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晨
中国央行人行行长周小川近日官方网站上发表文章,建议拓宽IMF特别提款权(Special Drawing Rights,即SDR)的用途,并最终取代美元作为全球储...
〔自由时报记者杨美红╱官田报导〕刚考上大学的草根大使应文娴,结束2个月的瑞士访问活动返国,异地的生活经验让小小年纪的她大开眼界,也代表台湾青年和来自世界其他国家的大使交流,善尽国民外交之责,让台湾走出去。
长期以来,说起刘少奇和毛泽东,我都把他们当成“势不两立”的两个人、或“两股道上跑的车”来看。如果说毛泽东代表的是“社会主义”,那么刘少奇代表的就是“资本主义”﹔如果说毛泽东喜欢搞“一言堂”,那么刘少奇追求的一定是“资产阶级民主”。另外,刘少奇是在国家主席的位置上,被毛泽东以一种完全不符合现代民主政治原则的方式、一种完全违宪的、今天看来是极其野蛮的方式,剥夺了...
中国共产党是一个有80多年历史的老党,从开初的“十几个人来七八条枪”,发展到如今的近7千万党员、拥有让“美帝国主义”胆寒的核打击力量,其间走过的道路,实在是无比“辉煌”。研究中国共产党的历史,你不能绕过该党“历来重视”的大小事项,你必须有能力分辨,“党”在对待这些事项时,哪些是真重视,哪些只是虚晃一枪。我有个坏毛病:爱收集各式各样的“言论”。“我党历来重视…...
有个句式你一定熟悉:“中国政府历来重视……”。
感于中国人那一脸的木然,一脸的阴郁,一脸的沉重,我写了一篇小文贴在了网上,文中很自然地将中国人的脸(主要是面部表情)与外国人的脸(也是面部表情)作了比较,不曾想马上引来一只类人猿的讨伐,而这头类人猿用来讨伐我的武器竟是“外国的月亮跟中国的月亮一样有圆缺”。看后我莞尔一笑,心想:这破武器今天还被猿们当宝贝呀!中国的类人猿们为什么就容不得人说外国的好呢,为什么一...
在当今世界,公开反对民主的声音是不多见的,包括那个曾号称要“解放全人类”,至今却退缩一隅,“坚定不移”地要与世界民主大潮对抗到底的专制政府,其对外的宣传也张口闭口说在本国要进一步“推行”民主。可见,民主之价值,的确是深入人心,不仅深入到那些热爱自由热爱和平的人们心里,就连……比如独裁者(无论是它的老朽还是新秀),都不敢公然站出来反对了。
都说中国农民的素质低,不懂民主,更没有资格“享受”民主。看看陕西省榆林市三岔湾村民为捍卫自己祖祖辈辈劳作居住繁衍生息的土地所写的抗议信吧,这封信不仅表明中国的普通农民素质一点也不低——他们懂什么叫民主——而且他们一下就抓住了民主的要害和实质。请看他们是如何写的:
GDP是什么?大家一定熟悉,它是“国内生产总值”的英文缩写。GNP知道吗?我猜,能清楚说出的人不多。GNP是“国民生产总值”的英文缩写——大约在二十多年前,我们国家统计一年的生产总值用的一直是它,而非GDP。为什么要把“国民生产总值”变为“国内生产总值”,我听到一个说法:这样统计,可以把外资在华的投资“纳”入其中,这样,我们的成绩,就显得“格外地引人注目”。
GDP
电视上出现一个开采石油的画面。我借机给儿子讲汽油的来源:
“邮票是国家的名片”,这是保加利亚季米特洛夫说过的一句家喻户晓的名言。认真欣赏一下,我们会发现这个比喻相当贴切精当:方寸之间,一国的政治经济、文化科技、自然风光、艺术人文,重大事件,代表人物,无不尽显其上;国与国之间的差别,在这方寸之上,也各显风采,各具特色,叫人一目了然。目前世界上共有190多个国家和地区发行邮票,可以说所有印制、发行邮票的国家和地区,各自...
