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晓波
初到美国的中国旅行者,可能都有一个习惯,就是喜欢把在美国所看到、听到和感受的一切与中国大陆比较。除了不同的肤色和语言之外,旅行者开始感受最深的往往是美国的天空...
在中共具有话语垄断权的制度环境下纪念改革三十周年,中国媒体上的主流言论必然被官权话语所主导。官方把改革的所有功绩据为己有,反复的自我赞美,向全世界展示改革的成绩清单,预言“中国奇迹”将改变世界。然而,官权话语里的中国改革,既远离事实,也不公正。
六四大屠杀后的中国大陆,经济领域发生了巨大变化,其程度远远超过了八十年代。中国高层发展经济的主要动力,来自邓小平为了挽回六四屠杀所造成的个人权威和政权合法性的急遽流失,他企图用经济赎买来维持政权稳定,提出"发展是硬道理"。沉闷的气氛一旦从经济上被打破,接下来的变革的主要动力,就是从八十年代开始出现的权贵家族牟取暴利的利益驱动。
毒奶粉荼毒婴儿,引发海内外的舆论风暴。尽管中共严控国内媒体的相关报导和评论,但在难以封锁的网络上,仍然充满了愤怒的谴责、向更高层问责和体制改革的呼声。在国际上,美国、欧盟、联合国就此发出质问,众多国家与地区纷纷禁售中国奶粉,就连靠中共支持的缅甸政府也宣布禁售中国奶制品。境外媒体更是大篇幅跟踪报导,让京奥光环顿时黯淡。
中共虚构出中华帝国复兴的神话,似乎金牌老大就是世界第一的醒目征兆。
当中国媒体全力报导北京奥运、大肆宣传金牌第一、“奥出一个崛起大国”之时,一条人命关天的信息却被“平安奥运”和谐掉了,而且,被荼毒的还是嗷嗷待哺的孩子。因为,中宣部严令奥运期间禁止报导任何食品安全相关的负面新闻。
国是盛产文字狱的大国,从秦始皇的“焚书坑儒”到毛泽东的“反右”、“文革”,文字狱的受害者历代不绝、株连无数。即便在改革开放进入第三十个年头的今日中国,监狱里仍然关押至少80位元新闻人和网络作家。更过分的是,就在北京奥运日益临近之际,不但无法见诸于国内媒体上的文字狱接连不断,即便在大陆媒体上也爆出多起文字狱。
现代政治学的源头之一是卢梭。卢梭从“人性善”出发,把人类不平等和一切邪恶的起源归结为私有制及文艺科学等文明成果,他提倡回归自然的浪漫主义。他在《爱弥儿》的开篇就说:“出自造物主之手的东西,都是好的,而一到了人的手里,就全变坏了。他要强使一种土地滋生另一种土地上的东西,强使一种树木结出另一种树木的果实……如果你想永远按照正确的方向前进,你就要始终遵循大自然的指...
2007年12月27日下午3时,北京著名维权人士胡佳被北京市公安局以“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的罪名刑事拘留。
在二○○七年的最后一个月,中国大陆出现了一个农民公开宣示土地所有权的小高潮。十二月九日,黑龙江省富锦市东南岗村等七十二村四万农民宣布拥有土地所有权向全国公告:十一月二十八日,东南岗村村民召开了全体村民民主大会决定收回被侵占的土地。十一月二十九日对土地进行了丈量,十一月三十日准备在村民中重新分配土地。十二月三日,分地正式开始
改革开放以来,中共一直强调依法治国,还专门将每年的12月4日设立为全国法制日,意在对全国百姓进行普法教育。但是,中国仍然是一党独裁的国家,党主法制是不可回避的现实,从立法到司法的大权都掌握在执政党手中,公然把一党意志转化为立法的机构是中共人大,公然制定和维持违宪的恶法是政府各部门,公然干预司法的是中共政法委,公然有法不依、执法不严、甚至执法违法的人都是执法者...
中共十六大结束后,新一届中共寡头还让外界有所期待,于是有“胡温新政”的舆论泡沫鼓起,但很快破灭。现在的十七大,虽然举世瞩目,但除了最高决策层换几张新面孔之外,在改革方向和具体路线上,并没有什么新意,甚至连“新政”的舆论泡沫都没有。如果说还有什么值得关注的现象,那就是十七大凸现了中共党魁的权威进一步衰落。
中共不仅是当今世界的最大独裁政权,而且还是诸多独裁小国的最大保护伞。
最能说明毛仰视斯大林的例证,我还是在中央电视台播放的历史专题片中看到的。在这个记载朝鲜战争历史的专题片中,有这样一个片断:中共举行抗美援朝的盛大游行,抬着斯大林和毛泽东握手的巨幅画像,画像上的斯大林以高大魁梧的形象俯身倾顾著身材矮小向上仰视的毛泽东。而众所周知,现实中两人的身高恰恰相反,应该是身材高大的毛泽东俯视身材矮小的斯大林,而斯大林只能屈居向上仰视的窘...
