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羽良
现代人因爱情的变质而走上离婚一途的不少,因有所顾虑(面子、下一代、金钱或某种信念)而痛苦或麻木地与另一半牵手下去的也大有人在。若能统计究竟这些爱情是如何消失或变...
如果你生在古代是秦国的子民,当秦将白起率秦兵大败赵军于长平,坑杀降卒40万,你或许会觉得那只是众多胜利中的一场胜利,你可能不会去想那被坑杀40万赵军的父母妻儿,是怎样的心情?因为那时的你,一定受到暴秦视杀人首级多寡为军功高低的影响,也一心相信历史将会站在秦国这一边。
讲台上,老师对着学员说:“今天我们来做个探讨,看看谁陪你走这条人生道路?我们请一位同学上来,写出常伴你左右的究竟是哪些人? ” 一个女学员自告奋勇走上台来,只见她满脸幸福地写出:父母、爷爷、奶奶、阿姨、姑姑、表哥、堂妹、朋友、同学、同事、邻居-----等等。
网络上流传“中国什么都是假的,只有骗子是真的。”对于这种论调,许多“爱国之士”或许会将之视为污蔑祖国言论而嗤之以鼻,但三鹿奶粉事件透露了一个讯息,那就是毒食品与Made in China不再仅是国际人士所担心的连结关系,连中国子民也正曝露在各种商品可能含毒的慢性危险之中,没有人能确定下一个曝光的受害者,会不会是自己和家人。
8月30日一场大游行在台北的天空下举行了,游行的诉求有着台湾主体性的思考,有着台湾独立建国的口号与标语,也有着对马政府亲中立场的不满怒吼,更见二位女士拿着“阿扁我们永远支持你”的横幅微笑向观者致意。无论如何,这场针对马英九总统就职百日的游行,清楚而明确地表达了,生活在宝岛台湾的一部分人的想法。
奥运是全人类的体育盛事,它聚集世界各国运动好手来一场力与美的竞赛,也提醒世人,人与人之间可以不分族群、肤色、信仰、意识型态、性别等差异,和平地共聚一堂来一场君子之争。换言之,和平共处、尊重人权是奥运举办的基本精神。
相对于对政治上中国的认同迷惑,反观对中华优美的传统文化诸如唐诗、宋词与元曲、对道家提倡的道德与出世思想、对儒家入世济世与待人接物的精神……等等,只要是认同自己的身份为华人者,都会以认同中华文化为傲。
明亮的上弦月,天使般的她著一袭湛蓝的天衣曲著腿坐在月之弧,透明的翅膀映照天上的繁星闪烁,静静地遥望着地上的一切。张霜颖是我所认识的第一个在美国的中国人,这贴在她联络格上的图腾总是能吸引我的注意,猜想或许是她喜欢远离人群凝视着这世间一切的心意吧!但我不曾多问
台商吴振顺日前在平面媒体刊登全版广告,痛陈上百亿投资在他遭“人”陷害非法关押于济南看守所7个月期间,被中共官方势力勾结“用尽各种手段”过户、拍卖与转移。若读过吴振顺的陈情书,对于案情之曲折离奇,可能会让许多人有匪夷所思之感,但相较于常接触与关心大纪元媒体的读者而言,这只是又一个熟悉的受害画面且还会一再发生的事而已。
一个教授到一所著名的大学去演讲,在演讲的过程中不断地有纸条递上来。纸条上提得最多的问题是——“人生有什么意义?请你务必说真话,因为我们已听过太多言不由衷的假话了。”
一名男子,从女儿读小学三年级起,即常趁妻子外出工作,对女儿猥亵性侵害,直到女儿读高二时向同学说出自己的遭遇,才让整件事曝光。九年来,几度目睹父亲强暴妹妹的哥哥,却从未伸出援手,反而也模仿起父亲的方式侵害自己的妹妹。
别以为小孩子是不懂得刻骨铭心的,只要一转眼间失去了父母的踪影,哪怕是在人来人往之处,他都会毫不犹豫的立刻嚎啕大哭;然而对于已经走过生命的春天与夏天,可能正感受着生命之秋的一丝萧瑟,也可能正面临生命的晚冬的人而言,每当面对那过往而逝的岁月,又是什么最令人刻骨铭心呢?
