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智晟
中国著名人权律师高智晟新书《2017年,起来中国》近日在台湾出版,高律师接受《美联社》独家专访时表示,酷刑无法使他噤声,他要揭露真相以及中共的罪行。
11月10日下午,一直遭到严密监控的中国著名人权律师高智晟在陕西榆林的住处遭到三名当地警察突然闯入,同时,住处周围布满相当数量的警察,气氛森严。
六年前的冬天,中国大陆著名维权律师高智晟的妻子耿和带领一双儿女,从北京秘密出发到达云南边境,经缅甸、泰国,经历千里奔袭、爬山越岭和几次遇险,终于来到美国。
经高智晟律师夫人耿和向大纪元证实,高律师目前安全在家。北京时间25日凌晨,耿和与高律师通了电话,得知高律师安全在家。此前24日,一度传出消息说高律师再度被中共国保人员带走。
周四(8月27日),“被神注定而命运不凡的”华裔少年高天昱刚满12岁。这一天,他度过了一个快乐,却不乏缺憾的生日。当天,他没有公布自己的生日愿望。
8月7日,是中国著名人权律师高智晟出狱一周年的日子,他被剥夺政治权利一年的附加刑罚,也应该在这一天得到解除。但是目前,他仍然被软禁在家里,连最基本的人身自由都没有。
“民以食为天,牙坏成这个样子,其实就是个生命问题”,中国著名人权律师高智晟的夫人耿和在最近一次与丈夫的简短通话中得知,高智晟在几个小时前喝了一口冲好的奶粉后开始牙痛,后来一直痛,什么东西也吃不下。
高智晟律师名义上出狱已经两个多月了,然而他并未获得真正的自由。据高律师妻子耿和女士介绍,高律师目前居住在新疆乌鲁木齐他岳父母家,但每天都有公安到家里骚扰,让一家人根本无法正常生活和工作。高律师甚至提出,为了不连累家人,不如还让自己回到监狱,这样的话听来实在让人心酸,但这却是高律师今天的现实。据此推断,他们的住宅外面应该遍布监控高律师的便衣或公安,他们的家里已...
中国著名人权律师高智晟遭受中共迫害已近十年。今年8月7日将是高律师刑满释放、重获自由的日子。海内外各界对此表示高度关注。
高智晟律师将于今年8月7日刑满,能否被“释放”,还是个未知数。新疆沙雅监狱答复高律师哥哥,不要来人接高智晟,在家等候通知。他们需要与北京沟通。
今天是高智晟律师五十岁生日,恰逢2014年的复活节也是4月20日。高智晟身陷囹圄,作为蒙难中的基督徒,他五十岁“大寿”赶上与复活节同日,不禁引人联想。而作为中国人权律师,高智晟虽未代理过涉外案件,但是他在国际上的知名度,远胜普通国际人权律师。西方很多国家政要的书柜里,存放着高智晟撰写的《神与我们并肩作战》,因为这是研究制定对华政策不容忽略的重要因素。
现在回想起来,我与高智晟律师的认识,大约是在2005年初。2005年3月中旬,我到“博客中国”网站工作。
当家不硬裹小脚,无视香花当毒草。 正义律师高智晟,上书三封不醒脑。(注) 迫害大法千古罪,漠视纵容罪不饶。 不知叫停装不见,密抓智晟入监牢。 智晟七年冤狱苦,你退高位罪难消。 如此奇冤谁之过?问声良心可安好? 释放律师高智晟,全民所望呼声高。 佛法慈悲给机会,生死存亡自己挑。 智晟风骨中华魂,民族精英国之宝。 当敬当颂芳千古,岂敢迫害暗操刀。 无法无天逞淫威...
(大纪元记者徐耀中比利时报导)5月31日,比利时荷兰语《标准报》刊登了荷语绿党(Groen!)领袖Elisabeth Meuleman的文章,文章中认为,比利时应该对欧洲外的留学生的签证采取更灵活政策,让他们即使在毕业后至少能在比利时多停留半年,留学生可以利用这段时间在比利时寻找工作,特别是那些学习优异和紧缺专业的学生。
今天,是高智晟律师被重新收监满一年的日子。现在的他,仍被关押于新疆沙雅监狱。而他的夫人耿和女士,则是带着一双儿女被迫逃亡美国,并一直持续为他的自由而努力。同时,在国际人权机构与美国国会兰托斯人权委员会的一项名为“捍卫自由”行动中,美国国会议员暨兰托斯人权委员会的共同主席沃尔夫(Frank Wolf),也把高智晟选为他亲自一对一营救的国际良心犯。
我记得他刚才说到了:我的孩子倒是给我打电话到西安来抗议。我猜一定是格格了。我想这么多年过去了,你也长大了,刚才听到你父亲讲的那些话,当然你到海外还可以去搜索一下他过去的一些文章,看一些情况。你觉得你现在对父亲对你这种细心的呵护和关爱,你能理解吗?
