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劝退前线的报导
六月欧洲杯在巴黎开赛,拉法耶特商场(Galeries Lafayette)有更多的大陆游客前来购物观光。全球退党服务中心的义工们每天在此给中国游客赠发法轮功真相...
悉尼歌剧院是澳洲热门的旅游景点,每天到此观光的中国大陆游客很多,悉尼部分法轮功学员也来此设立了法轮功真相点。游客下车后,首先映入眼帘的美景是“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和“‘三退’(退出中共党、团、队,简称“三退”)保平安!”等真相横幅。在了解了为什么要“三退”后,有的大陆旅游团几乎一车人都做了“三退”;有的来不及做“三退”的游客也匆匆拿了真相资料回去阅读;还...
两周前,一位法轮功学员用语音电话拨到了一位海军连长,当得知是大法弟子打来的电话时,这位海军连长赵明(化名)表示,他非常崇拜法轮大法。这次的真相电话使他全面了解了法轮功真相,并当场为自己的同事和家人报上了十三个三退姓名,并保证要给他们亲自说清楚三退的意义。
拉菲耶商场(Galeries Lafayette)是巴黎百年老字号商场,每天都有大批的中国游客。近年来,法轮功学员也每天来到这里,在游客歇息之余,向他们讲真相、劝三退,让游客带回国的不仅仅是名表、香水和美酒,还有三退(退出中共党、团、队,简称三退)后的平安和美好的未来。
(大纪元记者李真香港报导)迈入马年,近百万大陆游客赴港过年,挤爆香港。香港媒体纷纷报导,多间酒店一房难求,甚至出现坐地起价,高达1.8万一晚的天价房租,无牌的小宾馆亦告爆满。除了带旺香港消费之外,不少陆客都如饥似渴地来港抢购禁书,其中敢于报导中国新闻真相的《大纪元时报》,更大受欢迎,大陆游客惊呼:街头巷尾都是《大纪元》。
(大纪元记者何蔚澳洲悉尼报导)很多中国大陆人和在海外的中国人忙于生活和工作,不太在意三退(退出中共的党团队组织),也不相信三退会使他们获益的说法。但一位大陆商人经历了这个过程后,自有不同的感受。
(大纪元记者芸湘英国伦敦报导)每年夏季是英国的旅游黄金季节,伦敦是来自世界各地的游客必到之地,英国法轮功学员及退党义工也于每个周末在伦敦闹市区举办活动,将中共迫害法轮功的真相信息传递给世界各国民众,吁国际社会共同结束这场地球上最大的对人权与信仰进行残酷迫害的灾难。
又是风和日丽的一天。在巴黎艾菲尔铁塔前的协和广场中央,天国乐团演奏的方阵外人头攒动,围了很多游客。外面的人翘着脚、伸著脖子往里面张望;里面的人则或拿着相机或举著摄像机瞄准著镜头、按动快门;还有不少孩子高高地坐在父亲的肩头上以窥究竟。
秦琴今年19岁,亲历共产党迫害法轮功七年,但她挺过来了,越来越坚强。
“能教我怎么报复老师吗?”下午快三点的时候,他在网上见到她就恨恨地问。“为什么要报复?”有着敬师文化传统的台湾小红有些纳闷,反问他。“老师太贱,每天整死我!前天还把我妈叫到学校训!”“哇!”小红很诧异:“真的吗?”
从去年5月起,传九促三活动就一直停滞在每日2、3万,不能超越连续五个月递增的瓶颈。现在是10月份,如果这个月三退能够达到100万,瓶颈就破了。但据我目前观测,这个月三退人数又开始下滑了,大概90万人左右。冥冥之中,真的有一只隐形的手在拦阻三退救人活动,控制人数——不让超过一半以上的被蒙蔽者得救;控制时间——不让清算中共的时间提前在2008年春节以前。
唐子,刚刚我回打一个电话,是个公共电话亭打来的。他们一个接一个的喊人过来听,三个人来听。一个说他什么也不是,学习不好,另外两个退了 ! 其中一个学生听到活摘人的器官当场不能控制情绪而大哭!
我要退团、退队!共产党贪污腐败、受贿、欺压百姓,我们跟谁说理去?你告他们,他们可以拘留、判刑,我们怎么办?又有谁能给我们主持公道?共产党太黑了!不用说是国家领导,就是一个小小的村长都牛的不得了,整个村里得人都告不倒塌它。
红药是主动敲开白雪的聊天窗口的。她是“奔袭”台湾而来。一来就嚷:“网页打不开啊?说是还没有注册呢!”,“你给我发什么了?我这里出现了警告。”,“该页无法显示!”这个红药哪里是药啊,像是一杆枪。
看见这个网友在下载我的语音,我就加了他。我问他听了吗?他说“我听了,我没啥感觉。”我跟他谈我学法轮功而健康开朗,告诉他法轮功在全球80多个国家都是合法的,他以“啊”回应,我问他“怎么样啦”,他说“好个屁。”
共产党打天下靠的是民心!可得到天下以后负心。表面说是人民公仆!可做的全部是欺压老百姓的事情。全部是玩弄人民的套路!就是黑!!秋艾亚声明退出共产党,赵功林声明退出少先队等一切党的相关组织!我们要和恶党他们划清!
