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惠林
台湾近期爆发的猎雷舰弊案,涉及关说、贪污舞弊、勾结、联贷等等面向,一时之间热闹非凡,揭弊者此起彼落,相互揭疤互丢泥巴沸沸扬扬,看来短时间内很难落幕。这种政商勾结...
塞勒似乎是走第一条路,也得到诺奖肯定,恐怕这会引导人类再向下沉沦。
《蚕食美国》,以充分的理论和事实证据,揭示了共产主义近百年来精心布署、意欲全面操控美国、乃至全世界的阴谋。
40年来从未见的“停滞性膨胀”(stagflation)即将来袭,而令人忧心的资产价格泡沫就是在“债券市场”。要问的是:何时会爆发?
央行独占货币的印制发行,而货币关系物价、利率、汇率,影响全社会的交易行为,真是牵一发而动全身。
在人心、道德沈沦下,科技愈进步,其祸害愈大,也凸显现代人是不配使用高科技的,是会玩火自焚的,难怪高科技专家要出面呼吁禁止。
汇率的变动对从事国际贸易、出国旅游、购物和留学等的人来说,影响相当庞大,所以,如何预测汇率当然是很重要的课题。
暖的心可解释为“善心、善意、好意”,但徒有善心,没有冷静用脑站在别人立场去思考利弊得失,很可能不但帮不了人,还反而会伤害了人呢!
近期台湾饱受内忧外患之苦。外患来自中共的打压,参与WHA、断交巴拿马、外馆改名、紧缩陆客来台等等接二连三的动作,就是要让台湾孤立,且威逼利诱台湾人民实现“入岛、入户、入心”的全面渗透,而“美中博奕”中台湾成为棋子、筹码,时时有被出卖的可能。至于内忧、自小英政府上台,各种抗争此起彼落,全面加温,“一例一休”、“年金改革”、“前瞻计划”、“挺同反同”等等纷纷扰扰...
正如章家敦所言,日趋大胆的红色中国,透过崛起的经济和军事实力,占领土地、违反贸易规则、加速研发核子武器、支持流氓政权、对自由社会进行网路攻击、对规范视若无睹,并且瓦解国际组织。
自小英政府上台以来,台湾内部的抗争及纷扰就加温了,主因是小英总统全力兑现其“改革”的政见,而各项改革接连如火如荼进行。其中,年金改革和“一例一休”两项所引发的冲突及批判最为强烈,主因就在“利益”的缩减。 能不能以现在所用的改革方式来解决这个问题?平实地说,“不可能!”因为当今所用的方式,不论是哪个单位、哪个党派、哪个团体都是“社会主义的思维和做法”,都...
当今主流经济学虽标榜人,但那是“机器人、没灵魂的行尸走肉”,真正将人当人来分析“人的行为”的奥地利学派,却被扫进历史的灰烬。
“社会主义”刻正笼罩全球,各国政府或多或少都在施行社会主义政策。
《到奴役之路》剖示任形式的政治经济计划,都会危害到社会中个人的经济自由,而没有经济自由便无政治自由,计划经济无可避免会带来贫困和专制政府。
由于川普效法雷根,要让美国再伟大,施行“公平贸易”应是不变的政策,对于共产党更是看得清楚,“反共”和不受共党迷惑应可相信。如此,“以恶制恶”、“以暴制暴”也应该还是他会采取的方式。
21世纪的现时,全球却陷入成长停滞、贫富不均更恶化、不公不义更明显、福利措施使得政府债务庞大等等灾难,究竟出了什么差错呢?
81岁高龄才获诺贝尔奖的寇斯,主要是他在1937年发表、21岁大学还未毕业时写就的〈厂商的本质〉,以及1960年发表的〈社会成本的问题〉两篇文章的贡献。
强制性的社福政策,受害最深的是最弱的“边际劳工”和“边际厂商”,失业和关门是最直接的冲击
脱贫一直是人类的大课题,如何脱离马尔萨斯的“贫穷陷阱”更是经济发展或成长学科的大哉问。
在一片抗议声中川普正式就任美国总统,他会一路走来始终如一的对中国呛声,还是会融入官僚体系中,依循以往官僚方式进行呢?
这种“竞争促进进步”,以及“永不放弃”、“没有不可能”精神的发挥而化不可能为可能的例子,正可提供给饱受种种痛苦煎熬的地球人宝贵启示,“只要活着就有希望”、“只要不失志永不放弃,总能找到活路”
新政府上台,面对低迷的经济,提出“亚洲硅谷”政策,基本上是希望能像加州高科技园区带引台湾经济向上提升。
川普被认为“意外”当选美国总统,引发全球热议,在琳琅满目分析中,“社会主义警钟响起”的说法独竖一帜。
中国经济放权让利渐进改革早已陷入泥淖,进一步的开放、透明也在1980年代末显现其必要,但在中共党文化中央集权去不掉,
台大教授团队论文造假案,引发各界挞伐,而“假”、“不诚信”竟然感染到最高学府的高级知识份子,台湾人的道德沈沦、诚信毁坏,至此已可证明是普遍性的。不过,台湾社会仍然发出阵阵的指责、批判声音,却显示羞耻心、良心还未全盘崩坏,也就是说还有救药。那么,除了指责、道歉、惩罚之外,是不是更应寻根探源以“截窒世下流”,进而让“人心回升”呢? 众多批判声中,“量产论文...
在光辉鲜亮的外表下,每三个韩国人中就有一人相当于在台湾领22K,而九○%的人根本存不了钱。
20世纪最伟大、最可爱的科学家爱因斯坦,其异于常人的“追求低薪”、清心寡欲、淡薄名利,却获致惊人成就并造福人类的行径,看来并非孤例。在这物欲横流,一切向钱看的世界,亟需挖掘更多的爱因斯坦、佩利曼和狄伦,来敲醒沈迷于功利、物欲中的人们!
自2008年全球金融海啸肆虐以来,全球经济浮浮沉沉、一直陷在不景气的泥淖难以脱困。尽管各国用尽各项救经济政策,依然见不到曙光。是经济学家和经济学者无用、或是用错了药方?一直争论不休。
9月8日台湾劳动部基本工资审议委员会开会敲定,基本工资时薪因应今年起法定正常工时缩减重新换算,自十月起先由一二○元调为一二六元,基本工资则自明年元月起调涨五%,月薪调高一○○一元为二万一○○九元、时薪为一三三元。 台湾劳动部估算,基本工资月薪调整后将有一六二万多名劳工受惠,包含三十七万名产业外劳与机构外籍看护工,时薪调整将影响三十九万多名劳工收入;合计...
到了21世纪QE政策、低利率、负利率政策的兴起,更是达到极致,“储蓄”和“节俭”不只不再是美德,还反转成为罪过,而经济低迷和经济的无法复苏,罪魁祸首更指向“储蓄太多”,并且以国民所得总体数据来证明“储蓄过剩”、“投资不足”,以致GDP停滞,成长无力。
共有约 247 条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