二○○六年除夕,中共党魁胡锦涛发表新年贺词《建设共同繁荣的和谐世界》,对内许诺“使全体人民共享改革发展的成果”,对外强调“中国的发展,是和平的发展、开放的发展、合作的发展、和谐的发展。”
随着中共十七大临近,关于胡温政权能否启动政治改革的议论和猜测越来越多,左右两派也纷纷发言,试图对十七大决策产生影响。然而,这些议论和猜测,无论是善意的期待还是悲观的预测,都因过于关注十七大本身而显得过于短平快。在我看来,观察十七大的中共决策,离不开中共自身的不断蜕变,离不开改革以来的中共所表现出的不同于毛式极权的新特征。
随着中共十七大临近,关于胡温政权能否启动政治改革的议论和猜测越来越多,左右两派也纷纷发言,试图对十七大决策产生影响。然而,这些这些议论和猜测,无论是善意的期待还是悲观的预测,都因过于关注十七大本身而显得过于短平快。在我看来,观察十七大的中共决策,离不开中共自身的不断蜕变,离不开改革以来的中共所表现出的不同于毛式极权的新特征。
今日中国早已告别了党魁一言堂的时代,无论是党外还是党内,利益主体和价值观念的多元化必然带来多元的声音,即便中共极尽打压、封锁、灌输、诱导之能事,也无法把全民全党的思想统一起来。进入新世纪以来,这种多元化在中共内部的日益醒目,已经成为今日中国的政治风景之一。特别是那些已经离退休的党内民主派和毛派,二者的政治观点都不同于现任当权者,不时地发出批评性的声音。
震惊海内外的山西黑窑奴工案,从曝光之初到现在已经将近两个月了。但是,与海内外要求深层问责的滔滔舆论相比,也与从中央到地方的一系列批示、派员、道歉、数万警力的地毯式排查相比,更与山西官权“十天内解救所有奴工”的军令状相对照,山西黑窑奴工案的收场就显得过于敷衍了事。现在,广泛存在、长达十多年的黑窑奴工现象,已经被缩小为洪洞县广胜寺镇曹生村一家黑窑;被送上审判台的...
针对吴邦国的讲话,香港民主派提前展开行动,泛民主派议员发起长跑,争取2012年"双普选";民主党举办研讨会审议民主进展,香港民间人权阵线开始再次筹办七.一大游行,希望前来参加香港回归10周年庆典的胡锦涛能听到香港市民的心声;民调也显示,港人多数赞成双普选,港人对北京政府的信任度降低。
这哪里是政府所为,分明是土匪的明火执仗;这哪里是执法,分明是打砸抢。
自从胡温上台以来,屡屡发生本该被消除在萌芽中的公共灾难演化为震惊海内外的重大公共危机?比如,2003年的SARS危机,2005年的松花江水危机, 2006年多起有毒食品和假药引发的公共安全危机,之所以演变为海外震惊的重大公共危机,大都源于独裁体制下的中央政府的隐瞒或不作为。如果没有良知者通过难以完全封杀的互联网对危机真相的揭露,逼迫胡温中央不得不作出反应,后...
