肖雪慧
当权力作了恶,他们在后面小心抹掉作恶痕迹;抹不掉,也要千方百计遮盖起来。而7-23动车追尾事故调查组中一些专家,要抹掉、遮盖的还有他们自己的责任。
现有权力状态下有一个诱人从主席台落入监狱的陷阱。接踵而至、一条比一条惊人的消息无不在印证这一点:2009年获选“中国十大品牌市长”的李启红,一年后爆出她不法获利20亿,近日开始过堂;茂名市委书记罗荫国2008年在全国党风廉政建设工作电视电话会议介绍反腐倡廉的“茂名经验”,自己却悄悄朝“裸官”兼巨贪之路疾驰,今年2月10日被刑拘,一个月内,精神全面崩溃,交待出...
中国是在统一的刑法之下,量刑应尽可能平衡,如果量刑一再失衡,而且几乎都朝人们心照不宣的方向倾斜,死刑利剑高悬于艰苦谋生的底层民众头上,那么,失衡的判决摧毁的决不仅是现行刑法体系的公信力,整个社会将为此付出极为沉重的代价!
中国“公务”实在宽泛。只要公家人做的,哪怕涉嫌暴力犯罪的上房揭瓦、进攻私宅、强拆民房、掀摊夺物、逼人自焚都可以自我授权,宣布为“公务”。
据南都文章《且听曾锦春谈破解监督困境》披露,曾锦春任纪委书记期间,时任市委宣传部长有专门针对媒体的“三不准”:不准给外来媒体提供新闻线索;不准接待外来媒体记者;不准与外来媒体记者串联、合作等。
茉莉花革命以来爆发的最大规模抗议运动,是在埃及。
本.阿里政权能在突尼斯民众抗议下最终和平倒台,军队的确很关键。军队一旦开枪,这个国家必陷入大规模流血冲突,出现难以收拾的悲剧性局面。而在这场骚乱中,突尼斯军队没有开枪。
四次连任、掌权达23年之久的本.阿里成了事实上的独裁者。他迷信管控手段。对舆论的钳制、公民自由的削减,对社会生活的严厉管控,日甚一日。再加上南北发展失衡、高失业率、物价暴涨,其中民生物质价格暴涨将底层民众陷入困境。政府对民间非正规经济近乎病态的严厉禁止,又在打击民间自救性经济活动的同时也伤害和羞辱了靠这种经济活动谋生的人。
一开始就展现在全社会面前的明晰案情以及央视中李刚低头自责、道歉场面和河北省府表态所传达的信息,使很多人相信:有望还受害者一个公正。起码,还不至于如此众目睽睽之下强暴法律吧?然而,善良的人们误读了“道歉”和官方表态。26日之后,形势波谲云诡,有网友比喻为“表演拙劣的涉黑悬疑大片”。
刚踏入大学不足两月的陈晓凤,在校内生活区遭遇飞来横祸,被外来车撞飞致死。事发时,有几十个现场目击者,整个过程,当晚就由河北大学学生网上披露出来。尽管其后几天情况诡异,目击者在校内网站的帖子被删、整个河北大学突然陷入整体性沉默,但还是有多位目击者冲破封口令向多家媒体记者讲述了事发经过。
半个月前,赞比亚柯蓝煤矿发生中方主管枪击矿工事件。事件发生缘由,国内耳熟能详:劳动条件恶劣、缺乏安全保障、工资待遇低、欠薪。
全球瞩目的营救行动完美结束了。两个月并非表演性的营救告诉世人,什么是国家的尊严。无须花纳税人的钱制作“国家形象广告片”,国家尊严就写在被救矿工和家人脸上,写在这个国家的国民脸上。
小贩问题,俨然成为我国大中小城市数一数二的大事。在政府应提供的公共服务缺位太多的现状下,行政资源在对付这批劳动者上耗费无度,并不断激起冲突。可以说,对小贩的驱赶、处罚、财物没收,跟房屋强拆一起,双双并列成为我国最引人瞩目、最为经常的两大冲突源,急需求解
“打错”一词,种种尴尬、荒诞,尤其是普通人的悲哀,尽在不言中。其实早在陈玉莲被打之前,来自湖北某县的上访者雷元周就在省政府门前挨过打,但他忍气吞声了。
“无摊城市”的狂想,早就把街边流动小贩这一庞大群体置于随时施加打击的地位,每当有人来访、来检查,便不准出来。这种不正常已经成常态,连小贩们自己也相信,这种时候是该躲起来的。
