力虹
东钱湖又称钱湖,是浙江省最大的淡水湖,著名的风景名胜区,享有“西湖风光,太湖气魄”的美称。东钱湖开凿至今已有1,200多年历史,历史遗迹星罗棋布。钱湖是鱼米之乡...
今天是浙江诗人、自由撰稿人大纪元专栏作家力虹被当局刑事拘捕满37天。宁波市检察院今天下午发出正式逮捕通知给力虹的太太董敏。其理由是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
10月6日中秋节,是华人阖家团圆、共享温馨的日子。在中国大陆有很多异议人士身陷囹圄,他们的家人感到孤苦悲凉、黯然神伤。大纪元记者在中秋佳节采访了这些家人,他们向狱中亲人与外界朋友诉说中秋心声。
目前,离北京奥运会开幕仅剩下二年不到的时间,中共当局对内镇压民众、暴虐人权、扼杀言论自由,对外欺骗舆论、热衷奥运的状况与1936年的纳粹德国极其相似。而在中国大陆,1949年之后历次政治运动中遭迫害致死的8000万条生命和1989年六四大屠杀亡灵仍未得到昭雪;特别是今年3月9日,被媒体揭露出来的苏家屯大规模集体灭绝、活体摘除法轮功学员器官惊天血案,正在拷问著...
在中国漫长的专制统治的历史上,能够舍弃生死、大义凛然、为民请罪的人物极其缺乏,可谓稀若晨星。我从来将此类舍生取义、为民请罪的忠勇之士,视为上天因怜悯苦难苍生而降临人间的至仁至义的天使,是中华民族之血脉虽遭万般磨难仍能绵绵不绝、顽强生存的道义根基与最后企盼!
自从读了加拿大两位名叫大卫的人士所写的那份《调查报告》,常常恶梦连翩……这么多的角膜、心脏、肝脏和肾脏,它们都到哪里去了?它们会不会被鸟叨走了,随着候鸟的迁徙,到了天涯海角,到了这个地球上每一个有人类居住的地方?
一只小鸟,好不容易挣脱了笼罩,为什么还要流着泪回去?一只小羔羊,凭著天生机灵甩掉了豺狼的跟踪,为什么还要哭泣著回到狼群当中?从自爸爸离家赴山东,小格格就开始思念爸爸。等到的却是软禁、抄家和恫吓。弟弟发高烧,妈妈绝了食——在此之前,妈妈将一些写有文字的纸张撕碎,吞咽到了肚子里。
几天以来,高智晟被绑架,陈光诚被重判,赵岩被换了个罪名判成3年2个月。邪恶政权已完全疯了,他们已决心在反正义、反文明与反民心的黑道上死不回头,绝世而去!
九评在中国大陆广泛流传引发1300 万人声明脱离中共。在这个大趋势带动下,中国大陆连续惊暴出一个个令世界震惊的消息:中共活体摘除法轮功学员器官牟利、东航飞行员袁胜东方到西方避难、中共秘密逮捕大陆人权律师高智晟、非法判刑盲人维权律师、“亚洲最有影响力”的人物陈光诚等。这些事件发生意味什么,它的影响力何在?记者就上述问题采访到大陆著名网站《爱琴海》总编辑、曾身系...
前些日子,罕见的高温炎热席卷华夏大地,上网写文章只得在清晨5、6点钟进行。下午与晚上经常应邀去公园茶室与朋友们聊天避暑。在此期间,接触了认识了不少新朋友,聊著聊著,大家都会情不自禁地讲起当前社会的黑暗、政府的腐败、民众的苦难和对中共统治的发自内心的厌恶与愤恨。
顷闻《大纪元》记者赵子法报导,我们中国的良心、我们的高智晟律师于8月15日中午12点,在山东东营市姐姐家中,被十几名突然闯入的便衣们秘密抓走!至今已过去52个小时,所有能联系到高律师的通讯手段全遭切断,高律师如今下落不明、生死未卜!
屹立在华南边陲的弹丸之地香港,曾经是苦难中国黑幕重重之下一个令人向往的自由港、一面自由的旗帜。89“6.4”大屠杀之后更成为千千万万追求自由民主的人们的避风港和温馨的“家园”。每年的“6.4”烛光悼念晚会和每年的“7.1”大游行,让全世界的华人为之骄傲、振奋与敬佩!
就在昨天(8月11日),路过新华书店时,看到书店大门上挂出了大红巨幅标语:“热烈庆祝《江泽民文选》向全国发行!”一阵晕眩,一阵恶心,想赶紧避开目光已经来不及了!
7月19日看到吴弘达先生刊发于《观察》的二篇文章(《法轮功/苏家屯事件之我见》和《我对于法轮功媒体报导苏家屯集中营问题的认识及其经历》),因为心有疑惑,所以撰写了那篇《吴弘达他想干什么》。后来有人为吴先生辩护,也有人作了进一步质疑……我都没怎么留意,世事纷繁,诚如高律师所说的“该干什么,还干什么”了。
这几天突发事件频出,可谓电闪雷鸣,风雨交加。当我们忙于为刚刚被中共当局强行封闭的《世纪中国》系列论坛而呐喊、抗议与签名;忙于“为对中共特务残害高律师暴力行为的公民连署抗议书”而呐喊、抗议与签名;忙于抗议浙江省萧山地区当局日前动用数千名警察拆毁党山教会聚会所,抓捕几十名教民,并予以同仇敌忾地声讨之时,今天的《观察》发表了署名为“楚一杵”的文章,题目叫做《吴弘达...
