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保华
不论中共怎么内斗,都不会接受要求普选的民意。所以在立法会选举的投票中,必须把票投给非建制派,并且实行配票来保证取得更多席位。
由占全球GDP总量约85%的20国集团在上海召开的G20财长与央行行长会议,因为回避评论中国的经济金融问题而引发关注。
梁振英特首命运可能不保 香港工作是由北京的“中央港澳工作协调小组”负责,负责人是人大委员长张德江。与其他由习近平直接挂帅的中央小组不同的是,它叫“协调小组”而不是“领导小组”,因此如果协调不好,习近平可以名正言顺进场介入。
中国改革开放初期的一九七九年,上海剧作家沙叶新根据真人真事写了一部《假如我是真的》的剧本,描述一位冒牌高干子弟的诈骗行径,一路通行无阻,如鱼得水,最后事发而被判刑。但是假如这位高干子弟是真的,那又如何?这种引发社会省思的剧本,没有正式公演就被禁演。三十六年后,这场戏上演香港版,只是那位高干子弟的角色转为香港中联办。
最近在中国爆发多宗有关暴力的大事件。
岳飞当年在国势风雨飘摇时提出“文官不爱钱,武官不怕死”的口号来挽救南宋小朝廷。以此标准来检视当今最先进的社会主义国家中国。
香港的7月1日游行,要求真正的普选,也是支持占领中环,主办单位宣布有超过50万人参加。3月30日,台湾太阳花学运的集会,也有50万人参加。这两个集会,表面上都是针对香港与台湾的内部问题,例如香港的政制改革,与台湾和中国签署的服贸协议与宪政改革。但是谁都明白,其背后最有影响力来影响梁振英香港特区政府与马英九台湾政府的,就是北京的中国政府。
3月18日在台湾爆发的太阳花学生运动,有其深层原因,这是外界所难以理解的,因为外界对台湾已经缺少关注,所以不了解台湾内部在这几年来的变化,以及民怨的积累。
每年春天北京召开政协与人大两会时,环保情况越来越恶化。1990年代及其以前,还是春天的黄沙。而每年清明节中共领导人在北京郊区装模作样植树作秀,建造防沙林等等。但是因为是作秀,所以赶不上因为经济崛起带来的环保崩解。
十八届三中全会果然诡谲。会后先后所公布的《公报》与《决定》,赫然出现反走势。也就是说,《公报》很保守,被大骂为官话、套话、废话,看不出改革的影子;但是《决定》却充满改革精神,甚至有意想不到的内容。可是我们知道,《决定》是根据三中全会内容做出来的,《公报》则是对三中全会基本精神做出的报导,如果这两个文件是南辕北辙的话,是否意味着这个会议有两个相互背离的不同精神...
八月五日,香港报章以“土共声讨林老师 街头三千人对骂”报道八月四日发生在九龙旺角西洋菜街的“壮观”场面,警方最少拘捕两男一女。区区一个名不见经传的老师,怎么可能吸引到三千人为她对骂?
去年十二月中旬安倍晋三出任日本首相后,日本的内外政策出现重大变化,像脱胎换骨一样。其中大贬日圆汇率,活络了低迷二十年的日本经济,导致股市暴涨。他的经济主张被称为“安倍经济学”。另外一个使人关注的议题,大概可以叫做“安倍外交学”,那就是他的外交战略,很可以看出相当有针对性,那就是针对中国。这当然是因为去年习近平上台前夕,中国明显的对日本施加重大的军事压力引发出...
中共的党军关系,是党指挥枪,还是枪指挥党,经常纠缠在一起让外界看不清楚,也许要用“辩证法”才能解释其中的奥秘,例如必须先掌握军权来个“枪指挥党”,掌握到党权后,再调个头来个“党指挥枪”。
朝鲜不顾国际警告,进行第三次核子试验,不但受到国际谴责,中国也表示反对。中国本来就反对朝鲜的核子试验,问题是从来没有采取措施制止,所以外界不知道它真反对,还是假反对。即使是真反对,又坚决到什么程度?因为在中国的心目中,美国、日本等西方国家是真正的意识形态上“你死我活”的敌人,而朝鲜到底是自己的“同志”。
中共18大引发的权力斗争,在外交战线上还在发烧。
《南方周末》事件几经折衷妥协,似乎已告一段落,但只是治标不治本,因为根本问题没有解决,那就是中宣部的地位问题。因为祸源就是中宣部对意识形态的专政,而不是所谓“党管媒体”的问题。这种体制源于延安时代,由毛泽东创立,先是掌控全党舆论,1949年后就掌控全国舆论,实现“舆论一律”。
18大虽然已经结束,但是18大掀起的权力斗争余波仍然荡漾,除了还关在牢里的前上海市委书记陈良宇的照片居然可以陪着江泽民的照片在人民网亮相,让人猜测,是陈良宇将如同江泽民那样获得自由,还是江泽民将如 同陈良宇那样关在牢里?
