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姐》海报(网络图片)
今年香港电影最大的赢家,是小成本制作的《桃姐》,横扫众多奖项,感动中港台、欧美亚等不同地域的观众。
雪山隧道开通之后,假日常到宜兰游玩,宜兰风景区多,从壮阔的海边到大同乡的山地部落,各有特色,也都能尽兴而归。
店内十分干净,年轻老板不忘介绍苑里的文化景点,店内还展览著当地画家的作品,实在是一家很有趣味的店。
在心雕居,我们认识了在此经营这间文物馆的一对年轻情侣,他们为我们做导览,并特别介绍为此文物馆命名的诗人画家栗耘。
心雕居这个名字是已故名诗人和画家栗耘命名,是间三合院,院内有两百多件木雕作品,这些木雕作品是由陈成合、陈炯辉、陈清海父子3人所雕塑。
一位美国的客户传来两张照片,一张是风灾前的小林村,美丽的风景有如仙境,一张是风灾过后的小林村,掩埋在泥土中,有如劫后的地狱。
我刚在公司当国外业务员的时候,因为年轻涉世不深,接洽的国外客人多是长我一辈的人,大概看我服务热心,对我除了洽谈公事之外,也教我不少商场的规矩和应对进退,让我能从中快速学习。
家住东区近30年,为了上下班或出外散步、购物,对居住附近的邻居虽不知道他们的名字,但多少都有些面熟。
建筑物是结合水泥墙、落地窗和钢骨搭建在一个池塘之中。有木栈道通往建筑物,但木栈道间有处缺口,我们停在缺口处,无法前行进入这个建筑物。这是一栋民宿,因没打算进住而主人在池塘上设下缺口,相信是不想让入住者受到干扰吧?
农历正月初六是三峡清水祖师庙祭辰,三位舅舅忙着拿手的餐饮绝活,让我们享受一顿丰盛的午餐,其中最让我始终难忘的味道是,白斩鸡沾上自家酿造酱油的味道。不同的是,大舅家中的白斩鸡切得很大块,自家酿造的酱油偏咸但充满豆香。
蔺草晒干之后,经过农家妇女巧手编织,可以做成草席、草帽,在日据时代是外销欧美、日本的台湾特产之一,因为当时销售编织草席、草帽的商人来自大甲,因此大家都称之为大甲席
神仙谷地处偏远,游客不多,这儿的居民大多是原住民。在停车场旁,有对年轻原住民夫妻摆着小摊,卖著煮蛋和石板烤肉,另外一位年岁较大的原住民妇女,摆着一堆当地采收的高丽菜。
女儿在大学就读化学系时,打算选修经济学,问我的意见,我跟她说学理工科,若有人文、财经的知识,对将来有助益,女儿因此选修经济学。
大约一年前,到王功渔港,是乘高铁到乌日搭计程车前往,我邀计程车司机一同吃鲜蚵汤和现磨、现做、现炸的蚵嗲。
巷口转角正在装潢,听说要开法国餐厅,而对街的咖啡厅也将改装成西班牙餐厅,家的附近除了卖法国菜、西班牙菜,还有日本料理、韩国料理、泰国料理、越南料理、意大利料理、印度料理,甚至还有希腊菜、土耳其和俄国菜。
两个星期前,到过角板山停车场前由年轻人筹备中的豆花店,不知开张了没有?曾答应他们开张时会前往光顾,因此上午就出发前往角板山。
我有两位母亲,一位是家母,一位是岳母,家母生于民国6年卒于民国60年,岳母生于16年卒于民国98年。
台七线又称为北部横贯公路,从三民到宜兰约100多公里,风景秀丽,是台湾最美的山路之一,但是沿途多九弯十八拐,过了下午起雾或阴雨时,能见度不佳,从角板山到宜兰这一段路来往车辆不多。
台湾南端是狭长的恒春半岛,半岛西边是台湾海峡,东岸面临太平洋。从东港南下,左转四重溪沿着山路,我们一行人到东海岸的旭海。
桃园复兴乡是水蜜桃和香菇的产地,如今大量进口的水蜜桃和香菇,连原产地所购买的也很有可能是进口货,鱼目混珠难以分辨。
蓝草莓是很不起眼的一种灌木。夏末时节,像豌豆一样大小的蓝色果子,在森林里晶莹闪烁,和湛蓝的天穹、蔚蓝的海水一起,涂抹北欧蓝色的主题情调。
北部横贯公路从三峡到宜兰,而五寮位于近三峡北横的起点不远处。公路沿溪而行,经过五寮是竹林夹道,这里是台湾北部竹笋的产区,因品质好,在市场常见菜贩标榜其竹笋来自五寮。
侯硐是台湾东北角的山城,曾经是煤炭的产地,后来不再采煤,人口逐渐外移,留下来的是瑞三煤矿公司的大楼和运煤的轨道天桥,矗立在青山绿水间。
女歌唱家潘月云曾有首歌——胭脂北投,歌曲中怀念早期北投如花园一样的美丽,而叹息后来灯红酒绿污染了北投。
每年的清明扫墓是兄弟姊妹团聚的时刻,扫完墓之后,大家都习惯地一同到大稻埕慈圣宫露店,享用一顿丰盛的午餐。
李教授是阿美族原住民,他和他的哥哥都是国内有名的音乐家,留着胡子充满阳刚气息。在三芝乡种有机蔬菜的皮尔夫妇,邀请我和内人,和他们的一些好友,在周日中午,到石碇山中的一家叫做“不知处”的餐厅用餐。这家餐厅正是李教授夫妇俩所经营。
平日工作忙,中午用餐时间短,常去吃午餐的餐厅老板娘常劝我吃慢些,说我吃饭好像是把菜和饭直接倒入口中,这样对身体不好。享受一顿慢食是要有心情和时间的。
Wilang和他的夫人Saya儿子Kwali以及族人还是那样的热情,以“LOKASO”、“LOKASO”的呼唤欢迎我们的到来。
正值初春新芽嫩绿郁郁葱葱,加上轰然而下的瀑布,景色十分美丽。沿途走过四道吊桥,“V”字型的吊桥走道,由两条大绳索并排绑紧而成,宽度大约20公分左右,因此只能一人单行。
南机场在台北市万华区,早年政府为了安置从大陆撤退来台的军公教人员,兴建大批眷村大楼,来自大陆各地的新移民也带进了新的饮食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