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寒
如果政治精英能够给商业精英带来唯利是图的秩序,商业精英当然支持现政权,如果政治精英与商业精英沆瀣一气,搞钱权勾结和裙带关系,政治精英对商业精英侵吞国有资产、偷税...
共产党政府可以为了一党之私靠强权彻底遮罩Google,共产党政权也可以由著自己的兴致决定中国网民可以看Google哪些内容,哪些内容不可以看。无论那种情形,共产党政府都在行使一种种任意专横的权力。
在我看来,封杀GOOGLE和ALTAVISTA两大著名搜索引擎网站只说明了一个道理:所谓三个代表完全是共产党拿来骗中国百姓的一套有魅力的说辞,共产党谁也不代表,它只代表一小撮的利益。
相比之下,目前被称作江泽民铁杆的曾庆红当野心家的嫌疑最大。如果曾庆红是一个连江泽民也敢利用的人,那麽这个人当野心家的条件便太具备了。十六大将至,如果曾庆红最终发现无法利用江泽民达到自己的目的,那江泽民曾庆红之间翻脸的事情是迟早的事。也许这是解读江泽民的“要警惕身边的野心家”另外一个角度。
专制政治的规律是,它是一个恣意妄为的权力,它是一个不知道权力界限的政权。这意味着,如果这个政权不尊敬知识分子的言论自由权,工人的结社自由权, 这个政权就必然不会尊敬平头老百姓的财产权和生存权。
值得探讨的是,是什么原因导致了中国读书人的公信力剧烈贬值,从而使得中国读书人的诚信受到空前质疑。
自改革开放之后,“野心家”变便基本在人们的政治辞汇中消失了。这说明“政治”这玩艺在与时俱进嘛。今天再说“野心家”便有高速公路老牛拉破车那种对比反差之感。很显然,“野心家”毕竟是毛万岁时代的辞汇,是毛皇帝时代的政治制度和政治心理的外化。如果江泽民先生还要让“野心家”还魂,抨击或打击自己的政治对手,江泽民肚子里想什么,行动上想干什么,看家们心理自然蹦儿清。
有人说历史是前进的。但从袁世凯称帝,到劝江泽民留任,我则看到历史在惊人地倒退。袁世凯尚且要脸,找了一帮外国人托场。杨度那样的墨客吹捧,而今天,劝江泽民留任的,仅剩下了一批武夫。中国政治又回到了靠赤裸裸的以强权为后盾的时代。
在人们的日常生活中,人们除了更多地感受共产党政权的腐败之外,这个政权的专制、残暴并不一目了然。很多年前,北京大学的学生在天安门广场打出“小平您好”的小横幅时,又有谁想到这个邓小平在一九八九年会命令军队杀人呢?专制政权乔装打扮了,成了狼外婆,人们便觉得它和蔼可亲呢,却不知道狼要吃人。 难道当今中国三十岁的年轻人要当东郭先生?
青年毛泽东是个理想主义者。其理想之一,是建设湖南共和国。这说明, 青年毛泽东是个典型的联邦主义者。
在我看来,所谓中国人恨美国,当然有共产党煽动这一因素,另一部分则是中国一小撮“知识精英”点火。
民主政体的领导人交替考老百姓举手投票,君主政体领导人的更替是世袭,共产党政体的领导更替靠阴谋权术,明眼人一看就知道共产党政体的权力交替是世界上最不稳定的政治过程。当今中国,共产党是中国唯一的执政党,这个党的人事更替没有完成,甚至连谁当“核心”都没有搞惦,中国的稳定从何谈起? 从江泽民1989年到北京开始, 中囯共产党的政权就处于不稳定期。
如今的中国人比任何时候更加有钱,中国人现在比原来任何时候更有闯荡世界的勇气。但中国人的信用危机好象从来没有象现在这样严重。最近以来,网上发狂妄般地对国内某对名人夫妻的诚信问题进行讨论,端的是海内外的中国人意识到了自己的道德生存危机。……老外被骗一次,两次,好象比较容易,但现在他们对中国青年人的大学申请书眼睛睁得大大的,审查格外严格。
越来越多的中国学者们开始关注中国的联邦制问题。前中共官员吴稼祥先生的文章话题几乎不离联邦制。柳大正先生的联邦制研究系列一篇一篇隆重推出。研究联邦制可说是近来中国问题话语中的新趣现象。
在我看来,当今的北京中南海没有一个人可能听王先生的琴曲、没有一个人想听王先生的琴曲、甚至没有一个能听得懂王先生的琴曲。在这种情况下, 王先生为上书而在中国监狱里呆几年, 真是有些冤。
有位网友大概在愤怒间写了篇充满激情的短文,他说“中国进入谎言时代”:主席在撒谎;书记在撒谎;院士在撒谎,校长在撒谎;母亲在撒谎;孩子在撒谎.....以至他说,在愚人节,要撒一个引人注目的谎是如此不易。
如果中国人对待共产党这个劫机犯象对待里查德·里德那样,共产党还敢劫机把中国人当人质吗?
