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然东西方两大宗教所提及的救世主是同一个神,那么极有可能,这个神也就是其它预言所指的“万王之王”。这位圣者来自何方?
预言并非虚无飘渺。那是天机隐现,启示众生。在不同民族的传说和预言里,有着极为相似的记录:混沌之初,神造了人。在某个特定时期,人类将面对黑暗势力的挑战、经历毁灭性的灾难。届时,一位圣者出现,传播光明启迪。最终,正义战胜邪恶,善良的人获得拯救、走入新纪元。
为什么预言在历史上一直被高度的重视,它不是迷信,而是冥冥中的一股主宰的力量,让人感到谦卑微小,上至帝王将相下到平民百姓。
在流传的诸多预言中没有一部预言比圣经《启示录》更触目惊心了,它用种种鲜明的异象完整地构画出人类最终将面对的现实:恐怖的天灾、瘟疫和残酷的战争,神(上帝)最后的审判,这一切对邪恶的惩罚是骇人的,对整个世界是惊天动地的。同时它也告诉人们,正义终将战胜魔鬼撒旦。
《金陵塔碑文》相传为刘伯温所作,据称于民国七年(公元1918年)国军入南京时发现。碑文预言的是二十世纪以后的中国的事。前半部分主要讲国共内战、日本侵华、和中共的统治;而后半部分还没有完整的解释。
《格庵遗录》预言的法轮功第三次高潮是“朱雀之鸟三次鸣”。“朱雀鸟”即“丁酉”。指2017丁酉年。“昏衢长夜开东来”,长夜破晓,新的历史就要开始了。
关于《格庵遗录》的破解从八O年代到九O年代中期,众说纷纭。人们对于预言中讲有大法大道传世这一点比较明确,同时预言以很大篇幅讲述这一新生事物将经历残酷的磨难,也讲述了这个时代的世间万象和人们所面临的问题。
共产国家的联盟彻底解体,绝大多数国家放弃了共产制度,这对共产党的共产国际,也就是诗中的“共济和衷”来讲可谓是一大劫难。
中国预言大多是按时间顺序讲的,因此历史上的事就比较容易对号入座。对于现代和未来,大部分中国预言都讲到了中共的兴衰,讲到中共就已经接近预言的最后部分了。许多预言预测中共会在二十一世纪初走向毁灭。
在古代世界文明史上,玛雅文明似乎是从天而降,经历了辉煌繁盛,又神秘消失。玛雅人掌握著精深的天文学知识、完善的历法系统、繁复的数学运算以及高度抽象的思维方式。其历法的精确与完善最令人惊叹!
够在这个时候生活在地球上的人是最幸运的,此时一切物质都处在淘汰净化期。虽然会是十分的艰难,可是能生存在这个时代并见证这一切,却是无比荣耀的。值得一提的是,霍比人所说的“生命大淘汰更新期”,这是诸预言的共同点,其中以玛雅预言最特别,因为连年代都明确表示。
在西方,诺查丹玛斯是最具影响力的预言家,到现在还有许多人们仍津津乐道的预言,并不断地为那些还没有应验的部分寻找答案。
人类社会的演进是依照阴阳的相互回转的,“似转轮”一般。而天数茫茫,宇宙的真理又岂是一般人能知道的。
──第一节── 荡荡天门万古开,几人归去几人来。山河虽好非完璧,不信黄金是祸胎。
《预言中的今天》(13)
《推背图》在中国预言中可谓家喻户晓。它是唐初贞观年间(公元627~649年)由司天监李淳风和隐士袁天罡共同撰写的图谶。   它共有六十幅图象,每幅图像下面附有“谶曰”和“颂曰”律诗一首,预言了从唐朝起至今,以至未来,中国历朝历代发生的大事。
第五章 步虚大师预言 步虚大师预言诗,是清光绪年间一位佛家居士意外得于北京西山碧云寺。据传步虚原为隋朝大将,历见隋末腐败乱世,出家避难到天台山中。其预言对近代约一个世纪的历史讲的十分详细,最后一段描述了一个承平盛世,但却语言隐晦。诗曰: 昔因隋乱采菩提,误入天台石宝西。 朝饮流霞且止渴,夜餐玉露略充饥。 面壁九年垂大道,指弹十代换新仪。 欲我辟途途误我,天机难泄泄禅机。
《马前课》非常简洁明了,只有十四课,每一课预言一个历史时代,而且每一课都按顺序排列。每一个历史时代过去后,人们回头一看就会发现诸葛亮的预言准确得惊人,其中,《马前课》的前十课已经发生。
卷我们将介绍一些比较著名的预言及其解析。鉴于篇幅有限,对有些长篇作品,我们只能作部分介绍。下面就让我们只乘预言之舟,到历史中去畅游一番。
打开思维,让我们仔细思考一下“高级生命(神)”、“生命能量体(灵魂)”、“现代科学(探索未知)”与“预言”四个概念,“预言”似乎是前面三个概念的综合!