凌晨1点多了,忽然来了一个网友对我说:“我要退党”,当我帮他写好声明时,他觉的我写的力道不够,对我说:“说的更厉害点”。这是我帮人声明以来最快的一回, 因为他也已经从别人那知道共产党曾经迫害死中国8000多万人。声明之后,他进一步向我探询:它怎么害死中国八千万人?想知道更明白些。
去年5月22日,我于大纪元网站发出六一节前致中国父母的公开信,倡议:真爱孩子 就退党。时值2006年6月1日,这个呼吁对中国父母依然重要。六一儿童节再与中国父母话三退,我首先想推荐我去年的那封信(附后)给中国父母。
红这则劝退消息读来比较爽,主动找她,痛快二退。这是位电脑技术人员,刚在网上认识小红。“我必须要保护我自己, 所以有一些内容不能说得太清楚。”这是指具体地名。红告诉他如何更安全的聊天后,咏春说话大胆些了。“我不想每天生活在不真实的生活里”,这是很多三退的人的心声。因为不真实的生活不是人的生活。挽救新中国,这句话还可见中共的邪毒。但“我要把最真实的心情告诉全世界...
近日红在网上“不幸”地碰到一位哲学教授。“不幸”二字出自教授口中。当然,他找上红的时候也许跟我04年在浪迹网上虚度“幸福”时光的心情一样。差别或许有,但可以肯定的是点,击网友名字,他是不会向男性如我发送“在上班吧?”、“忙吗?”之类招呼的。红以为他听过她的语音来找她交流,就跟他直截了当谈三退。他说:“真的抱歉,我还没听过。”这位教授不诚实。我知道。
“你好!”网友“雪乡”上来就告诉我:“法轮功人士发明了突破封锁软件,给中国人民带来了网络自由,感谢法轮功。真相只有一个,那就是法轮功。”我以为他是学员,结果他不是。他说:“我不修炼 但我追求自由。王文怡勇气可嘉!”雪乡真的好特别哟。他一点没有对法轮功的恐惧。跟我说:“我不是法轮功,我们是大陆的异议人士,也可以说是民权人士。但我想异议民权人士与法轮功在对待网络...
下午二点半的时候,红与网友“似曾相识”认识了。“听过64天安门学生请愿的事情吗”,红问他。他说:“听过啊,怎么了?”红便跟他聊起当时天安门广场学生纠察队总队长张建,谈起学生对党充满期盼,盼来的却是“解放军用坦克车压死了许多人”。似曾相识惊讶道:“是吗?好可怜啊!”。红说:“是啊,还可怜的是当时张建带纠察队去阻挡戒严部队,一军官竟向他开了三枪。到现在还有一颗子...
这时我为又一个生命明白了真相而能得救流下了激动的热泪。我要将他的呼声,他的呐喊发出去。因为这不仅仅是他个人的声音,它代表着整个民族的觉醒。如果说星星之火可以燎原,那么当前迅速壮大的退党大潮,已经把千疮百孔的共产独裁体制的长堤冲开了一道大口子。几十年来,中国人民承受了巨大的苦难,三分之二的国人被中共恶党迫害过,这一切,积聚了极大的民怨!这巨大无比的民怨,就像那...
红这则消息有些特别。这位网友前后跟她聊过五次,三言两语或四言五语。得知三退消息,他开始说无意义,退了后却很高兴清白了。她却还没讲真相呢。红整天很忙。第一次认识他的时候,就传了无界给他。她想让他先有些感性认识。几天后他找她来了:“为何不在呢,上次告诉我的无界网络进不去。还有,你的故事我还没有听呢。”红回复他:“我重新传。”八天之后,他们又相见了。他还是没有进入...
“有空么?聊聊。”这是5月13日那天晚上10点钟的时候,红跟星尼网聊的第一句话。那段时间红劝退比较顺,人们主动来找她,她也快捷地切入三退道解中共的话题,来的人很多都爽快地退了。今天晚上例外了。
20多天前,读《深圳大学客座教授被揭为假留美博士》、《知名留美博士是假货简单英语都不会说》之当下,我就想写点什么,却什么也没写,左想右想还是觉得写些文字为好,不为林陌,为中共教育下奋斗致富的读书人。
一个网友给我来信:“你辛苦了,我代表象我这样渴望了解外部世界的人向你表示感谢!我有时真为出生在这样一个暗无天日的世界里感到悲哀,我们从小到大都在受着一种近似乎无耻的政治教育,变成愚民,可这不是我们的错!”
我声明退出邪恶共产党的一切相关组织。我痛恨共产党,我爷爷被共产党活活折磨死在监狱里。我亲眼所见官官相护,官司打到省里的头那边、都还是没用。都死人了!!! 还有!政府办公室里那些混蛋!不想想怎么建设城市!竟想办法去问老百姓要钱,而且还是变这法的去要呢。要是我有能力,真想像孙先生那样!!!
今天(4月26日)跟18岁的陕西网友讲真相,他终于退了队。
上述三句话,西式语言里“犬儒主义者”不会说,也说不来。但小人儒、猪羊儒会说,而且有文才和涵养者还可以说得温文尔雅。因为他们相信, 只要给中共30、50年时间,中共必将真正地以德治国、和谐社会并八荣八耻。他们甚至相信,中共把台湾人民已经享有了十几年的自由民主和均富生活废了,也是在救台湾。总之,中共说什么都是对的。所以红的这位网友说,他要永远永远拥护党。
共有约 61 条记录
今日头条
NEWS HEADLINES
在京剧界,“须生”通常指表演老生的演员。上个世纪30年代,著名须生余叔岩、高庆奎、马连良、言菊朋各自创立了独具风格的艺术流派,被称为“四大须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