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智晟
环境污染对人类健康的威胁无需赘述,中国的环境污染在经历多年的积累后,终于到了集中爆发期,土壤、河流、地下水资源、空气,几乎无一幸免。雾霾出现的频率和范围都在迅速...
过去的一年里,中共当局明显地加强了对异见人士及维权人士的野蛮打压,一种相较以往更加凶残、冷酷、蛮横而肆无忌惮的面目清晰而固化,这些人士及其亲属们的人道处境更趋恶劣。
中共当局有一套被称为“魔鬼式看管方法”的人性压逼模式,起初它是专为异见人士设计的,后来扩及于党的“双规”过程中。“指定监视居住”是它后来得了的新名称。我在被转囚党国挂牌监狱前,累计有过四年多的被中共“指定监视居住”经历。记忆中,迄今总犹似梦中经验,恍若隔世事。它所有的设计悉针对着人性中最敏感及脆弱的部分。
2015年12月3日,地处广州的著名劳工机构番禺打工族服务部,被中共警察包围,七位劳工公益人士全部被抓,数十人被传讯或控制自由。这一野蛮事件在2016年持续发酵。当局不顾劳工界、社会各界和国际舆论的声援和抗议,除了在中央和主流媒体上进行大规模的污化和舆论审判外,还长时间剥夺律师会见被刑拘的曾飞洋、孟晗、朱小梅、何晓波等人的权利,不断向家属施加压力,逼他们劝其...
2015年,中共当局悍然在全国范围内,向本即懦弱不堪的中国律师界发动了全面的野蛮进攻,数百名律师中的最优秀分子罹祸,再创下共产专制暴政反人类法治文明价值的新纪录。中共反人类罪暴行记录中,又一个结构性的历史罪恶铸就。
骇人听闻的2016年中国毒疫苗事件,是另一个版本的“毒奶粉”事件,区别只在于名称──共同的权力背景、毒害对象都是孩子、绝对不得在法院起诉施害者、共同的对受害者的恐怖打压等。实质性涉及这波再次暴露了的罪恶的省份达18个。这些权力主导下的魔鬼事业经营者们,在五分之三的国土上、在6年时间内大量供应无效或过期的疫苗,所到之处畅行无阻。
2016年8月24日,贫穷陷入绝地的甘肃康乐县景古镇阿姑村的杨改兰,在杀死自己的四个孩子后,服毒自杀。处理完死亡亲人的后事,其丈夫亦服毒身亡。四世同堂的八口之家,六人身亡。其时,斥资两千亿堆砌“G20”荣光的嘶吼正在这国大地上响天撼地。
2015年6月,中共黑龙江庆安警察李乐斌冷血枪杀访民徐纯合事件反被中共当局公开肯定褒奖,这起众目睽睽里的血腥杀戮结局造成了一个明显的新变化未被世人注意。
在教育上清醒的民族才能赢得好将来。教育独立、自由的意义在文明人类群体中已不再是个需要辩论的话题。我们人民明天的生活质量、国家和社会的文明前景,悉取决于我们今天拥有着怎样的教育制度。我们欲使今天的未成年人能为国家、社会的将来做出最大的贡献,我们唯一正确的安排就是致力于建立最优秀的教育制度,使基础教育成了最有利于未成年人人格、身心健康及学识共同生长的基础,这本应...
2016年的中国大地上,强拆和抗强拆就像生死鏖战的双方,继续如火如荼地上演一幕幕惊心动魄的活剧。能够绝对结论的是,这是人类历史上,人民于和平时期遭遇的最不可思义的浩劫,这浩劫来自政府!
随着谎言欺骗的日渐失灵,以及与之相适应的藏民族的日渐觉醒,野蛮的暴力镇压成了中共在这一地区唯一的也是最后的“统治”手法。血腥的镇压与血性抗争此起彼伏,牺牲了许多这民族的好生命。一边是不断有血性生命牺牲著,一边是人们近乎死尸般地麻著!
2016年,愈发具有“文革”趋向的中共当局更加严厉地控制言论、思想和信息传播自由。言论控制、网络管控和新闻钳制无不至登峰造极,删帖封号如恒河沙数,成了党国日常的主要事业,而因言获罪则更随处可见,整个国家几被箍成铁桶,成了一个名副其实的大监狱。
相较于2015年,中共政权在过去的一年里明显加紧了对宗教信仰的普遍控制和更其恐怖的打压,尤以对基督教和法轮功的打压更趋严重,宗教信仰环境进入了近三十多年来最黑暗的时期。慑于基督教趋善向好的世界性宗教现实,长久以来,中共对其打击、压制虽则坚决、冷酷,但以秘而不宣、典型打击为其主要策略。中共对基督教公开的各个打击、普遍压制已是个醒目的新趋势,这种新趋势在过去一年...
