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维权抗暴
11月28日星期日,这是上海胶州路教师公寓大火中死难者的“二七”纪念日,由于之前二天一部分死难者家属召开了联合会议,并签署共同倡议要求认定责任、透明赔偿,并呼吁更多的民众关注上海大火“二七”纪念日,此举引起上海当局的震动,“二七”当日多名目击者表示当局态度明显比“头七”恶劣多了,现场不但警方严守要道口,不让民众进入,更是大量的便衣和挂牌“志愿者”,阻挡人们进...
我母亲滕金娣因维权上访,被关押在臭名昭著的黑监狱“友放浴室”后,受虐致死,是由上海“维稳”先进单位闸北区北站街道政法委书记陈平一手制造的。(详见:王扣玛”《冤案是怎样制造出来》一文)随后陈平串通区政府,公安,检察院,法院。北站街道及黑监狱“友放旅社”工作人员(系北站街道综治科社工等,编制伪证,虚构情节,捏造罪名,滥用特权,一纸判决竟然改变滕金娣的真正死因,并...
(大纪元记者骆亚采访报导)上海市嘉定区江桥镇曾霞敏家与地方政府之间上演强迁大战已经持续了一段时日。他们家中早已准备了煤气罐、汽油瓶、斧头、弹弓等工具,全家为守护现在这个家园,可谓心力交瘁,一仗又一仗暂时勉强应对。
11月8日,有4百多名居住洋房区的农民来到上海闵行区马桥镇政府前,要求领导出面解决包括04年征地拆迁时的房屋基价费和要求对目前新居——洋房区的住宅发放真正的能上市、能升值、有法律保障的房产证,而不要不能交易的绿色房产证。
2010年10月30日下午6点我们一行三人王扣玛,曾霞敏,陈国贵应德国领事石思平(Wilfried Eckstein)的邀请,再一次出席了德国的文化交流活动《祝艺术好运一一个新媒体社会的乌托邦和批评》。
上海访民、维权人士詹荣妹,于10月16日在去北京高级人民法院的路上,被北京的警车截住,上海救济站把她送回上海,关押在距家六七十公里外的松江中厍888号华颂园渡假村中。詹荣妹被关进来的时候,天气气温是20多度,现在10多度,她还穿着单衣,他们既不给买,也不让家人见,更不许家人送衣服。她的案子开庭都不放她出去,都得等开完世博闭幕会。
10月31日上海世博将结束,上海一批访民26人赶末班车,于10月27日下午前往世博会。当他们在世博会中国馆围栏外面拍照留念后,打算集体散步,遭到执勤的武警干涉,其中二名访民身穿的状衣被要求脱下。有便衣警察以帮助访民解决问题为由,将部分访民骗上警车带走,其中9人被当场拘留,3人被取保候审。对此上海访民表示极度气愤,认为世博会就要结束了,访民新一轮打击又开始了...
我是浦东新区的居民刘淑珍,今年八十岁,住浦东新区上南路75弄5支弄15号。2005年8月25号,我家的房子被强拆了。因世博的主会场就在我依法登记的土地上。国家要开世博会,为了国家的利益房子被毁,财产遭损失,我无怨无悔。那是每个公民为了国家的利益都深明大义。几年过去了,世博会再过一个月也就要结束了。我希望一旦世博会场馆撤除,请将土地还给我,房子由我自己来造。我...
上海访民祁萍和王月花因房屋遭强拆,于2010年9月16日至世博拉横幅抗议,不到1分钟被警方强行带走,行政拘留5天,现被押在长宁区看守所,家属吁媒体关注。
2010年8月28日从北京被押回上海的奚仁娣,被投入黑牢非法关押至今。在黑牢中被看守的人打伤,致脚部等多处骨折,但他们不让治疗。因之,她从9月1日起绝食抗议,并表示绝不与黑势力妥协,如果被释放出来后,仍然会上访到底。
我究竟触犯了哪条法律?不!没有,我是犯了“天规”我想为冤曲而死的母亲申冤,敢与政府的某些官员叫板,这还不是犯了“天条”吗?而是几个伪证加上推断,我就坐了一年半牢。服不服?太现实也太残酷了,我不得不承认权比法大的事实。
冤民大同盟主席沈婷涉嫌毁谤,香港法院判沈婷败诉赔偿原告85万元案,订9月6日上午开庭。访民表示警方为禁止上海访民前往声援,很多人被软禁在家,也有被关的。今晨(9月1日)该同盟宣传部长周雪珍欲出门看病,被看守人员殴打。
上海访民奚仁娣夫妇28日下午2点到北京投宿,还没上访,在旅馆就被抓,遣回上海,29日清晨3点半被关押在隆天宾馆地下室,其在家的女儿也被关,据闻是沈婷将于9月6日在香港开庭,而官方禁止访民赴港声援,而奚仁娣赴港的通行证未过期因而被关。
上海维权人士童国菁被判劳教1年6个月,当局的理由是“童国菁在聚餐会上煽动访民去世博场馆上访”,童国菁不服上海黄浦法院一审判决,8月23日提起上诉,而其妻子一手挑起家中生活的担子,养家糊口,非常艰苦。他们的亲友希望社会各界给予高度关注这个家庭。
7月31日星期六,上午9点半左右,上海丁菊英、季勤娣、申琴芳、周菊仙准备去天安门游览被北京警察查问后送天安门广场派出所,然后北京警察又把她们送往久敬庄关押之后,久敬庄的警察又把他们移交给了上海驻京办关押到北京南站救济站,被关押2天后送回上海,回上海后她们四人被上海公安局浦东公安分局分别拘留10天。丁菊英是被第十一次拘留,丁菊英在4月30日去参观世博被刑事拘留...
