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惠林
近一段日子以来,全球各地不约而同都传出“通货膨胀”(通膨)来袭的声音,甚至于还有“停滞性通货膨胀”(Stagflation, 滞胀:经济停滞和通货膨胀并存)将到...
巧得很,接到这本《扭曲的气候危机》书稿的同时,电视上正重播《明天过后》的影片,而且台湾也发生离奇的全台大停电,再加上梅雨一直等不到而缺水,干旱的阴影笼罩。这些都与气候的变异关系密切,难免让人对长久以来喧腾不已的“气候变迁、地球暖化”至“世界末日”灾难忧心。
2020年美国总统大选尘埃落定,民主党的拜登上台,参众两院也是民主党占多数。至此,美国的行政、立法已是一党独大,再加上司法院也似乎明显偏向民主党,看来美国已经是道道地地的左派社会主义社会了。
十八世纪的工业革命开启了经济成长的大门。马尔萨斯忧虑的“贫穷的陷阱”彻底消失,同时也普遍扫除了赤贫现象,却因此凸显出贫富悬殊、所得分配不均等社会不公现象,被小说家描述成《悲惨世界》(Les Misérables),造就了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的兴起。十九世纪马克思的《资本论》更吹响斗争资本家的号角,甚至演变成穷人翻身的流血革命。当资本主义和自由市场经济受到批判与...
“当今社会与政治冲突的主要议题是:人是否该抛弃自由、私人主动行为和个人负责,而选择屈服于社会主义国——一个实施强制与胁迫的巨大机构——接受其监管?威权的极权主义体制是否该取代个人主义和民主体制?公民是否该被改造成为顺民,成为纳入全民的一支义务劳动队伍里的一个下属,必须无条件遵守其上司的命令?他是否该被剥夺最为珍贵的选择权,不准他选择自己的手段与目的,不准他塑...
2020年元月爆发的“中共病毒”(武汉肺炎或新冠肺炎),一下子就传遍全世界。全球经历自1353年的黑死病以来死亡人数第五多,也是自1957年亚洲流感以来死亡人数最多的瘟疫。全世界陷于1929年到1940年的经济大恐慌、大萧条以来,最严重的经济大萧条和通货紧缩。
2008年全球金融海啸之所以能平息,据说是因为政府纾困银行的缘故。不过,即便2008年金融海啸和继之而来的欧债危机好似都成过眼云烟,而且全球经济也有着一段长达十年的复苏期,但金融泡沫危机并未消失,而且还会更严重的警示却此起彼落的传出。
突如其来的“中共病毒”(武汉肺炎),短短三个月已经遍布全球,没有一个国家或地区能幸免,唯一的区别是各地的疫情轻重有别。大致而言,与中共关系密切或为中共揺旗呐喊的地方和人士,受害较重较深。不论如何,世人都在问:什么时候才会停止?有什么方法能解决?
来势凶凶的中共肺炎(俗称武汉肺炎、新冠肺炎)袭击全球,各国都全力从事防疫工作。虽有十七年前对抗SARS的防护经验,但这次恐怕会更棘手,时间会拖得更久,损失也会更大、范围会更广,毕竟这是“新型”的,无法沿用过去的方法来对症下药。
台湾是否也陷入“金融诅咒”黑洞?或该如何防范、化解?
峰回路转的“美中贸易战”,打从一开战,就有“持久战”的声音出现,经过一年多眼见就要签约,中共又突然变卦全盘否定。
美国总统川普对中国发动“贸易战”,表面原因是中国使用“不平等贸易”致美国对中国产生庞大数字的“贸易逆差”,美国经济也因而衰弱,所以他要“重振美国,重创中国,重建世界”。也就是说,在中共使用“新重商主义”等侵略策略的不公平贸易下,中国经济快速强大,美国相对停滞,甚至衰弱;为了振衰起敝,川普乃采用关税策略,“以恶制恶,以暴制暴”、“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以达削弱...
不管最后如何落幕,都已让人领受到香港回归中国后的没落,以及中共统治的失败或“一国两制”假象的拆穿,也给台湾住民一记当头棒。相信不少人从美梦中醒了过来,“今日香港明日台湾”的可能性或会下降许多。
进行一年多的“美中贸易战”,前一阵子透露出有望终结的可能,原因之一是中国有影响力的人士愈来愈了解“贸易战是件好事”。
中国1978年底开始的“放权让利”经改,所用的开放模式就是台湾等四小龙早年的模式。
这些年,“假消息、假新闻”的泛滥已是全球化了,重灾区就属美国和台湾。
委内瑞拉的悲惨经验,再次证明了“社会主义和社会福利政策的确是通往奴役、甚至是地狱之路”的极速快车。
将诚信找回来作为经济学的基础才可能返还经济学的本质!让我们重返亚当.史密斯的世界吧!
“找回传统家庭”,让家庭发挥对一个人生老病死的起码功能应是明路。
前美国劳工部长罗伯‧瑞奇(Robert Reich)在二○一五年出版了《拯救资本主义》(Saving Capitalism)一书。
那么,“经济学或更精确的‘真正经济学’是什么?”、“什么才是真正的经济学家?”
这是奥国(或奥地利)学派第三代大师米塞斯(Ludwig von Mises, 1881~1973)的不朽巨著《人的行为》(Human Action)之第三次“中译本”。
看来共产中国在这方面也是在复制台湾经验,最终也将达到政治自由、专制解体、自由民主社会的出现,届时寇斯在天上也将感到欣慰吧!
曾获诺贝尔经济学奖提名的蒋先生,若能活得长久一些,或能获奖呢!
关于此种高科技与高失业率、高贫富差距将长相左右的示警,早在千禧年之际已频频发出。
了解“货币国家化”、“政府独占货币”正是“国家偷走人民的钱”,乃至贫富悬殊、社会不公不义的真相,让奥地利经济学派的理念广为人知晓,就是最好的方式。
2018年10月8日揭晓该年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得奖者是两位美国经济学者。
川普的一系列新政策使美国经济进入高成长。
当今人类饱受天灾人祸之苦,自20世纪30年代以来,就笼罩在金融风暴、经济萧条、“大债危机”、“债留子孙”的阴霾中,到2012年甚至“毁灭”都不再是危言耸听。
“下一个震央就在中国”,而美中贸易战是否会是引信?地球人是应有所准备并妥善因应,免得“千金难买早知道”。
共有约 328 条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