貌强
这使我想起1962一66年我和华族同学、克伦族同学、克钦族同学,四人在仰光大学军事训练班休息时,席地坐听前线受伤回来当军训教官讲Tamadaw在掸邦打国民党军队...
仰光大学七七学生惨案日又降临了——天昏地暗、日月无光!53年前的今天——1962年7月7日,政变上台才四个月的大缅族主义独裁将军们,悍然派遣其法西斯缅军Tatmadaw到我们仰光大学校园,开枪屠杀和平示威的我们——百多名同学惨死枪下!
昂山素季能当缅甸总统吗?
君知否?上世纪50年代初中国毛泽东主席宣布跑步进入社会主义建设,60年代初缅甸奈温将军宣布建设缅甸社会主义,两国人民都欢喜若狂!当时无不认为万恶的资本主义剥削制度结束了,从此走向人人平等、幸福、和平、欣欣向荣的社会主义生活。
屠杀学生的六四血腥日子就在眼前了。
1962年奈温缅甸社会主义军政府上台,独裁统治长达半世纪,国有化让经济崩溃、百业萧条——大家才初尝油票粮票布票吃不饱肚、衣不蔽体的缅甸社会主义生活!1967年天灾人祸,才史无前例全国大闹饥荒!
我们生活在世界各个角落,目睹神州官二代三代四代、太子二代三代四代、红卫兵二代三代四代、贫下中农二代三代四代.........言谈举止、思想行为、待人接物、所作所为,有时会感到怪怪、震惊、不可理解、不可思议——肯定他们不像中华传统文化人,怀疑他们也远离了地球村文化。
赛万赛是掸民主联盟秘书长(Sai Wansai,the General Secretary of Shan Democratic Union)。以下赛=赛万赛。
967年军政府为逃避粮食危机而反华杀华仇华,我在下班回家路上差点被暴徒无辜杀害,悲愤莫名而远赴东德留学兼避难。当时东德的缅甸留学生因大家互动互助与国际学生之间联络需要而不顾军政府无理禁令,1968年成立了缅甸留德学生互助会,我义无反顾地参加——结果留学生会主席、副主席、财政、秘书被逮捕回国受审,我们会员则被“莫须有”迫害,我因华裔更罪加一等——最后大家辗转逃...
缅甸1948年独立,十年内就跃居为东南亚数一数二繁荣富强小虎与鱼米之乡!但军政府1962年政变夺权独裁统治后,君不见经济越搞越差?内战越打越凶?人民越来越水深火热?1967年虽借反华杀华排华躲过了全国大饥荒引爆大动乱,但到1988年还是逃不过名列世界最贫困最落后国家名单!全国不是因而怒爆大起义?各族人民不是天长地久至今还在受苦受难?
(一)
在提倡改革开放的登盛总统与半民主的登盛政府诚邀下,在国外长年反对缅甸独裁将军们的自由民主人权斗士,在非政府组织的联络、安排、帮助之下,纷纷回国参加和平建设、为改革开放献策、出力、效劳了。
请看缅甸近代痛苦(梵语 Duhkha,巴利语缅语Dukka):
缅甸若开邦的罗兴迦人(Rohingya)与若开人发生暴力冲突。
他是不平凡的中国司机——驾驶10年,安全行驶100多万公里,相当于绕地球30圈; 圈圈对乘客热情、有礼貌,助人为乐,拾金不昧。乘客、同事有口皆碑。
现在缅甸全国都在谈民主----"民主女神"、"民主政府"、"民主XX"......"民主"满天飞、遍地走,大有顺之者昌、逆之者亡之势。
昂山素季最近北上访问克钦邦首府密支那、大城市八莫、莫岗(猛洪)等。她所到之处,各族人民夹道欢迎。
答:以2008年伪宪法和2010年伪选举而上台的登盛半军政府,去年还昂山素季以自由;最近修改了2008年伪宪法,让她依法参加政治活动;11月18日也让她领导的民盟NLD重新注册为政党,依法参加政府补选。双方合作愉快——昂山素季正面积极肯定民主有希望。
非缅族众原住民委员会ENC(Ethnic Nationalities Council)欢迎全国民主联盟NLD (National League for Democracy)2011年11月18日重新注册,以争取即将到来的政府补选。
缅甸联邦钦族(Chin)人口约150万,自古以来生活于缅甸西北部钦邦高原——缅甸独裁将军们称他们为“山民”“山地人”。钦族刻苦耐劳,骁勇善战,忠诚可靠——缅甸独裁将军们就利用“山民”“山地人”部队打杀其他非缅族原住民。1962年7月7日,缅甸独裁将军们创造性发展“以夷制夷”政策——令“山民”“山地人”部队开枪射杀我们仰光大学示威学生,让学生从此对钦族军恨之入...
赛万赛(Sai Wansai)是掸民主联盟秘书长(General Secretary of Shan Democratic Union),早期也跟我一样留学德国——他在德国大学攻研政治学。他治学严谨,讲话引经据典,重视消息来源——浑身洋溢一丝不苟的学者风度!
老同学老战友温博士(Prof. Dr. Kanbawza Win)是清迈大学教授,欧洲委员会欧洲学院亚洲研究所的高级研究学者,流亡美国的缅甸联邦民族联合政府的前顾问,亚洲论坛的助理编辑,缅甸文摘的赞助者。
如果登盛总统临渊垂钓——志在获得缅甸政府合法性与取消西方制裁,那么,上星期所释放的6359名囚犯中政治犯仅占220名——肯定无法达到预定的目标!
我们要求中国: 1.停止支持缅甸法西斯政府! 2.缅甸政府还未变得透明并值得信任之前,请停止投资缅甸。 3.请与非缅族原住民的反对力量接触。 4.请开放中国西界关口,帮助西界对面的邻国居民。
登盛总统的所谓平民政府,背后支持者是缅甸军队。他们合制出“2008年宪法”与随后的“全民公投”,然后再制造出登盛新政府,接着接二连三演出几幕改革开放好戏——缓解了国内外政治紧张空气。
大缅族主义者常说他们大缅族 Myanmar 来自大公(Takaung)——那是南印度移民在缅甸建立的城邦。知否Myanmar源自南印度语Mrama?知否大缅族古时也爱自称 Mrama
说我们(NLD民盟)是政府的的一个反对党,仅仅企图取代政府的执政党。不对!
现在,缅甸登盛政府视而不见其一直强调的“宪法规定的边防军计划”,和佤邦联军(United Wa State Army)及民族民主联军(National Democratic Alliance Army)即猛腊军,签订了新的停火协议。
镇压1988年人民群众起义时,缅甸军队对手无寸铁的示威者无法无天乱枪射杀,百多学生与活动家越过边境逃入泰国。
缅甸军事情报局MI 随时可以把我们任何人强行拉走。 他们最爱在夜深人静的午夜,随便扣个罪名,把我们神不知鬼不觉带走。
共有约 241 条记录
今日头条
NEWS HEADLINES
尽管接连传出朝鲜人出逃至韩国的消息,但实际的出逃数量远远比报导出来的更多,并且精英层脱北者在张成泽被处决明显增加,显示暴政下的金正恩政权正在众叛亲离。 日前,韩国政府证实负责对朝工作的朝鲜侦察总局出身的朝鲜军大佐投奔韩国,这也是迄今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