穆正新
雷锋这座丰碑,是道义空朽的棺木,是浸透了政治污秽的垃圾。学雷锋活动助长全民性弄虚作假,败坏中国的社会风气。
中共宣传当局也试图通过挟洋活动给他们的英模增添些分量。“西点军校学雷锋”,就是这样的尝试。根据抚顺雷锋纪念馆的资料,“西点军校学雷锋”故事由当年中国驻美一等秘书田志芳所拍摄的一张照片引起。那张照片显示一个房间里的墙上有一张雷锋的图片。房间里有两个穿制服的人。据说这是西点军校里的一个房间。这样一来,这照片就被解释为“西点军校以不同形式宣传了雷锋等世界著名军人”...
我们知道,在一般的造假案中,作案人不敢在浅显的水平造假。太浅显的造假一下子就会被人看穿。因此他们总会在比较重要的情节上下些功夫,让它们看上去符合常识,合理可行。下这些功夫多少反映出作案者对大众智力的敬畏。他们是在承认“世人并不好糊弄”的前提下作案的。
雷锋的新衣,类似国王的新衣。只有经历过党的长期教育和思想改造过的人,才能看见它的美丽。面对不穿衣裤的“英模”,我们肉眼凡胎的人看见的是他赤裸的原形。但一些“吃雷锋饭”的人,例如季增等雷锋剧照的拍摄者们,能看到美丽的新衣,且仅仅看到了新衣。
中共官方一直宣传雷锋“不为名不为利”、“做好事不留名”等等。但稍加观察即可知雷锋实际行为并非如此。雷锋做的“好事”,不是留下照片、写进日记、就是引来感谢信。
中国人民解放军前沈阳军区工兵十团及其上级机关在1960年9月策划了一起假捐款骗案。雷锋在该案中充当了忠实的执行者。
中国人民解放军前沈阳军区工兵十团及其上级机关在1960年9月策划了一起“雷锋捐款”骗案。雷锋在该案中充当了忠实的执行者。
1952年年底黄继光事迹见报后,在医院养伤的肖登良多次否认自己是该事迹报道中的“肖德良”。肖的态度引起了志愿军十五军对他的特别关注。这件事过去一直没有公开。直到近几年,才被当作肖登良和秦基伟的一段“情谊”提起。
“黄继光堵枪眼”故事从粗假走向细假,从一假走向多假。虚构的故事有个常见的问题,就是不但每个人说的不一样,同一个人每次说的也往往不一样。“黄继光堵枪眼”的故事的各种版本也是这样。几个人对同一事件的叙述互相矛盾,甚至单个人自己的几次叙述也互相矛盾。单单新华社就不知一次地否定改写。加上其它他方面文献的否定。这个故事到现在已经被否定得不可收拾了。
打仗的时候,双方力求用最便捷的手段消灭敌人。能在一秒钟内杀死对手,绝不等到下一秒。而拍电影的时候却往往需要照顾敌人。特别要防止过早把主要对手弄死,导致后面没了戏。明明一枪能打死,却偏要搞得枪林弹雨全打歪,或者根本就忘了开枪。一切都为了最后来一场惊心动魄的徒手格斗。黄继光的事迹,不像作战,更像电影。
秦基伟否定了黄继光
不幸的是,精彩的首颗“中国马特洛索夫”卫星只运行了一个月就被废止了。这在中共宣传工作史上很少见。原因显然是这版“黄继光堵枪眼”故事假度太高。估计管宣传的领导读了后也忍不住起鸡皮疙瘩。党固然不怕民众公开批评假新闻,但也得顾忌太假太滥的故事会在人民心中产生反效果。新华社不得不返工重做。第二版“黄继光堵枪眼”故事把首版中的荒谬情节全部删除。这等于承认首版里讲了假话...
