阮铭
二十年前,蒋经国宣布自一九八七年七月十五日零时起,解除在台湾长达三十八年一个月二十五天的戒严。紧接着,一九八七年十二日五日,一九八八年一月一日,解除党禁、报禁...
胡锦涛一、二连三主动邀请萧万长、连战、吴伯雄乡会之目的何在?一句话:为吃定马英九。
二○○七是中共十七大召开之年,各种政治斗争的讯息已层出不穷。诸如:江(泽民)胡斗,胡曾(庆红)斗,军(队)胡斗,团(派)太(子党)斗等等,莫衷一是。近来还有自称“民间人士”者介入,出现了“民间维胡(锦涛)派”与“民间拥曾(庆红)派”之争。似乎中共十七大前有一场大戏可看。
罗马俱乐部的报告《私有化的局限》,开卷就是一个警号:“谨防极端”!指出今日人类面临的威胁是极端主义。报告指出:“这个世界正因走向极端而遭受痛苦:--在一个富足的社会里却一味让极端贫困持续;--极端不平等引发仇恨和绝望;--政治和宗教极端主义分子试图用暴力和恐怖袭击来‘拯救世界’;--基于落后工艺的无节制增长正导致生态灾害。”
胡赵时代的政治开放,被邓小平的反自由化打下去,西方国家为了短期利益支持中共崛起,中国争取民主的斗争更为艰难,但不必再等二十年。
政治效应与司法效应 《争鸣》记者:台湾倒扁风暴,自夏迄冬,已达半载。最近陈瑞仁检察官提出起诉书,但陈水扁似无引退之意。你看台湾政局发展的前景如何?
第一、中共《反分裂国家法》明订非和平手段并吞台湾的“合法性”,八百枚导弹瞄准台湾,举世瞩目。在左里克嘴里,竟是“中共无意对台用武”,“中共确实没有对台动武”!那么请问这是什么意思?是如郑必坚声称的“对台和解”的“礼仪”么?
仅仅一年前,2005年5月,美国总统布希在拉脱维亚共和国首都里加纪念反法西斯战争60周年的演说中,检讨了“慕尼黑”和“雅尔塔”的历史教训。他说:“雅尔塔继承了慕尼黑和莫洛托夫kk里宾特洛夫条约的非正义传统,通过大国强权之间的协定牺牲小国的自由。这是历史上最大的错误之一。我们不会重犯这样的错误,为追求假稳定而姑息暴政、牺牲自由。我们已经上了一课,任何人的自由都...
自由强国总统玩不过奴役制度暴君 “举世瞩目”的布胡会,平淡无奇地走了过场。采访记者无不以“失望”、“毫无进展”来形容,而不得不把人们的注意力转移到“中华民国”国歌、法轮功抗议、胡锦涛走错步被布什拉住袖子这些小插曲上。但若从更深层的角度来观察,这是一次性格与制度的碰撞,坦率天真的自由强国总统,玩不过虚伪阴柔的奴役制度暴君。虽说胡锦涛作为国家元首是首次访问华盛顿...
胡锦涛奉行的是邓小平制定的开放的共产奴役制度新战略。所谓“科学发展观”和“和谐社会”,不过是这种战略的两副假面具。这种战略已经骗得国际支持。要终结这种奴役制度,有赖世界自由力量大联合。
美国“自由之家”(Freedom House)于二○○五年底公布了《二○○六年世界各国自由度调查报告》。报告指出,台湾在“自由之家”调查的“政治权利”(political rights)及“公民自由”(civil liberties)两项指标上,均获得最高等级的一分,创下台湾历史上自由度的最高记录。而胡锦涛的中国,“政治权利”及“公民自由”两项指标分别为最低...
中共制定反分裂国家安全法,是虚张声势的一场法律战。在今日民主大潮席卷全球的时代,台湾不是可以让基辛格战略轻易出卖的南越,台海战争不可能发生。
中共十六届四中全会闭幕。江泽民终于在他最后一个军委主席坐位上赖不下去,宣告退位了。我想“全党、全军、全国各族人民”,都会觉得松一口气。为什么?因为他实在赖得太久,赖得太难看了。只有恋江情结根深蒂固的台湾媒体,才嫌江泽民赖得不够。你瞧,今天新华社一发消息,台湾中央社评论道:“江泽民四中全会退休,比邓小平早了一个全会”!
