穆辛
……中共16大以后竟然没有了“核心”,如果这是废除列宁式极权专制政治机制--政治改革的第一步,当然是值得欢迎的,但如果是中南海出现了权力真空,那就另当别论了。然...
从杨建利到唐元隽的行为方式,人们似乎隐约见到:从在国内流亡到逃亡海外,再由海外闯关回国,这或许就是今天中国民主运动的发展模式。这种流动的循环,正在为下一个民运高潮的出现,积聚著新的能量。
上海坊间正流行着一个汪道涵劝退江泽民的传闻:汪道涵对江泽民说,你终归要退的,锦涛也终归要接班的;这样的话,你晚退不如早退,退一部分,保留一部分,不如全部退。你早退、全退,锦涛还会感激你,否则就不是感激的问题了。汪道涵被外界视为江泽民的恩师和国师,在江泽民当政的13年间,对中南海朝政一直有举足轻重的影响力。如果上述传闻没有根据,更加证明上海民意是识大体的--通...
这些人的可爱之处在于,明明知道吴淑珍是美国的客人,也明明知道美国主流社会对吴淑珍的盛情款待,却偏偏还要无事生非——顽强地跳出来表演一番,吴淑珍只是“客人”,访问完了自然要回台湾,但是款待她的美国是不会跟着一起走的,虽然它是一个有充分包容性的民主社会,但作为一个生活在其中的有中国文化修养的人,要敢于同这个环境对抗也是需要非常的勇气的。
为什么过去被容许的事情,现在要被判罪?这只能说明香港的制度环境变了,法官的判罪量刑的标准变了,从过去的依法判案,到现在的唯北京马首是瞻,从过去的司法独立,到现在的按照政治需要和长官意志执法。所以香港法院对法轮功学员的有罪判决,其实标志着“一国两制”的寿终正寝。令人心寒的是这个变化只用了5年的时间,离邓小平和北京当局承诺的香港制度“50年不变”,仅仅只有十分之...
在中共16大将临的权力斗争风云变幻之际,被江泽民和一些军方寡头掌控的《解放军报》,决不甘心于只是被动的在第三代和准第四代核心之间站队"表态",而是继承发扬了军人干政、军人领政、"枪杆子里面出政权"的法统,大有"炸平庐山"之势,兴风作浪,至少要想领导中共党内的风气。
试想一下,江绵恒或李小鹏如果因为受贿23万元遭到起诉调查,岂不是要被人笑掉大牙?君不见,前不久马海林因为揭露李鹏家族操控国际华能而身陷囹圄吗?连带刊发他稿件的周刊也遭到整肃!江泽民和金大中几乎是同龄者,把他们以及他们的子女放在一起比较,中国的问题就一目了然了。
他的这种探索本身正在昭告世人:海外民运必须要有一个“回国运动”,而且应该立即行动起来,不能再等待下去了,自从王炳璋、张林等民运人士前些年“闯关”回国以后,海外民运的确太需要杨建利这样的行动来注入新鲜血液,对于想摆脱目前困境的海外民主运动,但愿杨建利的行动能为即将到来的“回国运动”给出一个示范。
在联合国驻东帝汶过渡行政当局主持下,东帝汶最近举行了首次总统选举,4月17日(星期三)选举揭晓,沙纳纳·古斯芒共获得30多万张选票,占有效选票的82%以上,从而当选为东帝汶首任总统。联合国管理人员定于5月20日正式撤离,此后东帝汶将成为一个独立国家。
彭定康临别香港时,提携并力荐精明干练的陈方安生担任香港的政务司长,主持香港的行政大局,但是她却被江泽民授意的中共极左派挤走了--年富力强的陈方安生被迫“退休”,年迈老朽的董建华却还被江泽民钦定连任。难怪彭定康面对着日益衰败的香港要说,"我相信中国官员明白到他们在1997年收回主权的香港是繁荣的、稳定的、管治良好的。”北京如果真要向彭定康示好,用不着摆这种虚假...
事实上,被选定的接班人往往成为权力斗争的众矢之的,最后在接班之前就成了代第一把手顶罪的牺牲品,在中共没有完成转型之前,这种惯例还可能会起作用,邓小平钦定的“王储”胡锦涛,虽然这十几年躲避锋芒、韬光养晦,现在“临门一脚”才是最大的考验。
今日头条
NEWS HEADLINES
尽管接连传出朝鲜人出逃至韩国的消息,但实际的出逃数量远远比报导出来的更多,并且精英层脱北者在张成泽被处决明显增加,显示暴政下的金正恩政权正在众叛亲离。 日前,韩国政府证实负责对朝工作的朝鲜侦察总局出身的朝鲜军大佐投奔韩国,这也是迄今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