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英文诗歌:童年的味道
红苋菜炒大蒜头, 菜汤泡饭就成了红米饭, 这曾经是我童年难得的美味佳肴。 而今在他乡种植与享用红苋菜, 红米饭,依然是故乡的味道。
新诗:自由的人,做自由的事
无论独裁者说什么 无论独裁者做什么 自由的人想做的事就要做 2022年的中共法西斯 成就了美国铁娘子裴洛西 挺台湾、挺自由,坚定挺到底
新诗:奇遇
三瓣丝瓜花,真的很奇葩! 通常是五瓣,偶尔也见四瓣、六瓣花。 是基因变异,还是大自然的魔力? 无论如何,这是上天给我的惊喜。
现代诗歌:在法兰德斯战场
在法兰德斯战场上,鲜红的罂粟花绚丽开放 在十字架之间,一排排一行行 标记着我们的安息之处;在蓝天之上 百灵鸟儿展翅高飞、依然勇敢地歌唱
新诗:夕阳下的约定
我们曾经有个夕阳下的约定 当我们再回到那个广场 不再会有那个恶魔的纪念堂 那双手高擎火炬的女神 会让我们泪眼婆娑 心潮荡漾
中英文诗歌:“自由花”叹
陈帅泉台瞑目吗? 腥风血雨仍无涯。 共产理想如画皮, 故土不见自由花!
现代诗歌:炮弹
呼啸着飞行的死神兮 咒厌阻抗它的空气, 然后一头栽在一座教堂边, 已成废墟的神圣之地。
新诗:被劫持的地球
瘟疫 战争 饥荒 乃至死亡 似乎已经进入文明的人类 依然处在时代的蛮荒! 看不见的武汉冠状病毒 2019年以来的人类必须分享; 共产主义与法西斯的世纪幽灵 依然游荡在东方与西方!
现代诗歌:雨滴
下落的雨滴淅淅沥沥, 落在鲜血染红的草地 ― 它被猛烈缠斗的夜战蹂躏,
致露卡鸶塔:奔赴战场前的告白
我心上的人,请别抱怨 说我奔赴战场是冷酷无情, 你仿佛生活在修道院 拥有安宁而又纯洁的心灵。
中英文诗歌:美丽的乌克兰,美丽的葵花
啊!葵花 开在海角天涯 哪里有阳光 哪里就有她 正直挺拔象征乌克兰 她是乌克兰的国花
轻骑旅的攻击
半个里格,半个里格, 向前半个里格, 六百名骑士   全部进入了那个死亡之谷。 “轻骑旅,前进! 向大炮阵地进攻!”长官下了命令。
新诗:我的孩子杰克
“有没有我孩子杰克的音讯? ” 海潮无言。 “他什么时候可以回来?” 海潮缄默,海风徘徊。
新诗:致水仙花
美丽的水仙花兮,我们泪流哀伤 看着你离别得这样匆忙; 初升的朝阳兮 未及晌午。 噫,何必如此仓促,
新诗:致向日葵
你的真性情突然释放: 墨守成规的我们是多么悲伤! 你生命中燃烧的每一个原子都是奇迹, 你活得多么充实!
新诗:夜晚约会
灰色海面 黑色的长长海岸线 黄色半月 又大又低 沈睡的小小浪花 跃起 在惊吓之中 翻腾不止 船头一冲进海湾
新诗:每个早晨都是新的
每一个早晨都是全新的世界。 你厌倦了罪业和悲伤, 这个时候是你的一个美好的希望,—— 我的希望,也是你的希望。
藏头诗:牵挂
新桃总是换旧符 年年如此  千门万户 好人平安  愉快喜乐
新诗:圣诞之思
圣诞的日子 是人反省的日子 有多少原罪没有坦白 有多少恶行没有清算 向上帝忏悔吧 祈求祂的宽恕 向上帝忏悔吧 祈求祂的恩典
客西马尼果园 1914-18
一个名为客西马尼的果园兮, 曾经坐落在法国北部的皮卡第, 人们到了那里 目睹英国的士兵们一个一个地死去。
新诗:笨拙的笔
如箭的目光啊 笨拙的笔 你为何能透穿红尘 我却无法写下谜底 如风的言语啊 笨拙的笔 你为何能飘过城围 我却无法画下图纸
新诗:属灵的激动与欢乐
我现在明白兮:我应该做风筝的尾飘! 以多种不同的方式,在天空翔翱! 在这些人生的高潮中兮; 抵达多重之高!
歌词:无形的红布
一块无形的红布 曾经蒙住了我的双眼 它使我觉得是幸福 天安门是那样的崇高 根正 甜水里的红苗 曾经是多么的自豪
新诗:因为他们可以
请告诉我,兄弟: 独裁者为什么要杀人 并且发动战争? 是为了荣誉?为了财富, 为了信仰、因为仇恨厌恶
新诗:泪水如石
冰块融化在杯中的威士忌, 酒中的震荡波慢慢地退去。 气人的沉默,厄运的逼近, 在心里沉重的沮丧中共鸣。
爱尔兰民歌:来吧,我心上的人
希望我在那个远处的山上 坐在那里哭到天老地荒 直到每一滴泪都能让水轮启动磨坊 亲爱的,愿你平安无恙
弯月海滩、那一片水与阳光
怀念年轻时代的水和阳光。 怀念那夏季的白天、夜晚与欢唱。 年轻时的热情奔放 成了往日的记忆珍藏。
当你老了的时候
当你老了的时候,白发满头,浓浓睡意, 坐在壁炉旁打盹,取下书架上的这本书, 慢慢地阅读,回忆你曾经的样子
新诗:去海边找你
我去海边 那一片孤独的海 知道在哪里会找到你。 我步行  寻觅 如同新鲜的油墨一样 迎着微风和潮汐
泪水,莫名的泪水
泪水,莫名的泪水,莫名其详, 它源于具有某种神圣性的深层的失望 从心底升起,至眼泉中涌出。
    共有约 92 条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