18大已经落幕,其实人们最关心的还是18届一中全会所公布的主要人事名单。最重要是政治局常委,其次是书记处书记;前者是决策,后者是执行。不要轻看书记处,贯彻决策的好坏,是积极还是消极,是创新还是打折,与书记处关系极大。
中共召开18大,保安空前,已经超过北京奥运与上海世博。外媒说,北京已经进入战争状态。根据媒体与网络所载,大致有以下众多措施:
打仗固然无从改革,狭隘的民族主义情绪也不会有民主的改革。现在谁更像军国主义者?谁在整天炫耀武力、喊打喊杀?不改变这种被虐心理与自大狂,中国不可能进行真正的改革。
中国的反日群众运动已经落幕,对钓鱼台的军事威胁,暂时也不会引发军事冲突,除非中共内部有人要让十八大流产。但是经贸方面则是不宣而战。之所以不宣,就是自知理亏。
由于日本政府将钓鱼台国有化引发中国民众上街游行的大规模反日运动,从9月11日开始,到9月18日,让全世界看到这个“礼仪之邦”与它的崛起,内部存在的许多问题。要认识这些问题,人们必须透过这次游行的表面现象,认识背后隐藏的许多重要意义,否则不可能了解真正的中国。1949年以后,共产党统治下的中国,与邻近国家存在许多边界问题,也签署过许多边界条约,甚至割让,或者确...
在二十一世纪科学昌明、资讯爆炸的今天,居然有人要对民众进行“洗脑”。这样的人,如果不是独裁者,至少也是独裁者的心态。不幸,这就 发生在香港与台湾,所谓“大中华”地区,而这当然与幕后的中国共产党有千丝万缕的关系,也因此,必然激发“反洗脑”的群众运动。在这场群众运动中,年轻人站出来了!
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美国所所长袁鹏于8月1日在《人民日报》海外版发表一篇题为“中国真正的挑战是未来5-10年”的文章,引起国内外的注意。人们注意的重点在他所列出的“新黑五类”。
中国的网民已经超过5亿人了,它给中国社会带来了重大的变化。它是民意重要的观察窗口,使一向让党意凌驾民意的共产党也不能不正视这一点,以致要控制这个窗口。当然,能否做到是另一回事。抛开政治因素,我认为,网路时代导致公德提升则是不争的事实。
为“平安”开好十八大,中共处理薄熙来案尽量低调,不牵涉他人,所以不但作为个案处理,而且只是刑事案而避免涉及政治路线。为此保住政法委书记周永康,让他在十八大后自行下台。媒体报导这是胡锦涛亲自定的调,当然还是源自“稳定压倒一切”的中共惯性思维与营造“和谐社会”的胡氏思维。
为纪念毛泽东《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发表70周年,作家出版社在今年1月就邀请100位作家手抄这篇文章以示纪念。每人抄170字,1千元润笔费,比动脑筋写的文章稿费还要高,难怪能够打动人心。不过中国作家并不穷,为这个一千元就愿意给这个老魔头捧场,出卖自己的“文相”,也可见其中还涉及到价值观问题。
中美进行战略与经济对话前夕,发生陈光诚逃脱被中共违法软禁事件,并且受到美国大使馆的保护。中美如何理性处理这个事件,考验彼此关系。虽然现在事件尚未完全了结,但是彼此的承诺,也就是陈光诚的安全与出国问题至少还没有被破坏。
薄熙来在“两会”表演够了以后,竟然无法回到重庆而立即被扣押在北京,中共权力斗争的触目惊心再次得到证明。邓小平处理中共内斗的最大功绩就是尽量避免流血,所以对赵紫阳及其家族还是“保护”起来,虽则“软禁”也是无法无天之举;但是比起毛泽东时代,已经文明许多。薄熙来用杀人立威,犯了大忌,使他处于相对孤立的地位,由于薄的心狠手辣,胡温也采取非常手段。
重庆市委书记薄熙来的打黑干将王立军在“走狗烹”前反戈一击,驱车三百公里,投奔美国驻成都领事馆,上演一场“叛国投敌”的大戏,给整天价高喊“稳定压倒一切”的中共当局当头一棒,又似乎应验了“天下未乱蜀先乱”的中国历史。
共有约 1148 条记录
今日头条
NEWS HEADLINES
继前联邦调查局局长科米上周在参议院情报委员会,就通俄门调查作证后,司法部部长塞申斯周二下午2点30分出席该委员会作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