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义龙
官僚体系对恶的制度性保障,是群体性良心泯灭的根本原因,也是这起矿难中的某些胆敢转移隐藏尸体的根本原因。
中共总书记胡锦涛3月4日在全国政协民盟、民进联组会上讲,“要引导广大干部群众特别是青少年树立社会主义荣辱观,坚持以热爱祖国为荣、以危害祖国为耻,以服务人民为荣、以背离人民为耻,以崇尚科学为荣、以愚昧无知为耻,以辛勤劳动为荣、以好逸恶劳为耻,以团结互助为荣、以损人利己为耻,以诚实守信为荣、以见利忘义为耻,以遵纪守法为荣、以违法乱纪为耻,以艰苦奋斗为荣、以骄奢淫...
中共新华社7月15日报导南京教育局规定,擅自在校外从事以中小学生为对象的文化教学班等有偿家教的教师,在其申报教师专业技术职务评审中实行“一票否决”。
6月10日,年仅4 岁的9名女童为重庆市大渡口区委、区政府和区教委的领导们冒雨演出,领导们在随从们撑起的伞下端然观看,女童们则被淋得全身渗透。
中国官方媒体6月24日报导了美国皮尤研究中心和英国BBC的调查报告,结果是中国的国际形象比美国好。中国媒体的报导中不厌其烦地罗列了两项调查中的许多数字,并且言之凿凿这项调查的误差在“2到4个百分点之间”。
  据报导,沙兰镇是个低洼地,平时就容易被水淹,而长安小学又是该镇的低洼地。为什么一所学校会建在最低洼的地方呢?这肯定不是自然所为,一定是人所为,此其一;其二,这样低洼的地方,并非是在这次水灾中第一次成为积水之地,多年来,每次下雨,都是该镇雨水汇积的所在,学校校长没有向上级反映过?镇领导难道从来不知道这一情况?上级教育部门难道从不知情?不可能。
  中国政治性的节日不少,真正值得纪念的,有着恒定和普适价值的,却几乎没有,比如“7・1”、“8・1”、“10・1”等均充满着暴力和荒谬,而具有真正纪念意义的推翻满清皇朝的辛亥革命纪念日“10・10”,因为意识形态的障碍,被大陆人有意无意地淡忘掉了。
  就刘胡兰的遭遇来看,她的罹难的过程是不是我们今天所听说的那样令人感动和振奋,有没有被人英雄化,这并不重要,也没有必要再去证伪。关键是我们如何理解英雄的意义。
当局一方面死抱着毛的牌位不放,另外一方面又在政治方面中尽量淡化毛的思想和影响。我们不用十分着意便能体会出当局处境的尴尬。
爱国两个字是崇高和神圣的,我向来这样认为,并且向来自诩为一个坚定的爱国者,然而我现在对这两个中文字感到恐惧,因为它几乎成为暴力的同义词。
中国常驻联合国代表王光亚和外交部发言人孔泉,就联合国的改革问题,最近都表达了这样的观点:不赞成为安理会改革设定时限,更不赞成以强行表决的方式处理尚缺乏广泛共识的不成熟方案。中国的这一观点,受到一些国家的认同,在中国媒体中还特意指出,美国也反对设置改革时间表。
冷战早已结束,对冷战的反思也已盖棺。冷战把以前苏联和美国为首的两大国家群拖入一个令人至今仍然不寒而栗的军备竞赛之中,最后以前苏联一方的土崩瓦解而告终。这并非就能够证明,另外一个国家群的胜利就是完美的,所谓“歼敌一万,自损八千”。西方国家最后的胜利,付出的代价可能比失败的一方更加沉重。我们似乎可做这样的假设:如果没有冷战,世界会更加美好?冷战时期所有耗费在军事...
看了关于丁俊辉说读书无用的报导,心中老大的不舒服。
看着江丙坤喜笑颜开、意气风发的神态,令人殊为不解:如此高兴,所为何来?
极权政府自认为他们打败了一个普通律师,殊不知极权的丑恶因此而暴露无遗。我非常想向那些鹰犬们问一句,你们为什么不敢公开你们的行为?就像你们打击贪污盗窃杀人越货者的罪行时那样耀武扬威?你们可曾反思过自己的行为?想没有想过多年后如何面对自己的后代子孙?看看你们的前辈,文革中的那些精英吧!那些民族的败类、历史的垃圾!他们哪个一还在炫耀自己“光荣”的过去?你们也想在年...
