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海一枭
生命小宇宙,宇宙大生命。儒佛道三家都是融天地万物为一体、贯宇宙人生为一源的,这是中华文化的共同点。
金庸《飞狐外传》有个小情节给我印象极深:胡斐小时在商家堡给商少爷痛打,有个叫马春花的姑娘为他说了句求情的话:“商少爷,请你放了阿斐,别再为难他了…。胡斐小小心灵之中便植下了一份深深的感激,十多年后,依然清清楚楚的记得马春花那句话,当马急难临头时,他挺身而出,几次三番舍身相救。还有汉朝韩信,一饭之恩,千金以报,这都是大丈夫本色,令人好生相敬。
道德与利益、自已利益与他人利益、个人利益与集体利益在儒门中是可以取得一致的。要破解这个困住了中外学者的囚徒困境,道德既使不是唯一、也是最佳“手段”。
文章摘要: 连古代酷吏都知道“其治尚宽”(尚,崇尚之意),“遇强而酷、遇弱而仁”,当今政府更应“吏治从严,民政尚宽”了。在不能保障各项公民权利的时候,至少对老百姓好一点、宽一点、仁慈一点,去奢省费,轻徭薄赋,与民休养生息。以“铁的决心、铁的手腕、铁的纪律”对付官吏权贵可以也应该,但以之对付超生者对付普通民众,却万万要不得!
班香宋艳从头说,剑胆琴心彻底清----师友赠联选辑
与浙江乡贤严正学不曾相识早相知:知道他是一个极富侠义精神的著名维权勇士及作家画家行为艺术家。知道他曾几十次发起或参与公民维权活动,不顾自身安危帮助弱势群体,曾九告司法局终获胜诉……。我曾将他曝出的台州市水利局水政监察员杨春红遭局长丁林超毁容一案的林料附在枭文《敦促胡锦涛拜师的公开信》之尾,并应邀在他发起的有关呼吁书上签名。
多年未曾回故乡过年了,今年准备回去与父母弟妹团聚。这几天,不由得频繁想起狱中友人和同道,想起他们的父母妻儿弟弟妹妹。有些狱中人如师涛、杨天水、郭飞雄、郑贻春、严正学等,与我曾有过网络交流。郑贻春在《汉语文学网》常跟我贴(我曾整理发表),杨天水多次赠诗于我,且是为林案写呼吁文章最多的人;师涛曾向其所供职的媒体推荐拙作(未用),还在电邮中说过一句话:你是我网上最...
反民主的儒家路线是错误的,必愈走愈狭。不要再自己下自己的套、自己使自己的坏、自己破自己的相、自己绝自己的路了。大道旷且夷,蹊路安足寻。
在一个正常社会里,任何偷盗行为都是一种罪恶和不义,但在贫富悬殊、特权横行的极端不公平的国度,偷盗是否恶行,需要具体情况具体分析。首先,与那些窃权窃国、堂而皇之地窃取国家财产和公共权力的大盗相比,一般小偷小窃,不道德、负道德的程度相对较低;其次,这种不道德行为并非都是绝对的负道德,至少有一部分人员及行为是“符合人民的根本利益的”、合乎道德或次道德的要求的。
很长时间来,人权是忌语,现在可以谈了,还创办了中国人权杂志、网站,而且“国家尊重和保障人权”有望首次写入我国宪法了,这无疑是一大进步。然而,中国人权网站、杂志上,反人权的老调子、大打“人权”嘴巴的言论依然比比皆是,最著名的是“主权高于人权”论。这是极端反动的理论。
其一 自笑无聊甚,求真不顾家。 甘遭韩信辱,敢卖王婆瓜。 弹剑龙蛇走,扬眉神鬼嗟。 生平真大憾,一败愿终奢!
【大纪元11月16日讯】(《动向》11月号)看过一些关于杨振宁的是是非非及他与李政道先生之间恩恩怨怨的报导,觉得此君人品实在不怎么样,可谓“科学上的巨人,道德上的侏儒”,近来杨振宁的一些言论,更坚定了我对此君的这一评价。有论者指出,杨振宁在东南大学演讲时的一些话,枉顾中国人民的利益,一味讨好高校领导和教育官员!连中央政府都不断提出体制要改革,他却不顾我国多少...
日玩文山夜笔耕,癖深文字俗缘轻。气豪胜养三千客,书富如屯十万兵。异想非非参妙谛,痴心耿耿系苍生。未成事业成诗业,古道何人伴我行?
纵欲唯私世俗情,谁知本性大光明? 云遮雾蔽无踪迹,一耀东方万象新。
根据古圣昔贤之论,契以自己的感悟和印证,拙文《一言性善发天心-----中华文化大启蒙书之七》深入人性探幽抉微,尽破其它各种人性观,唯倡性 善,在此性恶论甚嚣尘上之时代,不啻一济清凉,拙文发表之后,异议者、质疑者不少,有必要就人性问题作进一步的阐析,故续论之。
楼高好与白云俱,地僻恰宜诗客居。 夜览奇书如中酒,朝寻灵感那骑驴? 青沉眼底山常见,绿满窗前草不除。 不爱浮华爱清静,此心唯向古人舒。
孟子曰:“君子有三乐,而王天下不与存焉。父母俱存,兄弟无故,一乐也;仰不愧于天,俯不怍于人,二乐也;得天下英才而教育之,三乐也。君子有三乐,而王天下不与存焉。”《孟子尽心上》
前一阵子,民主和维权的阵营中产生了一些观点分岐,如维权政治化和非政治化之争,民运的有信仰和无信仰之论等。高智晟有一次来电聊起,我告诉他我是“两面派”,我支持高智晟郭飞熊们第一线的维权行动,也支持余杰们为言论信仰自由而进行的抗争。双方大方向是一致的,至于具体方试路径如何,是言论呐喊还是行动冲锋,是政治化维权还是非政治化维权,乃至有没有宗教信仰,信仰哪一种宗教...
一这是“有关部门”第四次“传”我了。为避免自我炒作之嫌(在一些网友和同道眼里,我是炒作大师呢),前三次我都没有公开,仅写了简单记录自我备忘而已。对我的“骚扰”从去年我到北京为林案召开研讨会前夕开始(记得那次传讯结束后要求我书面保证“在法律许可的范围内行使和维护公民权利”,我把“法律”改为宪法,写了。其实,中国社会多数问题都是中共特权阶级不能在宪法许可的范围内...
说到中国大陆文学界思想界学术界(如果大陆真有这类“界”的话),那真是牛皮马屁,中人欲呕,瓜子满眼,笑料百出,顶着儒家帽子的学者队伍也不例外。例如,不少儒者不知自由为何物,分不清积极自由与消极自由、经济自由与政治自由、意志自由与社会自由之间的区别,对诸西哲关于自由的学说的理解差以千里。
自由我所欲也,文化亦我所欲也,熊掌与鱼,都想兼得,念兹在此,无日或忘。袁红冰发起中国自由文化运动,大契枭心,大慰枭怀,当然要全力以赴地支持。前不久接到通知,《中国自由文化运动》第一届年会将于 2006 年 11 月在澳大利亚召开,邀我赴会。义所当往,能不“捧场”?乃去办理护照。
共有约 394 条记录
今日头条
NEWS HEADLINES
尽管接连传出朝鲜人出逃至韩国的消息,但实际的出逃数量远远比报导出来的更多,并且精英层脱北者在张成泽被处决明显增加,显示暴政下的金正恩政权正在众叛亲离。 日前,韩国政府证实负责对朝工作的朝鲜侦察总局出身的朝鲜军大佐投奔韩国,这也是迄今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