在我没做父亲之前,我可能对高智晟律师对家人的担忧,还不能算是完全能够去理解,但是当我那一次被捕,进了监狱以后,我的女儿已经出生了45天,这个时候格格和天宇,就是高律师对格格和天宇之间的那种牵挂、对嫂子耿和的牵挂,我算尝到了,所以这是一个参照。
6月17日是父亲节,在很多小孩子可以尽情享受父爱的时候,有的人却不能,比如像高智晟律师的女儿(格格)和她的弟弟。高律师大家都知道为中国很多弱势的团体提供法律上的支援,尤其在看到中共对法轮功学员进行系统性的迫害的时候,还向胡、温写了三封公开信,在此之后他就受到当局的迫害,而且还是非常惨无人道的行为,连他的妻小也未能幸免。2009年他的妻子耿和和带着一双儿女来到...
至今没有收到你的信,也没有你的新消息,你都好吗?
4月27日网上传来消息,山东盲人维权律师陈光诚冲破封锁逃出山东!怀着欣喜与振奋,读到新闻里的这一段话:“陈光诚向中共总理温家宝求助的视频中叙述,监控的人多时达有几百人,全村进行封锁,以他家为中心,至少有七八层,进村的路编到28路,连临村也被命令派人加入监控,还有一批人开着车不断的巡逻,范围可达村里以外五公里,甚至更远。真是三步一岗,五步一哨,草木皆兵。”
得悉高智晟还活着的信息,幸何如之,欣何如之!鞠躬拜谢自由亚洲电台记者张敏坚持不懈地报导。高智晟是活着的自焚藏僧尼!口占俚词咏之悼之。
国会众议员史密斯(Christopher Smith)问我:为什么高智晟能够承受那么多的痛苦而没有被打垮,是什么力量支撑着他?虽然我与高智晟结婚二十年,我却从未认真思考过这个问题。我知道他是一个好人,他做着正义的事情,这些事情在我看来都是天经地义、无需理由的。可是这些原本天经地义的事情,在中国却成了人们避之不及的恐怖事情。为什么高智晟明知道为此要付出巨大代价...
抬起你的头,忘掉酸和苦;苍天保佑你,好人终将会有好报!
2009年3月,我带着孩子逃到了美国,来到了这个自由的国家。美国确实如人所说的,是个神所护佑的自由国家,是人间天堂。虽然我们身在自由的国家,可是你却陷在没有自由的黑狱中,我们却不能自由地与你通话和通信,更见不到你的面,因此我们就是住在天堂也不幸福。虽然前不久,我知道了你的下落,但我的心还是在黑暗漩涡不能自拔。这次他们把你关在语言不通文化不同的偏远新疆,是想用...
按照中共现行法律规定,司法判决生效后,罪犯拿到执行书后,家属即可要求探监,我今天提出高智晟生死之谜决不是心血来潮,信口开河。高智晟案例不仅违反常规,离奇得出奇,而且中共拿不出一个合理的说法。高智晟是以高尚的行为、伟大的人格、忧国忧民的无私奉献得罪中共既得利益集团被政治迫害。
失踪近21个月的英雄高智晟,继去年底新华社发布取消对其缓刑并收监的消息后,2012年首日,高智晟的大哥高智义收到通知:高智晟目前被关押在新疆阿克苏地区的沙雅监狱。消息立即由从山寨国监狱出狱不久的胡佳在Twitter微博上发布:高智义电话告知,沙雅县的监狱2011年12月19日签署的通知书证明,高智晟被该监狱收监服刑三年,理由是“多次违反有关缓刑的规定”,却是...
无耻的中共政权玩弄法律的功夫无与伦比,高智晟表面上只被判三年而且是缓刑五年,高智晟的五年缓刑与别人不一样,很长时间是被强迫失踪的,不仅家人不知道高智晟在何处,中共政权不知道高智晟在何处,连始作蛹者公检法司都不知道高智晟在何处,中共专制独裁政权不仅不向关心高智晟的中国人民交代,也不向关注中国人权的世界人民交代高智晟的去处,以一问三不知的无赖行径,实施故意违法犯...
赵先生:你好,我首先向耿和女士问好。我们非常钦佩高智晟律师,高智晟律师的正义,他为弱势群体,特别是法轮功学员,我也参加几次法轮功学员被冤枉案,一个是党员的律师,另外的律师不好找,这个律师他不讲根本的问题,就是违宪,信仰自由的问题他都在兜圈子的。我曾经问检察院的这些人,问他,你这样判法轮功学员是违宪的。检察院的人说,你不知道啊,这个宪法不做为执行法律。你这个中...
