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导斌
我与孩子之间,相隔只有九十公里,但这区区九十公里, 对于我们却天堑般难以逾越。
杜导斌在12月4日被公安带走的当天,孝感市公安局的国安人员和应城市公安就对他的家里展开了地毯式的搜查,杜导斌家里的角角落落都搜查到了,每一张纸片都进行检查鉴定后,认为是“有问题”的都集中在一起,与电脑、手稿、来往信件、及部分书籍、海外汇款单存根一起搜走了。
曾仁全先生所撰《杜导斌的“狱中札记”》发表后,引出安魂曲先生的《点评杜导斌的 “狱中札记”》。在国内论坛上转载的该文中,安魂曲先生指责我与贪污受贿犯同流合 污。对安魂曲先生的文章,实话实说,我一向不认真拜读。在我映象里,安魂曲先生常 有独到见解,但多限于所谓“急智”,其为文可观处不多,多掐架而少从说理上深入展 开,情绪化多于理性,建设性少于破坏性。这篇也一样...
一审判决最经不起推敲之处在于它公然对两条宪法原则的违反:1、对言论施加刑罚逾越了宪法尊重和保障人权的原则,如我在《我的两点意见──二审辩护和陈述》中所论证过的,刑法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与宪法“国家尊重和保障人权”、“公民有言论自由”是矛盾的。这条法律违宪确凿无疑!2、没收电脑,以及警方至今仍然无理扣押我的狱中日记和从我家中搜走的书籍、汇款单等私有财产的作法(一...
一审判决书没有查出我造成国家安全受到危害的任何依据,却判定我危害了国家安全。这种“事实莫须有”的判决向世人展示出对言论以“行为罪”论处的荒诞,反映出一审法庭只是机械地照本宣科地执行当前《刑法学》上的有问题的学理性解释。只要对《刑法学》上那些有问题的学理性解释略作解读,不难看出,国内法学界权威们根本没有拎清何为“言论”,何为“行为”。对于这二者的区别,我尊敬...
对一审判决书中所涉及到的法律专业性问题,我完全委托给莫少平大律师和吕曦律师。两位律师在一审期间不远千里,先后4次从北京专程来到孝感,免费向我提供法律援助,高风亮节,令人感佩!当我提出希望他们能够在二审期间继续提供帮助时,他们接受了,仍然不收分文。我认为,湖北省高等法院和中国法律界应该向这样的好律师给予褒奖!
申诉人因煽动颠覆国家政权一案,2004年6月11日孝感市中级人民法院做出(2004)孝中刑初字第20号判决(以下简称:一审判决),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处申诉人有期徒刑3年,缓刑4年,剥夺政治权利2年;没收其使用的犯罪工具联想天麟1110电脑一台。申诉人不服判决提出上诉。湖北省高级人民法院于2004年1月21日做出[2004]鄂刑二终字第153号刑事裁定(以...
尊敬的二审法官:上诉状没有充分表达出我对本案的全部意见,现根据法定程序作出两点补充:一、二审辩护意见:坚决要求在合法的司法解释基础上裁决本案。
我不服孝感市中级人民法院对我作出的一审刑事判决((2004)孝中刑初字第20号),现提出上诉,请依法判我无罪。
谨以此文,问候“过春节”的狱中朋友杜导斌。大年三十(北京时间2004年1月21日)夜24:00,杨银波将连续鸣放10圆巨响火炮,前3圆火炮将遥寄杜导斌、夏春蓉、杜浴,第4圆火炮将遥寄刚刚不幸去世、生前曾声援杜导斌的著名政论家金尧如先生。10圆火炮声声猛响,必将划破长夜冷清。朋友们,来年再战!
中国航天开发每年花二十亿美元,杨利伟太空走一遭又烧掉一百九十亿元人民币,换来的效益全是虚的,至多仅让中国氏族主义盲流多分泌几毫升肾上腺素。
在当年,别说英国不允许这块海外“领土”独立,就是那些自认为被英王遗弃的盎格鲁撒克逊后裔们,开始也不赞成与祖宗脱离关系。1770年,乔治.梅森这位对华盛顿产生过巨大影响的民主派人士说过:全美洲能够接受独立思想的有识之士不会超过5人。正是这5人使美利坚合众国从英王陛下的统治下独立出来。
中国新闻出版总署、中国信息产业部颁布的,自2002年8月1日起施行《互联网出版管理暂行规定》,由于此规定未区别经营性与非经营性的互联网信息服务提供者,并对“出版”概念进行了肆意的扩大解释,有可能将致力于学术研究、思想交流、公益事业和个人化表达的个人网站、群发邮件、各类宣传网页等网络信息传播方式均纳入互联网出版的“审批制度”之下,从而将对言论自由和网络的健康发...
说起来我算得上一个老资格网虫,1997年吧,我的两个哥们开了间网吧,离我家只几十米的距离,于是我就成了那儿的常客。但当时网络给我留下的印象不好,就是下棋,花钱。我为什么长时间泡在网上呢?原因很多,但其中有一个因素很关键,那就是当时很苦闷,非常苦闷。对现实,对自己,都十分失望。不仅失望,而且根本看不到希望。要知道,从1989年起,到1999年,10年时间里,我...
