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一杵
中国阴历腊月二十九(二月五日),呼和浩特市开发区公安分局局长关六如在该市市委办公室,将分管政法的副书记王志平及一名女税务干部双双枪杀,关引弹自尽。此案在民间传得...
中国大陆从中小城镇到大都市,到处是拔地而起的高楼,到处在圈地盖房子,到处是呼啸而过的运载建筑材料的车辆,到处是排著长队抢购楼盘的有钱人。各地房价节节攀升,大多数地区的房价已狂炒到每平方米三四万元的天价。国家发改委的数据显示,十月份全国经济适用房、普通住房和高档住房销售价格同比分别上涨百分之三点三、百分之十点九和百分之十二点三。
杨建利博士终于走完了五年的地狱行程,回到了“光明的世界”,我想,他会记录一本比但丁《神曲》还要丰富、比葛兰西《狱中札记》还要厚重的书籍。
胡锦涛扳不倒上海帮在元月九日举行的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第七次全体会议上,九个政治局常委,唯独黄菊没有出席会议。在这次会议的前一天,《世界财经报道》就率先报道说,中纪委将披露陈良宇案进展:“随着调查的深入,陈的违纪违法问题,比最初公布的还要严重。”然而,胡锦涛在这次会议上的“重要讲话”没有提及陈良宇案的具体查处情况,仍然是千篇一律的口号:“保持惩治腐败强劲势头...
爆竹声声一岁除,又把新桃换旧符。中国人在震耳欲聋的“和谐社会”、“以人为本”、“八荣八耻”的口号声中迎来了二○○七年。过去的二○○六年,胡锦涛政权可以用平息民怨一筹莫展、肃贪运动黔驴技穷、缓解社会分配不公束手无策、推进民主与法制建设举步维艰、倡导和谐社会纸上谈兵来概括。
法制体系日益“完善”的中国,信息如此发达的今天,有毒的“红心”鸭蛋为何能畅通无阻地进入市场?大街小巷都是头戴大沿帽的管理人员,然而,他们不是忙着为人民服务,他们是制度的宠儿。有毒的“红心”鸭蛋,是黑心官僚体系的产物,是黑恶制度孕育的“畸形蛋”。
二00六年十一月十七日,面对追究中国民营经济发展“第一桶金”的呼声,已故胡耀邦先生之子、统战部副部长胡德平在南京 “促进民营经济健康发展论坛”会议上接受南方新闻网记者采访时表示:“民营经济的诞生非但没有‘原罪’,而且应该早生十年,二十年。”
中共计划生育政策和中共国教马克思主义一样,理论上破产,实践上灾难。信奉以无神论为基础的左倾价值观,灾难一个接一个。从出生到坟墓都被计划,养猪场也不过如此吧。再看看制定计划的都是些什么货色。
万人游行示威流产的背后 继今年六月份河南郑州大学升达经贸管理学院“文凭降级”而引发大规模骚乱之后,十月份以来,江西赣江职业技术学院等十所学院爆发了更大规模的抗议浪潮。十月二十日,江西省私立“赣江职业技术学院”学生由于学制问题与校方意见分歧,在校园大门等不到学校回应的情况下,数百名学生于二十一日晚上发起暴动,烧掉包括公安防暴车、校园警车在内的六部车辆。十月二十...
沉睡的非洲,蒙昧的文化,独裁的政体,连拿破仑发动第一次世界大战时都公开声言“不要碰这块沉睡的大地”,现代西方国家诸如美国、英国都采取“近而远之”的策略,避之不及,中共当权者竟然把他们捧为座上宾,无疑是引狼入室。
上海三十二亿元的社保基金被违规挪用,震怒了中南海,胡锦涛借此铲除江泽民上海帮大将陈良宇。其实,上海社保基金案只是冰山一角,全国各地的社保局、医保局、住房公积金管理中心等管理部门早已花样百出地把老百姓的“保命钱”、“安居钱”、“医保钱”等公共资金用得不知去向了。
七月一日是一个“特殊”的节日,是世界上最庞大的组织——中国共产党党组织成立八十五周年的“诞生日”, 拥有7080万名的党员都要参加他们的“盛会”,然而,这个节日已不具实际意义,因为这个组织没有“真党员”了。
厦门远华案涉嫌主犯赖昌星即将遣返中国,不容置疑,赖将受到拘逮与审判,会成为权利斗争的聚焦点,在这即将遣返的关键时刻,赖昌星为什么不说出真相?