多年前就有人宣布中国走出了“短缺经济”,站在大都市的超市里,的确有琳琅满目要什么有什么的感觉,但你在中国如果是生活而不仅仅是买东西,你会发现缺的东西实际上还不少。
人是耽误不得的,耽误一代人,将影响数代人的发展。如果连续数代人被耽误了,那么将影响中国百年之远。——题记
三岁的儿子最近忽然对音乐发生了兴趣。为了配合他“音乐细胞”的发育,我把多年弃之不听的磁带、藏之不看的碟片翻出来,选一些适合(?)他的曲子,放给他听。有一张世界名曲的碟,他很爱听,反复让我给他放。
败血症是由于病菌大量侵入血液而引起的一种全身性感染﹐一种可累及人体各组织和脏器﹐危及人生命的重危急症。病菌一般通过皮肤的创面﹑痈疖﹑灼伤面侵入血液﹔也有因体内病灶严重感染﹑脓肿引发此病的。
经常见有人把中国比之为一艘船。1976年10月,中国社会发生历史性巨变——祸国殃民的四个小马猴被赶下了台,中国人民又迎来了“第二次解放”,当时就流行一句话:“坚冰已经打破,航路已经开通”。“坚冰”者,“航路”者,意指中国这艘“巨轮”又可扬帆起程了。当年四个小马猴下台举国欢庆,相信国人对“国”与“船”的比喻并不陌生。
有两件事,我想了很久,也没有想出个道道来。这两件事,一件发生在17世纪的英国,一件发生在18世纪的德国,都是老掉牙的事。
一辆坐满乘客的公交车。车上,一个歹徒用一把匕首抵住一乘客的腰,另一歹徒众目睽睽下,从该乘客的上衣口袋里将一钱包取出装入自己的口袋,然后两歹徒若无其事地等汽车靠站、停下,从容地走下车消失在人流中。这辆车上拉的就是一盘散沙。
人们常说一句话,他山之石,可以攻玉。他山之石何以攻玉?我以为主要在于“比照”和“借鉴”的结果。外来的事物对于我们,往往像一面镜子,我们拿它照照自己,常能发现自己的不足,发现不足而改之,是为进步。
中国公民赵燕被殴事件过去快一个月了,由于雅典奥运会的举行,中国人近来纷纷把关注的目光投向了奥运赛场。生活就是这样,没有哪一个具体事件是值得人们永远关注的。但赵燕被殴事件发生后,中国政府对事件表现出的“严重关切”和非同寻常的“热情”,却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我们来回顾一下中国政府在事件发生后作出的反应:
一群男孩子,围着一个土堆,玩占山为王的游戏。游戏的玩法很简单: 谁力气大,谁能把站在山头的那个人拉下来或推下去,谁就是山大王。山下边的人,个个都想当山大王,于是一波接一波的“冲顶”围着土堆就展开了。经常出现这样的情况:新上任的“王”还没站稳脚跟,就被另一位后来者取而代之了。这群男孩子个个玩得兴奋异常。
世界上有很多美的建筑。至于说到“最”美,其实是一个见仁见智的事情,你眼中的“最”,未必是他人眼中的“最”。严格地讲,美是不适宜用“最”这样一个定语来加以限制的。“美蕴涵在丰富之中”,一花独放百花杀,那不叫美,那叫贫乏,叫荒凉。美在比较中显现,缺乏比较,仅有的美难免孤芳自赏,久而久之,它也就干瘪无味了。 建筑的美也一样。应该有许多标新立异的建筑耸立在我们这个星...
时间过的真快,“文革”从发生的那一年算至今已整整38年了,从它结束的那一年算也已有28个年头。一个人如果在1966年出生,那麽他(她)今天已是个中年的汉子或中年的妇女了,“文革”结束时出生的人,如今也已27、8岁。难怪有那麽多人提起“文革”一脸的茫然呢。
谎言,是一种人造的雾。我们社会什么时候才能根绝说谎的土壤,使说谎不再成为生存的必须,使造假不仅无利可图,而且要付出惨重的代价;谎言,分散来看是个别现象,无关大局,但聚拢在一起,却能遮天蔽日,对所有人,对整个社会的安全构成威胁。让我们悬崖勒马吧!让我们共同行动起来,人人拒绝谎言,还社会生活一片蓝天。
思想观念上的分歧,最好是通过思想观念的相互论证辩驳来解决。如果一个人认为某人的思想“有问题”,观念“极端错误”,完全可以通过公开的辩论让公众看清他的“丑恶嘴脸”和“狼子野心”,通过摆事实讲道理的方式把他批驳个“体无完肤”。
今日头条
NEWS HEADLINES
(大纪元记者骆亚采访报导)习近平当局连续两天将6省区的“一把手”官员更换,其中包括新疆、湖南、安徽、云南、西藏和内蒙古。大陆专家认为,密集更换地方大员是拿下江派的地方势力,为最后拿下江泽民做战略准备。 8月29日,大陆官方公布陈全国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