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 艺术 文学 连载 教育 人物 生活 美食 旅游 保健 移民 职场 投稿

新闻 评论 社区 科技 网闻 体育 娱乐 突破封锁 关于我们

若想要明年春夏有一个鲜花拥簇的庭园,那么现在可得行动起来了。因为很多漂亮的春花、夏花,都需要我们在前一个秋季气候温和的时期开始播种。推荐五种适合栽种的花:黄水仙、郁金香、大花葱、蓝铃花、百合花。可以根据当地气候选择适合的花卉种植。
花与花的故事

花的芬芳不但为户外空间打造优雅梦幻的氛围,无形中也舒缓紧绷的情绪,拉近人心之间的距离,如果你也着迷于满溢的花香,想打造专属自己的小花园,就一起来看看有哪些香气绿植能列入栽种清单吧。

蝶豆花在饮品界已经风靡一阵子,由于少许花瓣泡入饮水会释出疗愈的紫罗兰色调,因此很多人会和各种茶品进行调和,外观上就很与众不同。蝶豆花目前有被用于茶类饮用,中医上则建议性寒体质的人不宜食用。

色彩缤纷的一年生开花植物:百日菊。当你站在自家门口,看到百日菊开满庭园,充满生机,当下的心情,只能用心花怒放来形容,精神为之大振。百日菊的花语相当讨喜,是“步步高升”,不过,现在这个特殊时期,我们可能更喜欢它的另一个花语:“坚忍不拔”。姹紫嫣红的百日菊,让人目不暇给,很难决定该种哪一种,可以先从以下9种最适合的百日菊,开始栽种。

5月9日母亲节,每年的母亲节让我们有机会表达对母亲的爱与养育之恩。总希望能有一些特别的方式庆祝母亲节,聊尽一份孝心。即使因为疫情的关系,不能亲自探望母亲,也可以利用电话或远端视讯跟母亲话家常。

我切开凤梨头尾时,幽微暗香入鼻。削皮、切块后,盛盘拍照,然后吃下凤梨头的一块果肉,喔!一阵阵香酸带甜味浪从舌上震荡传递,跃升为味蕾时空新境界,尾韵果香中还飘荡着花色的娇艳、针刺长叶的狠劲!这才叫做台湾凤梨!

一花一草何止一世界?当我凝视着一株草花或任何植物体,尽管我可以挖开它的根系、解剖它的花果,依据十八世纪以来,古典植物分类学的描述典范,从根、茎、叶、花、果实、种子、形相及形态,从解剖显微镜到电子显微镜,从植物生理到生态,乃至其与动物、其他植...

清新优雅的绿色植物有助于放松心情,美丽的花朵让人赏心悦目,但看到植物价格不菲,甚至比汽车或房价还高时,难免乍舌。怎么一盆花或植物可以卖到如此高的天价呢?

“出污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莲花之所以被千古传颂,不仅仅是因为它的美丽,更在于它的品格,清净无染、光明自在......

鼠年迎春,来欣赏强健一族“鼠尾草”。赏唇形花的美,涵纳鼠尾草强健的生命力和花语的精神吧!在西方的花语中,鼠尾草是“家庭观念”的象征,也有“神圣的药草”的美名。

有一种果实叫做“神秘果”,原本生长在西非、加纳、刚果等国家的热带森林里的小小椭圆形红色果实,模样很可爱,但是只要吃上一口,柠檬、奇异果就会变得超甜超好吃,“神秘果”这来自西非的神秘力量,完全颠覆人们对酸的想像。

中秋将至,大小企业总会向自己的合作伙伴赠送商务礼品(Hamper),以示尊重。送礼要显出送礼人之地位,亦要得体和讲究,令贵客觉得贴心和受到器重,个中学问则须向专家请教。

(大纪元记者沙莉报导)雪绒花(又名也得怀、火绒草)是奥地利和瑞士的国花。这种植物喜欢生长在海拔1800-3000米多石灰岩地带,分布不均,抗高海拔寒冷、干燥和紫外线辐射。作为偏远山区的稀缺花草,它成为阿尔卑斯山的美丽与纯洁的象征,尤其受到奥地利和瑞士人民的喜爱。

(大纪元记者沙莉报导)欧洲严冬中最早带来给人春天气息的当属雪花莲,四周还是白雪茫茫时,稍微一两天温暖阳光的照射,就能唤醒这不畏严寒的花朵。

新春伊始,花开富贵,美的事物总是带给人们永恒的喜悦,自古认为“一花在目,万物洽合”...

