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老师伯特问孩子们一个简单的问题:“你们中有多少人曾经遇到这样的情况,即你开始觉得不舒服,却难以脱身,原因主要是觉得自己没退路? ”他接着写道:“他们全都举手了,每一个人都遇到过。”他因此发明了一个“X计划”……
我受朝廷的深恩,被委任为吏部尚书,那就绝不能辜负朝廷对我的信任。我仔细考虑过,如想要彻底杜绝走后门、通关节等营私舞弊的行为,必须首先从家里人开始!
柳公绰治家历来谨严,对子弟要求相当严格,其家法深为士大夫们所钦佩。柳公绰的舅舅薛能、薛从都是朝廷要员,一个继舅和他一样也担任节度使,而岳父在朝廷中官职也很高,可说是一门显赫。但柳公绰从不因官位高而傲人,依旧谦恭守礼。
寇准俸禄虽多,却不肯建造宅第。隐士魏野,为此特意赠送给他二首诗,其中有句道:“有官居鼎鼐,无地起楼台。”称赞寇准虽位居显要,却不肯建造宅第。
如果一个人,既没有可以炫耀的祖先,又没有值得一提的宗族姓氏,而最终却能够名播四方,并且传之后世,不也是做学问的结果吗?所以,君子是不能够不学习的!
王翱的妻子听到女婿的话,觉得很有道理,便有心找了一个机会,对丈夫说起将女婿调进京城之事。不想王翱为此大怒,猛地一推桌子,把他一贯敬爱的夫人的脸也击伤了。王翱的女婿贾杰,始终没有能够调动职位。
母亲黎氏说:“俗话说:一世买书三世读!我们家境贫困,就只剩下了这一大批书。能教给你知识的,也就是这些书。书是读不尽的,但能从一卷书中,学到一句两句,就受益不浅了!”
鲁班教子可说是有理有节,他极有耐心地等待了一个时期,然后选取适当的时机加以教育。该抓紧的时候,便丝毫不肯放松,因此才取得了良好的效果。
李晟性格嫉恶如仇,治军尤为严明。他对部下的每一件小功劳,都能牢记不忘,随时说出哪一个有什么功劳,哪一个有什么能耐。即使是地位低下的奴仆,只要有小善,他也必定记下其姓名。
尽管王溥一直在朝中担任宰相之职,家中每当有客人来,王溥总是恭恭敬敬地站立在旁,小心待候父亲王祚和客人,不敢有一丝一毫的马虎。
王吉性清廉,一生过着清苦的生活。到他的儿孙辈,虽已较为讲究车马服饰和饮食,但家中也没有金银锦绣之类。当他不做官后,照样布衣蔬食,过着和普通百姓一样的生活。
岳飞坚决辞谢说:“为国家效劳,是我们父子份内的事。如果这样受封,岳云就有可能居军功而沾沾自喜,那我也就难以率领部将了,这实在是有害于国家啊!”
守门的官员明明知道是太子,却不肯徇私枉法,真是个刚正守法的好臣子啊!
谢玄的成长,和他叔父谢安对他的教育很有关系。谢家是世家,故谢安的教育方法,也明显地带有世家的特点。他对谢家子弟从不肯采用疾言厉色,或是直接指责的方式,而是显得极其委婉。
李颙道:“像我们这样的人,凡事都不如孟子;即使这一件事,不遵照孟子的办法去做,也绝对没有什么害处。”
陈省华的三个儿子,有两个是状元出身,都做到宰相、节度使之类大官。但陈省华仍然严格管教儿子们,丝毫不因为他们官高势重而放松对他们的要求。
古人说:以一人治天下,不以天下奉一人。如果我一心想着自己享乐,那天下人还有什么依靠呢?
马援自己为人严谨,生活俭约。他教育子侄:也要敦厚节俭,不妄言他人是非,要求很严格。
《史记》这部辉煌的巨著。全书上起黄帝,下讫汉武帝,总括了三千余年的史事。可以说这本书是司马迁一生心血所凝结成的。
尽管薛宣没有十分严厉地责备儿子,但他对儿子的要求是严格的。这种不教而教的方法,对薛惠很有触动。
尽管周行逢成为一方大员,潘氏平时却从不到周行逢的官衙中去。她又亲自率领家中奴仆等人耕田、织布,自给自足。
魏敬益说:“我买了你们的田产,使你们贫穷得不能生活,有父母亲也不能够赡养,我实在是太不仁义了!现在我就将这些田地,都还给你们!”
有心插柳柳成荫。曹操的精心培育取得了收获。他的儿子们,或文或武,无不成才。
当年他父亲汪楷教育他求做官、先要求做人,看来他是牢牢记住了父亲的教诲,并将它贯彻于自己的一言一行之中。
她一面纺织,一面嘴里不断地讲解。读书声、讲解声和纺织声交织在一起。
尹会一在荆州当地方官时,石首县的饥民因为饥饿难挨,扬言要哄抢官仓中的粮食。尹会一单人独骑,冒着危险前往劝说。
杨士奇听到儿子的种种劣迹,深为忧虑,便特意写了一副对联,托人带回家中,给儿子杨稷。
这位方士病重时,将范仲淹叫到床前,对他说:“我懂得炼银术,我的孩子尚小,不能传授给他,就留给你吧。”
如果见到韦允读书稍有懈怠,第二天向他请安,韦陟便立在堂下脸色沉重,不跟儿子说话。在他这样严格的督促下,韦允只有刻苦攻读,不敢有丝毫松懈怠惰。
孟仁母亲后来亡故,孟仁十分悲痛,不顾朝廷的法令,弃官不做回家守孝。幸而朝廷知道他的孝心,赦免了他的过错。事过之后,仍然让他出来做官。
    共有约 62 条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