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影竹
为什么我们中国人今天来看的会很感动,因为神在造人的时候在人的内心“造”了良知,当你的良知一旦被真理、真善美所唤醒,就会产生感动。那么这种感动,慢慢就会使你开悟...
中共“十八大”前夜,太子党的大师兄薄熙来亲自点燃“重庆文化大革命之火”,意欲烧毁胡温设计的继承人宝座,跻身金字塔尖,已是路人皆知的事情了。
什么是民族自治权?乾隆给予土尔扈特人的,就是真正的、活生生的自治权。与此相反,中共在新疆、西藏等地实行的所谓“自治”,乃是三鹿奶粉式的假冒产品,最终不患政治结石症,才是怪事!
“反右”52周年的清明节,不知不觉来临。这几年,尚存人间的受害者和他们的亲友,以及研究那段历史的学者,为后代重述了由毛泽东发动、邓小平操作的毁灭精英的罪行。遗憾的是,有那么一个极为重要的“地块”,却触及不多。这就是军中“反右”的残暴状况。由于解放军是中共明白宣示的“在党的绝对领导下的武装力量”,密闭如铁罐,恐怖如阴曹,外界难于知情,是可以理解的。问题是到了中...
去年春天,我坐在纽约皇后区植物园的长椅上,为团团郁金香所陶醉。忽听身旁美国老太太自言自语:“Beautiful tulips!”(美丽的郁金香呵!)花名的汉语声音是:“求理普世”。我砰然心动:“求理普世”——求索真理,普及世人 ;让自由与民主这具有普世价值的理念,落实到世人身上。这不正是胡佳所走的道路吗?于是写下了《我赠胡佳一束郁金香》。
萨科齐与达赖喇嘛的30分钟会面,既不是在前者任职总统的法国,也不是在后者的驻地印度,而是在前波兰总统、团结工会领导人瓦文萨的家乡格但斯克。然而,他们在第三地均以宾客身份的会面,也未躲开中共像球场上人盯人似的叫喊和添乱。自诩文明大国的领袖们,以妒妇身份现身全世界,显得那么可笑,那么不懂事!
“亡国三恶因”是于右任先生1910年10月23日发表在《民立报》上的时评,距今近百年年了。全文只100多字,抄录如下:
莫冒险先生,号求安居士,居蜗牛书室。幼时,父命其习医,他说:“这可不是闹着玩的,人命关天,投药有误,治死一个,就是不抵命,牌子也要砸!”其父又让他进师范,他说:“进师范不是好玩的,嘴巴上没有门神把门,讲错了,误人子弟,罪莫大焉!”其父又说:“你既爱看书,就立志当作家好了。”他说:“笔杆子可不是好耍的。写好了累个半死,要住医院;写不好触怒当政者,要住法院!”其...
胡锦涛在政协联组会上关于两岸问题的定调:“台湾任何政党只要承认两岸同属一个中国,北京都可以与其协商,而且谈判地位是平等的,任何问题都可以谈。……实现两岸关系和平发展,基础是坚持一个中国原则。”胡锦涛讲话前后,各鞠一躬,好不感动人也么哥!
不久前,三位德国电视台记者来到山东临沂,采访维权人士陈光诚的妻子袁伟静。几个打手拿石块阻止记者登门,致使一名记者倒地。袁伟静奋身保护来访者,记者才得以离去。凶神恶煞的打手在袁伟静质问下,曾抛出一句“良心话”:“俺挣的就是这不要脸的钱。”原来每个打手每天有90元赏钱,比干别的力气活儿,高出许多。
把白求恩称作狂徒,不仅抵毁了毛泽东在“老三篇”之一《纪念白求恩》中的“最高指示”,还伤害了不少人心目中的偶像。但我没有这个意愿。相反的,我至今还对白求恩怀有敬意和谢意,因为我对他有点个人因缘。
2004年11月,北京西黄城根的国家信访局门前聚集了来自中国各地的访民,其中以浙江舟山来的访民人数最多,有200多人集体跪在信访局门前。记者在采访时清楚地听到他们在高喊“打倒贪官”,“惩治腐败”的口号,群情激动。
借毛泽东题词“向雷锋同志学习”40周年,中共掀起新一波政治教育运动,企图挽回大众同他们离心离德的局面。为了把冷饭炒热,消除百姓对中共欺人宣传的厌恶感而换取心理上的相容性,《人民日报》刊登了一篇题为“雷锋手表与雷锋精神”的专栏文章。其中说:“沈阳军区雷锋纪念馆展出了雷锋生前戴过的一块手表,与此同时,许多媒体也刊登了雷锋的一张戴手表的照片。以前出于宣传考虑没有公...
中共集团住在瑞金的时候,毛、刘、周、朱住在延安窑洞的时候,无法无天无户口。若一定要立户口,他们都是纯粹的农村户口。这一点,他们没有二话可说吧。
引子:人道生子当如孙仲谋,我是仲谋之兄孙策也。我与先父孙坚创业江东,人称江东虎、小霸王。诸葛亮未出茅庐,就预言天下不能与我争锋。只因我杀了于吉头,很快嘴眼歪斜而死。今天两会开幕,不见你的面,听说你也五官移位,恐不久人世矣!
谁说我“鼠目寸光”?我寒冷前入洞,又第一名亲吻春天--我比西方的雪莱更早唱出“冬季来临,春天不远”。草木繁茂,我备粮不懈;大地冰封,我吃穿不愁--这“人无远虑,必有近忧”的解悟,更早过东方的孔丘。愚蠢的专家,说我是动物中的啮齿,岂不知我利爪拨开沙砾,长须探知宇宙玄机,躯体不拘于凸凹的洞壁,皮毛能抗击风霜雪雨。我有动于九天之上的驱驰,又有藏于九地之下的隐蔽。老...
