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惠林
脱贫一直是人类的大课题,如何脱离马尔萨斯的“贫穷陷阱”更是经济发展或成长学科的大哉问。
强制性的社福政策,受害最深的是最弱的“边际劳工”和“边际厂商”,失业和关门是最直接的冲击
在一片抗议声中川普正式就任美国总统,他会一路走来始终如一的对中国呛声,还是会融入官僚体系中,依循以往官僚方式进行呢?
这种“竞争促进进步”,以及“永不放弃”、“没有不可能”精神的发挥而化不可能为可能的例子,正可提供给饱受种种痛苦煎熬的地球人宝贵启示,“只要活着就有希望”、“只要不失志永不放弃,总能找到活路”
新政府上台,面对低迷的经济,提出“亚洲硅谷”政策,基本上是希望能像加州高科技园区带引台湾经济向上提升。
川普被认为“意外”当选美国总统,引发全球热议,在琳琅满目分析中,“社会主义警钟响起”的说法独竖一帜。
中国经济放权让利渐进改革早已陷入泥淖,进一步的开放、透明也在1980年代末显现其必要,但在中共党文化中央集权去不掉,
台大教授团队论文造假案,引发各界挞伐,而“假”、“不诚信”竟然感染到最高学府的高级知识份子,台湾人的道德沈沦、诚信毁坏,至此已可证明是普遍性的。不过,台湾社会仍然发出阵阵的指责、批判声音,却显示羞耻心、良心还未全盘崩坏,也就是说还有救药。那么,除了指责、道歉、惩罚之外,是不是更应寻根探源以“截窒世下流”,进而让“人心回升”呢? 众多批判声中,“量产论文...
在光辉鲜亮的外表下,每三个韩国人中就有一人相当于在台湾领22K,而九○%的人根本存不了钱。
20世纪最伟大、最可爱的科学家爱因斯坦,其异于常人的“追求低薪”、清心寡欲、淡薄名利,却获致惊人成就并造福人类的行径,看来并非孤例。在这物欲横流,一切向钱看的世界,亟需挖掘更多的爱因斯坦、佩利曼和狄伦,来敲醒沈迷于功利、物欲中的人们!
自2008年全球金融海啸肆虐以来,全球经济浮浮沉沉、一直陷在不景气的泥淖难以脱困。尽管各国用尽各项救经济政策,依然见不到曙光。是经济学家和经济学者无用、或是用错了药方?一直争论不休。
9月8日台湾劳动部基本工资审议委员会开会敲定,基本工资时薪因应今年起法定正常工时缩减重新换算,自十月起先由一二○元调为一二六元,基本工资则自明年元月起调涨五%,月薪调高一○○一元为二万一○○九元、时薪为一三三元。 台湾劳动部估算,基本工资月薪调整后将有一六二万多名劳工受惠,包含三十七万名产业外劳与机构外籍看护工,时薪调整将影响三十九万多名劳工收入;合计...
到了21世纪QE政策、低利率、负利率政策的兴起,更是达到极致,“储蓄”和“节俭”不只不再是美德,还反转成为罪过,而经济低迷和经济的无法复苏,罪魁祸首更指向“储蓄太多”,并且以国民所得总体数据来证明“储蓄过剩”、“投资不足”,以致GDP停滞,成长无力。
8月初传出,华航有22名空服员未参与6月2日的罢工行动,桃园市空服员职业工会7月中召开会员代表大会做出除名决定。消息一出一片哗然,尤其执行总统出访专机任务的十位华航空服员遭除名,更引发政治斗争的批评。
在政策未能收效之前,我们却已见识到低利率不利冲击。当得知央行又紧急发布降息消息的刹那,我的脑中又再立即浮现出二○○二年二月一日报纸大篇幅显著的一则报导:“退休老人沦为新贫阶级”。
2016年已经过半,全球经济依然低迷,台湾经济更为能否“保一”而忧烦。就在此浮沈时刻,英国脱欧公投结果更投下一颗威力无穷的震撼弹。 面对每下愈况的情势,世人依然还是寄望政府积极干预、创造出需求来当救世主,这不禁让我怀念起2006年离世的1976年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弗利曼(Milton Friedman),更希望他能还魂,运用他的口才文才向全球各国领导人...
没有蜜月期的台湾新政府一上台,各部会首长就忙不迭地纷纷争先恐后端出各种政策,一时之间牛肉满天飞,还真让人消化不良呢!大众的反应不一,七嘴八舌褒贬都有。在这些琳琅满目的政策中,教育部的“补贴企业提供实习及聘用方案”,也就是所谓的“31K实习案”,以及劳动部的“7天假还劳工”和“基本时薪拟由120元上调至126元”受到极大争议。
望未来,全球经济还是满布陷阱。日欧等主要经济体陷入“流动性陷阱”,就算释出再多货币,也解除不了通缩阴霾;中国等新兴经济体则步入“中等收入陷阱”,连中国官媒都直言中国经济已进入L型窘境,且不知会持续多久,而且全球最大的政府驱动型中国泡沫已濒临爆破边缘,它的崩溃也将创下新纪录。要消化这个过度投资的恶果,可能花上十年以上的时间,到时中国又将掉落人口统计趋势断崖。不...
