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梅
说中国正在进行一场参与人数空前的猜谜游戏实不为过。是的,那些外国人,怎么能知道他们所谓的"CHINA"其实就是"拆哪"?他们更不知道,当下CHINA一个最要紧的...
印度尼西亚的医生,最近对前独裁者苏哈托作出了“判决”:身体状况不宜出庭受审。这一纸“判决”,使得苏哈托免于再去法院接受另外一种判决。医生基于医道的“判决”,对独裁者而言本非一种照顾或待遇,但是,其所导致的法院基于人道考虑而不作为的结果,对那些昔日的被独裁者来说,则是一种大大的不公。这又有什么办法?独裁的世道变了之后,前独裁者也成了新世道的受用者之一。
在美中关系动荡的时候﹐正是李希光这类人物最繁忙的阶段。最近﹐李兄撰文﹐长篇大论﹐满腹牢骚﹐质问﹕都什么时候了﹐中国的媒体还“不敢”妖魔化美国﹖也不知道他这是在问谁。按说﹐这个问题他应该问中宣部才是。不过﹐别指望李兄当真敢去问中宣部。虽然李兄希光同志在世界唯一超强──美国面前一副舍我其谁“我怕谁”的样子﹐可是﹐在中宣部面前﹐你以为他的胆儿会比老鼠的胆儿大多少﹖...
北京刚刚传出的笑话说,这次中国大陆飞行员失踪的方式兼具邓时代和江时代的特点:"下海"和"下岗"。
江泽民到香港参加"财富论坛",的确为香港增加了不少"财富味"。当他乘坐的那架从美国购进的豪华专机降落在香港新机场时,江泽民看到的是他在北京机场都不曾见到过的欢迎场面。此时,他的感觉一定很爽,也一定更加感觉到"一国两制"的伟大。
视听媒介发展的结果之一﹐就是把新闻以及新闻采访的现场越来越多地带到我们的感官面前。问题在于﹐在“听”与“看”的共时出现之后﹐“虚”与“实”的界限是否就一定会消失呢﹖在中国大陆﹐与此相关的问题则在于﹕在社会受众已然丧失了对媒介的信任时﹐媒介﹑尤其是视听类的媒介是如何找到出演“真实形像”的演员﹐从而制造出媒介产品﹐并以此维系媒介生存的﹖
尽管专制尽墨,但它却能理直气壮地指出民主的黑斑,并以此来论证尽墨的合理和必然,论证尽墨与黑斑的比较优势。是的,民主可以宽容黑斑,因为没有黑斑就没有民主;而专制不能宽容亮点,因为有了亮点,人们就不能忍受专制。
中纪委又发出了一个什么通知,规定省和地区一级的领导干部配偶及子女不准经营5个行当:房地产业,广告业,律师业,娱乐业,以及“其他可能与公共利益发生冲突的经商办企业活动”。
近些年,尤其是最近一两年来,大陆灾害事故频发,人祸不断。不论大事小情,负责官员的做法几乎如出一辙,那就是瞒住“上面”,捂住“下面”。大到干脆瞒住事故发生这件事本身,像媒体披露的某煤矿瞒报死亡达几十人的重大事故,最近才被发现等等,小到瞒报事故死亡人数,如去年广东东莞垮楼事件和今年洛阳火灾事件等等;相对而言,捂住“下面”则简单易行得多了,以“稳定”的名义出动军警...
大陆股市还未脆弱到被吴敬琏的几句冷言冷语就能压得一蹶不振的程度。因此,“五大”言之凿凿齐声谴责吴敬琏“毁市”,其实正是针对近来监管机构对股市监管措施加强的举动而来,实乃“项庄舞剑,意在佩公”
末年初,中共各种全国性会议多得数不胜数,这是计划经济的后遗症在“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条件下不停发作的表现之一。
也许,年复一年的“团结、幸福、祥和、安宁”就是这样由春节联欢晚会肇始而被生产出来──尽管这种气氛存在的时间也许只是和晚会时间的长短相当。央视的人或者还有别的什么人一定是以为他们那台花费几千万元人民币的晚会,是可以替代那些贫困家庭年夜饭的大餐了。
今日头条
NEWS HEADLINES
尽管接连传出朝鲜人出逃至韩国的消息,但实际的出逃数量远远比报导出来的更多,并且精英层脱北者在张成泽被处决明显增加,显示暴政下的金正恩政权正在众叛亲离。 日前,韩国政府证实负责对朝工作的朝鲜侦察总局出身的朝鲜军大佐投奔韩国,这也是迄今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