骗、被强迫宣毒誓加入邪党的,现在严正声明:退出少先队、共青团、共产邪党及其一切邪恶组织,抹去兽印,彻底不再参与肮脏的政治活动。因为只要不退出,就永远与其邪党政治同流合污,洗不...
我是一名刚刚从中国大陆移民过来的法轮功学员,到今天为止,在加拿大整整度过了八十二天。在这不到三个月的时间里,我已经喜欢上了加拿大和多伦多这个城市,我觉得这里充满了自由民主的气息和普世价值的关怀,更让我觉得高兴的是,我今天能够亲自参加“声援五千万同胞退出中共”的集会和游行,能够沐浴在这绚烂的阳光里,自由地表达自己的心声。
由于工作性质关系,我每天打交道的大多是全国各地政府及中共党委。由于有一个项目,今天我要去找我的一位叔叔帮忙,我想四叔的人际关系非常广泛,特别是集累了近二十年官场的关系,一定对中共的认识很有自己的独立想法,我想趁此机会也去劝他退出中共。
共有约 308 条记录
今日头条
NEWS HEADLINES
近期,江西南昌市豫章书院体罚、虐打学生事件在网络上沸沸扬扬,此类学校遍布大陆各省,多名亲历者向大纪元记者揭露学校黑幕。他们已联合起来准备通过法律手段进行维权,希望类似学校在大陆消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