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宗正
今年是“六四”27周年,尽管不是逢十的大年,但大陆民间仍以各种方式举行相关的纪念活动。大陆前检察官发现,今年纪念六四还有一个特点,人们不再对中共抱有幻想,不再要...
十月一日时,在美国的一户住家里,一对来自大陆的母女正在收看共产党六十周年的大庆实况转播节目。
在莫拉克台风来时,有一群人幸运地逃过被土石流活埋的命运,他们在山区里受困了两天,全都挤在山下一处果园的工寮内;他们全身湿透,他们饥寒交迫,他们冷到全身发抖,他们只能靠紧一点地取暖。
在美国某公园里,有两位年轻人在上班时间不工作,竟然悠闲地带着狗在草地上游玩,A对B说,“我有一年多没工作了,反正每个月有失业救济金可以领,我何必要工作呢?”
在1911年10月10日武昌起义的原址,有两位士兵在谈话,李鹏升气愤地对金兆龙说,“听说大陆现在解放军的军人,就像卫生纸一样,共产党用完后就丢弃了;他们退职后就变成了弃妇,共产党对他们就是鸟尽弓藏、兔死狗烹、过河拆桥!”
在共产党政权大崩溃的前夕,杨佳好奇地问林觉民,“为什么武昌起义时,各省纷纷响应?”
王震说,“共产党的政权是三千万颗人头换来的!”,大陆共产党执政后整死了超过八千万的人,共产党一胎化政策绞杀了无数千万尚未出生的婴儿,这样的杀人政权是不是早该退出人类历史的舞台了?
所谓的民主政治(Democracy),就是你作主人的政治,就是打破“官与民”关系的政治,就是打破“皇帝与老百姓”关系的政治,就是建立“你是主人”与“你可以选仆人”的政治,就是明确化“你是主人”与“仆人为你服务”的政治。
纳粹制定杀犹太人的法律,有道德与正义感的德国人需要遵守吗?纳粹屠杀了6百万的犹太人,共产党屠杀了超过8千万的东亚大陆人,什么样的人会认为这样杀人的政权具有存在的合法性?什么样的人会跟这样杀人的政权谈法律与改革呢?
在红色的动物农庄里,戴着军帽的红毛猪对农庄外的萤火虫说,“这次奉了主子的命令,针对Uighurs7‧5大抗暴,我军采行历年来的镇压惯例,那就是‘先派人制造暴乱、假装我方受害、栽赃对方、有计划围杀、阻止网络与新闻报导真相、谎称是暴民暴乱’,当天我军已杀死叛民156人,并让1080人受伤;我方并且立即将此大抗暴事件定位成‘境外指挥、境内行动、有预谋、有组织的打砸...
在红色的阉猪圈里,某软骨头的知识粪子猪低着头对民运猪说,“我太穷了,我穷得只敢小骂共产党的贪腐官员,我从来就不敢提‘高智晟、胡佳、陈文成、王炳章、彭明、郭飞雄、杨佳、瓮安6•28事件、孟连7•19事件、石首抗暴事件、东明起义事件、北京访民大游行’,我怕主人找我开刀,我只敢在共产党允许的安全系数下放放猪屁,不是吗?”
在红色的狐王殿里,狐皇帝惊恐地问温太监,“石首的人民抗暴事件,派了军警了没有?”;温太监说,“启秉万岁爷,他们有五万人,我派了上万名军警去镇压与去抢夺尸体,我方还动用了高压水枪、瓦斯,估计很快就可以搞定的!”
月光下,我静静地聆听着太平洋的海潮与风声噢,那是美丽的夜与Redondo Beach流动的浪潮噢,我听见Zalophus Californianus此起彼落的情歌噢,情歌里有爱、自由、平安、喜乐与幸福的声音
2009年4月1日在英国伦敦,奥巴马与大陆杀人政权的头子第一次握手;他们俩人都表示两国要反对贸易保护主义,共同努力改善军事关系,并建立两国战略与经济对话机制。
在芝加哥魔术山(Magic Mountain)的六旗主题乐园(Six Flags Theme Park)里,A游客指著不断上升的云霄飞车对B游客说:“从1981年1月20日到1989年1月20日,雷根担任美国总统期间,我感觉美国的经济好像是这架上升的云霄飞车!这架令人振奋与快乐的云霄飞车,它是由‘减税、减少政府支出、减少政府干预、反通货膨胀等政策’所建立起来...