奥斯维辛,已经是反人类罪的代名词。
自从江泽民富有创意地发表“三个代表”之后,终于给缺乏幽默感的中国人增添了一些茶余饭后的笑资,于是人们一提到“代表”两个字就开始有节奏地喷饭,就自然联想起江氏袅袅婷婷的激扬腰身和惟妙惟肖的弄臣神态,当然,在捧腹之后,不忘给江氏盖一个简洁生动的棺──戏子。
最近中国大陆的官方媒体为了彰显中共中央对禁赌的重视和决心,报导称:“仅在2004年一年里,总书记和总理就某个具体赌博案件或者个别泛滥严重地区的批示就多达40多次。”文章中还有诸如周永康要“打一场声势浩大的禁赌人民战争”、佟建鸣的“国内如果打击一个月,这些赌场就得干耗一个月。几个回合下来,他们就支撑不住了”等有些语无伦次的话语,这些暂且搁下不说,单表这“40多...
杨秀珠逃跑了,跑得无影无踪,跑得漂亮潇洒,跑得让人们无可奈何。是这个女人才智过人,勇冠三军,一妇发难,万人莫敌,令人猝不及防从而顺利出逃还是她的美貌沉鱼落雁,闭月羞花,一阵猛烈地媚眼轰炸就让边关将士目瞪口呆而从容西渡?我想恐怕二者都不是,从她贪污的伎俩来看,此妇智力如常,仅贪心略胜,其贪功得成,全赖手下人的绝对服从;从其年龄来看,年过半百一苍婆,纯情已故事...
还在监狱中服刑的维吾尔族女商人热比亚,获得了2004年度挪威拉夫脱人权奖,热比亚的丈夫和女儿在美国会山代替她领取了这项大奖。热比亚服刑的罪名是“非法向境外提供国家机密”,并因此于1999年9月5日在中国新疆被判有期徒刑八年,现在她已经在监狱中度过了五年半的时光,期间国际人权组织和美国等西方国家多次呼吁中国当局释放热比亚,均未果。
一段时期以来,市民旁听之风突然兴盛起来,从南到北,从东到西,从法院的审判到地方政府的会议,均大张旗鼓地邀请市民旁听。似乎一夜之间,中国大地民主之花开得红艳艳。对于“市民旁听”,官方或是官方的媒体一片声地叫好,似乎民主除此糜他,市民被允许了旁听,便是中共与时俱了进。实际上,这重旁听只不过是专制权力的又一次企图阻止民主的把戏。
中共认定赵紫阳先生在八九年的学生运动中犯了严重“错误”,这一方面清楚地表明了当今的中共与镇压学生运动的邓小平时代的中共、搞暴力革命和文革的毛泽东时代的中共没有什么区别;另外一方面也使那些对中共尚抱有幻想的人的脑袋上挨了重重一记闷棍。把反对武力镇压学生运动和对学生进行屠杀的行为称为犯了严重“错误”,是中共明确无误地在又一次与人民划清界限。
数日前﹐友人传来赵紫阳先生病重的消息﹐心情陡然间更加沉重起来﹐却万未想到 先生辞世如此倏然﹐又恰值老父沉疴难痊﹐蹙眉扼腕﹐不禁悲上加悲﹐涩泪如泉。
12月20日媒体上刊登了一则北京一些大学强制大学生献血来完成校方官员政绩考核指标的丑闻。我想这大概是加强执政能力的一个具体表现吧。
坐了两天的火车,今天下午六点多钟一回到家中,就急急忙忙打开电脑,想看看是否有朋友的邮件。MSNmessenger刚刚显示登陆成功,一位朋友劈头就是一句:“下一个就是你。”搞得我满头雾水。最后才得知是刘晓波和余杰两位朋友遭到一番粗暴的骚扰。
把每个军人都训练成机器,这就是中国军队的现实。把军人训练成服从的机器、战争的机器,这就是中共领导军队的手段。
共有约 93 条记录
今日头条
NEWS HEADLINES
尽管接连传出朝鲜人出逃至韩国的消息,但实际的出逃数量远远比报导出来的更多,并且精英层脱北者在张成泽被处决明显增加,显示暴政下的金正恩政权正在众叛亲离。 日前,韩国政府证实负责对朝工作的朝鲜侦察总局出身的朝鲜军大佐投奔韩国,这也是迄今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