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山
2008年五月的汶川地震给当代中国无数家庭带来了无尽的创痛,也给全社会留下了值得深思的教训。地震也像万花筒一样把当代中国社会的方方面面和形形色色暴露在人们面前...
“群体事件”是中国近些年来国内政治生活中越来越常见的一个词汇,它所指称的一般都是公众聚集发泄对权力机关不满的事件。在过去,它们不是被叫作动乱就是闹事,但现在,由于此类事件层出不穷,当局不得不使用中性化的语言了,否则每年几百起动乱和闹事,这不等于承认和谐社会是子虚乌有吗?
世界上有很多事很容易,也有很多事很难。我们这里说的当然不是那些靠个人举手之力就可以办成的生活小事,而是那些只有靠集体甚至国家的力量才能办成的大事。相对于个人小事,大事当然都不容易。但大事和大事相比,也有难易之分。
通过对国家人口统计和很多地县地方统计的分析和归纳,这个专题得出一个数字:在四年中中国非常死亡人数最多达到3600万。对这个数字提供有力证据的是前新华社高级记者杨继绳的数十年来的材料收集和研究
2008年是中国大跃进50周年,美国中国二十一世纪基金会和西东大学、中华学人联谊会合作,于10月间在新泽西和纽约召开了名为“中国的历史教训和未来挑战:纪念大跃进50周年和改革开放三十周年”的大型国际研讨会,邀请了60多名学者参加。
不久前在一次外交部例行记者招待会上,“当英国广播公司记者詹姆斯提出关于中国政府要求境内生产销售的计算机预装绿色上网过滤软件的问题时,外交发言人秦刚并未像以往那样直接回答问题,而是微笑着说︰“詹姆斯,你能不能回答我几个问题?”
“一个国家塑造国家形像的关键是自我形像,国内形像,是一个能否让国内的老百姓满意的问题。如果一个政府在人民心中的威信很高,那它的国际形像也一定很好。国内民众不满意,却有好的国际形像,这基本上不可能……如果中国的老百姓对三鹿奶粉这类的事情很满意,没有怨言的话,那西方的报导才真算是‘扭曲’了中国的形像。所谓‘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身正不怕影子斜’。”
近年来,"举国"这两个字越来越频繁地出现在大陆政治术语中。"举国一致","举国体制","举国上下"等等层出不穷,以显示在中南海的领导下万众一心的和谐局面。但这个官方的"举国"越来越受到来自民间的"举国"的挑战。去年上海的杨佳袭警案就是一个被官方的"举国"排斥在外但却是民间"举国"关注的焦点。今年的的邓玉娇案更是一个民间万众关注的政治事件。
今天是六四天安门事件的二十周年。二十年来,在中国大陆,"六四"这两个字就像幽灵,虽然难以公开现身,但却无处不在,无时不在,让统治者如芒再背。对于全社会,这两个字是一个不定时的炸弹,随时都会引爆。
苏联时期发生过这么一个真实的故事。有一个复员军人,身无一技之长,在莫斯科街头摆了一个摊子,号称能帮家长替他们的子女上大学找到门路。无论什么学校他都有办法,只要交一定的费用,如果进不了那几所想进的学校便全部退回,分文不收。很多家长心想既然如此何妨不试一下,于是纷纷找到他,结果很多人的子女竟然都被他们报考的学校录取,那些没考上的虽然抱怨这个人神通还不够广大,但庆...
陆徵祥是北洋政府外交部长,曾经在1915年代表袁世凯政府与日本签订《二十一条》,为此背下"卖国"的恶名,是人生中一大污点。但1919年他带中国代表团参加巴黎和会时力争民族权益,最后拒绝在和约上签字。当他率领代表团回到上海时受到万人欢迎,被誉为"不签字代表"。
这个在"1984"和"美妙新世界"之间中国到底更像哪一个的讨论有两个可能的答案。一个是当代中国是一个"美妙新世界"和"1984"的混合物,而这个混合物还没有像它的两个基本元素那样受到分析和描绘。在物质和人的欲望层面,我们看到的无疑是一个"美妙新世界";但一进入言论自由的空间,就会遭遇一个"1984",那些无处不在--虽然远非无懈可击,可能也没有必要做到无懈可...
最近,杰佛瑞瓦瑟斯托姆(JeffreyN.Wasserstrom)的《中国的"美妙新世界"以及全球化时代的其他故事"》由美国印地安那大学出版社出版,引起了美国的中国研究学界的讨论。
大陆坊间近来流传一本书,题目叫《中国不高兴》,作者中有几个参加过前些年那本《中国可以说不》的书的策划和编写,因此被看成是那本书的续篇。不过需要补充的是,在《中国可以说不》之后,还有过一本《中国还可以说不》,以及一些类似的粗制滥造的东西。因此《中国不高兴》是这个"中国"系列的最新作品。
美国依利诺州州长布拉戈耶维奇涉嫌卖官鬻爵和利用职权为私人谋利的丑闻成了最近美国政坛除奥巴马新任总统之外的热点。布拉戈耶维奇是塞尔维亚后裔,在美国显然是少数族,刚届知天命之年,依利诺又是民主党的大州,新出了个总统,本来他在政坛还大有可为,但现在披露出来的腐败丑闻不但断送了他的宦途,而且暴露了他恶劣的态度和低劣的品行。
委内瑞拉总统查维斯上个周末出席了一个引人注目的仪式,在这个仪式上中国将一个价值4亿美元的通讯卫星的使用权和控制权交给了委内瑞拉。这个卫星将被用来向委内瑞拉全国提供国际互联网服务,同时也用来向边远地区提供医疗资讯和帮助诊断。中国的卫星技术商业化已经有年头了,但这次交易的象征性和实质意义都些非比寻常。
2008年北京举办了奥运会,很多人在此之前就兴奋地说这次国际盛会是中国改革开放30年的成人礼。从物质层面来看,这个说法是非常谦虚的,因为就中国政府为这次盛会所耗费的人力和财力来看,中国的能力远远超过了世界上绝大部分国家。但在精神、心理甚至语言上中国人是否达到了"成人礼"的标准,还是非常有问题的。
前两天,美国第二大报业集团美国报纸出版和广播集团论坛报公司提出破产保护申请的消息传到中国后,很有些网友不约而同发出呼吁,建议中国企业收购该公司旗下 在美国很有影响力的《洛杉矶时报》。北京最爱国的《环球时报》立刻举行了“中国应该收购美国大报宣传自己吗?”的线上调查。
“我们是中国人,没有向美国政府交过一分钱,没有纳过一分税,凭什么我们一个外国人要花美国政府的钱,凭什么我们看病要美国人民买单?!”