在充满毒物与毒水污染的东海里,黄河鱼愤怒地对长江鱼说,“1952年10 月31 日,毛泽东参观黄河后对王化云与河南省的共干说,‘你们一定要把黄河的事情办好!’,1953 年毛泽东对黄河水利委员会的人说,‘历代王朝都治理黄河,但都没有治好,我们共产党人,一定要把黄河治理好!’,结果马屁工程就出现了,那就是那时规模最大的三门峡工程!”
马丁•路德•金(Martin Luther King, Jr.,1929年1月15日-1968年4月4日),于1963年8月23日在华盛顿林肯纪念堂发表著名的《我有一个梦想》演讲,他说,“朋友们,今天我对你们说,在此时此刻,我们虽然遭受种种困难和挫折,我仍然有一个梦想,这个梦想是深深扎根于美国的梦想中的。我梦想有一天,这个国家会站立起来,真正实现其信条的真谛...
舞台道具:舞台上挂着“共产主义的人间天堂”的牌子;两座木板制造的简单屋顶(象征即将被拆的房子) ;一块“血泪控诉,抗议野蛮拆迁”的牌子,一块“官商勾结,抗议黑心拆迁”的牌子,一块“捍卫私有财产,捍卫人的尊严,捍卫人的权利”的牌子;一张《房屋拆迁许可证》,一个扩音器,两根警棍,一台铲土机,两条消防水龙头;一个大汽油桶,数个汽油瓶;一台记者用的照相机。
在共产主义的和谐社会里,某下水道里的老鼠愤怒地对养猪场里的老鼠说,“所谓地沟油就是在一些酒店、饭店的下水道里捞出的残油剩渣,或在一些饭店收集的泔水油,通过特殊方法提炼、加工而成的食用油;加工者在提炼时,往往戴着大口罩,从中捞出各种各样的杂质,这些杂质有毛发、塑料袋、废纸片,有的甚至有卫生巾、厕所纸、纸尿裤、尿布、避孕套等。所谓的地沟油,就是垃圾油,就是质量极...
在共产主义的地狱里,白刀子天使下的冤鬼愤怒地对黑砖窑场里被虐待致死的奴工说,“我可以证明,邪恶的共产党在苏家屯秘设的纳粹式集中营确实存在,共产党大量地从活人身体上摘除器官卖钱的事情确实存在,共产党秘密焚烧被摘除器官的活人或死人尸体的罪行也确实存在;你知道吗?苏家屯的活摘人体器官医院,只不过是大陆36个类似集中营里的一个地方。这不就是共产党无神论、唯物论与唯利...
在后共产时代的法庭上,一位曾经担任摘取活人器官手术的医院护士,正在提供“指控共产时代数千名共同犯罪涉案的医生、警方与司法部门人员等的谈话录音带”。
万恶与擅长作秀的共匪政权,大规模地召开了“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的国际记者招待会,所有参加此会的各国记者皆不约而同地携带了罐装的奶粉入场。
人物:ABC是三名男乞丐,手上都拿着竹板,边唱着《数来宝》,边跳着奇怪的舞步;A假扮共产党员,头戴五星帽,身上背着“为人民服务”的袋子;B假扮黄世仁;C假扮白毛女,头上带着白色长长的假发;另外,有数名扮演活尸体,不断地在剧场里痛苦地挣扎,不断地在剧场里行尸走肉般悠游行走。
在黑暗的世界里,一位全身绑着铁链与全身充满伤痕的奴隶,死命地抱着奴隶主祖先的灵牌并且跪在地上痛哭,“主子呀!我一定会为你报仇,我一定会为你报仇,我一定会为你报仇,否则我怎么对的起你呀?”
试想,何以会有无数的基督门徒愿意舍命死在罗马的弗莱文圆形剧场(Amphitheatrum Flavium,斗兽场, The Amphitheatre, The Colosseum)里?他们为什么不效法现在普遍的东亚大陆基督徒一样,学会如何技巧地包容与调和“共产党与耶稣基督福音之间”的差异关系?难到他们不懂得效法现在普遍的东亚大陆基督徒一样,学会如何在行动前先...
2003年3月11日,胡锦涛对台工作谈了四点意见:一是要始终坚持一个中国原则;二是要大力促进两岸的经济文化交流;三是要深入贯彻寄希望于台湾人民的方针;四是要团结两岸同胞共同推进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
人类历史的教训,就是人类经常会忘记历史的教训,而且还会忘记历史血的教训!那末未来的澳门,还有即将被逼迫面对签订《基本法》的香港与即将被逼迫面对签订《两岸和平协议》的台湾,将会是什么样的命运呢?
在美国国会大厦的走廊上,有一群从事国会游说工作的贪婪与饥饿狼在两两谈话。
共有约 612 条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