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骞他独立、外向、不安定、四海为家,对事物具有哲学的见解,以及拥有雄心壮志的大格局,人生又经历了各种不同的生活型态,加上他友善、亲切、具有非常好的抽象观念,这都吻合了中天射手的原型。尤其张骞所立下的丰功伟业,不仅在他生前、生后都光耀天下,这样的格局很有可能是因为他星图上太阳的落点,就在中天上。俗语说:“如日中天”,这话说的很妙,完全正确。
虽说这趟首次西南版图的联外之行,未能如愿,但外交的进展原本就是在各种挫折中慢慢靠着毅力一点一滴累积的,所以这个勇于尝试的经验,还是为大汉对当地西南夷的经营开启了先机。
张骞开通了汉朝和西域的联系,所以此行后来被史家称为“凿空”,就是开辟孔道...
再说我觉得包拯是个有些幸运的人,幸运在他并未生逢昏君的年代,宋仁宗虽然临政不精,遇事不明,但心地还不错,往往最后都能够察纳雅言,礼贤尊圣的。所以包拯能在这种君主的气候下挥洒成事,而非效同屈原与楚怀王的君臣关系。
包拯此时担任如此显赫的开封府府尹时,一心为民与刚洁高风的节操并无二致...
至于我们说昭君具有很明显的射手座的性格,那么何为射手座呢?所谓射手座是指在夏季到秋季间,在银河东南岸出现的星座,它的代表符号是射向目标的一支箭。射手座的守护星是“木星”,常有人说当他们感到疲倦时,多半是因为单调无聊所致,所以占星学家往往建议他们只要换个工作就能恢复一贯的生气。
王昭君,本名王嫱,字昭君,她是西汉时期位于今天湖北一地出生的人,也就是位于长江三峡中,一个叫秭归的地方﹙南郡秭归坪人﹚。后人称她为明妃。
既然以推运来看刘基出山的心路历程如此详实精准,那么这位从小读书便能“一目七行”﹙这是古人描述他可以同时“七行俱下”的事实,可不是拿成语随便形容他“一目十行”这样﹚,还能在他看完后完全了解文意、背诵、做评论的天才(要知道那可是文言文啊!),到底后来是真的给胡惟庸君臣这样轻易的毒死了?还是这只是一场“神人”跳脱尘俗的障眼法—“假死”呢?……
分析完伯温星盘上的两大对相﹙补充︰星曜对相并不尽然是凶相,尽管对相所带来的冲突矛盾、相互牵制是一定有的,但在某些时刻,星曜对相反而会提供给当事人一种互补性的思考与选择上的平衡﹚,勾勒出他的生命主线历程后,……接下来想知道刘伯温何以会是“刘伯温”吗?何以这一位在改朝换代的历史上并非鲜见的谋臣身影,一位在《明史》中只占了小小篇幅的他竟能够预言百代兴衰?这种神奇不可思议的“宿命通”功能究竟是先天或后天的呢?我想在刘基的星盘中寻觅蛛丝马迹,妄想窥看“神人”星图的另一面镜影。
农历15日是每个月月圆的日子,大明国师刘基也在这样的日子里诞生。因为每逢农历15日初晚七点左右,就刚好是凸月期的月相要进入满月期月相的时刻,以推运刘基晚年的人生大事来校正星盘后,笔者认为刘基应该是在当天黄昏前,申、酉时辰交替附近出生的;既然刘基濒临此区间不远处出生,感觉上就会同时具有这两个月相的相对性格。
人生如梦,梦里身是客的凡人莫不依循着命运,无能抵抗的走着他自身生生世世的恩怨路,而在这之上能跳脱肉眼凡胎,在千百年前就综观出未来宿命与将来天机的预言者,还是得经过历史江河严苛的选筛,才能让后世明白跟体会到这当初留下的预言究竟价值何在?而刘伯温就是这历史长河中一个永恒的神奇名称,一个与世推移之后更显光亮与价值的人物!这是因为太多的历史事件已经证明,他为后世留下了既珍贵又正确的许多预言。
刘基走了,这位上知天文、下知地理,能预言知未来的“神机妙算”的大明军师,从此就将黄土一抔的永远覆埋于青田县的夏山之上了?……这对谁来说能够接受?……大明的江山是他为之擘画的,在战争的年代中,无数乱世的民怨是他代为抚恤的,各种典章制度是他殚精竭智创设的,……他不但是当初那位在改朝换代中引渡了乱世、安邦治国的栋梁,也是卑微的小老百姓们祈求仁政的靠山跟希望,他明明是一位精于“卜筮之道”,事事项项皆料事如神的“神人”……为何就会这样毫无反抗能力的不明不白的死了呢?这样的死对在民众心目中早
洪武元年的十一月冬天,刘基奉召还京了。当然朱元璋要对他示好,说是想起刘基劳苦功高,要他进一步兼弘文馆学士,并追赠其祖、父皆受封为永嘉郡公,甚至还想进一步加他的爵禄,但刚回京体会过伴君如伴虎的刘基是说什么也不敢接受。
在刘基的首次身退之前,朱元璋即位大统时曾经大封过功臣,按刘基在过去所立下的“不可思议”的功绩(他对明朝的功绩和诸葛亮对蜀汉的功绩难分轩轾),刘伯温理当入公或官拜丞相才是;……但是最初封公的六人当中却没有他(封功的都是为朱元璋厮杀疆场的“哥们”,全都是些武将),甚至文职的丞相也由李善长(此人为明太祖的同乡好友,也是朱营自始至终名义上的智囊幕僚长)担任,也就是说,真正第一线有实质权力的大位他都没有沾上!甚至于,他的俸禄到后来也是伯爵类中最低的(建朝刚开始当御史中丞的时候就更不用说了),例如李善长的年奉有4000石,而可怜的刘基就算当了伯爵还是既无权又无钱,一年只能拿少少的240石,相差高达十几倍!
