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水
七月二十八日清晨,江苏启东数千市民突然走上街头,抗议政府批准日企王子制纸业项目废水排海将会引起海洋污染,并占领市政府,活捉市委书记孙建华及扒光其上衣,强行穿上环...
正义和法律已在巴东县消失,这里原本就没有正义和法制,恩施州和湖北省配合对网民和媒体记者的围剿拉开大幕,赤裸裸凶狠狠,这又岂止是巴东和湖北。这座处于长江三峡边缘山区县域发生的一切,用偏僻愚昧无法解释,也难以让人信服。倘若邓玉娇案发生在北京,发生在上海,发生在中国任何一个地方,都不会与巴东相异,权力者的处置手段将会惊人的一致。
33岁的四川重灾区北川县委宣传部副部长冯翔在家中自缢身亡。从南方都市报等媒体报导大致能分析出,极度的“人格分裂”让冯翔自寻短见,这种分裂一方面是他作为公务员知悉内情却圉于身份不敢透露,另一方面他又是在震灾中罹难八岁儿子的受害者。前者让他不得不隐瞒,而后者需要有发泄出口。好在他是一个勤奋写作者,博客里留下了许多蛛丝马迹。他在博客里欲言又止、引而不发,留下巨大疑...
韩国电影《北逃者》(英文名CROSSING,亦译为北逃),2008年6月上映。片子记录朝鲜难民逃亡的故事,截至刚刚过去的2007年。该片由韩国导演金泰均历时四年策划、拍摄完成,取景地在中国东北和内蒙古。韩国演员车仁表扮演父亲永洙、儿童演员申明哲扮演儿子俊伊,也有真实的逃北者参与了演出。
元宵节央视大火,原本估计损失只有数亿元。最近几天,从网民拍摄的大楼残骸来看,除了主体水泥框架,跟经历战火摧毁的建筑无异,媒体报道损失恐在10亿元以上。暂时没证据证明这是一次故意纵火案,但汹涌的民意对此并不介意,他们只想发泄对以央视为代表的新闻控制的不满情绪。
今天三鹿宣布破产,资不抵债高达-11.03亿元。也就是说,三鹿卖光所有土地、设备和厂房等固定、流动资产,尚欠11.02亿元,债权人是银行。如此巨大的亏损,说明三鹿在毒奶风波爆发之前一直经营亏损。正因为是国企,所以被银行养著。这银行的钱也是属于储户的,看似骗来骗去都是国家企业,实际上都是消费者的钱财。
张图片保存在电脑有些时日了,看到第一眼马上被打动了。从话筒台标无从判断是哪家电视台,但从记者着装、肤色和周围人群分析,这几位记者应是印度本国电视台雇员,而非西方媒体雇用的辅助人员;其次,从他们倒地报道姿态分析,恐怖分子仍在距离不远处枪杀无辜,他们恐早于外国媒体到达现场,应是第一批抵达恐怖袭击现场的媒体记者。印度是新闻自由国家,员警无权驱赶隔离记者,更不敢动辄...
今年爆发的几次拆迁占地引起的民变,具有共性,即官方对民间赤裸裸的掠夺,以摧毁民众家园为特征,让民间忍无可忍。其本质是政府权力不受监督、官员贪婪无度。
17日上午,甘肃陇南数千市民聚集市委市政府门口,为拆迁占地、震灾生活费讨要说法,双方发生冲突,警车被烧,武警戒严,有市民受伤。市民本是集体上访维权,然而政府出动武警镇压,让纠纷性质截然改变,在经济危机背景下,显得非比寻常。
在毒奶授牌、造假、掺毒、隐瞒、致死致病系列过程中,地方政府、质检总局、奶企三者绑定在一根利益链条上
不改变制度,假虎案还会发生,而制度禁绝普世价值和信仰土壤,又强化了独裁制度,因此恶恶相生。
刘翔是我唯一喜欢的中国运动员,不因他是世锦赛和雅典奥运会冠军,也不因他曾是110米男子跨栏世界纪录保持者,却在于刘翔的张扬和幽默,和对体育的深刻理解,还在于刘翔不太像一个上海人。刘翔以上夺冠的电视直播,我都错过了,倒是偶尔看到过他在训练时的镜头。最近一次,是在奥运会前,他和田径队集体封闭训练,记者在刘翔去会场的路上碰见他,刘翔说过这样一句话:“体育就是游戏”...