制定宪法繁忙正酣季,书写上年度人权报告事间有萦怀,腾出手来却发现此项工程极大受制于我当下“中国特色”的现实处境──村里无网线、个人尚无电脑、微信一经发现即被封、不能与外人自由交流。
中国著名人权律师高智晟新书《2017年,起来中国》近日在台湾出版,高律师接受《美联社》独家专访时表示,酷刑无法使他噤声,他要揭露真相以及中共的罪行。
11月10日下午,一直遭到严密监控的中国著名人权律师高智晟在陕西榆林的住处遭到三名当地警察突然闯入,同时,住处周围布满相当数量的警察,气氛森严。
六年前的冬天,中国大陆著名维权律师高智晟的妻子耿和带领一双儿女,从北京秘密出发到达云南边境,经缅甸、泰国,经历千里奔袭、爬山越岭和几次遇险,终于来到美国。
经高智晟律师夫人耿和向大纪元证实,高律师目前安全在家。北京时间25日凌晨,耿和与高律师通了电话,得知高律师安全在家。此前24日,一度传出消息说高律师再度被中共国保人员带走。
周四(8月27日),“被神注定而命运不凡的”华裔少年高天昱刚满12岁。这一天,他度过了一个快乐,却不乏缺憾的生日。当天,他没有公布自己的生日愿望。
8月7日,是中国著名人权律师高智晟出狱一周年的日子,他被剥夺政治权利一年的附加刑罚,也应该在这一天得到解除。但是目前,他仍然被软禁在家里,连最基本的人身自由都没有。
“民以食为天,牙坏成这个样子,其实就是个生命问题”,中国著名人权律师高智晟的夫人耿和在最近一次与丈夫的简短通话中得知,高智晟在几个小时前喝了一口冲好的奶粉后开始牙痛,后来一直痛,什么东西也吃不下。
高智晟律师名义上出狱已经两个多月了,然而他并未获得真正的自由。据高律师妻子耿和女士介绍,高律师目前居住在新疆乌鲁木齐他岳父母家,但每天都有公安到家里骚扰,让一家人根本无法正常生活和工作。高律师甚至提出,为了不连累家人,不如还让自己回到监狱,这样的话听来实在让人心酸,但这却是高律师今天的现实。据此推断,他们的住宅外面应该遍布监控高律师的便衣或公安,他们的家里已...
中国著名人权律师高智晟遭受中共迫害已近十年。今年8月7日将是高律师刑满释放、重获自由的日子。海内外各界对此表示高度关注。
高智晟律师将于今年8月7日刑满,能否被“释放”,还是个未知数。新疆沙雅监狱答复高律师哥哥,不要来人接高智晟,在家等候通知。他们需要与北京沟通。
今天是高智晟律师五十岁生日,恰逢2014年的复活节也是4月20日。高智晟身陷囹圄,作为蒙难中的基督徒,他五十岁“大寿”赶上与复活节同日,不禁引人联想。而作为中国人权律师,高智晟虽未代理过涉外案件,但是他在国际上的知名度,远胜普通国际人权律师。西方很多国家政要的书柜里,存放着高智晟撰写的《神与我们并肩作战》,因为这是研究制定对华政策不容忽略的重要因素。
现在回想起来,我与高智晟律师的认识,大约是在2005年初。2005年3月中旬,我到“博客中国”网站工作。
当家不硬裹小脚,无视香花当毒草。 正义律师高智晟,上书三封不醒脑。(注) 迫害大法千古罪,漠视纵容罪不饶。 不知叫停装不见,密抓智晟入监牢。 智晟七年冤狱苦,你退高位罪难消。 如此奇冤谁之过?问声良心可安好? 释放律师高智晟,全民所望呼声高。 佛法慈悲给机会,生死存亡自己挑。 智晟风骨中华魂,民族精英国之宝。 当敬当颂芳千古,岂敢迫害暗操刀。 无法无天逞淫威...
(大纪元记者徐耀中比利时报导)5月31日,比利时荷兰语《标准报》刊登了荷语绿党(Groen!)领袖Elisabeth Meuleman的文章,文章中认为,比利时应该对欧洲外的留学生的签证采取更灵活政策,让他们即使在毕业后至少能在比利时多停留半年,留学生可以利用这段时间在比利时寻找工作,特别是那些学习优异和紧缺专业的学生。
今天,是高智晟律师被重新收监满一年的日子。现在的他,仍被关押于新疆沙雅监狱。而他的夫人耿和女士,则是带着一双儿女被迫逃亡美国,并一直持续为他的自由而努力。同时,在国际人权机构与美国国会兰托斯人权委员会的一项名为“捍卫自由”行动中,美国国会议员暨兰托斯人权委员会的共同主席沃尔夫(Frank Wolf),也把高智晟选为他亲自一对一营救的国际良心犯。
我记得他刚才说到了:我的孩子倒是给我打电话到西安来抗议。我猜一定是格格了。我想这么多年过去了,你也长大了,刚才听到你父亲讲的那些话,当然你到海外还可以去搜索一下他过去的一些文章,看一些情况。你觉得你现在对父亲对你这种细心的呵护和关爱,你能理解吗?
共有约 381 条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