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惠林
台湾是否也陷入“金融诅咒”黑洞?或该如何防范、化解?
峰回路转的“美中贸易战”,打从一开战,就有“持久战”的声音出现,经过一年多眼见就要签约,中共又突然变卦全盘否定。
美国总统川普对中国发动“贸易战”,表面原因是中国使用“不平等贸易”致美国对中国产生庞大数字的“贸易逆差”,美国经济也因而衰弱,所以他要“重振美国,重创中国,重建世界”。也就是说,在中共使用“新重商主义”等侵略策略的不公平贸易下,中国经济快速强大,美国相对停滞,甚至衰弱;为了振衰起敝,川普乃采用关税策略,“以恶制恶,以暴制暴”、“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以达削弱...
不管最后如何落幕,都已让人领受到香港回归中国后的没落,以及中共统治的失败或“一国两制”假象的拆穿,也给台湾住民一记当头棒。相信不少人从美梦中醒了过来,“今日香港明日台湾”的可能性或会下降许多。
进行一年多的“美中贸易战”,前一阵子透露出有望终结的可能,原因之一是中国有影响力的人士愈来愈了解“贸易战是件好事”。
中国1978年底开始的“放权让利”经改,所用的开放模式就是台湾等四小龙早年的模式。
这些年,“假消息、假新闻”的泛滥已是全球化了,重灾区就属美国和台湾。
委内瑞拉的悲惨经验,再次证明了“社会主义和社会福利政策的确是通往奴役、甚至是地狱之路”的极速快车。
将诚信找回来作为经济学的基础才可能返还经济学的本质!让我们重返亚当.史密斯的世界吧!
“找回传统家庭”,让家庭发挥对一个人生老病死的起码功能应是明路。
前美国劳工部长罗伯‧瑞奇(Robert Reich)在二○一五年出版了《拯救资本主义》(Saving Capitalism)一书。
那么,“经济学或更精确的‘真正经济学’是什么?”、“什么才是真正的经济学家?”
这是奥国(或奥地利)学派第三代大师米塞斯(Ludwig von Mises, 1881~1973)的不朽巨著《人的行为》(Human Action)之第三次“中译本”。
看来共产中国在这方面也是在复制台湾经验,最终也将达到政治自由、专制解体、自由民主社会的出现,届时寇斯在天上也将感到欣慰吧!
曾获诺贝尔经济学奖提名的蒋先生,若能活得长久一些,或能获奖呢!
关于此种高科技与高失业率、高贫富差距将长相左右的示警,早在千禧年之际已频频发出。
了解“货币国家化”、“政府独占货币”正是“国家偷走人民的钱”,乃至贫富悬殊、社会不公不义的真相,让奥地利经济学派的理念广为人知晓,就是最好的方式。
2018年10月8日揭晓该年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得奖者是两位美国经济学者。
川普的一系列新政策使美国经济进入高成长。
当今人类饱受天灾人祸之苦,自20世纪30年代以来,就笼罩在金融风暴、经济萧条、“大债危机”、“债留子孙”的阴霾中,到2012年甚至“毁灭”都不再是危言耸听。
“下一个震央就在中国”,而美中贸易战是否会是引信?地球人是应有所准备并妥善因应,免得“千金难买早知道”。
在一九七九年五月七日接受《纽约时报》访问时,海耶克就说:“我写出《到奴役之路》一书,使人增加对我的厌恶。
长年旅居亚洲的财经专家史蒂尔特‧帕特森(Stewart Paterson),10月23日在美国首都华盛顿国家记者俱乐部举办新书《中国、贸易和实力:西方的经济接触政策为何失败》(China, Trade and Power: Why the West’s Economic Engagement Has Failed)发表会中,指出中共加入世界贸易组织(WTO)...
《美、中开战的起点》(Crouching Tiger :What China’s Militarism Means for the World)是一本“地缘政治的推理故事书”,是关于中华人民共和国在所谓“和平崛起”中,所隐含对美国、对全球和平与安全产生巨大威胁的推理故事。美、中两国是否会开战? 台湾将扮演什么样的角色? 是否会成为交易筹码、被出卖……等等,剧...
今年初出现的“美中贸易战”,引发全球震荡,除了“谁胜谁败”、“会持续多久”受到关切与议论之外,对各国、各地区,以及全球经济的冲击会是如何?更受注目。 有论者说川普实施“保护主义”,并认为是“反自由贸易”、“反全球化”。不过,我们也看到川普风尘仆仆与日本、韩国、欧盟、澳洲,以及印度等自由民主国家商谈“双边贸易”,而且在10月1日与墨西哥、加拿大达...
一般都同意,经济学自1776年就成为一门既可教、又可学的“学问”了。最早的经济学教科书的名字是《原富》(An Inquiry into the Nature and Causes of the Wealth of Nations,简称The Wealth of Nations,此书较被熟知的中译是《国富论》。但此译名会对保护主义、将国家间的经济竞争视为战争、...
8月下旬,暴雨狂袭南台湾,短时间累积惊人降雨量,持续一个星期才停歇,由电子媒体和网路画面上显见灾情的惨重。灾区民众怨声载道盼望救援,政府首长们忙不迭地探视灾情,并指挥调度救灾,而国军官兵们也大力参与救灾行动。不过,我们也见识到名嘴政客们、网红们冷嘲热讽、骂东骂西的口水、墨水战。这样的场景不只现在才有,多年来已屡见不鲜,只是程度愈来愈严重。 在台湾遭受水...
10月11日全球股灾,台湾股市跌幅相对大,于是有人将矛头指向蔡总统的国庆文告,说“两国论”的谈话引起股民恐慌而出现信心危机的卖压。这当然是典型的“政治性解读”,是无法证明对错的,是“信者恒信,不信者恒不信”的政治攻防,听听就好了。不过,蔡总统呼应日前美国副总统彭斯“讉责中共试图干预美国选举和全球政治,还称台湾民主制度是对中国人的最佳选择”的谈话,是否会挑起美...
第一位被提名诺贝尔经济学奖的华人经济学家、一生研究货币和经济发展的已故台湾中央研究院蒋硕杰院士,对于凯因斯理论的批判完全不亚于海耶克,并不是因为蒋院士是海耶克指导的博士生之故,而是蒋院士在英国伦敦大学政治经济学院就读时就发现凯因斯理论的错误,终其一生对凯因斯的批评不遗余力,而他在一九八零年代和王作荣教授打笔战的所谓“蒋王论战”,简直就是海耶克和凯因斯论战的翻...
海耶克与凯因斯对一九三零年代大恐慌的南辕北辙看法中,牵扯到彼此对货币理论的差异,很有必要予以检视,而一生钻研货币的蒋硕杰院士的说法最深入,以下就引用蒋硕杰院士的观点来说明。 在一九三零及一九四零年代中,凯因斯与海耶克两位是最受人注意的货币理论家,可是他们俩的主张往往是正对角的相反。譬如说:不景气的原因,据凯因斯说法,是由于储蓄过多,投资对资金的需求不足...
共有约 319 条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