以国家、奥运会、艺术、科技的名义做假,且做假做得理直气壮、脸不红心不跳,着实表现出中国最大的软肋所在,即不敢不能不会面对真实的个体和当下。中国的人性从来没有获得过释放,即使是奥运会有限的一次,也是靠虚幻来一次假作的高潮
在这样的背景下,作为地震灾区的范老师撒脚丫子溜之大吉,不管不顾教室的学生,范美忠自愿撞枪眼,但是,我们尊重他言说的勇气和权利,相应地他也要为此承担后果。这个后果的最坏处是摆放在社会上探讨,而不是严重到要被国家教育部开除教师资格。
汶川抗震救险,还刚刚开始,高强度的救援还在后面,但是,那些埋没在水泥板、泥石流和偏远山区的存活者,还能坚持多久?时间就是生命。地震发生已经过去34个小时,96小时是埋压者的生命极限,留下的时间真乃分秒必争。
现实生活成本高涨和制度环境恶劣足以告诫人们:维护个人天赋权益,就是最好的爱国;集体无意识的群氓民族主义,就是祸国殃民;狭隘自负,就是泄愤复仇的假爱国;抵制外国货跟整个西方做对,就是以人民名义绑架民意;排斥普世价值观,就是拒绝现代文明;人权高于主权,人类站在国家之上。
我郑重推荐中国大陆1976年文革以后出生的新人观赏《The Killing Fields》,忆苦思旧,会了解许多被教科书蒙蔽的中共历史,了解前辈的过去,看清自己的未来,不无裨益。
中国政府欠账太多,深层次问题在这次雪灾中终于大爆发。按理说一场雪灾不会像大地震那样的毁灭性自然灾害,让人类束手无策。但就是一场雪灾,却让中国一半地域、数亿人口陷入生活困境和交通阻隔。中国人一直信奉毛泽东“人定胜天”的邪恶思想,在这场大雪灾面前,一切都不灵验了。环境治理欠账,交通欠账,农民欠账,是让这次雪灾上升为举国灾难的三大主要原因。
恢弘堂皇的北京奥运场馆和“奥运囚徒”胡佳,一起被中共在奥运新年祭献给这个些许冰冷的世界。
张爱玲因为自己的孤僻和单纯,对世界的感知便有着极为纯粹敏锐的体察。比如标题这句话,随着时下大热的电影《色.戒》深入人心。几十年前年轻的张爱玲将这句话抛给那个时代。今天,她又托藉导演李安送给中国的掌权者。
扒粪运动,100多年前肇始于美国。后来,美国总统西奥多‧罗斯福愤怒地对揭发社会和政治黑幕者如此称呼,而后者也乐意以此自居。扒粪运动的结果是掀起了美国社会进步运动,促使并完善了社会转型。这场运动也诞生了许多部揭露真相,脍炙人口的名著,如《世界上最大的托拉斯》、《疯狂的金融界》、《人寿保险真相》、《参议院的背叛》和《屠场》等。
兰州官员鼠目寸光。干干正事,顺应市场,把“兰州牛肉面”品牌作大作强,扩大甘肃知名度,才是他们的应有之为。离开兰州十多年,天南海北的人都有结识。当别人问起我哪里人时,回答西北甘肃。有见识者会呈惊讶状:甘肃呀,奥,那里有兰州牛肉面、《读者》和敦煌,不错的地方;无见识者,会反问:你们是不是从来不洗澡,甘肃是不是全是沙漠啊?
更要拷问那些作为公权部门的公安局、劳动监察、村乡镇部门都去了哪里?
回归前数月,深圳等珠三角靠近港澳边境地区的城市,对流动人口的临检频率、力度都大大加强。进入深圳特区的八个二线关口,更是检查森严。一些地方公安局办理的边境通行证,手写而非电脑打印,过关都会碰到麻烦。边防证上填写的姓名与身份证上的姓名,只要一字不同,哪怕是形音字,就会被拒过关。带关蛇头的生意都很好。
如鲁迅所言:“我自己,是什么也不怕的,生命是我自己的东西,所以我不妨大步走去,向着我自以为可以走去的路;即使前面是深渊,荆棘,狭谷,火坑,都由我自己负责。”我们的肉体和精神在自己的祖国流亡,以至生命消失。
中国地域广阔、城乡隔绝,使得国人的个性(性格、气质、见识、开放度)呈南北、东西部的巨大差别,各地的人文环境亦显迥异。先入为主,固然有些望人生义,但是,不能否认,地域性格强化了先验的成见。从大的板块上说,东部人与西部人的差异要弱于北方人与南方人的差异。现代人员流动性增强,省籍归属成为人际认同的第一位。且不说这种认知所表达的个人褒扬、歧视的基本出发点,每个人内心...
北京时间12月30日11时05分,大独裁者萨达姆被送上了绞刑架,他的罪恶生命画上了句号。萨达姆死有余辜。他应该为独裁统治期间屠杀的无辜伊拉克人民,付出代价;作为一个叱咤风云、挑衅人类文明秩序的政治人物,萨达姆一生对其追随、信奉的伊斯兰民族主义、强权政治进行了最为充分地邪恶实践;作为一个被终结的69岁健康生命,悲剧性地消失在曾被他残暴玩弄的伊拉克人民手里,这是...
智利前军事独裁者奥古斯托·皮诺切特(1915年11月25日—2006年12月10日),以91岁高龄在世界人权日的那一天死亡,他的流血政变上台跟他在世界人权日死亡,同样充满了讽刺。
沈阳作家洪峰上街乞讨,既对作家供养制度包含着期待和隐忍,又不乏不满和抗争。他曾经非常矛盾──依赖制度又不甘被制度羁绊。等到他在博客发声明退出国家、省、市三级作协,人们终于读到洪峰的觉醒和骨气。他以“自找耻辱”的乞讨手段消解作家光环的虚幻,原来他们得到的保护有名无实。退出作协的姿态很重要。
深圳警方在街头公开示众色情者,公布姓名、籍贯等个人资料,轰动全国。3日,上海普若律师事务所律师姚建国通过特快专递致信全国人大:《就深圳警方将妓女嫖客游街示众事件给全国人大的一封公开信》,公开质疑深圳福田区警方违法示众的行为,将一件司法个案提升到公民合法权益保护以及司法文明层面。2003年孙志刚致死案,滕彪等三律师公开写信给全国人大,使罪恶的收容遣送制度消亡...
共有约 65 条记录
今日头条
NEWS HEADLINES
尽管接连传出朝鲜人出逃至韩国的消息,但实际的出逃数量远远比报导出来的更多,并且精英层脱北者在张成泽被处决明显增加,显示暴政下的金正恩政权正在众叛亲离。 日前,韩国政府证实负责对朝工作的朝鲜侦察总局出身的朝鲜军大佐投奔韩国,这也是迄今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