中国的著名维权律师高智晟,在被当局枉判了5年缓刑即将到期的时候,突然由北京中院宣布重新收监3年,这加起来就是8年了。那么这个通知还不是由北京中院法庭来通知家属的,而是通过新华社的英文广播,对外面广播的。
今天是元旦,我正和孩子参加教堂的新年祝福。周围的人们都穿着节日的盛装,手拉着手唱圣歌,欢乐的节日气氛洋溢在人们的脸上。休息时,人们互相谈笑着,问候着,孩子们相互追逐著,大人们的欢乐声和孩子们的嬉戏声充满了教堂的每个角落。可是,我却感觉恍惚,不能融在这欢乐之中。昨天我从大哥那里得知你被关进新疆边远监狱的消息,心情沉重得像吊了铅块。
在中国著名维权律师高智晟五年缓刑临近期满之际,中国当局做出将他重新收监的决定。高智晟的妻子耿和,以及欧盟、联合国人权理事会的有关官员谴责了中国当局的这一做法。
法律本来是管流氓的,现在却被流氓操控。 大纪元2011年12月17日报导∶中国著名人权律师高智晟自2010年4月7日失踪一年多之后,近日突然被中共当局宣判要入狱三年。
近日,中共政权利用其掌控的司法系统将高智晟律师再度关进监狱,理由是“多次违反有关缓刑的规定”。与《环球时报》多次连续刊文批艾未未相比,中共连具体解释都懒得提供了——因为中共根本无法解释。
我们已经注意到新华社在今日宣布高智晟先生结束缓刑期后再次被送入监狱服刑。中国天网人权事务中心对当局政法部门这种利用现行司法制度迫害异议人士的行为表示强烈谴责。
16日,中国大陆官方通讯社说,人权律师高智晟已被送回监狱,服刑三年。此前北京一家法院裁定他违反缓刑规定。
2009年2月的一个深夜,我正准备结束一天的工作,并照例最后一次查收邮件。打开EMAIL信箱后,看到一个朋友的来信,让我读一下附件文章,问我是否可以对此写点什么投稿国外网站。这篇附件正是刚刚流传于网络上的高智晟律师的一篇自述――《黑夜、黑头套、黑帮绑架》,在文章中,高律师记述了自己于2007年5月被中共绑架后五十多个日夜里地狱般的经历。
高智晟,男,1966年生人,陕西人,退伍后通过自学成为律师,过去多年他因替弱势群体维权打官司,获选为中国十大优秀律师。 1990年与耿和结婚,两人育有一子一女,2005年11月,高智晟洗礼成为基督徒。曾处理多宗民众维权案件,多次控告地方政府,并分别在2004年12月31日、2005年10月18日、2005年12月13日 三次上书中国当局,陈述了法轮功人士合法...
2011年8月14日,是举世瞩目的人权律师、有口皆碑的中华良心高智晟先生缓刑(判3缓5)期的日子,也理应是他获得完全自由的日子,然而,全球的期望再次落空,高智晟律师依然继续被中共强制失踪——继续被人间蒸发!继续被“活不见人,死不见尸”!
“维权斗士”高智晟律师自第一次失踪至今已逾五年,海内外关注声浪再起。他的大哥高智义用长年拿着锄头的手写下寻人启事,恳求各界协寻他的弟弟。
【大纪元8月18日报导】正值美国副总统拜登(Joe Biden)展开北京访问行程期间,美方今天再次呼吁中国释放著名维权律师高智晟。高智晟自去年即音讯杳然。
《德国之声》近日报导, 8月14日,中国人权律师高智晟五年缓刑期已满,至今却仍然下落不明,他的家人发出寻人启示,希望知情人能告知下落。我不知情,只能猜测还在中共魔掌中,所以我迟迟没作声。我在思考如何解救高智晟?