8月7日中午收到上海市公安局对3月24日拘留《行政复议决定书》,对于复议结果也是预料之中,并不惊讶,在这个司法不公、腐败的年代,我们老百姓再多的事实理由也是输!我现在把我的遭遇再次公开,请求天下正义的人们做法官给我评评理,给我公道!谢谢大家!
7月26日,访民王丽卿接到静安区大动迁办领导吴洪森的电话,(吴洪森 原静安区稳定科科长)约吃饭并谈解决上访事宜。7月27日中午王丽卿于同伴赴约静安区信访办,谈了一个半小时,正当要谈解决实际问题,吴洪森要王丽卿回家等消息,理由是他时间不够不谈。之前答应要请王丽卿吃饭,于是给了王丽卿和陪同的朋友各人100元,说算他请客。出门不到20步,一辆黑色轿车里出来三个人...
7月20日下午,由安徽省合肥市女子劳教所提供场所,上海黄浦区法院将李惠芳的劳教案在合肥市女子劳教所开庭。上海访民冒着炎热的酷暑前去安徽劳教所参加旁听支持李惠芳。前去参加旁听的访民被拒之门外,不让旁听。
冤民大同盟宣传部部长周雪珍8月1日被知情人士告知上面下了一条密令,要把周送进监狱,周表示丈夫被他们整死了,现在准备全力对付她,把她整到监狱就没人告了,她不知自己犯了哪一条法,政府要如此对她。她呼吁媒体曝光,让她死得明白。
我居住在周家渡街道,05年世博动迁私有财产强迁至今没有一分钱给过我们。反而无数次被关押、软禁伤害等等。以前被“维稳”的暂不说,最近2010年4月24日——5月5日我80岁的老太也要被“维稳”,看管我的人一日三餐有吃有喝还有津贴,我连一盒米饭也没有啊!“维稳费”原来是这样的。
2010年7月21日,我作为毛恒凤不服劳教决定案的诉讼代理人之一,第二次到安徽省女劳教所参加黄浦法院设在该女劳教所内的不公开审判(第一次是在2010年6月30日,因毛恒凤抗议在女劳教所秘密开庭而拒绝出庭),在开庭之前的几分钟我见到了有五个月之久未能见面的毛恒凤,只见她脸色晦暗,身形憔悴,完全变了人样。
2010年7月20号中午12时左右,我在上海闵行水清路999弄对面秀文路口的网吧与朋友聊天,突然看到听到:“你的身份证呢”,“没有,只有身份证复印件,但家里有户口本,就对面。”几分钟前看到这位女性在服务台前向服务员借了一支笔,还听到她在手机中多次询问租房信息。似乎很焦急地址寻找租房,当时室外的温度应在38度,没有特别的着急,此时不会出来租房吧?
毛恒凤为维护正当权益,长期来却无辜遭受打击迫害,现正在安徽省女劳教所失去人身自由,受尽侮辱、虐待、酷刑,至今近五个月了。由于各有关部门滥用职权、违法行政,并串通一气,封锁毛恒凤的相关信息,致使家人至今没能与毛恒凤见到面,为此很为她的处境担忧。
大家先来看上面的照片:坐在墙角边、地上的两个人,前面的男的,上海法制报记者、摄像师,翁XX,此时,正被掀翻在地,气得说不出话来;后面嚎啕大哭的女士,就是上访者周小姐;一群站着的、戴帽子穿制服的,就是杨浦区区政府豢养的保安;左边没有戴帽子的男人,警察,此时,正在训斥记者;地点,上海杨浦区区政府内,大门口。
(大纪元记者方飞采访报导)遭到当局非法判刑已入狱的上海访民段春芳,她的母亲及弟弟仍受到当局严密监控,世博期间更遭侮辱及殴打。近日,74岁的段母胡小妹准备去悼念访民周雪珍因迫害离世的丈夫时,遭到便衣殴打、侮辱,出现生命危险,被送医抢救。
6月28日(周一)上午10时30分,上海市公安局闸北分局北站派出所警员到我家宣布:
我们居住在浦东新区(周家渡街道)上南路75弄5支弄15号,也就是现在建永久性世博演艺中心。温家宝总理说得好:公平和正义的阳光更有光辉。2002年中国申办世博会在上海2010年召开成功,每届世博会都有一个主题,中国上海世博会的主题是“城市,让生活更美好”。2005年世博会强迁了我们家私有财产至今已有6年了,至今没有任何一个部门给过一分钱的补偿和世博会的股权?从...
共有约 845 条记录
今日头条
NEWS HEADLINES
一名持有海军最高安全机密许可的华裔美国海军上尉及妻子于10月17日涉嫌向中国走私船只被捕。相关文件显示,这名海军上尉在接受政府背景调查时多次撒谎,他也多次向海军指挥官撒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