我们知道古代奴隶制的丑陋,知道殖民者贩卖黑奴的冷血,知道早期资本主义压榨童工的贪婪,然而,在奴隶制、贩奴、童工早已成为千夫所指的二十一世纪,在自豪地炫耀大国崛起和五千年文明的中国,在天天宣讲“以人为本”、“和谐社会”的胡温亲民秀中,中国的山西却出现了大规模“黑窑童奴”,震惊海外。
这些知识分子的无信仰狂热,一方面让大众做出自我牺牲而自己却变成救主式英雄,另一方面又走向绝对的不宽容,他们只有一个标准:以我为准。所以,他们不允许任何异己,对不同的思想赶尽杀绝,造成人的精神畸型和制度独裁化。
【大纪元4月24日讯】俄罗斯前总统叶利钦去世了,舆论的评价毁誉参半。比如,德国之声发表评论《叶利钦辞世-从民主英雄到病夫治国》。文中评价说:“叶利钦虽然打碎了苏联独裁性旧体制,却没有能力建立起一个稳定的民主制度,他在经济上的彻底失败也使得他的改革者形象严重受损。”
出版权垄断制度,既是出版自由之敌,也是出版业市场化之敌;既是禁书制度之源,也是出版业制度性腐败之源。
温家宝关于尊重创作自由的一次讲话,俞可平关于民主好的一篇文章,似乎再次引发外界对中共高层启动政改的预期,然而,只要中南海的黑幕一天不肯拉开,无论主人换成谁,都不会有奇迹。因为,能够踏进中南海的人,个个都是现行制度的最大受益者,只要社会危机没有严重到危及政权稳定的程度,特别是,当国内外的压力没有强大到足以逼迫当局做出重大让步时,中南海寡头们无心、亦无力跨越邓小...
对台日美态度日趋强硬 中国式高增长可谓一支独秀,中国吸引外资世界第一,中国外汇储备世界第一(已经高达一万亿美元);中国人手机世界第一;中国网民增长最快且很快也将跃居世界第一;中国的军事投入大幅提升,中国航空母舰的诞生也为期不远;中共政要的足迹遍布世界,每到一处都慷慨撒钱;中国廉价商品无所不在,令发达国家头痛不已;中国游客出手大方,让富足的西方人看得目瞪口呆...
2006年岁末,中共推出两大人权秀:11月17日,举办了掌权五十七年来的第一个人权展,意在向世界展示其改善人权的成就;12月1日,中共发布了《北京奥运会及其筹备期间外国记者在华采访规定》(国务院令第477号),给了外国媒体以“新闻自由”。
亲民秀 表面上看,二○○六年是胡温上台后最有政绩的一年。
《大国崛起》引发舆论热评,既与中共高层的推动有关,更是近年来民族主义思潮的影视化表达。
读伊凡克里玛的文集《布拉格精神》(崔卫平译,作家出版社,1998年版),却感到一阵阵灵魂的寒冷和抽搐。这是一本让人谦卑、庄重、如在刀锋上行走的书。
革命党变成利益党 如果说,毛泽东时代是极权的登峰造极,也是彻底的化私为公的时代,彻底到全能保姆包揽了所有供给——从摇篮到坟墓、从物质到精神,而个人却陷于一无所有的贫困之中。那么,当共产乌托邦破灭后,随着经济改革时代的降临,中国进入一个化公为私的时代。在私人领域,自利意识觉醒到泛滥成灾,人欲解放为物欲横流,经济人理性的个人利益最大化沦为不择手段的惟利是图;在公...
陈良宇案披露出来的社保基金被挪用丑闻,说明中国官商勾结的贪婪之手已由掠夺国有资产发展为盗窃老百姓的保命钱。
在非民主国家举办奥运,或促进该国人权状况的改进,或使该国的人权状况进一步恶化。中国的情况不幸属于后一种。
陈良宇的倒台,不能不让人想起十一年前的陈希同,上海陈几乎就是北京陈的翻版:两个高官都倒在高层权争的关键时刻,罪名也都是腐败。从中共十六大权力交接到胡温上台四年,坊间一直在盛传江氏上海帮与胡温之争,但双方所争不是政治是非而是个人权力,所以,在巩固自身权力和整肃对手的方式上,二者才能具有如此惊人的一致性。
跛足改革的畸形结果 中国式跛足改革带来的畸形结果之一,便是长时间的经济高增长却没有带来底层民众收入水平的同步提高,不但农民工的工资长期处在停滞状态,甚至近年来出现知识型劳动力价格大幅度下降的趋势,其中尤以大学毕业生的就业难和工资低最为突出。而在东亚的日本和四小龙的经济高增长时期,带来的是普遍的工资高增长和均富。
【大纪元10月11日讯】众所周知,在暴虐的金家政权的糟蹋下,朝鲜早已变成了一个饿莩遍野的穷国,必须依靠国家性的贩毒走私造伪钞和源源不断的国际救济来维系。如此穷困潦倒的小国,居然敢冒天下之大不讳,真的用核爆来测试国际社会的容忍底线。所以,国际舆论普遍认为,金正日用不计后果的核爆将自己送上了与世界为敌的死路。 然而,在我看来,如果核爆真是金二的死路,那...
