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中人
3月1日上午九点左右,安徽民运人士侯文豹被宿州公安局的公安和国保大队带走,现被关押在宿州市第一看守所。侯文豹近日曾在网络上发表声明,将于3月1日清晨6点至3月3...
你好:我是大陆安徽的田中人,我的名字是袁强,我现在已经受到被迫和威胁要求封笔,我现在就公开我的姓名来公开抗议!谢谢你们对我的支持!!!
高智晟律师是国内少有的有坚强正义的律师之一,我们钦佩你的胆识和品格。我支持你的正义行动,邪恶终将灭亡,正义无敌。爱国者万岁!
失去民心,失去众多社会底层的百姓支持,我看中共时日无多了,很快就会像当年国民党败走麦城,也许更惨。这也是失道寡助吧。这世上最最腐败的政府就是中国大陆专制独裁法西斯政府,最最残暴的邪恶政党就是红色邪灵--中国共产党。
“咱们工人有力量,每天每日工作忙,盖成了高楼大厦,修起了铁路煤矿,改造这世界变呀么变了样!发动了机器轰隆隆的响,举起了铁锤响叮当!造成了犁锄好生产,造成了枪炮送前方!咱们的脸上放红光,咱们的汗珠往下淌!为什么?为了求解放!为了咱全中国彻底解放!”
红色邪灵——中共政治流氓集团踏着我中华儿女的累累白骨,挥舞著浸满中华民族鲜血的血旗,正式宣告篡权夺位成功,并将每年十月一日定为中共“建国日”。从此,中华民族落入了魔掌,中国大陆人民便陷入水深火热之中------成为了一个个亡国奴的亡国日。这也正是中华民族五千年的民族文化和文明进行全面颠覆和强奸的国耻日!
农民工王斌余因父亲腿被砸断急需用钱,便找老板多次讨要工钱,未果。此后他找劳动部门,找法院,都无济于事。最终,走投无路的王斌余又折回包工头家讨薪,被骂成“像条狗”,遭到拳打脚踢。极度绝望和愤怒之下,他连杀4人,重伤1人,后到公安局投案自首。
当然,友好不是绥靖,友好也不是退让。友好是大家心平气和的摆事实、讲道理,合情合理的解决问题,把误会从恶意中分离出来,把敌人从人群中分离出去。这些是愤怒解决不了的问题。关于恐怖主义问题,我想不同的国家是对恐怖主义有着不同的定义,据我所知,目前关于恐怖主义的定义有五、六十种,这说明了一个问题——“什么是恐怖主义”这是我们大家值得探讨的问题。那么反恐怖特别“9·1...
当今在中共政治流氓集团专政独裁统治下的中国大陆,就是一个被民主遗忘的角落— —一个经济发展尤为落后、政治改革极其滞后的国家。腐败丛生,危机四伏,大有病入膏肓,难以救治,一触即发,不堪收拾的危险。中共政治流氓集团经常使用行政命令奴役、强迫人民把党及其党魁比作红太阳、大救星,当成圣母、救世主,极尽人间一切动人词句和美丽诗篇赞美之、歌颂之,以显示其多么的伟大、光荣...
在一个社会里只有一个阶级专政,这个社会无论如何都不可能会有什么全面性的迅速发展,而这个社会就是悲惨世界的黑暗社会;一个国家只有一个政党专制独裁,这个国家无论如何都不可能会有什么很快强大的真正希望,而这个国家就是危机四伏的黑暗国家;一个政府只有一个首脑专权,这个政府无论如何都不可能会有什么比较好的长期行为,而这个政府就是惟利是图的黑暗政府。
为了我们的生存空间!!为了我们家庭能生活的更好!!为了我们的子女能有良好的教育!!为了我们的子孙拥有不受污染的环境!!
谎言和欺骗在中共政治流氓集团统治的中国大陆已经成为了一种文化,而且是中共政治流氓集团长期洗脑和愚民的工具。因而中共政治流氓集团在没有获得合法政权下成功的进行专政独裁的恐怖统治就是依赖这一种共产流氓党的文化,可称党文化。经过五十多年的中共政治流氓集团的非法统治,这个党文化已经深深的在人们的心中扎下了根。“六四”过后,中共政治流氓集团其中最大的一个罪恶就是逼迫全...
早些时候的新历史教科书事件和近日签名“反对日本进入联合国安理会”运动,转而演变为反日游行示威,均有中共政治流氓集团官方媒体挑起,新华网、新浪网等网站都设立了反对“日本入常”签名活动,继而点起了民众的反日怒火。
中共政治流氓集团窃国55年的历史是用鲜血和谎言写就的历史,暴力是中共政治流氓集团取得政权的唯一手段,隐瞒和篡改历史成为中共政治流氓集团唯一统治手段也就是必然了。暴力、欺骗和谎言,是中共政治流氓集团的红色邪灵遗传基因。中共政治流氓集团挂羊头卖狗肉,说一套做一套,背道而驰,洒遍鲜血背后的故事数不胜数,中国人不但付出了八千万以上的无辜生命,惨绝人寰却鲜为人知,更严...
张林是勇士!在中国大陆民主斗争事业中,张林一直不畏强暴,冲锋在前,满腔热血的深深关心着,热爱着这片热土和乡亲,他不仅仅是写文章,无情揭露和抨击中共的专制暴政,同时,他也以行动实践他的理想。张林的所作所为经常触动当局的神经,当局畏惧勇士,更加畏惧像张林这样的奋不顾身的勇士;胆战心惊,坐卧不宁当局也只能使用黑社会手法,使用暴力剥夺张林的自由,当局不允许他发表任何...
今天,上午9点张林被中共政治流氓集团安徽蚌埠国保特务从拘留所转移到看守所进一步的残酷迫害。
今日头条
NEWS HEADLINES
尽管接连传出朝鲜人出逃至韩国的消息,但实际的出逃数量远远比报导出来的更多,并且精英层脱北者在张成泽被处决明显增加,显示暴政下的金正恩政权正在众叛亲离。 日前,韩国政府证实负责对朝工作的朝鲜侦察总局出身的朝鲜军大佐投奔韩国,这也是迄今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