前些日子,我有一次奉化溪口之旅,回来撰写了几篇“溪口岩头纪行”,发在《民主论坛》上,又被大纪元和博讯等网站转载。当我写到蒋经国晚年“对推动台湾民主化的贡献”时,却受到了洪哲胜先生的批评。他批评我对蒋氏父子统治台湾几十年的独裁暴政和民众力拼民主的“台湾经验”缺乏了解。他告诉我,蒋经国是在镇压民运无效的情形下,才不得不决定顺从民意,逐步结束独裁统治的。
8月1日晚,杭州文友昝爱宗通过电子邮件给我发来了“请浙江省调查并公布杭州萧山区政府"7.29暴力拆除教堂"真相"一文,他告诉我──
进入2006年以来,中国的一切(腐败、暴政、危机、苦难、维权、抗争)和世界的一切(西方醒悟、人权谴责、独立调查、国际介入)仿佛都被放入一台巨大的加速器之中,缠绕在一起加速运转,并催化裂变,终于开始形成了正义与邪恶的泾渭分明的两大壁垒──以大陆千百万抗议民众、维权人士和追求自由民主的异议人士加上西方有识之士及民主国家为一方,以负隅顽抗的极权主义暴政为另一方,展...
去年到宁海县城探望二位八十年代的诗友,这里是徐霞客写下他的第一篇著名《游记》的地方,又是明代大儒方孝儒的故乡。在游览了新开辟的“浙东小三峡”之后,我们路过县城的市中心已是华灯初上,只见一个现代风格的偌大广场展现在眼前,让这个小小的县城顿时气派了不少。朋友告诉我,这是新建的“潘天寿文化广场”。
今年7月1日,受友人之邀,我去离宁波城区20公里的奉化溪口镇岩头村休息了几天。在那段时间里,耳闻目睹了岩头这个小山村物质外貌的荒芜与精神层面的丑陋。这里是号称全国商品经济最具活力的长江三角洲黄金地带,又处于经济文化强省浙江的“经济中心”宁波市近郊,这个村庄不久前又被列为“宁波历史文化名村”,但走近一看,映入眼帘的却是被糟蹋的自然环境、贫瘠至极的文化形态、老龄...
从1955年的《书剑恩仇录》开始,到1972年的《鹿鼎记》,吾乡文人金庸用差不多20年的功夫写了14部名播海内外的武侠小说,即“飞雪连天射白鹿,笑书神侠倚碧鸳”。据他自己所称,一生写侠,目的是为了弘扬中华民族业已失落的“侠义”传统。可惜,到了功德即将圆满的晚年,这位文人身上却顽强地表现出了流俗与媚骨,让人匪夷所思。
夏衍的身份如果是单纯的文学家、剧作家、文艺评论家和翻译家,而将1949年后的上海市委常委、宣传部长、文化局局长、华东军政委员会常委,及稍后的中共文化部副部长、中国文联副主席、中国电影家协会主席,乃至1978年后的全国政协5届常委,中共中央顾问委员会委员等狰狞“戎装”一并剥去,吾乡这位文人就更值得后人的景仰与怀念。可惜历史不容重写。
浙江乌镇人沉雁冰的一生充满了“矛盾”,他为自己取的笔名“茅盾”真是恰到好处。这位才情天纵的文学家与另一位中共文学弄臣郭沫若一样,与极权政权纠缠了一生、暧昧了一生,形成了中国现当代文学史上最令人瞠目结舌的“文化灾像”。
因为本人出生在浙江,有机会读书时──我指的是1977年以下乡知青的身份参加中断了整整10年的高考之后,才从书本上得知浙江文人实在了不起。特别是20世纪初中国文化/文学转型期以来,所出文人品质之高、数量之巨,乃中华之冠,无以匹敌。
吴弘达先生的第二篇文章《我对于法轮功媒体报导苏家屯集中营问题的认识及其经历》,显然是近期撰写的,文中重复了他对苏家屯事件的一贯立场,并叙述了他与法轮功人士之间因此而发生的“冲突”过程。
现在我们来看看吴弘达先生写于6月9日,发表于7月19日(昨天)的那篇《法轮功/苏家屯事件之我见》。他列举了被媒体广为报道的三位“证人”的证词,并由此展开了他的“分析与评论”。
共有约 78 条记录
今日头条
NEWS HEADLINES
尽管接连传出朝鲜人出逃至韩国的消息,但实际的出逃数量远远比报导出来的更多,并且精英层脱北者在张成泽被处决明显增加,显示暴政下的金正恩政权正在众叛亲离。 日前,韩国政府证实负责对朝工作的朝鲜侦察总局出身的朝鲜军大佐投奔韩国,这也是迄今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