贪官污吏无疑是应该查办的。但国家有法律,有执法机关。一切肃贪必须在国家法制体系内进行。不得以法外手段进行。“双规”是在国家司法体制外扣押公民,本身属于违法犯罪行为。违法的“肃贪”,在还没有查清任何事实之前就先破坏了国家法制。其对国家的危害一点不比腐败轻。试想共青团也对违纪团员进行 “双规”,民盟、农工民主党、作家协会、鞋厂老板、健身俱乐部等等都以“双规”对待...
  雷锋“助人为乐做好事”,无论从件数还是频率上讲,都低于一般中国人。我以前举过例。当年我们那一疙瘩的中小学生每月干下的好事,都可能超过雷锋一年的好事量。一般民风淳朴的中国地方,自打雷锋他祖爷爷出世前很早就形成了助人为乐的习惯。
若比歧视公民的措施,北京奥运第一。若比歧视华人的措施,也是北京奥运第一。
中国前国家主席刘少奇曾被毛泽东周恩来等诬陷为“叛徒内奸工贼”。这样的大型谎言,本来是很难使1960-70年代的中国人相信的。但是这个罪名经过那时的全国媒体宣传了没几天,中国人民就深信不疑了。
中共为什么要封锁这个简单的事实?因为不封锁的话中共强烈的“反甄别”态度就显得无理了。
志愿军战俘事件自始至终处在国际媒体的密切关注之下。它的每一步进展情况,都牵动着各国人民的心。当自由世界对共产专制的重大胜利终于到来时,各国媒体均以最快速度加以详细报导。
朝鲜战争的最后一年多实际上是为这些反共不归的战俘们打的。由于联合国军已经明确表示无意北进,只求停火。战争遂转入对独裁政权十分有利的相持消耗战。
在中立国代表和各国媒体的亲眼见证之下,志愿军方面的“解释”成功率稳定在3%以下。这样的惨败记录,不找替罪羊是没办法搪塞的。“美蒋特务控制战俘”的谎言于是成为共方最强力使用的遮羞布。
事实证明,朝鲜战争的结果并不像中共当局宣传的那样完美和辉煌,中国更未取得任何实质性的胜利。作者穆正新的“志愿军战俘真相系列”正是从战俘这个角度揭示朝鲜战争的真相。该系列文章将以连载方式刊出,以飨读者。
中国共产党岂止是不正常,它早已太邪恶了。如果你比较完整地统计一百个凶兵恶警暴打或杀害华人的案例,定有九十九例以上发生在中共统治范围之内;一百个严重污染毒化华人生息地区环境的案例,定有九十九例以上发生在中共统治范围之内;一百个克扣挪用华人儿童教育费用的案例,定有九十九例以上发生在中共统治范围之内;一百个关押折磨无辜华人的案例,定有九十九例以上发生在中共统治范围...
但高智晟律师坚持站着说话。他要认认真真地把“公仆”当仆人来对待。他决不轻狂。他完全懂得尊重仆人的人格,因而平等地称胡锦涛温家宝为“同胞”。他也知道这两位同胞年纪比较大,更发扬中华民族尊老爱幼的美德尊称胡温二位为“长者”。
在英美等国的中国留学生可以问问自己,你们的政治地位比同校的黎巴嫩学生高吗?你们那本PRC护照比韩国护照或者马耳他护照更容易得到其他国家的签证吗?甚至在香港,PRC护照的签证待遇都属于最低档次,更不用说其他国家了。
这世界上最具有社会主义特色的事物之一就是公款养党。公款喂养和 “伟大光荣正确”政党之间的联系十分紧密。包括金正日那个瘪三王朝在内的全球仅存的几个“无产”阶级政权无一例外地被公款养得十分光鲜肥壮,就是鲜明的证据。而苏共到俄共的变迁,也从另一面提供了证据。
共有约 45 条记录
今日头条
NEWS HEADLINES
尽管接连传出朝鲜人出逃至韩国的消息,但实际的出逃数量远远比报导出来的更多,并且精英层脱北者在张成泽被处决明显增加,显示暴政下的金正恩政权正在众叛亲离。 日前,韩国政府证实负责对朝工作的朝鲜侦察总局出身的朝鲜军大佐投奔韩国,这也是迄今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