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文广
去年(2015),我多次坐公安的汽车,沿着公路,到全国各地“旅游”。在山大任教期间,我研究过城市化和农村产业。公安在敏感时期建议外出 “旅游”,我也想借机观察城...
今年“六四”我和朋友们策划了几次纪念活动。6月12日接到密集电话骚扰,说在网上看到我的租房广告,我忙着解释,这是假的。因为广告发在三个网上,租金低廉,位置好,学区房,所以电话连续不断,18分钟来了8个电话,骚扰电话使我家苦不堪言,三次打110报警。不久网上又出现我要卖车的广告。 今年“六四”,从5月15日开始,我受到公安人员的各种骚扰,如堵家门不让外出...
2015年六四前公安提出去“旅游”,问想去哪?我要去上海。1948我随父母,举家迁上海,后来进山大,每年假期,都回家探亲。孩子上复旦,也常去看望,上海成了我的第二故乡。1981年我在劳改队,写了篇《评毛泽东的城市建设方针》(已收入《狱中上书》p361),其中多次提到上海,批评毛泽东“城市太大了不好”。回大学任教,再次研究上海,发了文章。现在故地重游,不少感触...
山东济南今天严重雾霾(PM2.5超过400,见照片)。但是我楼下的小学生仍然在操场上奔跑打篮球,令人十分痛心。
严重的阴霾(陆称:雾霾)下(pm2.5为371),济南小学生还在操场打篮球、练习团体操(见151112照片录像)。各界人士,学生家长应该呼吁:关注阴霾、救救孩子。建议北方省市当局,在每天的天气预报中公布阴霾指数,制定出幼儿园、学校防范阴霾伤害的措施,凡是隐瞒阴霾灾情,官员失职的都应追究责任。
我认为去广场纪念六四,是当前推动变革,启迪民智的最佳选择。成本低、风险小,影响大。只要持之以恒、人心齐了效果必然彰显。去天安门广场纪念六四的始作俑者是浦志强,现正关在监狱中,我们要继承他。
昨天(3月21日)上午7点多,我开车去奥体中心游泳,后面跟着两辆公安的车,我从游泳池出来,在休息室接到山大学生的短信.
3月5日凌晨前,我停在楼下的汽车,遭遇不明暴力,三个轮胎被从侧方用利器扎入,全部爆胎,无法修补。修车师傅单兆国(手机15668336296)为我换了三个轮胎,花费1350元,并写了一份见证(有照片)。
2005两会召开前,人们在山东济南成丰桥北广场聚集,议论人大政协两会,讨论他们为什么不能代表民众发声?大家普遍认为,人大代表没经过一人一票的普选,他们当代表,是上级指派的,开会总是看上级眼色说话、行事。为此,大家举起了:“人大代表人民普选”的横幅(见照片)。
15日铜锣湾清场。港人坚持了79天的占领行动,暂告段落。雨伞运动,引来世界好评与轰动。启发港人民智,锻练一批组织者,探索了聚集民众示威、抗命的方式。雨伞运动像闪电,照亮中国大陆,使人觉醒,看到希望。
11月15日,香港学联周永康等四人买了去北京机票,要进京反映对真普选的诉求。登机前,他们被告知没收了回乡证,不准赴京。学生提出异议,官员说可找北京公安部。这是一次强制阻截港人赴京的违法行为,应该追究违法者的责任。
港人示威进入第24天(10月21日)。香港官员下午将与学联代表正式对话。梁振英昨晚接受包括英美三家传媒采访时说,北京目前觉得没必要介入,是香港的“幸运”。但如果情况持续,距离中央政府介入只是一线之隔。
山东济南民众聚会声援港人争民主,有人要去香港支持学生示威,结果遭公安强行干预,只得退了车票。大陆当局利用各种方式封锁有关香港学生罢课示威消息,禁止网上发帖评论和声援,有的网民因转发港民示威网贴被以涉嫌“寻衅滋事罪”刑拘。
中共政治局常委张德江在19日,与香港新民党代表团会谈中说:选举香港特首的条件是绝不可以反对共产党,不能反对一党执政。
1989年,我在山大管科系任教,为了纪念六四25周年,我把当时在山东大学的见闻和参与写出来,我已是80岁老人,来日不多,我希望后人,包括山大师生不要忘记这段历史,并且从其中吸取教益。
大家正在纪念六四25周年,为了悼念六四运动中的烈士和因为参加运动而被判刑、软禁的先驱者,更为了总结我们的经验教训,我根据美国之音(VOA)的“六四事件大事记”和法国国际广播电台(RFI)的“六四大事记”,编了一份“89六四大事记”,以供大家参考。日期后带“V”的来自美国之音,带“R”的来自法国国际广播电台。
昨天清明,国保用两辆车押我去奥体中心游泳,返回时他们把车迳直开上高速公路,要带我去微山湖“旅游”,事先没商量。我再三抗议,说这是“绑架”,但80后的老人,怎敌年轻力壮的国保,往返600公里,午夜12点才回到家中,一天10个小时的车上颠簸,已经使我筋疲力尽。
去天安门广场,必须出示身份证,搜身、安检,通过地下通道进入。说明当局缺少自信,对民众心存恐惧。我建议开放广场允许自由进出。
3月16日我躲开监控,进入济南天桥北广场见朋友,招来二十余国保,强行要我离开,发生肢体接触,朋友们大声抗议,他们方才罢休。请问我有进广场的权利吗?