贫穷是举世关心的问题,一直以来全世界也都花费庞大的人力物力试图清除之。但问题似乎继续存在,甚至恶化。症结所在就是不了解贫穷,更不知道穷人的生活,无法对症下药。而且制定政策者与执行者缺乏同理心、爱心,往往在不经意间做出伤害当事人尊严的举动。
这一段日子,“诈骗”炸翻台湾,台湾人民简直抬不起头来,痛心之余也让我们再度面对“诚信”失落的现实,更让我们必须严肃思索“如何唤回诚实人性?” 20世纪末,人类的道德大滑坡,在高科技的推波助澜下,欺骗、诈欺行径沸腾,1997年东亚金融风暴就是具体的展现,集贪污、舞弊、官商勾结、投机炒作、贪婪之大成。日裔美籍学者法兰西斯.福山(Francis Fukuya...
弗利曼在1988年也曾赴中国与当时的总书记赵紫阳对谈两小时,推销自由经济理念。赵紫阳虽听进去,但坚持在共党最高权力主宰下进行,当然窒碍难行,而经济自由诱发1989年六四学运。不幸坦克镇压,中国的政治自由胎死腹中,赵紫阳也被软禁至死,令人不胜唏嘘!
即使当今国内外情势险峻,小英和林全两位扛重担者和一般观察家,大家并不悲观,也提出林林总总诸多建言。其中,“拼经济、救经济”被认为是首要的当急之务,不过,新政府如何因应此项任务,个人对准阁揆却有不一样的期待,更希望林全“莫忘初衷”。
2月6日台南地震,一方面见到楼塌、屋毁、人亡悲剧,另方面又见识到台湾人民救灾所发挥的人饥己饥、人溺己溺的善心与爱心。而且引发对于土地、建筑,偷工减料、官商勾结等等的热议。不过,没过多久一切都沈寂下来,会不会又一切如旧,等待着下次灾难来到再演同样的故事?
日本央行于1月29日宣布负利率政策,当天日元急贬、股市上扬,似乎反映政策有效,但其后两周,日元却一路走强、股市骤降,短短两个星期,日元升值超过10%、日经指数更惨跌。负利率政策的目的在于刺激经济景气、维持货币弱势、利于出口,但投资人却有不同看法,反视日元为避险货币买进,推升日元汇价,连带使日本出口企业受创获利缩水。
蔡英文赢得2016年台湾总统大选后,包括她自己在内,大家都同意,她的担子非常非常的沉重,不但要收拾烂摊子,还要面对台湾人民的高度期待和内外环境的严酷挑战,不说没有蜜月期,连一刻都不得松懈。新政府到底要如何因应,进而开创新局,让台湾在全球发光发亮、台湾人民绽放笑容过着幸福快乐生活?各界议论纷纷,各种建议充斥,而新总统领导的团队,相信早已备妥各种方案,蓄势待发...
自人类发明“纸钞”以来,金融风险就与人类常相左右,对当代人而言,记忆最深刻的应是一九三○年代全球经济大恐慌,世人虽然把目光放在到处找不到工作的失业者,急切地盼望创造需求以防止厂商倒闭,并且由政府带头从事公共建设等以“创造有效需求”,但不幸的是,到头来还是从事短视的“印钞票、撒钱”的勾当。表面上似乎有效地为社会问题止血,让景气复苏,却使泛滥的金钱更为丰沛,无时...
1月2日第二场台湾总统候选人电视辩论会,收视率创下历史新高,而收视率最高点落在蔡英文回答公民提问有关央行政策时。当蔡英文回答因为台湾不是国际货币基金(IMF)的会员,所以必须有一定规模的“外汇存底”,更引起网友们热烈讨论。可见央行对保有的外汇存底立场究竟如何、能不能动用外汇存底,备受台湾人民关注。这的确是个重要问题,特别是全球饱受金融风暴洗礼以及新政府已经产...
当了一段时间放羊孩子的美国联准会(Fed),终于在12月17日宣布升息一码,这是近十年首次升息,当然备受全球瞩目。之所以启动升息,系因美国经济已有长足进步,尤其就业市场已大幅好转。原本Fed打个喷嚏,全球经济就会受风寒,或许由于预期多次,一些影响已都反应过了,一旦真的升息,也显的没啥大风浪出现。只不过台湾的中央银行,却颇令人意外的反向降息半码,这是第三季以来...
十多年来,开课第一天,面对大学生、研究生青春面孔,我一开口就会问:“人是什么?问问自己到底是不是人?”学子们的反应大都是茫茫然,目瞪口呆,更以为自己进错教室,以为上的是哲学课。其实我教的是经济学相关课程,而经济学原本就是“人的行为学”,主体是“人”啊!
“错误的政策比贪污更可怕”这一句坊间早已人人琅琅上口的话语,在2016台湾总统大选最后阶段由立法院王金平院长口中说出,更凸显其深意。话中的“政策”指的当然是“公共”政策,也就是政府政策,其影响对象是广大的民众,一旦产生坏效果,受害者就是一箩筐,而贪污则是有关机关的官员要胁或收受贿赂等,受害者相对少,而在管制多多的社会里,贪污行为还有让交易较顺畅的正效果呢!所...
共有约 230 条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