使用网评员和推网络实名制,无论说得多么冠冕堂皇,背后是对网络出现以来民间舆论的畏惧甚至敌意,实施起来,对言论是堵塞作用,然而,壅川必溃。这种不祥之兆已经在显现。
3·23南平惨案以来,一个多月间,连发六起校园血案。就在各地开始对校园严防死守,甚至警察持枪护校的态势下,5月12日,陕西省南郑一家幼儿园再起血案,9死11伤,死者中7个儿童,是数起血案中死伤最惨重的。
有青年朋友对我们这个社会反复发生杀童事件深感困惑。社会弥漫的暴戾气息,某些政府部门和官员是主要发散源。他们蔑视人的尊严、对人的生命缺乏敬畏,语言、行动充满暴戾之气。
民主社会,政治人物的权力来自选民授予。这从根本上决定了他们与公众的关系,也决定了他们言行上必须谨守的尺度,否则将为此付出代价。
座机手机一起生病,状况又发生在盛世两会期间,傻瓜也想得出:是电话被“生病”。我拨通10000号,痛骂“警察国家、特务统治”。
最具特色的还有,三步一岗五步一哨,防民如敌远甚于说起来已寿终正寝一百余年的皇权时代,这一套,上下心里都明白。
终于去影院看了3D版的《阿凡达》。身临其境的在场感,是过去看电影从未有过的,更不是之前看碟子时能体会的。
至于爱国心,不是“拜祖国”拜得出来的。如果每个孩子能上学,农民工孩子不是借住在自己的国家、读书不必缴什么借读费;家长干了活能正常拿到工资,不必恶意跳楼、恶意讨薪;城乡居民不必担心房子下面那块地皮什么时候被谁看中,不会一个“拆”字(或长沙那样在你墙上写个“征”字)就得滚蛋,而是对依托于房产的稳定财产关系有信心;有必要而较为公正的社会保障,头上没有压着教育、医疗...
近日香港八零后在反高铁斗争中喊出“这是我的城市,我要参与它的规划和决策!”内地市民,包括被挤压欺侮的底层谋生者不也有权在自己生活的城市表达同样心声?!
左拉进行的那场斗争,其中一部分内容一直就是我们生存环境的构成要素。例如事件的起因——冤狱,这里既古老又现实,相似的悲惨故事一再重复著。
唐福珍自焚,不过是近年愈演愈烈的暴力拆迁导致的悲剧之一。但主导暴力拆迁的一方,这次更无耻。无法院裁决书、执行令,一大群城管、治保半夜持械偷袭民宅,这些情节已屡见不鲜。
还没到2005年,禁令就一个接一个下来了。出版界、新闻界许多雄心勃勃的抗战选题夭折了;跟新闻出版界遭遇类似,原先得到地方政府鼓励并正在建筑中的抗战博物馆建设突然陷入无法再获得银行贷款支持而资金断裂的窘况。
在缺乏有效制衡的情况下,行政部门本来就呈权力失控状态,制定规则被一些部门演绎成自我授予了合法与非法、黑与白的冠名权,无异于找到一条最方便的寻租途径。
“近来京城传达重要指示,航模、风筝、汽球、鸽子等各种有动力无动力之飞行器,下周某日午夜起一律禁止上天,有养鸽者说,我的鸽子二十天不飞,非憋死不可,居委会说,你可以让鸽子在屋里飞呀!现在城区居委会的小脚侦缉队开始捉野狗野猫,不知为什么,也许怕历史上的火牛阵演变成火猫阵和火狗阵破坏了庆典。”
不守本分,僭越权力,把人与生俱来的权利、需要人们自己摸索的关系、活动纳入政府部门授权范围,已经成为行政部门的通病,并正在导致“政府未授权之事,民不能做”这种根本颠倒的危险局面。
共有约 110 条记录
今日头条
NEWS HEADLINES
尽管接连传出朝鲜人出逃至韩国的消息,但实际的出逃数量远远比报导出来的更多,并且精英层脱北者在张成泽被处决明显增加,显示暴政下的金正恩政权正在众叛亲离。 日前,韩国政府证实负责对朝工作的朝鲜侦察总局出身的朝鲜军大佐投奔韩国,这也是迄今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