中国教授真多,象蝗灾一样。最近,北大季羡林先生感叹说:当初,梁漱溟、鲁迅这等人在北大都难弄个教授当,如今北大教授则可以成把抓。
中国的报刊、网络目前正在讨论这样一个问题:北京二00一年文科第一批本科录取线为454分,而山东是580分,浙江是543分,湖南是539分,河北是537,全国平均是508分。这样的全国统一高考, 分别录取公平吗?
在当今中国,东北“首都”沈阳十六个“一把手”“沦陷”实在算不上什么新闻。所谓“沦陷”,依据我的定义,就是沈阳出了“一窝坏蛋”。在这之前,这种“一窝坏蛋”的例子有山东泰安市案、北京市案。我敢打赌,只要中共的中纪委、法院稍微再认真点,中国象泰安、北京、沈阳这样的“一窝坏蛋”的案子将来随处可见。在当今中国,凡是党政一把手变成“大坏蛋”的地方,“一窝坏蛋”就是必然现...
许多年前,看过谢晋先生导演的《芙蓉镇》。我记得这部电影的结尾是这样的:一个被运动搞疯了的疯子提着一个破锣,在乡间破落的小巷子中边走边喊,"运动了!"。这次中国赢了奥运举办权,有人问我有什么想法,我的第一个直觉就是"运动了!"
第一悬念是现在在加拿大等待法庭裁决的赖昌星。我说赖要是把他用金钱、美女放倒共产党高官的东西写本书之类的,必定是畅销书。第二悬念是到底中共军方卷入远华案件有多深。第三悬念是远华案到底要将中南海那池“春水”吹皱多少。近来,随着加拿大记者盛雪女士的《远华案黑幕》一书有关内容的逐渐曝光,上述三大悬念正在逐渐揭开。据说,这本书谈及的故事来自本书作者对赖本人及夫人的现场...
我时常想,中国人之间彼此之间为什么爱个个横眉冷对?仅仅从护士、医生与病人的关系就可以略窥一斑。在医院这个小小的社区,有一个人人都不平等的怪圈:在这个怪圈的最上方,是那些坐在办公室的行政领导,他们控制着医生的房子、职称、科研、出国等单位制度下的稀缺资源。在这个怪圈中,每个人都可以声称自己的受害者。值得反思的是,到底是谁是加害者?
一位文学博士对我说:在中国,知识分子有尊严地活着真难呀!我当然知道,他说的人的尊严是什么---写自己想写的东西,说自己想说的话,不需要去奉迎任何权力意志,更不因为他发表文章和表达言论而受到警察跟踪、监视、搜查、监禁乃至劳动改造这样的处罚。在此,我想说的是,在共产党治下的中国,人有尊严地活着,不仅是知识分子的渴求, 也是所有中国人的渴求。
美国有个很有名气的研究中国问题的女教授,平日里对中共很不感冒。经常批评中共侵犯人权,对中国异见分子颇为友好。去年某个时候去了一趟中国,回来后便说大有收获,说中国给了些她崭新的印象。原来是中国政府特地请她和其他一些知名人士去中国现场观摩乡村选举,她觉得那是在真选。
有人以"整顿报刊,飞沙走石"(邱心言)来形容中国政府最近对中国新闻媒体的新一轮整肃。在这轮整肃中,河南《大河报》、《南风窗》、《南方周末》、《中国新闻周刊》、《南方都市报》,再加上《广西商报》先后遭殃。曾经被喻为中国新闻自由特区的广东损失最惨。
今年3月15日晚至16日凌晨,靳如超用50枚雷管和20余根导火索制成引爆装置,将575公斤炸药引爆,造成了震惊全国的石家庄大爆炸案。
"六四"将至,在网上看到郑义先生的《未完成的忏悔》和鲍戈写的 《"血的教训"在哪里》,心生某种同感, 也想写几句纪念这个难忘的日子。
如果中国一所最有名的大学给你相当于50万人民币左右的待遇让你回国,并许诺给你一个名牌学院的院长让你干?你会动心吗?一位在海外名气颇的经济学家告诉我,他不干。他说,给我再多都不干,那个地方没法去。
共有约 42 条记录
今日头条
NEWS HEADLINES
尽管接连传出朝鲜人出逃至韩国的消息,但实际的出逃数量远远比报导出来的更多,并且精英层脱北者在张成泽被处决明显增加,显示暴政下的金正恩政权正在众叛亲离。 日前,韩国政府证实负责对朝工作的朝鲜侦察总局出身的朝鲜军大佐投奔韩国,这也是迄今为...