胡锦涛前几天在前往美国参加经济峰会途中顺道访问古巴,又和卡斯特罗兄弟握手言欢。最近古巴连续遭受飓风袭击,给了胡锦涛表示中古两党战友情谊的良好机会。中国给了古巴6千万美元的无偿援助,胡锦涛甚至指示他的专机尽可能少带行李,多装运一些救灾物资,所以1600条棉毯和1600条毛巾被和胡锦涛同时抵达哈瓦那。
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中国发生的很多重大政治事件往往只有在外国才能自由地研究,近的如法轮功和六四,远的如土改和镇反,这几乎已经成为所谓中国研究中的一个人们见怪不怪的现象。最近,一个奥地利青年对五十年前大跃进的研究又一次证明了这一点。
非裔美国人奥巴马当选美国第44任总统已经成为一个全球性的历史事件。奥巴马胜利的直接原因是美国自冷战结束以来在共和党主导下的国际政治和国内经济政策丧失了选民的支持,很多美国人希望根本性的变革。但大选最后关头和选举揭晓后的舆论显示,奥巴马当选的意义超出了美国国界,成为一个国际性的事件。
上周,微软中国正式启动视窗正版增值计划,中国互联网上立刻一片喧哗。在这个计划下,一个能检测出操作系统是否盗版的程式会自动安装进具有系统自动更新功能的电脑。
孚格特对如何保管和运送列宁的大脑作了有益的建议,但他的研究成果却让苏联当局下不来台。1932年他在公开演讲中把列宁的大脑切片和罪犯以及智力发育迟缓症患者的大脑切片作了对比,指出它们有惊人的相似之处。
我们9月4日的节目中介绍了不久前由新华社和下属的国际先驱导报在非洲举行的有关非洲人对中国看法的民意调查。这个调查对16个非洲国家中 121个所谓有代表性的人士发出了调查表,回收到 43份。对一个九亿人口的大陆来说,43份答卷根本不能说明什么问题,但就是这个实际上根本无法反映非洲民意的调查,却在中国大陆平面和电子媒体上得到极大渲染,企图造成这就是非洲人心目中的...
中国诗人顾城有两句广为流传的诗:"黑夜给了我黑色的眼睛﹐我却用它来寻找光明。"很多人都知道这两句诗有特定的历史含义﹐指的是在毛泽东时代后期青年人在思想上的苦闷和追求。但前不久﹐在"中国崛起"的声浪中﹐这两句诗却被官方新闻记者用在了匪夷所思的地方。
奥运闭幕了。在让人刮目相看的同时,中国也引起了世人更多的议论﹕这样一个有能力有决心有手段也有身段的大国政府,如果拿出办奥运的劲头来办其他事情,会给世界带来怎样的变化﹖
毛泽东的稿费究竟有多少?这是一个值得全中国人民问一问的大问题。这里并不是要妄自代表全国人民,而是因为从50年代到70年代,毛的著作是全国人民都必须 买的,当时绝大多数家庭,尤其是在城镇,每户都起码有好几本毛泽东著作,从毛泽东选集、毛主席语录、毛泽东诗词到毛一些文章的单本可以说毛的稿费是全国人 民省吃俭用从嘴里和身上省下来的。这笔钱不管有多少,都是人民的财产...
北京奥运还有三个星期就要敲响开堂锣鼓了。盛世逢盛会,北京的兴奋和紧张是不难想像的,以至于有人用“奥运焦虑症”来形容,尤其是奥运的保安。当局调动了全国的警力和正规军,把个京城围得铁桶相似,外地人进京不知要过多少关,每根电线杆都由专人负责看守,连新建成的俗称鸟巢的国家体育馆周围也安营扎寨,架起了防空导弹,祖国的心脏真正成了一座密不透风的紫禁城。
它被困在废墟下时无疑听到了"主席唤总理呼",闻到了"左军叔右警姑",从而坚定了只要"有党、有政府、有解放军"就有希望的信念。更有可能的是,它并不知道如果自己死掉,主人会不会在猪圈前放上一台电视机,和已经成了鬼的自己共用奥运盛世。因此,为了奥运它也要活下来。
共有约 121 条记录
今日头条
NEWS HEADLINES
尽管接连传出朝鲜人出逃至韩国的消息,但实际的出逃数量远远比报导出来的更多,并且精英层脱北者在张成泽被处决明显增加,显示暴政下的金正恩政权正在众叛亲离。 日前,韩国政府证实负责对朝工作的朝鲜侦察总局出身的朝鲜军大佐投奔韩国,这也是迄今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