2006年8月15日,中国维权律师高智晟于山东其姐家中被中共当局秘密拘捕,同年12月高智晟被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缓刑五年。到今年的8月15日,已经整整5年时间。但是,到现在为止,高智晟生死行踪没有任何消息。
2011年3月24号晚上,正义律师高智晟,荣获2011年度“言论自由奖”。这是言论自由出版组织“查禁目录”所颁发的宾德曼法律与活动奖。他的妻子耿和代表他接受颁奖,说出了我们大家的心愿:希望站在领奖台的是高智晟本人。
近日,美联社在中国著名的维权律师高智晟失踪9个月后,公布了去年四月对高智晟律师的采访内容,引起了国际社会的震动。可以说,采访披露的其在监禁期间受到警察的虐待令人发指。
朗朗乾坤下,诺大的自由文明世界,中国共产党仍无恶不敢为且无恶不能为,令人惊叹! 在十三亿同胞中,我们一家人竟是如此的无助。
中国维权律师高智晟自今年4月短暂露面之后,又再度失踪。法国《新观察家》周刊2010年9月9日发表记者Ursula Gauthier的长篇文章,介绍这位被那些受地方官员欺压或宗教迫害的人看作是救星、但不断遭遇当局迫害的律师。今天的法国舆论看中国节目就向大家介绍这篇题为“有勇气的中国律师”(L’avocat de la Chine)的文章。
我爱我的妻子,我爱我的两个可爱的孩子。任何价值都无法成为我选择牺牲她们娘仨利益的理由。我无法做到这一点,尽管我不道德地狠心尝试过。中共反文明势力也发现了我在这方面的不可救药,我的妻子、孩子成了他们人质。他们已完全知悉,我断乎不能接受对我这些至亲的压迫和欺辱,此已成为使我“驯服”的缰绳。
在我的妻子、孩子能够有效脱离危险前,我将平静地怀揣这颗苦果不露,这也是我对你们的请求。与前封信一样,我再次向你们表达清楚的是:高智晟没有变,我不会为任何利益背弃我的良心和损害我的灵魂,但现在我不得不停止去做一些事。
【大纪元5月13日讯】我在被关在牢房期间,中共方面曾给我播放大量的反映红军长征精神事迹及抗日战争、解放战争时期的一些影视片段。播放者倒也诚实,他直言告诉我:“我们知道你们这些人眼里是没有国家和民族利益的,只有把中国搞乱,达到你们不可告人的目的才是你和范亚峰、郭飞熊们最上心的。我们并不是想通过这些历史来唤起你的良知,而就是想让你知道,我们死了多少人,流了多少血...
【大纪元5月13日讯】我3岁前,白天大部分时间都是在姐姐的背上度过的。由于家境贫弱,姐姐11岁起便远离家乡到定边县的一个亲戚家当保姆,不挣一分工钱,只为有饱饭吃。由于掏不起路费,此一去至被那个亲戚包办买卖出嫁止,姐姐未回过一次老家。
【大纪元5月12日讯】所谓城门失火,殃及池鱼。在我被暴力绑架后囚禁的四个多月时间里,中共反文明势力在对我妻子及孩子的丧失人性的精神折磨过程中所施行的罪恶的野蛮及原始程度罄竹难书。大群“人民警察”的无法无天及无所顾忌,在几个月里的、全天候的无恶不作之害祸及七单元与我为邻的几家无辜的居民。仅一个多月的时间,每日不低于百人之众的“人民警察”在七单元制造了奇迹。一至...
【大纪元5月11日讯】【大纪元编者按】2006年12至2007年1月间,从监狱出来的高智晟律师给胡佳写了几篇共一万多字的信和短文,记录了自己零六年被捕期间及前后的经过,及山东警方曾发出杀掉他的指令,高律师也向朋友表明,现在自己不得不暂停去做一些事,但心身健康和那些被自己视作美德的东西还都完好无损。这些信及文稿辗转传到了海外。一年多过去了,如今写信人渺无音信、...
亲爱的美国会参、众两院的女士们、先生们:高智晟以之古老的方式向你们问好,并致予诚挚的敬意!感谢你们在过去一年多的时间里,给予我及我所追求价值的关怀和支持。
权力的黑社会化是可怕的。但比这更恐怖的是黑社会化的权力普及化和它的完全日常化。黑社会化的权力普及化和它的完全日常化,是今日中国专制权力反动至极的最显著标志,这样的显著标志由以当下黑社会化的警察权力为甚。
面对最近国内媒体惊呼的山西黑砖窑事件,我没有半点惊讶。如有人告诉我这样的反人类事件在中国的某一个地方已被根除,不再会发生了,倒会使我惊讶得血脉膨胀。
2006年8月15日中午12点左右,我在山东大姐的家,30名中共暴徒砸开门暴力绑架了我。同一时间,在北京,四十多名不明身份者暴力入侵到我在北京的私宅,在我的家里翻箱倒柜数小时后,将家中所有合法财产洗劫一空,仅留下三百元钱。暴徒们在整个过程中不出具任何手续,没有任何人表明自己的身份,所有人从头至尾一言不发。他们强制搜查了我的妻子和两个未成年孩子的身体后,开始了...
著名维权律师高智晟在为法轮功写出三封公开信后,大陆媒体既往对高智晟的种种报导均被删除。在高智晟律师被当局逮捕三个月之际,《大纪元》将陆续发表一些大陆媒体既往对高智晟律师的报导。以下全文和图片是新疆政府主办的《新疆政报》报导《用一颗善良的心去期待》。
共有约 367 条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