人权是全人类共有的权利,没有哪个民族例外,没有哪个人例外。今天,对人权的普世价值相信再也没有人会怀疑。正因为人权的普世性,这个世界上任何一个地方,任何一个政权对本国人民人权的迫害,都应被视作对人的伤害,应当受到人类的一致谴责。
记得北京当初宣告整顿报刊杂志的消息的,曾有许多人为之叫好。我当时就有那么点一厢情愿地认为,从此将告别党报党刊强制性摊派订阅,嘴里虽然没说,心里还真认为胡温新官上任后烧的这把火算是烧着了杂草。哪知道,事情远没这么简单。
残疾人网络写手罗永忠被“吉林省长春市中级人民法院”(准确称谓应是“吉林省长春市中级官僚法院”)判处三年有期徒刑的消息在网络上传开后,没有看见一个人支持。相反,同情罗永忠和谴责法院法官之声此起彼伏。一时之间,昨日还默默无闻的罗永忠先生成为反抗专制的民间英雄。
10月19日下午下班后,像往常一样,一回到家我就赶紧打开电脑,MSN提示有8封未读邮件,我点击它,以为立即就可以看到期望中的回信。可是,我失望了,hotmail打不开,我再试,仍然如此。先后经过近10次努力,还是没有结果。吃完晚饭之后,电脑被儿子占用。8点余我再上机,听见儿子唠叨google进不去。他经常用这个查询作文、英语和游戏网站。可是居然不灵了。我以为...
审判长曹洪光所依照的法律“《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一百零五条第二款、第五十六条第一款、第四十七条、第五十五条第一款之规定”正是这种恶法。只要将这些法条与《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关于公民拥有言论自由的规定作个对照,就完全可以看出,必须在宪法规范内的刑法,居然与宪法精神直接违背。这样的恶法,曹洪光之流居然奉若圭皋,只能说明由审判长曹洪光、代理审判员刘兵、“人民陪审...
河北省知名贪官李真死前,新华社“新华视点”记者乔云华先生做了一个专访,题为《李真灵魂毁灭探访录》(载于《中国青年报》2003年10月10日)。乔记者报道中有个对话是这样的:
10月13日,中共十六届三中全会已经接近尾声,然而,检点“人民日报”,“参考消息”,CCTV1等传统新闻媒体,均是一改以往的大吹大擂,竟是波澜不惊。胡锦涛肚子里到底卖的什么药?是一个让人十分困惑的疑问。
江泽民在邓小平死后几年过了一把独裁者的瘾,退位后竟自不量力,想把独裁者的好梦延续到火葬场,居然视全国13亿人民于无物,在21世纪做起了太上皇。只可惜过于一厢情愿。太上皇还没有当上三天,就受到全国上下的嘲笑、憎恶和咒骂,沦为后世笑柄。放眼当今世界,国民,侨胞台胞,外国政要,除了曾庆红贾庆林黄菊等一班江家喽罗,还有几人对江泽民抱有好感?完全有理由相信,“全球审江...
若干年后的历史肯定会写上这样的一笔:2003年秋天,专制当局扼杀自由民主的反动逆流达到最后一个小高潮。这个黑色秋天以胡锦涛强硬警告香港民主而开始。7月19日,国家主席胡锦涛在北京会见香港特别行政区行政长官董建华时说,香港的政治制度必须分阶段地逐步发展。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专家就此分析,“这番话显然是对近来许多香港民众要求特区首长和立法机构进行直选...
据【大纪元10月4日讯】(法新社哈瓦那三日电)“古巴异议人士巴雅,今天将14000多人签署的支持瓦瑞拉计划陈情书交给古巴国会,再度对美洲唯一共党专政政府提出大胆挑战。瓦瑞拉计划寻求就古巴政治与经济改革举行公民复决投票。”陈情书的主要内容是:“言论与结社自由,企业自由,政治犯特赦,新选举法,以及如果这些要项获得支持,在一年内举行选举。”
9月23日的上海公安网站(www.police.sh.cn)上出现了这样一个网页:《露宿街头勿同情》(http://gaj.sh.gov.cn/shpolice/xinzhao/ff365/item/2003_09/8561.shtm1)。网页的主要部分是四幅漫画。画面主角是一摩托车上坐前后两女生,她们在对话:“这些外地人真可怜呵”,“小芳,你不能同情他们”...
从9月2日起,这一个月里,东海一枭好象突然迷上了(或感到吃定了?)我杜导斌,由开始的关心我的安全,到责我“不解风情”。,到半佯半真的破口大骂,到含沙射影,转而又“深深鞠个躬”,然后终于抵达不温不火的调侃,我像被人拖在马后绕场一周,鲜血淋漓,据说到了终点还应该懂点幽默地说声感谢——所东海一枭说,能得到他一骂的人据说天下没有几个,我无功受禄般得享如此殊荣,自然得...
这个月头,卫生局的改革方案出台。30人左右的局机关,按30%的规定比例,需要裁减10个人。1名局长和7名副局长一个不裁,合同工不裁,正准备安排进来的1人不裁。剩下的20个在局里工作多年的股长和科员要减去二分之一。方案一出笼,局里立即炸了窝。裁人动员会开到半途,下面人已经走光。间两天后,两个中年妇女在走廊上拦住局长,指著鼻子骂道:“我们在这里搞事时,你还在田里...
共有约 100 条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