著名人物的死亡常常伴随着凶险而残酷的权力格斗。纵观漫长的独裁制度史,共产极权的野蛮实乃前无古人,其“死亡政治”也更为残酷。在前苏联,列宁之死引发斯大林与托洛斯基之争,基洛夫之死变成斯大林清洗“季诺维也夫-加米涅夫集团”的借口,高尔基之死也不例外。
湖南郴州市官场全盘腐滥,市长雷渊利自承认是玩权、玩钱、玩女人的三玩部长。市委宣传部长意识形态白痴,但封杀媒体是高手。
面对今日中国的权钱交易式腐败愈演愈烈,民众在表达不满时常常以毛泽东时代的廉洁为参照系。但这样的对比绝非事实陈述,而是舆论误导的结果。首先,由于中共政权严格限制揭露毛的罪恶;其次,高举毛泽东旗帜的新左派的误导;第三,毛时代的受益者在回忆中大肆美化毛泽东,特别是毛的亲属和身边工作人员的回忆,基本上是“为尊者讳”的美化式回忆;第四,毛时代的大量受害者仍然心有余悸...
自党魁胡锦涛颁布道德新训诫"八荣八耻"以来,"六四"后一直纵容文化娱乐化的官权突然转向,以遏制"不正之风"为借口,开始对文化市场进行大规模整肃,意识形态衙门先后出台了多项文化禁令。
【大纪元9月19日讯】“搞”,汉语词典的解释为“做,干,办,弄,”但在中共治下的中国,“搞”字却莫名其妙的男女关系连在一起,最著名的词汇有“搞对像”和“搞破鞋”。前者指合德的正常恋爱,后者指缺德的不正常偷情。 六四后的中国,“搞”字与强作狂欢的大众文化搞到一起,先是“搞笑”变成常用词,接着是“酷搞”、“色搞”、“恶搞”的流行。最近,草民胡戈恶...
在中国军人两次被炸发生前﹐中国媒体的相关报道和评论﹐已经在挺真主党而责以色列﹔两次被炸发生后﹐中国的官方反应和新闻报道﹐更鲜明地凸现了中共对以色列的愤怒和对真主党的原谅。
(三)高尔基死亡之谜 即便到了此时,这些黑箱中的迫害也并没有影响高尔基在公开场合的表演,他仍然被邀请出席各类庆祝会和纪念会,与其他高层政要一起为斯大林站台。1935年2月,他出席布琼尼第一骑兵集团军十六周年庆典;同年6月30日,他又与罗曼。罗兰一起站在红场的主席台上检阅体育大军。
两千多年前,古希腊哲人柏拉图说:“暴君是从为人民代表制的根中出现的。起初,他面带微笑,拥抱每个人……慷慨许愿……但一旦成为暴君并知道已被助他上台的公民谴责时,暴君就只好不由自主地消灭谴责自己的人,直到他既无友,也无敌。”不幸的是,柏拉图所言屡屡被后来的一个个暴君所证实。在各种类型的暴君中,共产极权体制下的暴君——特别是斯大林和毛泽东——尤其是只看重一己权力的...
无论中共多么想把中国建成一座“资讯监狱”,但独裁大厦的底座已经出现难以修补的裂痕。即用恶法也无法修复。
作者题记:在根本的意义上,现代化首先不是民族和经济的振兴的奇迹,而更是人的解放的奇迹,是人从无权利、无自由的生存状态中解放出来的奇迹----成为自由的个人。
最近,国内民间维权人士都在关注盲人维权者陈光诚先生的命运。因为围绕着陈光诚的一系列野蛮迫害,从一开始就采取黑社会式的非法绑架,甚至发展到连72岁老人和三岁的孩子都不放过的地步。显然,政权绑架比黑社会绑架更为可怕,因为前者是政府行为,而后者犯罪团伙行为。黑社会绑架再猖狂,人们还能指望政府的解救,而当政府用绑架来实施迫害之时,被害者便无所求助了,因为政府及其公检...
作者题记:在政治权力的分配上,自由主义政治学主张:宁要两个相互制衡的魔鬼,也不要一个不受限制的天使。受制衡的魔鬼也可能作恶,但不至于带来全局性灾难;不受制衡的天使即便一心为善,但天使一旦作恶就极有可能带来毁灭性的恶果。
共有约 660 条记录
今日头条
NEWS HEADLINES
(大纪元记者马丽综合报导)美国总统奥巴马周一(5月23日)对越南进行历史性访问之际,赞扬美国和越南关系的加强,并宣布解除长达32年的对越南的武器禁运。   解除禁运为抗衡中共?   [capti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