自三月十六日起,第15届加拿大花卉展(Canada Blooms)在位于多伦多湖滨的Direct Energy Centre向公众开放,占地6公顷的花园及花卉展将持续至周日。这次展览有几个展厅的鲜花装扮结合了音乐的元素, 让人不禁感叹设计者的巧思。

兰的花姿自然秀美,香气淡雅,给人洒脱飘逸感,格调之高,实冠群芳;就是不着花的叶片,宁谥幽雅,也纤细可人。所以,自古以来很多画家都把它做为描绘对象。

兰,在植物学上是属于被子类中的单子叶植物,并独立为一个“科”。它的族群非常庞大,原种约有3万多种, 如果加上几乎每天都出现的人工培育和天然交杂新品种,则其总数更多得不可胜计。

原先台湾常见的茶花,大约只有40种左右,目前则已增至上千种以上。当中最突出的就是不经人工嫁接,一株可同时开出多种颜色、多种花形的“宾司”。

茶花是一群山茶科(Theaceae)植物的总称,又名山茶、海石榴、曼陀罗树、耐冬、楂和山茶花等,日本人则称之为“椿”。原种以我国南部为中心,分布于亚洲南部各地,尤其是我国的云南省一带最多,素有茶花“祖家”之称。

闽南话里,有一句形容一个人不自量力或者缺乏自知之明的话说:“圆仔花不知丑”。 圆仔花,也就是千日红,是和鸡冠花一样,属于苋科(Amaranthaceae)的一年生草花。它原产于印度,大概传入我国的时间稍晚,所以历代《本草》和明朝李时珍编著的《纲目》(1578)里,都找不到相关记载。一直到清代陈滉子写的《花镜》(1688)才提到说:“千日红,本高二三尺,茎淡紫色,枝叶婆婆,夏开深紫色花,千瓣细碎圆整如球,生于枝杪,至冬叶虽萎而花不荐。妇女采簪于鬓,最能耐久。略用淡矾水浸过,晒干藏于盒,来年犹然鲜丽。子生瓣内,最细而黑,春间下种即生,喜肥。”后来吴其濬也把这一段收录在他的《植物名实图考》(1848)里。可见大陆妇女早习惯把千日红当做头发装饰品。令人难以明白的是:这么美丽持久的花,在1661年间,自华南地区传入台湾后,竟沦落为讽刺人不知“丑”的花。

朱仅移栽释梵中,老僧非是爱花红;朝开暮叶关应事,祇要人知色是空!

扶桑又名“大红花”,是各地庭院、公园、堤岸和田梗等,到处都可看到的花木。由于生性强健,容易繁殖,只要把老熟枝条插在土中,不到半个月就可生根发芽,迅速成长,所以有人说它很贱。其实,它不仅枝叶繁茂,而且几乎终年花开满枝,红花绿叶相配,显得特别鲜艳照人,是热带和亚热带地区极具代表性的花卉。夏威夷等地的土着姑娘,还常把它插在头上,以表示热情呢!

木槿和朱槿(扶桑)同属于锦葵科,是外形很相似的两种花木。要不是木槿为落叶性灌木,冬天会休眠落叶,春天再萌发新叶;以及叶片呈纸质,菱状卵形,浅三裂,主脉明显三出,两面疏生星状毛等特性,和朱槿的叶常绿,广卵或狭卵形,两面光滑有光泽明显不同,彼此还真不好区分呢!

在台湾平地,冬春两季草花中,最可爱且最有趣的莫过于三色堇了!因为它的花形、花色和花姿,都比其他花朵富于变化而引人注目。

清代有一个名叫武介康的文人,到薛涛故园游览后,写了一首联语说:“同是宦游人,问他节度何心,忍令名媛归乐籍?不胜今昔感,才向草堂凭眺,又浇杯吊香魂!”武氏本意,当然是责备当时的地方长官节度使,不该让一代才女沦为乐籍 (妓女)。不过,仔细想想,如果没有这一段悲痛遭遇,薛涛恐早已没没无闻,那里能够发挥和表现她的天赋才华,流传千古,直到今天仍令人追思凭吊?

中国古代以芙蓉为名的花有两种。一种名叫草芙蓉 ,又名芙蕖,也就是莲花。世俗所谓的“出水芙蓉”和古诗“涉江采芙蓉”中所说的“芙蓉”,都是指这种在植物学上属于睡莲科的水生花卉而言。

欧洲引进菊花的纪录,最早是1688年荷兰的商人布瑞尼斯(Jarob Breynius)。接着1789年法国商人布蓝卡德(M.Blanchard)相继由中国引入。至于英国的菊花,主要是在1843年由伦敦园艺学会派来中国搜集珍奇植物的罗勃、福进(Robert Fortune)在1846年返国时带回的。

农历九月(国历约十月),菊花怒放,俗称“菊月”,是赏菊的好时候。著名的晋朝诗人陶渊明,就是在某一年的九月九重阳节,坐在庭院中赏菊,正感叹没酒喝,意外地朋友适时送酒来。心中大乐,两人便边饮酒边赏花,因而引发诗兴写下传颂千古的饮酒诗说:“结卢在人境,而无车马喧,问君何能尔,心远地自偏。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山气日夕佳,飞鸟相与还.此中有真意,欲辨已忘言。”

共有约 81 条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