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力雄
西藏高原给人类生存带来的最大挑战,在我看莫过于缺氧。
(大纪元记者周毅编译报导)设计师将公事包与手提袋的功能相结合,使得大型手提包成为职业妇女追求时尚的配件。.然而大大的手提包加上长长的背带在杠杆作用下,这些增加的重量与长度却使得许多妇女在肩、颈、背出了问题。医疗专家警告妇女的大型手提包可能会危害健康。
见面时间到了,我们从会堂侧门进去。那个侧门临时作为达赖喇嘛的专用出口,外面戒严,里面也有保镖守卫。我们被引进讲台旁的休息室。休息室面积不大,设备简陋,光线也不够明亮,跟达赖喇嘛在华盛顿下榻处的气派没法相比。
当天下午达赖喇嘛要参加一个毕业典礼,并在典礼上演讲。那是霍普金斯大学专门培养政治与外交人才的国际研究学院,美国政府不少高级官员都是从这里毕业。
最近,在觥筹交错的“财富论坛”上,参加者都在欢庆商业公关与现实政治的双赢,而国家环保总局副局长潘岳有关中国环境生态的一番讲话,却为这一成功者的盛宴蒙上了一层淡淡的阴影。潘岳在《财富》全球论坛上指出中国这个“世界工厂”可能会成为“世界垃圾厂”。这一点并不希奇;希奇之处在于他在这一特殊的场合公开指出,中国的环境问题不是专业问题,而是一个“政治问题”,并指出造成这...
几天来,我被警察软禁在家。对我要求出示合法手续,警察的回答是“上级指示”。作为执法者,那些警察无视法律,他们的“上级”则是超出法律之外的。对此,我只有这样安慰自己,连他们的总书记都被非法软禁了十六年,我又算得了什么?
看廖亦武的书,可以切身明白人是怎样变成渣滓的。中国监狱的目标似乎就是把人的尊严消灭一净。而一旦人曾彻底丧失尊严,也就很难再找回尊严。我并非说只有中国的监狱有问题,哪个国家的监狱都非舒适之地,也都免不了犯人之间的弱肉强食,但是“中国特色”在于执法者可以制度化地对犯人实施全面凌辱与虐待。廖亦武书中揭露的事实是惊心动魄和难以思议的。经受过那种屈辱的人出狱后重新犯罪...
我认识梅娘已经20多年,但我一直是作为晚辈与她接触。我见梅娘的第一面是在北京东四流水巷她家。那是1979年,她当时不到60岁,命运刚刚从低谷中走出,神情相当焕发。在那间祖孙三代挤在一起的小屋里,我记得她开玩笑说她女儿柳青“心比天高命比纸薄”。后来我逐渐了解她的生活,觉得这话也算得上她自己命运的写照。不过这里我并不想重复她的苦难,20年来对她的报道主要集中于她...
在封建专制社会,个人是不能有自己意志的,全部被统一在君王或领主的意志之下。个人被当成单纯的数量,是“丁”,是“口”,是“万民”。
传闻中共对欧洲的社会民主党甚感兴趣,派出多批官员学者赴欧考察,企图引进社会民主党的经验,还有人建议中共改名为社会民主党。
近年出现一种政治改革思路,即首先在执政的中囯共产党内部实行民主化,继而再实现整个中国社会的民主化。按萧功秦分类,这种“党内民主论”分“温和派”和“激进派”,前者主张把民主政治的理念与活动规则引入党内,实质只是在党内一元化的前提下要求实现党内生活民主化;后者则是要求在党内实现多元化,建立党内不同派别合法竞争的机制。两派貌似区别很大,但进入具体操作后却可能是殊途...
当今中国出现的很多矛盾与问题,在毛时代都是没有的,因此今日中国民众出现了怀念毛的情绪,思想界也有人企图从毛时代寻找药方。 效率与公平是人类面对的一个基本矛盾。当市场经济给了中国前所未有的效率,公平也随之前所未有地遭到破坏。毛时代对今日中国的吸引,主要就在那时的相对公平——并非是政治的公平,而是经济上的平等。
腐败导致失去民心,造成社会不稳,这是当前中共高层对腐败的主要担忧所在,也是其开展反腐的主要动力。然而之所以叫专制,就是少数人对多数人的统治,社会是这样,当政集团内部也是这样──少数上级看管多数下级,注定有许多看不住和管不到的地方。这时要达到控制目的,就得不断扩大纪检、监察、反贪等部门,同时加重对腐败的处罚,以求产生阻吓效果。
因为看不到能挑战当前政权的力量,人们往往就断定中国不会发生大变化,更无崩溃的可能。然而大变化不是一定都要出自大力量或者大事件,细微的积累同样可以导致崩溃。这种崩溃也许事先毫无兆头。就像当年有那麽多研究苏联的机构和专家,全世界却几乎无人预测到苏联解体一样。
有人认为只要随时“把一切不稳定的因素消灭在萌芽中”,目前的一党政治就可以一直保持下去,不会变化。然而变化不一定非得出自大力量和大事件,细微的积累也一样可以导致大变化,甚至是在瞬间爆发。
如今很多中国人正在为“西部大开发”神魂颠倒,似乎终于等来了可以实现“腾飞”梦的时机。其实西部开发不是今天才开始,新疆生产建设兵团(新疆人简称其为“兵团”)就是五、六十年代开发新疆的典型。
今日头条
NEWS HEADLINES
土耳其伊斯坦布尔元旦的恐怖袭击余波未了,西部城市伊兹密尔(Izmir)周四又发生汽车炸弹爆炸,造成至少2人死亡逾10人受伤,警方证实击毙2名恐怖分子,1人仍然在逃。 这起爆炸事件发生在伊兹密尔(Izmir)一座法院入口处。当地官员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