最近,《经济观察报》发表勾新雨的报导:《动辄自称部委工作人员 各地企业恐惧“北京来电”》,报导说:他在对全国各地企业进行电话采访时,那些企业看到前面的来电显示是“010”,像避瘟疫一样避之不及。010是北京的长途电话区号,这三个简单的阿拉伯数字,为何让各地的企业大感头疼,避之惟恐不及呢?
四月十八日至二十二日,胡锦涛又要踏上北美那片“新大陆”,这一次的美国之行,可以用“步履维艰”来概括,他不仅会受到美国人民的冷遇,受到来自中国大陆人的抗议,而且,美国政府不会给好脸色看。
当苏家屯事件的真相一步一步凸显出来,当世界的目光聚焦苏家屯,我们没有理由不认为,苏家屯事件将会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
北极熊从莫斯科来到北京,对中国的政治制度与人权状况漠不关心,眼里只有生意,嘴里也只有生意,揣上胡温施舍的一大叠定单,高高兴兴回到莫斯科的穴洞里去了。
3月12日,前南联盟总统米洛舍维奇(以下简称米氏)在海牙监狱里,为了得到一张到莫斯科的单程机票故意服错药物,从而导致心肌梗塞结束了他罪恶的一生。按照宗教的说法:他走了,请上帝宽恕他!但是在巴尔干地区、在世界人民面前,他的罪行不可饶恕,他的死,只能是逃避了审判与惩罚,按照中国老祖宗的说法:他是多行不义必自毙!
在国内外强大的遣责声中,中共当局星期四做出决定:被停刊的中国青年报冰点周刊3 月1号复刊。但是,主编李大同和副主编卢跃刚免职,调到中国青年报所属的新闻研究所工作。复刊后的“冰点”是否还具有“个性化”?是否还敢“反思历史”,是否还有学术讨论?万马齐喑里唯一一匹微弱的“活马”是否还能发出嘶鸣?现在不得而知,但有一点是肯定的:政治严寒之下,岂能保证“冰点”的熔化?
在历时三个多月的“精心制作”之后,春节联欢晚会在除夕之夜与中国人见面了,那些新瓶装陈醋的歌曲,那奢侈的舞台设计,那矫柔造作的笑声,那单调乏味的节目制作,无不透析官权利益集团得意忘形的情感流露,无不代表党文化的庸俗与低级趣味。
12月18日以来,中国官方的新华社及中央电视台等媒体报导最集中的话题是:“布什曾经签署秘密命令,允许国家安全局对境内人员的通信进行窃听。”官方的所有媒体对这一事件都表现出极大的热情和“特别关注”。
几天来,我一直不相信广东省仙尾市东洲镇的开枪事件。不仅是我不相信,而且国内外很多学者及知识分子都不肯相信这一事实。
汕尾血案发生已一个星期了,12月11日,也就是离血案五天后,新华社正式炮制了一篇报导:《广东省汕尾市红海湾开发区发生严重违法事件》,报导指出:“12月5日中午,长期组织部分东洲坑村民以汕尾火力发电厂征地补偿等问题为由闹事的黄希俊等人,为制造新的事端,挑动邻近的施公寮村部分村民以火力发电厂施工爆破损坏部分群众房屋、赔偿标准不足为由,非法包围并冲击风力发电厂,迫...
共有约 38 条记录
今日头条
NEWS HEADLINES
尽管接连传出朝鲜人出逃至韩国的消息,但实际的出逃数量远远比报导出来的更多,并且精英层脱北者在张成泽被处决明显增加,显示暴政下的金正恩政权正在众叛亲离。 日前,韩国政府证实负责对朝工作的朝鲜侦察总局出身的朝鲜军大佐投奔韩国,这也是迄今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