在朱元璋自居为吴王,引兵扫荡各处的残余割据势力时,有一次因为讨伐福建的朱营将领用兵失当,以致对战时全军覆没,这样的噩耗跟损失惹的朱元璋气极攻心,坐立难安;恰好在此时朱营又接到在浙江海宁地区有人聚众反叛,一时之间讨伐也难以绥靖的凶讯,让他更加怒不可遏,觉得万事不顺,一腔怒火就要祭出铁腕来扫平东南……。
有一次,在炮火密集的激战中,不知是否未卜先知,刘基赶在帅舟被击沉的前一刻突然要求朱元璋速换座舰,无比惊险的保住主公一命;更在战况相持多日的关键时刻,刘基再一次神奇的先一步移师军力到湖泊四周出口布置,好对陈军瓮中捉鳖;而原本想偷偷率军突围的陈友谅,万万没想到自己的反应还是慢了人家一步,全军入了湖口的陷阱后硬是无法走脱,最后在进退失据的慌乱中,主帅惨遭流矢射死!这原本跟朱营相持多年都气势如虹、实力坚强的陈友谅这样一战死后,余军全数大溃!
才刚贿赂完核心大臣接受了伪装的“招安”,遂其所愿、志得意满的方国珍在摆脱了刘基眼中钉后,便趁此大好机会发展自己的力量,隔年他联合了各地农民军,海陆两处起义又叛,而且声势愈来愈大。浙江行省眼见情况演变到不可收拾,在无奈跟侥幸的心理下,又想要对一直看押在绍兴的刘基再度起用,重施他们元人对伯温总是“呼之即来、挥之即去”的故技,朝廷此时宣布对伯温起用复职,恢复了他的自由之身,而心灰意冷的刘基好不容易能离开绍兴,看透世情的他并没有照元朝希望的再度走马上任当“救火队”去,而是认清事实的带着家眷避乱越城,乡居耕读,暂时遁隐去了。
时光之轮匆匆的向前滚动,转眼间这完全凭借实力与才华的考场,已经成为刘基简单迈向远方的阶梯了;这难道不是春风得意,少年凌云吗?才刚一次乡试即欣然中举的新科举人,隔年又在元朝京城大都(今北京)的会试中,获取了明经进士的殊荣,……这一年刘基方才二十三岁,他已然进入高台青云之上,朝向淑世理想迈步,希望能一展身手,迎向他鸿图大展的仕宦生涯了!
这是一个历史经典中丰富的记载,也是乱世中神秘的流传;所有关于元末明初之际,改朝换代中变动奇诡的经历;所有有关君臣文化、文学寓言、沙场智谋与神机妙算的呈现;这些深令后世着迷、津津谈论,民间艺人一再演译,甚至历经六百年而不衰的这场历史大戏,全都围绕着这位如谜般的传奇人物——明代开国军师刘伯温。
如果上述说法成立,子夫依其“后天十二宫”的星盘推测,她的金钱运在第二宫射手座上,射手主星是木星,所以子夫这一生的金钱运自然开阔。
公元前91年﹙征和二年﹚,武帝生病,皇帝自身因相信神仙,亟求长生不死,所以他偶一卧病,就相信是有人以巫蛊害他。
“严风吹霜海草凋,筋干精坚胡马骄。汉家战士三十万,将军兼领霍嫖姚。”
元朔五年(公元前.124年)春,时而征战不已的卫青又从高阙出关,直取了匈奴右贤王定居的平城,一万多名匈奴军民皆成战俘,高阙之功,震动关中,卫青又再度立下了震铄天下的壮业。
夫之后一连生下了三个女儿,分别封为卫长公主、阳石公主及诸邑公主。然陈皇后一边耗费了九千万钱为不孕之事求医问药,一边又在焦虑妒恨之下,于元光五年﹙公元前130年)私招巫师,在长乐宫中祭坛斋醮,欲以巫蛊遂其私愿,怎道此一做法却被众人揭发,因而后位被废,事端扩大,牵连者众;想她陈阿娇皇后出身高贵,其母扶帝登基有功,叱咤风云,权倾一时,但终究到头来,还是败在她自己的妒忌和骄横手里。
武帝趁著灞水祭拜孝景皇帝之墓,回程来访平阳公主,卫子夫命定要与天子相会的这一刻终于来临,在此盛宴,在芸芸众多的红妆脂粉竞逐者中,武帝却独独留意到卫子夫一人。
有一首乐府中流传至今的歌谣︰“生女无怒,生男无喜,独不见卫子夫霸天下?”谁知道这两千多年前卫子夫绚烂的荣耀,曾是伴着多少眼泪和血污?她卫子夫是汉武帝的皇后,一生中有四十多年都是战战兢兢、如履薄冰的在深宫中品尝着她那永无宁日的人生,一直到身殒。
说到土星,我想渊明这么穷,所以他的土星恐怕是落入财帛宫﹙第二宫﹚了;土星是业力轮报之星,代表了人一生艰难困苦的主要来源。他最后给穷死了,除了时运如此之外,他的本命星图上一定有对此作了纪录;也只有土星受困于此的人会非常辛苦的工作却只有很少的报酬。
    共有约 68 条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