马克思写《资本论》累了,就去作数学题,他说这是一种休息方式。胡锦涛先生、温家宝先生,都是马克思的好学生,你们日理万机,没有劳逸结合,会累坏了身体。何妨吟诗一首,作点调剂。我这里有一首诗,是德国诗人维尔特写的。马克思和恩格斯熟识维尔特,还在1845年共同介绍他加入共产主义者同盟呢!恩格斯毫无保留地称赞他是“德国无产阶级第一个和最重要的诗人”。这样你们可以放心读...
中国著名维权及艾滋病活动人士胡佳被中国警方以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的罪名拘捕。员警在行动中,出示了拘捕证,这有别于以往对高智晟、蒋彦永等正义人士实行的半路劫持、无证逮人方式。表面看,似乎讲了程式。但实质上,是更恶毒的迫害行动。可以看到,在跨进奥运年的时刻,在国际舆论对中国人权状况恶化的频频指责声中,中共竟在众目睽睽下,破产妇之门而捉人,必有高层次中共领导人...
人生苦短,读书苦少,见识苦浅,顿悟难求。不,交谈中的“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变革中的“一天能顶二十年”,并非夸大,只是有心人方能把握和享用这稍纵即逝的刹那。多一些这样的把握和享用,岂不等于延长了生命?
奥运年来临,哪怕强颜欢笑,中共也得敲一通喜庆锣鼓才对。不料未等鼓声响,破锣已坠地!他们自造的凄凄阴风,代替了预想的洋洋喜气。且看正剧开场时,有几人鼓掌,几人悲伤?
当时,江泽民已经凭著“元老”的一句话,取赵紫阳而代之,踏着“六四”屠杀的血迹,当上总书记,并享有“核心”这一顶后任总书记胡锦涛摸不到的帽子。说来也巧,就在我面对挽留、进退两难之际,报上发表了《江泽民同志在中央组织工作会议上的讲话》。其中有这样一句话:“对于那些要求退党的人,不必进行挽留。”好,一锤定音!我的退党,大功告成。
在学生游行中,我很欣赏一句口号:“反对麻木!”屈原高歌“举世皆浊我独清,众人皆醉我独醒”,就是反对麻木,他的自沉江底,就是拒绝麻木。毛泽东在初期活动中,也发愁过“人民的不觉悟”,而当他把人民对国民党的不满情绪利用完毕之后,中共反复强调对中央的一切号召“理解的要执行,不理解的也要执行”,以及“永远保持同党中央一致”等等,提法不断翻新,本质都是给人民注射麻醉剂...
〔小序:黑窑事件震惊世界。黑窑中奴工、奴童的悲惨境遇,不逊于古罗马的斯巴达克思。一个省的黑窑,已经上千;黑窑的存在,已逾十年;中共的卵翼,是黑窑蔓延的条件。黑窑就是中共治下的社会缩影。这样一个邪党,谁若入其彀中,共伍共舞,必为人类所不齿,铸成终生大辱。笔者于1989年公开退党,弃之如敝屣。18年过去了,作为一个退党先行者,和盘托出我的经历,对读者不无阅读价值...
做为一介草民的我,除了上课时公然放送中国国际广播电台(Radio Beijing)对世界播出的“中国军队向学生和市民开枪,死伤多人,其中包括我台工作人员……”这段录音外,还做出一些“不听党的话”的事。
“六四”枪声过后,黑云压城,万马齐喑,魔怪嚣张。在我脑海里,留下两个悲痛到极点的印迹,一生也不会销蚀。
所谓“子弟兵”,在执行屠城过程中已经不折不扣地沦为邓小平等一小撮权贵阶层的鹰犬。作为有着十三年半军龄的我,他们的兽行,使我感到自己身上也有兽印。这使我羞愧,更使我愤怒。我的退党之心,坚定下来。明朝败亡之际有谚语曰:吃他娘,喝他娘,迎闯王,不纳粮!我说:吃他娘,退他娘,迎民主,没商量!
游行队伍到省委大院门前停下。省委书记岳歧峰手持扩音喇叭,一幅焦急而谦和的面孔,向聚集在门前的上千民众“透明”了自己每月的工资收入,并逐个交代他老婆和几个孩子的工作和收入情况。一批人走了,再换一批人。这一天,他要站一天,讲一天。一个省的第一把手,若不是感觉到中共江山,在奔突的火山口上忽悠了一下,他肯如此屈尊下就?“六四”以后,连这样的有限透明,也绝迹了,虽然当...
我于1984年夏天,毅然要求从领导机关——市教育局,调到教育学院教书,以便对官场的事“眼不见,心不烦”,同时也在心中打好了退党的“腹稿”。但是,上贼船容易下贼船难。在我20年有余的党内生活中,遇到过受处分的,开除党籍的,还没有遇到过、也没听说过有谁退党的。“党章”里有允许退党的一条,但在实际的政治气氛中,退党形同叛党,而叛党的遭遇,如中共宣传品所明示,是要被...
共有约 184 条记录
今日头条
NEWS HEADLINES
美国候任总统当选后首次接受《福克斯周日新闻》(Fox News Sunday)采访,针对主持人克里斯.华莱士(Chris Wallace)的数个尖锐问题,逐一提出看法。川普表示,他理解“一个中国政策”,但不理解美国为何要受此政策的拘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