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小说
小憨子抱紧衣襟,一时脚下踢到了石头,怀里的柑橘汹涌散落地上,四处翻滚,阿柱仔也懒得理会,一颗跳得快的柑橘却滚进了他的脚底,正要跳开,可是那柑橘已被他踩出了汁液...
我准备了薛涛制的芙蓉花纸,一个人独坐中堂,焚起了一盘熏陆香开始了工作,院子外的桃花树上已经有了花蕾,偶尔会飞来几只很小的赤雀在上面欢喜的跳跃,而从外面吹来的风里面夹杂着春日泥土的芬芳和青草滋润的气息,这一切都让人备感惬意。
赵浩把手中最后的一件活干完,他伸了一下酸胀的腰,一边望向窗外,这天真是说黑就黑了。 他慢慢的踱步到窗前。天上一轮圆月悬挂着,那皎洁的月光飘撒下来,把他冷峻的脸映得也温柔起来。月下飞天镜,云生结海楼。又是一个月圆之夜啊!
听同修说了艳艳同修把自己从当姑娘以来积攒的一万多元钱拿出来交给资料点做真相资料救度世人,而自己却穿着一条布满补丁的秋裤的事,我感动的落泪了。最近我骑上车子到二十里外拜访了艳艳同修。
太阳已经落山了,但是地上的热气还没消。人们为了避暑,都跑到街上来,三五成群的闲扯著。永吉家门口聚了七、八个妇女,正七嘴八舌的点评村里的男人们,说是要挑出一个最佳丈夫。正说的起劲时,听见“嘀、嘀”几声刺耳的车笛声,没等大家反应过来,两辆黑色小轿车停在了门口,首先下来的是村里的妇女主任。
我如今已是二十岁的小伙子了,可是却时不时的仍会回忆起儿时妈妈的几次流泪……我家住在一个美丽的小山村,家中有个小方院子,门前有棵古老的大槐树,前面还有一条干涸的小河。爷爷精心培育著在房后山坡上种的那一片果树;奶奶天天喂著那群小猪,看重它们日益长大;爸爸妈妈在村头开了一个小卖部,出售各种小商品;我是全家人的小宝贝,好不开心哪!
这江川一带五镇十八庄,任谁都称赞咱们的胡琴好听,真要这胡琴拿去了无妨,我早就想换把琴试试,这几年来总觉得功夫上不去,一直停留在这节骨眼上,过不去这座山倒是满痛苦的,只是这琴跟了我一辈,这样一夕之间丢了,心里也是怪难受的。
大婶,您姓田吧?您是清明节那天早晨过黄沙渡回娘家、今天要过渡回田家塅去的吧?哎呀,太好了!我终于等到您了!来来来,请随我上船过渡。
大陆某山村,有一户人家住着一对夫妇。家里有一颗大杏树,今年年景不错大丰收。等到收获的时候,这俩夫妇望着一大堆杏子犯愁了。吃又吃不了,再说杏子又不能长久储存。俩人商议,不如卖掉一部分换成钱花。
每年省局系统内有一个财务大检查,覃小白才调去工会不久就被找去谈话。他是在代 理万长开导三天以后的表彰大会上,被代理万长当着全万职工的面亲自宣布调动的。
也没有想到,他的这件事,在他所在的拥有三千人的国营大万里,竟然成 为了“事迹”。那是住院的第三天,瘦削高挑的总万工会主席突然来医院探望、慰问 ;随后万《企业通讯》的女记者带着一束鲜花也来了医院,说是采访他见义勇为的英 雄事迹。这使他大为尴尬。
覃小白坐的这辆公共汽车就像船儿颠荡于风浪中,在来来往往的人流和车辆间左冲右 突地奔驰著。路况稍有好转,开车的司机就像猎狗看见了兔子似的把车猛地向前冲去 。“真倒霉,怎么上了这辆车。”过道上叉开腿站着的一个姑娘向她的同伴这样说; 她的同伴一只手扶在她肩上、一只手紧抓着一支椅背把手,随声附和道︰“这司机疯 了,正 魂儿哪。”
江有余坐在单位里自己的卧室里,翻来覆去的看着一个崭新的手机。彩屏翻盖带照相功能的手机,是空调公司派送的。江有余不知道是送给爱人好还是送给情人好。
猜想那时我该是十岁。在我家邻近的四条街上,我享有盛名,是杰出的街头少年。我家所在的社区没有保留当年的社区小报,否则我相信在那上面会不时发表赞许我的报导。在那时的环境中,我之享有盛名,当然要感谢男女邻居们的恩赐,口耳相传,广布我的荣耀。
大春望着熟睡中的儿子,腿上打着牵引的缘故,他的表情很不舒服,大春一阵心疼,许多的记忆被钩了出来。
“这人要是倒霉,喝凉水都塞牙!”柱子的媳妇边收拾塌了的玉米垛边感叹。
今天是星期天,妻子玉娟一早就去单位加班了。正林一个人在家带孩子;儿子荣荣上小学二年级了,挺乖的,学习成绩也很好。正林自个在家时从来不煮饭炒菜;早上带着荣荣到街上小吃店里吃馄饨和炒米粉;中午就在家里蒸了几个粽子,然后泡了两袋方便面,跟荣荣凑合着吃了午饭。正林喜欢下 象棋,平时没事就跑到一楼的老宋家里下棋。今天因为是父亲节,又要督促荣荣做作业,正林担心妻子回来后...