我们就从现代科学的角度,来审视一下所谓的预言──一种超时空的预测学、一种跨越时空的科学…… 
爱德格‧凯西(Edgar Cayce ,1877-1945 )是美国最著名的特异功能者之一,也是二十世纪公认的杰出预言家,他以能够在催眠的恍惚状态下给人诊病而闻名,他还能在同样状态中为别人解读前世今生的命运,甚至预言未来。
第四节 法国预言家诺查丹玛斯与 《诸世纪》
刘基,世称刘伯温,是明朝开国宰相。相传中国三大民间预言之一《烧饼歌》的作者就是刘伯温。刘伯温二十二岁时进士及第,但他为人刚正耿直,廉洁奉公,后因揭发监察御史失职,受排挤而返乡隐居。元朝末年,群雄并起。朱元璋起兵后,刘伯温出山协助,并助朱元璋成就帝王之业。
邵雍,字尧夫,谥号康节,生于北宋真宗四年,即公元1011年,卒于神宗十年,即公元1077年,享年67岁。邵雍生于河北范阳,后随父移居共城,晚年隐居在洛阳。由于邵雍长期隐居,名气不若三国的诸葛孔明那样家喻户晓,但是,无论从才干和品德来说,都与诸葛亮不相上下。宋朝理学鼻祖之一的程颢曾在与邵雍切磋之后赞叹道:“尧夫,内圣外王之学也!”
俗话说,“谋事在人,成事在天”。从帝王将相到文人墨客,从绿林好汉到才子佳人,无论是怎样叱咤风云的人物,没有谁敢说能够主宰自己的命运,没有谁敢说不是时势造英雄,命运没有固定的模式,绝对的规则。
或许人类的历史真的太漫长,太漫长了!我们知道中国五千年的历史中有一半,也就是前二千多年,是我们现代人 “不清楚”的,之所以用所谓的“不清楚”来形容,其实意味着我们是知道的,却渐渐不相信了;另一层意思包含着相对于人的记忆已经遥远了、淡薄了,一切似乎与现在无关,封尘在记忆的深层里。五千年以前,我们不知道年代,那更是一段遥远的岁月……
从帝王将相到文人墨客,从绿林好汉到才子佳人,无论是怎样叱咤风云的人物,没有谁敢说能够主宰自己的命运,没有谁敢说不是时势造英雄…无论人是否愿意,都在扮演着各自的角色。…而在那无边尘世的喧嚣和无奈中,飘荡著一曲超然的清音,那是超然世外,指点迷津的清音--“茫茫天数早命定,世道兴衰不自由”的真实。她就是千古流传的“预言”。
现在甲骨学专家也发现了,古人能通过文字与神联系能预知未来。中国文字里含藏着形符、音韵与意象,贯通了更大宇宙空间、更高级生命的讯息,人的智慧造不出这种文字。即使后来文字经过演进其内涵仍存,历史有很多能人测字、卜字的故事流传,到今天许多人在研究姓名学,认为人的名字关系自己的命运,这有其历史渊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