乌克兰广场示威获胜,前总统因开枪镇压示威遭全球通缉,此事震动中国朝野,对当局是前车之鉴,对民众是极大鼓舞。25年前六四邓小平调军队射杀示威者,是属“屠杀罪”,本该通缉,只不过当时苏联还未解体,东欧依旧在极权下。后来有了颜色革命,茉莉花革命,自由民主已成世界潮流,在中国理应清算邓小平的罪行。
2014新年的盼望
中国私企纷纷将资金转移海外,有的全家移民,势头有增无减。这是因为当局仍坚持“消灭私有制”、“消灭剥削”的目标,搞国进民退;私企怕被共产、被掠夺。振兴中国经济必须促进私企发展,推动私有化。
毛泽东诞生120周年,他一生领导两场“革命”,耗时五十年。一是“新民主主义革命”;二是“社会主义革命”,目的是消灭私有制。这两场“革命”充满掠夺、抢劫、杀戮,这是邪路,只有否定,才能为中国私有化和宪政扫清道路。
今天是曼德拉国葬日,因为当局不准我外出聚会,所以约朋友到我家中追思曼德拉,制了横幅表达哀悼。
近代中国有三次土地大掠夺。一是掠夺地主,包括“打土豪分田地”和“土改”;二是掠夺全国农民,包括合作化和公社化;三是掠夺居民宅基地。土地掠夺,给民众带来灾难,为官员送去福祉,总结教训中国必须实行土地私有制。
10月25日薄熙来在山东高院二审,高院门前的经十路,是济南最主要的东西交通干线,十六个车道全面禁止汽车通过,造成交通大堵塞,市民怨声载道。
昨天朋友打电话,说要来访,国宝一早派人通知,不准出门。买饭、拿报、倒垃圾都有人侍候。十几个国保、山大公安处的人守在楼下。他们把山大南院8号楼变成我的黑监狱,这当然违法,但79岁的我,如何抗争?
茅于轼先生是体制内学者,公开批判毛泽东,多次受侮,矢志不渝,使人敬佩。毛被颂为伟大领袖,他活着凡对他流露不满者,都是“现行反革命”。“文革”中张红兵揭发母亲反毛,致死生母,他的忏悔,使我们再次回顾黑暗年代。
李红卫召集庆生聚会,有人打出“纪念六四24周年”横幅,瞬间国保涌入,撕横幅,押十余人到派出所审问,李红卫坚持不认错,关了七个小时,最后一个离开。
今天济南国保和山大公安处,找我谈话,为了防纪念“六.四”聚会,对我提出两条建议:
今天几位朋友冲破公安的阻挠,成功到济南中山公园,举起了“悼念紫阳”、“悼念孙中山”、“悼念林昭”的横幅。
济南国保出动20余人六、七辆车,一早敲门通知:今天不准出门,不准去游泳、购物,中午吃饭他们给买了送到楼上,阻止我去公园悼念民主先烈。
这位委员可以用公费雇5个助理(据说雇他的家人都可以,他有专职的司机)。但是绝对不允许再去搞其他的兼职。
中国新年前,北京朝阳法院,对非法截访者判刑,但只判农民工,不追究该案主使者的官员们,这不公平。首先要追究官员,彰显司法正义。对受害访民必须依法赔偿,这才公正。
卡扎菲和邓小平的观点、经历很相似,都迷信枪杆子,主张开枪镇压民众示威,也都支持经济改革,卡扎菲在今年民众上街后宣称:要效仿邓小平血洗天安门广场,最后两人的结局大相径庭,值得分析。
中共党员应该回顾历史,深刻反思,应该勇敢的捍卫自己的权力,像张志新那样,像彭德怀那样,敢于冒着生命的危险,丢官的可能,讲出真话,捍卫真理,无私无畏。
元月十八日,我们一行五人探望 了济南遭暴力拆迁,住在窝棚里的的”窝民”,当天最低温度零下10度,窝民生活实在凄惨。我们向社会、向官方、向世界呼吁:救救这些“窝民”。
从纳粹德国、极权苏联到现在中国,都曾利用垄断的国家权利、资源,搞举国体制,集中人力、资金,夺取奥运金牌,这种“金牌体育”已经远远背叛奥运精神,其目的是装点国家形象,欺骗蒙蔽国民,对外进行扩张,对内稳定统治。
朋友登门质问:为何不接电话?我忙解释,是因为电话被骚扰,并说明电话遭遇窃听和盗用的过程。
台湾五都选举热火朝天,上海发生特大火灾,使人联想,如果大陆官员,也能像台湾那样,接受选民的判决,他们就不会对市民的生命如此冷漠了,选票将会教训官员。
11月15日,上海大火烧死58人(官方数),重伤80余。这次特大火灾,必须严肃追究政治领导责任!!!