世界已经进入新的历史时代,然而我们的政府官员、立法委员、专家学者、媒体记者,在谈论两岸关系时,还停留在旧时代的旧思维。什么“九二共识”啦、“一中各表”啦、“中程协议”啦、“不独不武”啦、“军事互信机制”啦,钻不出这些陈旧的牛角尖。我们只有抛弃这些旧时代、旧思维的牛角尖,才能开创世界历史新时代的两岸新关系。
今年是中国天安门学生民主运动被镇压十五周年,也是中国民主主义领袖胡耀邦逝世十五周年。十五年前,胡耀邦逝世和中国共产党军队以坦克、子弹对首都学生、平民的屠杀,使中国进入了一个以江泽民的独裁、残暴、愚昧统治为标志的黑暗时代。
台湾的总统大选因为枪击案,和选后蓝绿阵营的纠纷,而被认为民主不成熟。然而来自中国大陆的学者阮铭,亲自观察了台湾的总统大选后却认为,台湾的民主已经成熟。
时间在民主共和一边。但胡的改革不能等到第二任,必须在五年内跨出决定性的一步,否则,他就是错失历史机曾的政治庸人。
六年前,中国从英国手中收回香港时,我写过一篇“自由女神与专利恐龙的婚礼”。六年后,这桩婚姻即将生下一名孽子,基于《香港基本法》二十三条的《国家安全条例》。
千里搭长棚,世上无不散之筵席。从中共十六大到中国十届人大,标志江泽民时代的终结和胡锦涛时代的开始。朱镕基、李瑞环、李鹏、李岚清、尉健行、张万年、迟浩田等中共第三代党、政、军领导人,均一一谢幕下台,博得虽不均匀、尚称一致的欢送掌声。唯独江泽民一个,戏已唱完,还在空荡的舞台上顾影自赏,赖著不走,引发散场观众的一片哄笑声。
针对中国权力接班态势底定,淡江大学大陆研究所客座教授阮铭昨日(15日)分析,从江泽民的亲信贾庆林、曾庆红及吴邦国等人在人大中得票情况不佳来看,明显显示民心已经展现对江泽民坚持不退的“讨厌”。江泽民或许可以“赖著不走”,但实质影响力势必直线下降。
如何看中国?如何看胡锦涛时代的中国?是当代世界争论最大的问题之一。经济学界、政治学界、社会学界众说纷纭。
中共十六大与十六届一中全会结束,标志江泽民时代的终结。闭会后的《人民日报》社论(十一月十六日)强调:“全党同志满怀深情,向江泽民同志及其他退下来的领导同志表示崇高敬意!”说明世代交替在党的领导人部分已经完成。明年三月的十六届二中全会与第十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将最后完成国家和军队领导人的世代交替。“第三代核心”已成为历史名词,而第四代不会再自称“核心”,大概称...
中共十六大是世代交替的大会,也是时代交替的大会。
编者按﹕中共十六大牵涉高层权力转移大事﹐江为保持“三权一体”身份访美﹐十六大一再拖延。10月25日布什和江泽民将在德州私人农场会晤﹐媒体普遍认为这是江在为延续其政治权力最后的冲刺﹐十六大江泽民退留问题再次成为国际关注的话题﹐为此﹐我们转载新唐人电视台对中国问题专家阮铭先生专访。
今天中国要避免大动乱、大灾难并不困难,只要江泽民不学毛泽东晚年发动权力斗争、制造继承危机就行。
只要摒弃一中,认同台湾,三通的命运就掌握在台湾人手里。
对江泽民来说,发表“三个代表”理论、北京“申奥”成功、与普京签署《中俄睦邻友好合作条约》和《中俄两国元首莫斯科联合声明》,以及中美关系获得改善,是二○○一年的“四喜”,也令他达到政治生涯的颠峰。然而江主席的兴奋没有保持多久,到APEC上海会议开始惊醒,终于发觉他的“四喜临门”,在九一一后几个月间已失落为“四面楚歌”……
现在盛雪的新著《远华案黑幕》出版了。《六四真相》是十二年前的历史纪录;而《远华案黑幕》是正在演出的现实的历史,其震撼力当比历史文件更强大。如果说《六四真相》是一颗“纸上原子弹”,《远华案黑幕》该是一颗“纸上氢弹”。
今日头条
NEWS HEADLINES
尽管接连传出朝鲜人出逃至韩国的消息,但实际的出逃数量远远比报导出来的更多,并且精英层脱北者在张成泽被处决明显增加,显示暴政下的金正恩政权正在众叛亲离。 日前,韩国政府证实负责对朝工作的朝鲜侦察总局出身的朝鲜军大佐投奔韩国,这也是迄今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