陆客要来台了,许多台湾民众包括政府官员,都因陆客所带来的可能潜在经济效益而充满期待,但经济利益或许更充满了不确定的陷阱,面对一个残暴且至今不愿放弃武力犯台的政治实体,经济诱因也可能是对方一种隐藏政治目地或陷人与它同罪的手段。
陆客尚未来台,许多为讨好陆客的言论与措施已争相浮上台面,辟如要不要在陆客所经之地,包括旅游景点、餐厅、旅馆等处树立简化字,以“方便”陆客阅读。殊不知旅游者的心情,正是想看见不一样的风土人情,若一切都弄成和中国一样的口味与场景,那台湾还能剩下多少卖点?幸而!马总统有远见,他说,就让他们来适应正体字好了。
伫立长江边注视那不断东逝的长江水,你能否察觉这曾被苏东坡写下“大江东去,浪淘尽,千古风流人物。…”的江水,和昔日苏大学士所见有何不同?站在你所熟悉的城市,静静观察那川流不息的人群,他们一如10年、20年、30年前一样在你身边匆匆而过,或许你会发现不同的是,岁月的刻痕已在自己身上巧然驻留,但那过往仍是如此众多的陌生脸庞,是否也让你见识到时空的幻变?
在秘鲁纳斯卡谷地的地面上画着许多巨大的画,考古学家推测这些巨画完成于公元前200至600年之间,这些画的全貌在那个没有飞机的时代,大概只有天上的神仙才能一窥全貌。因为在地面上,每一个线条看起来都只像是宽度与长度不一的沟槽,加上它是如此的繁复硕大,故除了创画者与诸神,人们无法察觉它的真貌。
那年夏天他从中国来与我们共聚一个星期,书卷气中带着点忧郁的气质不多话,有一天我抽了空尽地主之谊陪他去山上走走,若说百年修得同船渡,那我们的缘分应该也不算浅。他是我真正认识的第一个中国人,虽然这样说还真有点奇怪!毕竟我也是中国人,只是我所在的土地叫台湾,我所在的中国叫中华民国。
一个富有的男人迟迟不愿与同居30年的情人结婚,他的理由是婚姻如鸟笼,两只鸟儿被关进笼子里后,会开始渴望没有鸟笼的自由,但一向尊重他想法的情人,近来却积极希望能与他办理结婚手续。
一位大纪元新闻网的编辑在看多了四川震灾的照片后,心绪低落泫然欲泣,传来的某张照片中,6、7个甚至更多的小学生被崩塌的教室压死在一起,令人看了也不禁为之鼻酸!而千百倍类似如此惨况的画面正在中国的四川地区上演,一场原本有预警的天灾却借由不将可能讯息转达给民众的政府,酿成了宛如人间炼狱般的人祸。
北宋政治与文学家欧阳修为了离别之情曾写了一阙很有名的词,词牌是《玉楼春》:“尊前拟把归期说,未语春容先惨咽。人生自是有情痴,此恨不关风与月。骊歌且莫翻新阙,一曲能教肠寸结。直须看尽洛城花,始共东风容易别。”
日本常败名驹春丽和一只连表演跳高也跳不好的海豚幸运的故事,给予我们活在不如意事十之八九的人生中,很好的启示,或许我们对事物需要有更开创性与乐观的看法。
1989年曾矗立在北京天安门代表自由与民主的民主女神像,在同一年六月四日凌晨被中国人民解放军的坦克碾碎;2008年的夏天,世人将来到这个地方参加中共举办的奥运会。但这个今天算起来是全世界残存共产主义的最大势力,依然没有实践其当初申奥时对改善人权的承诺,无数的中国人依旧在这块被共产邪灵盘据的大地上受难。
