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熙报导
新春走亲访友是中国民间的习俗。然而,今日有重庆访民肖成林和陈永霞向大纪元记者爆料,他们已经长时间被地方政府雇用的黑保安限制人身自由,大年初一也无法自由出行。
重庆退休人员团队于2月5日提前聚会吃团圆饭,受邀人员约50人,南岸区危文元,北碚区何朝正、李忠秀等访民都参加了此聚会。
关于中共中央下拨的1千亿元困难救助金,重庆各区访民怨声载道,真正困难的访民仅有少数人领到300元救助金,而绝大多数的访民却未能受惠。
2月8日上午10时,“六四天网”创始人黄琦与母亲蒲文清女士,相隔近5个月后再次获准通话10分钟,然而,仅说了三句话电话就被掐断了。 2月10日,蒲文清告诉关心她的四川访民,8日上午10时,在家中有公安人员在场的情况下和黄琦通了电话。说是可以通话10分钟,但是黄琦只说了三句话,电话就断了。
年关将至,重庆市长寿区十多位访民到信访办要求落实政策,解决其生活困难问题,但并未获得回应。
在京访民杨浩1月21日在租屋处被北京警察以核酸检测为由诱骗带走。2月2日,她的丈夫范守山才接到当地公安通知,说杨浩被拘留在桦南看守所。
湖北十堰市访民姜天禄,1月4日送女儿上学途中遭到公安及村镇干部绑架,囚禁精神病院一个月。昨日(2日)下午由政府人员送回家中,没有任何手续与说法。 2月3日上午,姜天禄到城关镇政府讨说法,政法委书记接待,未有结果。 囚禁精神病院一个月 姜天禄向大纪元记者表示,“我是维权人员,昨天送回来的,刚好一个月。拘留的理由很多,说是造谣,啥手续都没有,没有说法...
成都两会将于2月4日至7日召开,四川内江市访民王义翠1月30日就被党委副书记刘希贵等人从成都绑架回内江,并安排七八个不明身的人监控她,限制其人身自由。原定2月2日开庭的诉讼案件也被延期。
四川两会于1月28日至2月1日在成都市锦江宾馆召开,锦江宾馆地铁口和其对面人大信访办前布满了上百警察和便衣,访民路过该地铁口或在信访办前排队,截访人员直接拉人带走,场面失控。
2月1日,重庆失房失地公民唐云淑、肖建芳、陈明玉、陆远芳、危文元等27人,到重庆市信访办要求落实解决元旦和春节“两节”期间生活保障问题。
陕西在京访民吴远秀,1月中在南站地铁内遭遇二次绑架,经过她的连日举报和追责,1月28日北京警方才让她看了案发当时的监控录像,并说了:“你是我们要找的人。”
成都市43岁男子斯毅在医院检查无病的情况下,多次被关精神病院。金牛区驷马桥街道人员又将其法定监护人的资格改由树蓓街社区居民委员会监护。斯毅得知后写了遗书表示,“太恐惧了,我选择自尽离开。”
黑龙江省访民马波,9年前领养一名患有自闭症儿童,上周与辽宁一女网民聊天后失踪。马波到处寻找,发现他最后身影是在北戴河居住小区外的一家超商。
陕西在京访民吴远秀上周连续二天在北京南站遭绑架,多次报警警方均不立案。她因此向东城区东城公安分局申请,保存案发当天的监控录像并封存,过程波折无成。回访警察告诉她:“上访是违法。”
1月21日至24日是重庆两会,期间传出许多访民遭地方当局绑架,有的被关黑监狱,有的在警局被扣在审讯椅上数小时。回家后又再次被监控,毫无人身自由可言。
大陆各地中共病毒(武汉肺炎)疫情升温之际,淄博警方为了“维稳”仍穿梭在访民王丽珍住家小区,对她家半夜骚扰、拉闸限电、破坏摄像头等。她请求当局将相关人员,按疫情防护规定清退到隔离区,保障社区公民安全。
陕西在京访民吴远秀上周连续二天遭到绑架,警察的理由从查疫情、地方公安执法到地铁排查一变再变,最后警方也不给立案。吴远秀表示,“其实是掩盖北京黑保安打着北京警察的身份与地方截访人员勾结暴力绑架。”
山东淄博访民王玉扬位于张店区良乡社区的家,连日来晚上都有一批警察上楼来砸门,不说明来意。楼下也有一批特警守着,昨夜(1月21日)家里还被断电了。
昨日(1月21日)下午2时许,黑龙江省859农场访民杨浩,在北京房山区租屋处被海淀区警察以检测核酸为由带走。后得知,她被当地公安局上网设为在逃通缉犯。
重庆两会于1月21日至24日在重庆市大礼堂召开,连日来传出多访民被绑架失联或被监控。
2021年重庆两会于1月20日在重庆市大礼堂开幕。开幕前一天,重庆维权人士陈明玉被当地警方口头传唤,强制将她带到派出所在刑椅上关了8小时。
上海90岁老访民刘淑珍,于周三(1月20日)上午到市政府后门公园维权,因她胸前挂着诉求牌,遭到十几名警察的围捕,最终遭押上警车带走。
1月16日,重庆市北碚区失地农民在区政府大楼门口抗议政府腐败。官商勾结垄断当地拆迁工程,套取维稳金不解决访民问题,还给访民强加罪名判刑、拘留、关黑监狱等。
南京两会于1月11日至14日召开期间,位于南京市长江路的两会现场设有临时信访窗口,提供访民反映问题。然而,在会场附近,各地区政府都派有维稳人员人守着,只要见到访民就拦截拖走,不让进入。
四川省成都市43岁的男子斯毅,因故多次被社区领导送精神病院,主治医生多次说明斯毅没有病,催促社区帮他办理出院,但社区领导一直拖着不办理。
日前,重庆访民肖成林公开向重庆市高级法院提出一份“判处死刑请求书”。他说,自从2019年12月他冤狱出来后,北碚区蔡家岗街道就每天派8个人24小时轮流对他实行“监视居住”,他过着像犯人一样的生活,这让他感觉生不如死。
近日,上海宝山区老兵凌振球向大纪元爆料,他家族8栋持证合法房屋在2009年陆续被强拆了。10年来,他从地方申诉到中央都无一政府部门受理。他表示,“他们持权狂妄嚣张到就一个平方都不给。”
上海两会自1月11日至15日,杨浦区在文化宫的会场,连日来都有数百名访民集结成队,在会议结束,官员车队出来时沿街行走喊冤。
于去年“世界人权日”到中南海拉横幅的上海访民孙洪琴,遭上海当局以“寻衅滋事罪”刑拘一个月,今日(1月12日)刑满出狱。
湖南省新甯县金石镇一名12岁男童在一场火灾中不幸罹难,当局为规避责任出动多个部门半夜抢尸不知去向。最后是男童的父亲在一家火葬场中找到了男童的名字,而登记表格上有政府人员签名,写了“按无名尸处理”。
共有约 2425 条记录
今日头条
NEWS HEADLINES
4月9日(周五),来自香港的李先生在墨西哥边境接受大纪元记者的电话采访,他与家人因香港政府加速逮捕“反送中”参与者,担心遭秋后算账,为躲避中共在机场的监控,不得不选择流亡,从墨西哥偷渡进入美国,自首,赴美国寻求庇护。 父子“理大”突围遭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