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牧
政治家学者建议发展软实力 在美国和日本宣传“中国威胁论”的同时,一些怀有善意的学者和政治家建议中国发展软实力。例如:美国哈佛大学贝尔科学和国际问题研究中心学者理...
[编者按:此文稿是林牧先生家人在整理他的遗稿时发现的,据家人介绍,这是在1997年警方第三次抄家后林牧先生留下的遗书。]为了维护我个人和千百万中国人的人的权利、人的尊严,我决心献出自己的生命。但我绝不自杀,因为自杀会使法西斯份子找到推卸罪责的借口。我要争取死在法西斯的枪口下或监狱中。这里所说的监狱,包括拘留、逮捕、判刑以及在家或在外的所谓“监视居住”等种种形...
由于信息封锁,今天我才从网上看到高智晟律师被捕和他的家庭被洗劫、妻儿受迫害的详细情况以及国内外维权、民运人士的声明和评论,我对无法联系的智晟妻儿和陈光诚,杨在新的家属表示沉痛的慰问和支持。
对于中国的学校教育,不仅要解决“上学贵、上学难”的问题,而且要解决教育公平问题,尤其是要改革学校的教学内容和教学方法。胡锦涛提倡“建立创新国家”。要建立创新国家,就必须培养有创新思想和创新能力的人,就要建立创新的学校,还要建立创新的科研机构和创新的文化事业。
中宣部罗织罪名 二○○六年一月下旬,中共中央宣传部通过《中国青年报》编辑部,命令国内闻名的、多次获奖的《冰点周刊》停刊整顿,不久又决定该刊于三月一日复刊,但却撤了主编李大同、副主编卢跃刚的职务。李大同被撤职的罪名是:在《冰点周刊》发表了中山大学教授袁伟时先生的《现代化与历史教科书》,此文在肯定了帝国主义侵略中国和满清政府丧权辱国的前提下,批评了现行中学历史教...
二○○五年,中国大陆电视收视率有三大趋势:一是,统治荧屏二十年的帝王热、武侠热大大降温,平民百姓,小人物的生活受到人们的关注,《大长今》一个小丫头的坎坷人生牵动了亿万观众的心。二是,反映人性与良知的亲情戏占领了半壁江山,《搭错车》和《回顾》的收视率很高,这说明观众恢复了对普通人人性与亲情的关注。三是,为了纪念反法西斯战争胜利六十周年,《小兵张嘎》、《敌后武工...
在纪念胡耀邦同志逝世90周年之前,我写了两篇文章,都是着重写耀邦担任中央领导职务以后的思想和贡献,没有写耀邦在“文革”前主政陕西时所进行的政治经济改革。当时,我以为:在耀邦90诞辰,陕西省免不了会有小型的纪念活动,应该让参与过耀邦在陕西“百日维新”的其他朋友去讲。
在《争鸣》创刊初期,我就屡见芳容。因为八十年代胡赵执政时期,中央各部、委和各省、市委都要订阅各种香港刊物,其中就是《争鸣》。“六四”以后,要看《争鸣》就不容易了,因为广东和各地都有层层关隘。偶尔收到几期,都被老中青朋友们拿去辗转传阅,一传就收不回来了,至今我连一期存货也没有。不过,近两年似有变化,北京一些朋友每期都能收到《争鸣》。今年,在有些过去思想守旧的离...
中国大陆新的执政集团上台以来,大讲“以人为本”、“依法治国”,强调“贯彻落实宪法”,“坚决纠正一切违宪行为”,2004年3月,还把“国家尊重和保障人权”写进宪法总纲。那么,中国大陆的人权、法治状况到底怎么样呢?
申诉者林牧,现年77岁,过去是中共前总书记胡耀邦先生的秘书人员,中共西北大学党委书记。“六四”事件以后,被中共第三次开除党籍,并受到监视、监听、剥夺国内著作权、传讯、一再抄家、从故乡浙江省杭州市拘捕押送到西安市和冻结人权奖金等种种政治迫害。
日本著名作家大江健三郎1999年在德国柏林一次讲演中引用托马斯.曼的话,呼唤战斗的人道主义。2000年9月,大江在接受中国《南方周末》记者专访时又说﹕“欧洲人道主义从16世纪文艺复兴时期一直延续到现在,实在太温和了,以至出现了希特勒。必须让它更具战斗力。”大江又说﹕“战斗的人道主义可以理解为‘战斗的民主主义’。我认为这在现在是非常重要的。知识分子,不是在家里...
】“八九”民运和“六四”大屠杀已经过去了15个周年。在这15年中,起先是各地的民主青年以坐牢为代价,相继提出 “为‘六四’平反”的要求;1995年5月,我们45位自然科学和人文科学学者又发出“宽容呼吁”,提出“重新评价‘六四’”和“释放一切政治犯”的诉求,得到全世界一千余位著名的作家、科学家、国会议员、大主教的签名支持。1998年6月至2001年11月,多次...
1989年4月14日,我和几个亲属去洛阳参加牡丹花会。4月15日,上午和中午,在洛阳的王城公园观赏含苞待放的牡丹花;下午游龙门石窟和白居易故居。那是我第一次去洛阳,游兴很浓,准备第二天再去白马寺和少林寺。不料,乐极生悲。当晚电视新闻播放了耀邦突然去世的消息。我立即给耀邦夫人李昭发去唁电说:“惊闻噩耗,痛不欲生。”那是当时的真情实感。第二天,全家都没有继续游览...
近来,中国大陆的人权状况严重恶化,令人焦虑和痛心!
真正的“良法”,不是出于政府和法律部门"善意"的恩赐,而是出于全体公民综合利益的诉求,这就需要实现言论自由和新闻、出版自由,为公民提供自由地表达、讨论各种诉求和进行协商、整合、提炼的平台。政府能否为公民提供这样的平台?是推动和保障民间诉求的表达、讨论、协商、整合、提炼,还是加以阻挠和压制?这是法治能否实现的关键。
国粹派看到这个题目,恐怕要大发雷霆之怒,把作者打成"卖国贼"。且慢!这句话是鲁迅先生讲的,是鲁迅所写《长城》一文的结束语。
林牧(中国大陆) 宽容是民主的要义,但不象胡适先生所说"是第一要义"。现代民主的第一要义是保障个人自由、个人权利。为了在保障每一个人的自由、权利的基础上,建立和实行多数裁决又不伤害少数的民主制度,自然需要人与人之间在平等条件下的互相宽容。如果没有宽容精神,就可能发生民主防害自由,或者人人各自坚持其个人的特殊权利和意见,而不能形成多数人共识和多数裁决的局面。
一个著名学者应邀去某大学作报告,报告会前,他提出了这样一个问题:“你们说,现代社会最缺什么?”台下学生异口同声:“缺德!”
老朋友胡绩伟已经85岁了,觉得他的思想已经彻底转变到位了,再没有仅仅是体制内开明派那样的"暧昧"了,于是想写写这位老友。
我写过一篇”也说民族主义”。现在看来,当时,我对这个问题掉以轻心,认识浮浅,有必要重新加以探讨。
今日头条
NEWS HEADLINES
尽管接连传出朝鲜人出逃至韩国的消息,但实际的出逃数量远远比报导出来的更多,并且精英层脱北者在张成泽被处决明显增加,显示暴政下的金正恩政权正在众叛亲离。 日前,韩国政府证实负责对朝工作的朝鲜侦察总局出身的朝鲜军大佐投奔韩国,这也是迄今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