看到离婚率的迅猛窜升,不禁让人对婚姻的真谛与爱情的脆弱感到不解和疑惧。常言道情人眼里出西施,从纯真的童心到略懂世事,当我们懂得寻寻觅觅,每个人心底那蓦然回首站立在灯火阑珊处的人,到底是如何被塑造出来的?有的人相信缘分,有的人相信一见钟情,而更有人则是要等到爱已闯入心扉才会猛然惊觉。
小琦和美樱是国中的同班同学也是好朋友,两个人的学业成绩都非常优异,常常不是分列前2名,便是并列第一。但巧妙的竞争,竟不知不觉中改变了两个人之间的相处关系,课业的排名成了俩人心中最在意的事,于是彼此间的话渐渐的少了,功课也不一起讨论了,甚至当对方成绩超越自己时,妒嫉心还取代了原先能够真诚替对方高兴的心。
邻居的老婆婆独自在田间种菜,年迈而佝偻的身形让她的动作显得有些吃力。这些菜她其实一个人也吃不完,但她一心总牵挂着她那已年过半百的儿子,希望能多种一些好吃的蔬菜给他吃。媳妇劝她不要再那么辛苦,她却微笑的对媳妇说:“你可曾看过水往高处流去?”
网络上流传着《芝加哥论坛报》儿童版“你说我说”单元主持人西勒‧库斯特的一个故事。公元1963年,一位叫玛莉‧班尼的女孩写信给《芝加哥论坛报》,信中写道她总觉得很疑惑,为什么她帮妈妈把烤好的甜饼送到餐桌上,得到的只是一句“好孩子”的夸奖,而那个什么都不做,只会调皮捣蛋的弟弟戴维却能得到一个甜饼。
世事变化无常,利益则是导致世事变化如斯的原因。大者如国与国之间因利益的选择而不会有永远的敌人也不会有永远的朋友;小至个体纵横一生总常感叹知音难觅,因为见利忘义与自私自利已成了多数人的习性。
一位朋友的住家附近开了一家新的面包店,女主人是从中国嫁到台湾的“大陆新娘”,为了劝她尽速退出中共组织以免遭到天谴瘟疫波及,朋友讲给她听了有关中共残杀中国人的历史与漠视人权的种种劣行,以及善恶到头终有报的道理。虽然这名年龄未满30的新嫁娘对于中共的恶行也能清楚认知,但当朋友请她退党之时,她仍面露难色的犹豫着说:“我觉得这样好像是背叛了自己的国家。”
祷告是基督或天主教徒日常的功课,也被虔诚的信徒视为是,人和神彼此接触的机会。基督或天主教徒相信人是神的器皿,能够因为信神敬神而得到神的恩典,可以将完美的神性注入到这个器皿中,让带着缺陷的人性有走向或升华至神性的机会,而那也意谓着生命境界的向上提升。
开车的路上,一个纸箱从一辆呼啸超前的小货卡上翻滚而落,强劲的东北季风助长了它滚跌的力道,我从照后镜望着它不断的朝后滚去,即使过了约10秒钟它仍没有停止的意思。此时一辆机车为了闪躲它而骑向路边,说也奇怪,那纸箱子竟也朝着机车闪躲的方向跑,然后硬生生的卡在车轮底下,幸好机车没摔倒,而骑士也立即将机车停住。
共有约 94 条记录
今日头条
NEWS HEADLINES
尽管接连传出朝鲜人出逃至韩国的消息,但实际的出逃数量远远比报导出来的更多,并且精英层脱北者在张成泽被处决明显增加,显示暴政下的金正恩政权正在众叛亲离。 日前,韩国政府证实负责对朝工作的朝鲜侦察总局出身的朝鲜军大佐投奔韩国,这也是迄今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