宅基地使用权是公民的财产权,但近来遭到官商勾结的掠夺,城市中的住宅改造、农村的“新社区建设”“并村运动”都是掠夺宅基地。2009年,中国政府土地出让金收入1.6万亿,近年新增富豪,很多是来自掠夺宅基地,我强烈呼吁:反对掠夺宅基地,坚决捍卫公民居住权。
最近香港举行书展,韩寒的演讲会人满为患,只得另设直播,人气高涨。很多大陆粉丝,追到了香港去看韩寒。
中国的宪法中有很多人物的姓名,并给予正面肯定,如毛泽东、邓小平、马克思、列宁。宪法不是历史教科书,宪法也不是名人的墓场,不该为人物立碑。所以我建议在宪法中删除人物的姓名及一起连带的主义、思想和理论。
中国的四部宪法中,充满了共产意识形态的内容,如剥削、阶级专政、工人阶级领导等等。这些共产意识形态的内容,应该从宪法中除去。
(作者按:本人拙著《逆风33年——1977后的专政与宪政》已由香港夏菲尔于近日出版,并参加香港书展,其中多数内容曾在网上发表,有些不容于当局的内容发表后,多次遭到抄家、抄电脑的厄运,为了保证《逆风33年》的顺利出版,我将一些敏感的内容,先编到书中,然后再发表到网上,这是其中的一篇。)中国的宪法中,至今还保留着“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邓小平理论”等内容...
最近不到两个月,发生六起校园袭童案,造成18死80伤。徐玉元伤害多名幼儿(无死亡),案发仅仅16天, 案情尚不明朗,即被法院处死刑,我建议杀人要慎重,当局不该急着杀人,要追究案件的深层原因。
2010年3月28日我以特快专递向法院递交了诉状,状告济南公安局,对去年清明我在英雄山烈士陵园被打断四根肋骨一案的不作为,以求司法正义,并附五件,现公布如下:
前几天我发表了:《新疆八个月后开放电邮——论索赔和究责》,很快收到一位“新疆网民”的电话,他述说新疆封锁互联网和长途电话,是如何断绝了他的生计。
昨天(3月22日)报载,“新疆恢复开放电邮”。去年新疆7.5事件后,当局立即切断该省对外电邮和长途电话,我发表了《切断通信是违宪行为》。事隔八个多月,终于在3月20日部分开放了新疆的电邮,长话也在不久前开通,对此应该追讨经济赔偿、追究政治责任。
今早北方普降大学,济南最低温度零下八度,将访民绑架后关在黑屋里挨冻,两会代表委员,是否会想到访民之苦,情何以堪?
两会期间众多访民进京途中,多被强力截访,有的还遭绑架,据说这是根据中央制定的“护城河工程”采取的措施。这种截访绑架活动侵犯了公民人身自由权利,是违宪、违法的行为,望两会讨论,尽快制止。
1949年9月,共产党领导下的政协,通过了“共同纲领” ,以后被称为“宪法性文件” ,应诺建国后将实行普选,但至今中共建国已60余年,制定了4部宪法,没有一部再提普选两字。建议修改宪法,增加普选、直选、竞选等制度性的内容。
2010年春节刚过,中央电视台连续播出《春暖——一号文件进我家》。介绍成都新津县普兴镇“袁山社区”,多有溢美之辞,并配文艺表演宣传其优越性,成都副市长参加录制,村党支书是主要对话人。这个节目使我联想起五十年前宣传农业合作化、人民公社优越性,很相似。
1960年前后,中国大饥荒,饿死三千多万人。造成惨剧的主要原因不是“自然灾害”,也不是“大跃进”,而是合作化、公社化,是社会主义“革命”,这个“革命”要消灭私有制,大饥荒是制度性的产物。
1989年11月柏林墙倒塌,这是二十世纪的标志性事件,东欧从此获得自由,苏东的社会主义集团开始崩溃。但是二十年后中国柏林墙,却仍然屹立亚洲。在中国的内地和香港之间、在海峡两岸、很多地方都存在有形、无形的柏林墙,有待拆除。
中国当局禁止很多美国文化产品进口,在中国书店买不到美国出版的《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在图书馆看不到《纽约时报》,美国的优秀电影更是极少放映。中国海关严查私人携带“禁书”入境,2002年朋友带了我的著作《狱中上书》经过海关被没收。
新疆的7.5事件,正在开庭,继10月12日判处6名维族死刑,15日又判三人死刑三人死缓三人无期,九人中八人是维族。
乌鲁木齐市中级人民法院,10月12日对7.5事件中被捕的维族人判了六个死刑。7.5事件的起因和责任现在还有很大的争议,在这种背景下急急忙忙,在事件刚过三个月,判决六人死刑,这有欠慎重,很可能留下冤案、留下更大的民愤。
共有约 287 条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