就这样,被父母又逼又劝地来到了香港。到了香港住了些几天,在酒店里实在是憋得慌。就陪着父母到附近走了走。艳艳看到属下坐满了法轮功学员,就说:“爸,你看炼法轮功的人到处都有,就是大陆不让炼。”
虽然自己有一份安定的工作,生活上也不愁吃不愁穿。可是就是觉得自己的业余生活过于的枯燥。自从不修佛后,业余生活也就成了一片空白。叹了口气说:“人生无趣呀。”过了几天,艳艳的表哥从别的地方出差来到了她家。艳艳一向都很能聊,就问:“大表哥,你终于来了,我快闷死了。你最近又有何消遣,能否传授我两招。”
自古都说:“书中自有黄金屋。”生于书香门第的文艳艳,每天看书就成为了她最不能缺少的生活乐趣。当她从书中得知:修己以安人(出自《论语》宪问篇),就迫不及待的想知道修己如何可以安人?从那时起,她就走进了佛学的世界。
今年五月的一天,阳光明媚,花香扑鼻。
桂约新于海记宾馆相聚,因有朋友从远方而来。这个好朋友叫团,桂和新大学时的同学,在某沿海开放城市当律师。他原来也是老师,通过苦学,考取了律师执照。那天团到桂和新所在的城市来办事,约见了桂,新接到桂相约的电话,已经时隔一年没有和桂见面了。
小时候的很多事情在海的脑海里都已经淡忘了,却有一件事偶尔使海想起来,那是读小学三年级的时候。一天傍晚,海正要出门去玩,山嫂(海的母亲)叫住他,吩咐他去买盒火柴回来煮饭。
我们大院里那些孩子就是喜欢做游戏。每逢有空,三五成群聚在一起,捉迷藏、玩猫逮耗子、警察捉小偷呀,整个大院弥漫着他们的嬉笑声。在孩子游戏的世界里,没有世俗成见,只有玩耍带来的快乐。
贼三打败文山的棋坛圣手张老后,文山县城内外就无人与他对垒了,自然地贼三便成了文山棋界的棋王,一种霸气常挂在贼三黑不溜秋的脸上,贼三因没有对手而百无聊赖。为招来高手,贼三拿出祖传稀世珍宝——一只玉兔作赌注,谁赢了就将玉兔拿去。一年半载下来,玉兔仍然挂在贼三的脖子上摇来晃去,甚是惹眼,就是没有人将它从棋盘上摘掉。
子汉大学毕业分配在一间农村中学教书,因他是外地人,市区里没有亲戚朋友,没有落脚点,子汉就在学校里住宿。学校离市区六七公里,也不接近周边的村庄。因此环境幽静,挺适合读书,更令子汉兴奋的是学校的东南面紧靠水库,旁边的树木郁郁苍苍,一年四季,鸟语花香,景色怡人。子汉是读中文系的,很注重读书环境,在学校里没有干扰,他就安心读书。子汉读了不少的中外名著。小说读多了,子...
朱买臣当了会稽太守,路过本乡,当地人都知道朱买臣当了大官,朱买臣原来的媳妇崔氏也听到了,不禁想起与朱买臣厮守的那些苦日子。
今日头条
NEWS HEADLINES
尽管接连传出朝鲜人出逃至韩国的消息,但实际的出逃数量远远比报导出来的更多,并且精英层脱北者在张成泽被处决明显增加,显示暴政下的金正恩政权正在众叛亲离。 日前,韩国政府证实负责对朝工作的朝鲜侦察总局出身的朝鲜军大佐投奔韩国,这也是迄今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